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殺俱樂部》

《自殺俱樂部》

英國當代著名作家尼克·霍恩比的長篇小說《自殺俱樂部》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引進出版。據稱,有“好萊塢壞男孩”之稱的著名影星強尼·德普在該書沒有出版之前,就一口氣看完了書稿,當即拍板買下了電影改編著作權,並且擔任製片人。電影版將由華納兄弟電影公司投資,預計於2009年上映。

基本信息

書籍介紹

《自殺俱樂部》《自殺俱樂部》

《自殺俱樂部》是英國當紅作家尼克·霍恩比的最新力作,在英美一出版就登上暢銷書排行榜,這部小說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引進出版發行。《自殺俱樂部》的作者尼克·霍恩比《紐約時報》評價為“聰明機智,滿口俏皮話”。該書由於受到好萊塢影星約翰尼·德普的青睞,將被拍攝成電影,登上世界大銀幕。

《自殺俱樂部》講述了四個都市失意者的故事。本該是祥和歡樂的元旦夜,卻有四個生活失意的陌生人在倫敦“自殺勝地”的大廈頂層上不期而遇:跟未成年少女有染而吃了官司、臭名遠揚的電視名人馬丁;照顧殘疾兒子而對生活前景絕望的中年婦女莫琳;走不出幼年時姐姐失蹤的陰影,被男友甩了而想不通的青春期叛逆少女傑絲;始終出不了名,跟樂隊散夥和女友分手的美國搖滾歌手JJ。四個想自殺的主人公在一起組成了“自殺俱樂部”,由此產生了一系列精彩故事。

《自殺俱樂部》還沒有出版就引起了好萊塢的強烈關注。《加勒比海盜》的傑克船長、著名影星約翰尼·德普在該書沒有出版之前,就一口氣看完了書稿,當即拍板買下電影改編著作權,並且親自擔任製片人。約翰尼·德普表示:“《自殺俱樂部》寫作一流,人物刻畫十分精彩,給了我極大的閱讀快感。我很高興能參與把這么好的書拍成電影。”該電影將由華納兄弟電影公司投資,於2009年上映。

內容提要

新年前夜,倫敦著名的“自殺聖地”頂層大廈。四個生活失意的陌生人將在這裡發現,了斷自己的生命,原來並不像他們預料得那么私密,那么容易。

晨間電視節目主持人馬丁,因為與未成年少女有染而名聲臭了大街,蹲了監牢,妻子帶著孩子跑了,事業也一落千丈。自殺似乎是他最符合邏輯的結論。

莫蓮也必須在今晚從這兒跳下去。因為她兒子馬蒂——一個終身沒法行走、說話的殘疾孩子——被她找藉口留在護理中心,她愛他,可是對自己生活的前景絕望。

男友莫名其妙玩失蹤,青春期的孤獨、憤怒,走不出幼年時姐姐失蹤的陰影,少女潔絲是個口無遮攔的大刺頭兒。她衝動,任性,一氣之下也要來跳樓。

最後登場的是JJ。他又高又酷,是個美國人,跑到英國來圓搖滾歌星夢——可是混不出頭,樂隊解散了,女友跟他再見了,他打算到這裡送完最後一份比薩外賣,就跳下去。

都市中四個失意的小人物,經過一個荒唐的夜晚,漸漸恢復生活下去的勇氣。

媒體推薦

尼克·霍恩比是這樣一個作家,他聰明機智,滿口俏皮話。感情上卻毫不吝嗇。
——《紐約時報》

這本書極其幽默滑稽。聰明俏皮……霍恩比真是我們最有天賦的喜劇作家。
—— 《星期日泰晤士報》

《自殺俱樂部》寫作一流,人物刻畫十分精彩,給了我極大的閱讀快感。
——強尼·德普(美國電影明里,《自殺俱樂部》電影製片人)

作者簡介

尼克·霍恩比尼克·霍恩比

尼克·霍恩比對於中國讀者應該不算陌生。他的前三部小說《失戀排行榜》、《男孩·男人》、《如何是好》都已經被引進出版。他生於1957年,畢業於劍橋大學,教過英語,做過記者,目前定居倫敦。他先以一部關於阿森納足球俱樂部的非虛構作品《足球狂熱》聲譽鵲起,獲1992年英國圖書獎年度最佳體育類圖書,接著第一部小說《失戀俱樂部》(或譯作《高保真》)又一炮而紅。1999年,尼克·霍恩比獲得美國藝術與人文學院E.M.福斯特獎。2001年的小說《如何是好》入圍英國布克獎,並被評為WH史密斯圖書獎年度最受讀者喜愛的小說。

