《十五的月亮》

《十五的月亮》

《十五的月亮》由作詞家石祥,於1984年4月創作,作曲:鐵源、徐錫宣。歌曲《十五的月亮》本身是《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的姊妹篇,這首歌的鏇律與《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極為接近,首唱者並不是董文華,而是蔣大為老師,是當年著名的瀋陽軍區的作曲家鐵源老師親自登門請蔣老師唱的一部電視劇的主題歌,鐵源老師告訴蔣大為說《十五的月亮》是《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的姊妹篇。

基本信息

歌曲《十五的月亮》

歌名:十五的月亮

作曲:鐵源、徐錫宣

作詞:石祥

編曲:婁連廣

最初演唱:董振厚

翻唱:蔣大為董文華彭麗媛龔玥卓依婷黑鴨子許嵐嵐金永玲孫燕姿

簡介

董文華的唱片封面董文華的唱片封面

歌曲《十五的月亮》本身是《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的姊妹篇,這首歌的鏇律與《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極為接近,首唱者並不是董文華,而是蔣大為老師,是當年著名的瀋陽軍區的作曲家鐵源老師親自登門請蔣老師唱的一部電視劇的主題歌,鐵源老師告訴蔣大為說《十五的月亮》是《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的姊妹篇。那部電視劇是只有上下兩集的單本劇,不是長篇電視劇,這電視劇沒有流傳開來,而主題歌一直到現在大家還都很喜歡。

《十五的月亮》其實與《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是一個主題,發展成兩個鏇律。這一說法蔣大為老師在河南電視台的《世紀歌聲》節目中談到過,他還親自清唱《十五的月亮》和《桃花》進行對比。網上有人說《十五的月亮》首唱是流行歌手柳培德,其實是錯誤的。柳培德是唱過這首歌,但不是首唱。首唱這首歌的應該是歌唱家蔣大為老師。

所以《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的姊妹篇是《十五的月亮》,當然蔣大為的又一首歌《桃花依舊笑春風》也應該是“桃花盛開的地方”的姊妹篇,這裡就不再過多的闡述。 但是《十五的月亮》的姊妹篇是又一首歌,應該是《望星空》。《望星空》是董文華演唱的,是董文華演唱了《十五的月亮》之後的姊妹篇。《望星空》可以說是《十五的月亮》之後的又一個發展。

歌詞

歌劇歌劇

十五的月亮,照在家鄉,照在邊關。
寧靜的夜晚,你也思念,我也思念。
你守在嬰兒的搖籃邊,
我巡邏在祖國的邊防線;
你在家鄉耕耘著農田,
我在邊疆站崗值班。
啊a收果里有你的甘甜,也有我的甘甜;
軍功章呵,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十五的月亮,照在家鄉,照在邊關。
寧靜的夜晚,你也思念,我也思念。
你孝敬父母任勞任怨;
我獻身祖國不惜流血汗,
你肩負著全家的重任,
你在保衛國家安全。
啊!祖國昌盛有你的貢獻,也有我的貢獻;
萬家團圓,是你的心愿,也是我的心愿。
啊!啊!
也是你的心愿

創作背景

1984年4月,《解放軍歌曲》舉辦創作學習班,而石祥由於正忙於大歌舞《中國革命之歌》的創作,不得不請了一周的假,來到了駐河北高碑店某集團軍。一天,他看到幾名戰士坐在一起忘情地演唱《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就過去問道:為什麼愛唱“桃花”?戰士們答道,我們想家,但是不能直接唱“家”,只能唱“桃花”,可以緩解一下心情。這時,石祥想真應該好好地寫一寫那些可敬可愛的軍嫂們啊!寫一首《軍人獻給妻子的歌》。可是題目寫在紙上卻寫不下去。因為“人稱”問題不好解決。稱軍嫂為“妻子”太老氣,稱“親愛的”“心上人”又太時髦。直到晚上快熄燈的時候,推開窗子想開闊一下思路,一眼望見明月,這一下就想起了蘇軾的名句:“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一輪明月在天,夫妻兩地相望,你也思念,我也思念,用“你”、“我”解決人稱難題,於是,那首歌曲——《十五的月亮》詞如泉涌,不到10分鐘,這首詞就寫好了。

作詞家介紹

石祥石祥

石祥,河北清河人。中共黨員。1956年畢業於河北省清河縣中學。1956年在清河縣小屯中學任教,1958年應徵入伍,歷任戰士、班長、排長,北京軍區戰友歌舞團專業創作員、政治部文藝創作室主任,專業作家,專業技術三級(軍級),文學創作一級。全國第五屆人大代表,中國音樂文學學會副主席,中國詩歌學會理事。曾立二等功,享受政府特殊津貼。1958年開始發表作品。1979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