導語

這是英倫才子作家、《失戀排行榜》《如何是好》《男孩·男人》作者尼克·霍恩比最新力作。

新年前夜,四個生活失意的陌生人在倫敦著名的“自殺聖地”頂層大廈上不期而遇。馬丁是個名譽臭了大街的電視節目主持人,JJ是個失敗的音樂人,中年婦女莫琳除了一個植物人兒子之外一無所有,而潔絲是個四處碰壁的青春期叛逆少女。

經過一個荒唐的夜晚,四人組成所謂的“自殺俱樂部”,試圖互相幫助,走出抑鬱的低谷。新的煩惱與笑料由此產生……

後記

這是一個抑鬱的季節,空氣里都是抑鬱的味道。沒有人能終生躲過抑鬱的困擾——人總有抑鬱的時候。但願這本書能陪伴你度過抑鬱的片刻陰霾,看完這本書你會像我一樣,覺得偶爾想死也是熱愛生活的一種表現,罵人講髒話有時比滿口仁義道德來得真誠,有情有義。

《紐約時報》的評論說尼克·霍恩比是這樣一個作家,他聰明機智,滿口俏皮話,感情上卻毫不吝嗇。這話說得如此精準,一下抓住了這小說的核心意義。馬丁是個失了名譽的電視節目主持人,JJ是個失敗的音樂人,莫琳除了一個植物人兒子之外一無所有,而潔絲是個四處碰壁的青春期叛逆少女,故事通過這四個人的嘴講出來,他們一起組成了所謂的“自殺俱樂部”。雖然百般不情願,卻還是互相攙扶著走出了抑鬱的低谷。沒有造作的大歡喜結局,風雨過後未必陽光燦爛,但總算可以過得下去。而生活這東西,只要你願意往下過,終究有希望。

抑鬱,自殺,這些都是當代這個異化世界的沉重話題,但霍恩比舉重若輕,時時教讀者忍俊不禁,卻不曾失去對角色的同情——即便是公認加自認的混帳馬丁,也不會讓人覺得太討厭——他抑鬱,他想死,正是因為他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又無力改變已經發生的一切。莫琳看得人心碎,她的生活真苦,當她為自己生活里丁點的小事而興奮激動的時候,你會忍不住感慨,跟她相比,我是不是過的太輕鬆了,再抑鬱是不是有點不知感恩?JJ你一定不陌生,在這個選秀的時代,型男秀女各領風騷五分鐘,懷揣著這樣那樣的夢想,破滅之後他們會怎樣?潔絲——也許每個都市少女的心裡都住著一個潔絲,生活里的一些挫折糾纏成了心結,擋在她跟生活之間,許多事她看不清楚,想不明白;她忽而狂躁,忽而反省,忽而異想天開。你不需要熟知倫敦和它錯綜的捷運線路也一定可以理解書中的感覺,他們相會的大樓可以是頂層大廈,也可以是北京上海或者深圳CBD鋼筋水泥群里的任何一幢。

尼克·霍恩比是個音樂狂人,對二十世紀以來的歐美音樂了如指掌。對流行音樂和流行文化的深入了解是他最顯著的特徵之一。這是他的第四部長篇小說,也是最新的一部,發表於二0O五年。他生於一九五七年四月十七日,不像網上許多資料說的那樣,他並非出生在倫敦,雖然他的小說和生活都圍繞著這個豐富生動的大都市,他生在薩里地區一個叫“紅山”的地方,畢業於劍橋,教過英語,做過記者,先以一部非小說《足球狂熱》聲譽雀起,接著第一部小說《高保真》(或譯作《失戀俱樂部》)又一炮而紅。這兩部作品,還有後來的《男孩·男人》都被改編成電影,廣受好評。

他有一個患自閉症的兒子,雖然跟孩子的媽媽已經離婚,但為了照顧孩子,兩人仍然保持密切聯繫。

作為一個還算年輕的譯者,我自詡對流行文化還有幾分了解,所以特地求了這本書來翻譯。霍恩比借了四位主角的口來講故事,每個人性格口氣全然不同,JJ有點酷,馬丁是所謂時髦人士,莫琳常會有點尷尬,而潔絲卻從來不知尷尬為何物。我嘗試著把他們不同的語氣腔調錶現出來,但倘若讀者覺得哪裡口吻不對,誰講話不符合人物特徵,那么抱歉,一定是我沒把細處處理好,霍恩比的原文無可挑剔。