著有詩集《兵之歌》、《新的長征》、《駱駝草》,長篇報告文學《幕後珍聞》(合作),詞論集《月下詞話》,歌詞集《戰鬥的歌》(合作)、《日月星》,配樂朗誦詩《周總理辦公室的燈光》等。曾為駐香港部隊創作軍歌,為慶祝建國35周年大型紀錄影片《國慶閱兵》和慶祝建國50周年大型文獻紀錄片《世界大閱兵》撰稿並寫解說詞,獲軍內外獎。歌詞《十五的月亮》獲解放軍第二屆文藝大獎、第一屆當代青年喜愛的歌一等獎,《八一軍旗高高飄揚》獲解放軍第二屆文藝大獎,《高舉亞運火炬》被選為第十一屆亞運會會歌並獲全國傳播獎。

幕後故事

《十五的月亮》這首膾炙人口的軍旅歌曲,曾感動了萬千中國老百姓,被各界民眾競相傳唱。但很少有人知道,《十五的月亮》歌曲的誕生背後還有一段鮮為人知的故事呢。
1984年4月,總政《解放軍歌曲》編輯部組織了一個創作組,到北京軍區某集團軍體驗生活。前往該部隊的創作人員有詞作家石祥、作曲家鐵源、徐錫宜等軍中名家。一天,他們與部隊的官兵一道舉行“連隊戰士喜歡什麼樣的歌曲”座談會。官兵們各抒己見,談得十分熱烈。突然,一位連長有點難為情地站起來道:“謝謝音樂家創作了這么多好歌。但能不能寫一支唱我們軍人老婆的歌?”這位連長話未落音,引得官兵們哄堂大笑:“沒出息,怎么這么離不開老婆,還請作家給寫歌呢!”
笑聲中,石祥接過大夥的話頭連聲說:“離不開、離不開,對,是離不開呀!”這時,鐵源、徐錫宜制止住戰友的鬨笑,真誠地請這位連長繼續說。原來,這位連長家住四川農村,他的妻子是一位賢慧能幹的高中生,為了支持丈夫安心部隊工作,連長的妻子放棄進城工作、讀書深造等機會、默默地在家鄉種田,撫養孩子,照顧年邁的雙親。這位連長則在部隊連年立功受獎。他從內心十分感激自己的妻子。
石祥回到住處後,立即進行構思,當晚就拿出了《十五的月亮》歌詞初稿。鐵源看完歌詞後,興奮異常:“這首歌詞我訂購了!”當時,電影《高山下的花環》正在全國放映,鐵源連看了兩遍這部電影。影片中的“韓玉秀”不就是那位川籍連長妻子的再現嗎?“韓玉秀”是山東沂蒙人,鐵源就根據沂蒙小調、一氣呵成譜完了《十五的月亮》的曲調初稿。經過試唱,鐵源覺得結尾處平淡,缺乏高潮,於是,便和徐錫宜共同修改。
丈夫唱給妻子的歌完成了,能否寫一首妻子唱給丈夫的歌呢?石祥和鐵源又不謀而合,第二年,《十五的月亮》的姊妹篇《望星空》又誕生了。

研習書法

在家裡,石祥不僅寫詩,還經常揮毫潑墨研習書法。他走進了書房,將幾幅他的書法作品拿出來,在地上展開給我看。其中有《十五的月亮》、《望星空》等大幅行草書作品,上面的字跡清秀、飄逸,看了以後真讓人愛不釋手。曾經有人出資10萬元欲購詞作家原創的書法作品,被石祥婉言拒絕。而一位作家朋友因為欠下債務18萬元,石祥不惜揮毫潑墨寫下一幅《十五的月亮》歌詞,幫朋友解難。10多年過去了,那位作家一想起這件事就說:“石祥這人特仗義,要不是他幫我寫了幅字,我就得還人家18萬元錢!”
與詩結緣
石祥出身於赤貧家庭,但他從國小到國中幾乎每次考試都能取得名列前茅的好成績。中學時代的他,夢想當一名記者,雖然當時他還不能完全明白“記者”是做什麼的,但書本里美妙的詩句卻深深地吸引著他。在老師的指導下,他成為了學校板報的主編,當好主編之餘也不忘向自己“心儀”的報刊投稿。上初二的時候,他寫的文章《給孩子們做玩具》刊登在《中國青年報》上,內容是報導中學旁一個農村合作社,用幹活剩下的碎布頭給鄉下孩子們製作玩具的事情。當他望著自己的文章終於第一次變成鉛字的時候,更加堅定了要走“文藝”之路的信念!