文中出現了無數的樂隊名稱,音樂和影視作品。不才實在是見識有限,上窮Google下Answers.com,也只能儘量做注,有遺漏錯誤之處,還請讀者諸君寬大為懷。

張坤

二O0七年五月

精彩頁

馬丁

我能講清楚自己幹嗎要從幢高樓頂上跳下去嗎?我當然能講清楚自己幹嗎要從幢高樓頂上跳下去。我又不是什麼倒霉白痴。我能講清楚,這事一點不難講:這是經過妥當的邏輯思考之後做出的決定。甚至用不著什麼嚴肅思考就能想明白的事。不是說我心血來潮突發奇想——我的意思是說,這不是什麼特難做出的決定,不需要經過痛苦的思考。我這么說吧:好比說,你就是……我也不知道……比如你在吉爾福德一家銀行當經理助理。你一直在考慮要移民。這時候有人要你到悉尼一家銀行去當經理。當然了,雖然說事情顯而易見,你還是得經過一番思考衡量,對不對?至少你得想明白,自己願意不願意搬家,舍不捨得把朋友同事都扔在身後,老婆孩子一家人全盤端到一個陌生地方吃不吃得消。你可能坐下來找張紙,把移民的優勢劣勢列個單子。你知道的,就像這樣:
不利之處——父母年邁,朋友,高爾夫俱樂部。

優勢——錢更多,生活質量更高。(帶游泳池、燒烤架什麼的房子,大海,陽光,沒有什麼左翼議員下令禁止“咩咩小黑羊“,沒有歐盟長官下令禁止英國香腸,等等。)

這不是一目了然嘛?高爾夫俱樂部!快得了吧。當然年邁的父母可能會讓你有點猶豫,不過肯定猶豫不了多一會,最多也就是猶豫一下下,只是一下下而已。不出十分鐘你肯定馬上打電話給旅行社定機票去了。

你瞧,我就是這么決定的,沒多少遺憾後悔,想跳下去的理由倒有一籮筐。我的“不利之處”單子上只有一條,就是孩子們,不過話說回來,我想辛迪也不會允許我再見孩子們了。我沒有年邁的父母,也不打高爾夫。自殺就是我的悉尼。我這么說絕對不是對悉尼的好人們有意冒犯。

莫琳

我告訴他說我要去參加新年派對。我十月份就告訴他了。我也不知道人們是不是十月里就把新年派對的請柬發出去,很可能沒那么早。(我怎么知道?從一九八四年以來我一次派對都沒參加過。馬路對面的茱恩和布萊恩那年辦了個派對,完了馬上就搬走了。就是那一回我也只是趁他睡著了以後溜出去,總共待了一個來鐘頭。)可是我等不及了。自從五六月份我就開始考慮這件事,我特別想告訴他知道。真是蠢啊。他根本不明白,我肯定他不明白。他們老跟我說要跟他講話,可你看得出來壓根什麼變化也沒有。而且這種事有什麼好忙不迭要告訴他的呢!說出來只是顯得我就這么點盼頭,難道不是嗎?

我一開口跟他說完,馬上就想去懺悔。我說謊了不是嗎?我對自己的親生兒子撒謊。哎,這只是個小小小小的謊言:我提前好幾個月就告訴他說我要去參加派對,派對是我編出來的,我編得還挺像。我跟他講派對是誰辦的,人家為什麼要請我,我為什麼要去,還有別的什麼人會去參加。(是布里琪特辦的派對,就是教堂里那個布里琪特。她請我是因為她姐姐從考克郡來了,先前她姐姐好多次寫信都問候我來著。我想去是因為布里琪特的姐姐曾經帶她婆婆去過盧爾德,我想跟她問問盧爾德什麼樣,將來我還可以帶馬蒂去。)但是懺悔根本不可能,因為我知道,去懺悔的話我只能繼續說謊,重複我的罪惡,一遍又一遍一直說到年底。我不光對馬蒂說謊,還得跟護理中心的人說謊,還有……其實算算也沒別人了。也許再加上教堂里的什麼人,商店裡什麼人。仔細想想其實挺滑稽的。如果你沒日沒夜地照顧個病孩子,你壓根沒空犯罪,我都好多年沒幹過什麼值得懺悔的事情了,然後我就一步飛躍,犯下這么嚴重的罪行,連神甫都不敢告訴,因為我打算一直犯罪犯罪,直到我死的那一天,那天我還會犯下世上最大的罪孽。(可憑什麼說自殺是最嚴重的罪孽呢?從小到大人家都對你說,你故去以後,會來到這么一個神奇美妙的地方。只有一個辦法能讓你提前一點來到這個地方,可你一旦用了這個辦法,就永遠失去了去這個地方的權利。喔,我明白這樣做有點插隊的嫌疑。可是比如說了,在郵局裡有人插隊的話,大家噓他兩聲也就算了,可能有人會說:“對不起,我先來的。”人們決不會說:“你將在地獄的烈火中永遠地煎熬。”這就未免太過嚴厲了吧。)但是這些並沒有阻止我去教堂。因為我若是突然不去了,人們會覺得不對勁,所以我才照常去。