“我是先學寫詩,後創作歌詞的。1958年,已經中學畢業教了幾年書的我,與幾名學生一起‘投筆從戎’,應徵入伍了。”他寫的第一首詩是入伍到邢台駐軍某部時創作的《走,報名去》。部隊領導將他調到了高射機槍連。此時,北京軍區一些全國知名的作家經常來這裡體驗生活搞創作。這一年,魏巍正好在這裡寫長篇小說《東方》的初稿,師政委對魏巍提起:“我們這裡有個新兵會寫詩。”魏巍一聽非常高興:把他叫來,讓我看看。這時的他,還只是一名入伍沒多久的新戰士,能夠受到魏巍這樣的大作家“接見”,心情激動得難以言表。而魏巍對他也非常關心,對師里的領導說:這個人你要把他放到連隊里去!意思是要讓他在連隊里摸爬滾打,錘鍊磨礪。就這樣,他成了連隊里最普通的一名列兵,訓練緊張艱苦,但又充滿了激動人心的力量;夜深人靜的時候,他還經常在草垛旁站崗,而且一站就是幾個小時,就在這靜謐的夜色中,他構思出了一首詩《對刺》。這首鏗鏘有力的短詩,很快被師里的幹事幫忙寄出並發表,後被北京軍區政治部評為優秀作品。在連隊他還寫過歌詞,第一首《行軍小唱》先後發表在《解放軍報》和《詩刊》上。
戰士詩人
1963年,石祥在連隊業餘創作的詩結集為《兵之歌》出版,受到時任河北省文聯主席、著名詩人田間的推薦和鼓勵,被廣大指戰員譽為“戰士詩人”。這一年,他從連隊調入北京軍區戰友歌舞團搞歌詞創作,當時創作組的洪源、劉薇是全軍最活躍、影響很大的歌詞作家。石祥一開始寫歌詞就與他們在一起,幾乎是一字一句地學。他和劉薇大姐一起下部隊深入生活,一起合作近20年。石祥曾發表過幾句順口溜:“學詞三十年,生活是源泉,師姐是劉薇,詞兄是洪源。”石祥說:“他倆的人品和作品,是我歌詩之路的典範。”之前他雖然寫過許多詩,但寫歌詞和寫詩不是一回事,用石祥自己的話說就是:騎腳踏車的人突然要學起雜技里的腳踏車,看似簡單,學起來難。但幸好有這些老前輩、老同志幫忙,石祥進步很快,陸續合作寫出了《一壺水》、《打靶歌》等一系列軍旅歌曲,這也為他以後的創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在部隊錘鍊多年的石祥開始更加深入地思考和更加成熟地創作。他記得自己曾訪問過某守備師一位年輕的參謀長,這位30多歲的“老兵”家在農村,與妻子長期過著兩地分居的生活。妻子多年來照顧生病的公公、婆婆,一直伺候了數年,直到二老去世,她又獨自把小叔子、小姑子拉扯大……像這樣的軍人妻子,他見到、聽到的不勝枚舉,但是為什麼沒有寫給她們的歌呢?這個念頭一直久久縈繞在他心中。
為周總理寫詩
在採訪中,我曾問起最使他難忘的是什麼,我想他一定會談起《十五的月亮》。而他卻說:“最使我難忘的是:上世紀70年代我創作的詩歌《周總理辦公室的燈光》,經著名鋼琴家劉詩昆配樂伴奏,著名朗誦家殷之光朗誦,引起了很大的轟動。在觀眾席上有一位老大娘聽了這首詩以後,淚水‘嘩、嘩’地往下流,大娘說,我一聽到這首詩,就想起了咱們的好總理啊!這首道出了人民對周恩來總理深切悼念之情的朗誦詩在殷之光激動人心的朗誦中,曾被130多次掌聲所打斷,還被選入了全國中學語文教材,並被翻譯成多種文字傳播海外。”