日子越來越近了,我不斷地跟他說起我了解到的新情況。每個星期天我都假裝說我又知道了點新東西,因為我總是在星期天才會看到布里琪特。“布里琪特說她會請大家跳舞。”“布里琪特擔心不是人人都喜歡紅酒和啤酒,所以她要準備些烈酒。”“布里琪特想知道有多少人是吃好了飯才來參加派對。”如果馬蒂能懂點事,肯定會覺得這個叫布里琪特的女人是個神經病,為這么不點兒大個派對小題大做,絮叨個沒完。在教堂里我每次見到布里琪特都要臉紅。當然我很想知道她除夕夜到底有什麼安排,可我從來沒有開口問過她。因為如果她真是打算辦個派對,我問的話她可能覺得不請我過意不去。

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很慚愧,倒不是因為我撒謊——到如今我撒謊都撒習慣了。不,我慚愧是因為覺得自己實在太可憐了。有個星期天,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在跟馬蒂說布里琪特打算去哪裡買做三明治的火腿肉。其實我把一切都放在心上,當然是說除夕夜的計畫,用這種辦法我就可以提到那天的安排,卻不必吐露真情。慢慢的我大概也開始有點相信真有這么個派對什麼的,就好像你相信書里的故事一樣。時不時的我會想像一番,我會穿什麼衣服,喝多少酒,待多長時間才走,要不要打車回家,諸如此類的事情。搞到最後就好像我已經去過這個派對了一樣。可是,即便在我的想像中,在派對上我也不曾跟任何人說過話,而且總是很高興可以離開。

潔絲

我在樓下一個派對上。派對很爛,一群糟老頭子坐在地板上,喝蘋果酒,抽大卷的大麻,聽莫名其妙的怪胎雷鬼音樂。半夜的時候,有個傢伙冷嘲熱諷地拍了拍手,另外幾個笑了幾聲,這就算完了——也祝你新年快樂。哪怕你是全倫敦最快活的人,參加了這個派對,十二點過五分你也會想從樓頂上跳下去。何況我也算不上是全倫敦最快活的人,顯而易見。

我去這個派對純粹是因為學校里有人告訴我說查斯會去,可他根本沒來。我上萬億次打他的手機,他還是沒開機。我們剛分手那會兒,他說我跟蹤他。可我覺得他用詞太過了,說我“跟蹤”他,你說是不是?我只不過給他打電話,寫信,發郵件,敲他家的門,我覺得這算不上是跟蹤。而且他工作的地方我只去過兩次,算上聖誕節的派對也才三次,我覺得那次不能算,因為他原來說要帶我去參加他們的聖誕節派對來著。人家去商店,去度假幹嗎的時候都跟著,這才能算是跟蹤呢,你說對吧。我可是什麼商店都不靠近。再說了,要是別人欠你個解釋,我覺得這就不算是跟蹤。人家欠你個解釋就好像人家欠你錢一樣,而且不是五塊十塊這種小錢,至少是五六百塊錢。要是人家欠你至少五六百塊錢,還躲著你,你當然得半夜裡去敲他們家門,因為你知道這時候他肯定在家。這么大數目的錢一般人都得當回事。一般人會去找討債專家,打斷他的腿,可我沒那么過分。我還是很有節制的。

因此,儘管我一來就發現他不在,我還是待了一陣。我還有什麼地方可去呢?我很為自己難過。我都十八歲了,除夕夜卻沒地方可去,只有這么個爛地方,爛派對,來的人我一個也不認識。說起來我應付得還不錯。我年年都能應付過去。我很容易交上朋友,可是馬上就把他們惹煩了。這點我還看得出來,雖然說我也搞不清楚我怎么就把人惹煩了。然後朋友啊派對啊什麼的就全都消失不見了。