20世紀70年代至80年代,經過10年“文化大革命”的嚴酷洗禮,石祥和劉薇如再生的鳳凰,激情燃燒,進入了一個旺盛的創作期。其間創作的歌詞《老房東查鋪》、《解放軍野營到山村》、《祖國一片新面貌》等,大都是走在戰士佇列里寫的,引起了一定的反響。1978年石祥和劉薇合著的《戰鬥的歌》出版,據說這是“五四”以來的第一本新歌詞專集。後來石祥的歌詞集《日月星》、詞論集《月下詞話》和詩集、散文集、報告文學集等相繼出版。也曾有人問他所追求的創作風格是什麼。石祥認為歌詞風格是靠作品體現的,不是先設定風格,而是先打造作品。他創作的軍事題材的歌詞居多,因此歌詞的風格從內容出發,他創作的歌詞中,有戰歌,也有頌歌;有佇列歌曲,也有抒情歌曲。不同感情的歌詞,體現不同的風格。
全家都是兵
石祥全家都是兵,妻子原是空軍醫生,兩個兒子一個在《戰友報》社當編輯記者,另一個在部隊錄像室工作,兩個孫子已經上國小了,他們都認為爺爺的工作就是寫歌詞。有時他寫出歌詞初稿後,也徵求他們的意見,他們也幫他參謀參謀。石祥寫歌詞,總愛多方徵求意見,特別是作曲家譜曲時提出的意見,他更是虛心接受反覆修改。石祥認為“創作無退休”,他仍然保留軍人的做派。作息時間仍舊是早睡早起。堅持每天早晨爬山、跑步、做功,鍛鍊身體。在動中創作,有時還唱著創作。《永遠的豐碑》、《歌唱科學的春天》等詩歌作品就是石祥在每天的鍛鍊中流淌出來的。因為石祥是兵寫兵,兵唱兵起家的,所以對他影響最大的詩是古代邊塞詩歌和革命戰爭年代的詩、歌,如“擂鼓詩人”田間的詩以及軍旅詩人李瑛、張永枚等的詩。特別是連隊黑板報上的戰士誓言,一句心裡話,激起他寫一首詩。古今中外詩論讀過不少,王國維的《人間詞話》、艾青的《詩論》、伊薩柯夫斯基的《寫詩的技巧》等對他影響較大。問他對當代歌詞創作的看法,他對當代歌詞“雕蟲”的多,“雕龍”的少也很擔憂。他說:“從歌詞本身來看,數量不少,質量不高;平庸之作多,創作佳品少。創作得多,流傳得少。這需要歌詞作者揚長避短,努力提高歌詞的質量。從傳播媒介來看,業餘作者的好歌詞,得不到著名作曲家譜曲,著名演員不予演唱。大部分歌曲創作比賽,都要求製作歌曲錄製小樣,需幾萬元,一般歌詞作者沒這個條件,致使一些好歌詞沒有著名作曲家譜曲,沒有著名演員演唱。民眾歌曲更無人問津,也是一個“錢”的問題。這需要有關部門組織創作,適當地予以補貼。”採訪中,石祥頗有感慨地對我說:“月亮本身是不會發光的,月亮的光輝來自太陽。這太陽是人民、是軍隊。我出生於赤貧家庭,房無一間,地無一壠,靠吃救濟糧長大的。是人民軍隊這個大學校把我培養成一個文藝戰士。所以,在創作中,我就要為人民鼓與呼,為時代吟而唱。言戰士之志,抒戰士之情,壯戰士之威,揚戰士之風。要努力創出一些真善美的藝術精品奉獻給讀者。寫一首歌詞,總要有一點新意。為發表而發表,趕時髦、湊熱鬧,乾脆別寫。任何藝術都不是玩鬧的。”石祥從書房小心翼翼地捧出了厚厚的一本詩詞集,那上面貼上著一首首他寫的詩詞。其中有他給中央電視台紅色“記憶欄目”創作的主題歌《永遠的豐碑》,還有《春風頌》等歌詞。石祥對我說:“我手中正在續寫《月下詞話》,爭取今年出版增訂本;再創作一些歌詞,過幾年出版《石祥歌詞歌曲選》。”

歌曲評價

80年代初期,謳歌軍人的歌曲成為時代主鏇律,《十五的月亮》就是其中的扛鼎之作。這首歌的鏇律近乎完美,選題立意更是獨特,所以當一身戎裝的董文華在今天看來略顯簡陋的月色布景前演唱之後,這首歌立即紅遍大江南北。

也正因為它絕對的市場占有率,《十五的月亮》像一把燒紅的烙鐵,給那個時代的每個人、每個家庭都留下了深深的印記,以至於後來連有些城市小區里每天收集垃圾的環保車,都愛選用這首歌的鏇律來提醒廣大居民:“家裡的垃圾該倒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