我把珍惹煩了。我肯定是這么回事。她就消失不見了,跟別人一樣。

P3-7

評價

《自殺俱樂部》直擊都市人心靈困境

據調查,現在讀者最需要的書是心理自助類的。繁忙的工作節奏,緊迫的生活壓力,讓許多都市人陷入抑鬱、躁狂的心理困境。近年來,以輕鬆、幽默的方式幫助人排遣抑鬱情緒的圖書在書市多起來,剛剛由99讀書人策劃、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英國當代著名作家尼克•霍恩比的長篇小說《自殺俱樂部》,以其幽默機智的文字風格和跌宕起伏的故事情節,為眾多苦悶煩惱的都市人注入一絲熱愛生活的暖意。

四個都市失意者為尋死而邂逅

《自殺俱樂部》講述了四個都市失意者的故事。本該是祥和歡樂的元旦除夕夜,卻有四個生活失意的陌生人在倫敦“自殺勝地”頂層大廈上不期而遇:跟未成年少女有染而吃了官司、名聲臭大街的電視名人馬丁;照顧殘疾兒子而對生活前景絕望的中年婦女莫琳;走不出幼年時姐姐失蹤陰影、被男友甩了而想不通的青春期叛逆少女傑絲,還有始終出不了名,跟樂隊散夥,和女友分手的美國搖滾歌手JJ。

經過一個荒唐的夜晚,四人組成所謂的“自殺俱樂部”,試圖互相幫助,走出抑鬱的低谷:新的煩惱與笑料由此產生:他們試圖挽救馬丁的婚姻,結果一團糟;他們組成讀書會,專門討論自殺的作家們,他們還匆匆忙忙計畫不周地去度假……

這是素有“英倫才子”之稱的英國當紅作家尼克•霍恩比最新力作,在英美一出版即登上暢銷書排行榜,《紐約時報》盛讚:“尼克•霍恩比是這樣一個作家,他聰明機智,滿口俏皮話,感情上卻毫不吝嗇。”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也評論說:“這本書極其幽默滑稽,聰明俏皮……霍恩比真是我們最有天賦的喜劇作家。”

強尼•德普讚不絕口要拍電影

《自殺俱樂部》還沒有出版就引起了好萊塢的強烈關注。據了解,有“好萊塢壞男孩”之稱的著名影星強尼•德普在該書沒有出版之前,就一口氣看完了書稿,當即拍板買下電影改編著作權,並且親自擔任製片人。他贊道:“《自殺俱樂部》寫作一流,人物刻畫十分精彩,給了我極大的閱讀快感。我很高興能參與把這么好的書拍成電影。”該電影將由華納兄弟電影公司投資,於2009年上映。

眾所周知,強尼•德普自小熱愛音樂,中學輟學後前往洛杉磯發展,希望成為搖滾歌星,但搞音樂沒成功,卻陰差陽錯成了電影巨星。他是不是在《自殺俱樂部》中的主角之一JJ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會不會在電影中扮演JJ的角色?這個懸念恐怕要等到電影拍攝時才能解開。

尼克•霍恩比並不是第一次被電影界垂青。他的作品往往用幽默、溫暖人心的筆觸描寫都市普通人的生活,笑中帶淚,很容易引起讀者的強烈共鳴,也因此成為電影界追逐的對象。之前,他的《足球狂熱》、《失戀俱樂部》、《男孩•男人》等三部作品都已經被搬上了銀幕,成為膾炙人口的英式喜劇電影。

尼克•霍恩比其人

尼克•霍恩比對於中國讀者應該不算陌生。他的前三部小說《失戀排行榜》、《男孩•男人》、《如何是好》都已經被引進出版。他生於1957年,畢業於劍橋大學,教過英語,做過記者,目前定居倫敦。他先以一部關於阿森納足球俱樂部的非虛構作品《足球狂熱》聲譽鵲起,獲1992年英國圖書獎年度最佳體育類圖書,接著第一部小說《失戀俱樂部》(或譯作《高保真》)又一炮而紅。1999年,尼克•霍恩比獲得美國藝術與人文學院E.M.福斯特獎。2001年的小說《如何是好》入圍英國布克獎,並被評為WH史密斯圖書獎年度最受讀者喜愛的小說。

據出版方透露,尼克•霍恩比明年三月將應邀參加香港國際文學節,並可能可能訪問中國其他城市。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