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田八錯》

《花田八錯》

《花田八錯》是一部傳統京劇曲目。

主要角色

《花田八錯》花田八錯
春蘭:花旦||卞璣:小生||劉玉燕:旦||劉德明:老生||安人:老旦||李忠:老生||周玉樓:旦
||周通:淨||朱仝:老生||雷橫:淨||魯達:淨||店東:醜

故事梗概

雁門關下桃花村,清明節前,都要舉辦“花田”盛會。千樹萬樹的桃花,花光人面,落英繽紛;遊人如織,盛況空前。劉員外的獨生女兒玉燕,也由貼身丫環春蘭陪同來觀花,並相機選婿。春蘭聰明伶俐,膽識過人,平日很得老爺夫人的喜歡。
兩人來到渡仙橋邊,看到個後生在擺字攤。只見他,方巾儒冠,面目清秀,一表人才。玉燕讓春蘭把自己的扇子去請他題詩落款。春蘭看出小姐已是芳心可可,便悄悄打聽那人的情況。得知他是湖廣襄陽舉人卞璣,此來乃是上京趕考。春蘭吩咐他翌日千萬不要走開,明說要為他牽合良緣。
 
《花田八錯》《花田八錯》
 卞璣這次從襄陽到東京,先是到延安府訪問了一位朋友――經略府的魯達提轄,回來路過雁門關。他現在一個小店裡準備功課。不想時間長了,短了盤纏。好心的店主便揣掇他趁此花田盛會,擺攤客串。春蘭二人走後,又來了桃花山大王打虎將李忠和小霸王周通。他們也讓卞璣寫字,得知他的窘況,概然允諾翌日相助盤纏。
春蘭回家,向員外夫婦報告了情況。二老大喜,立即讓老家人劉永明天一早去請卞璣過來。
誰知到第二天,店主為卞璣接到一件好生意,強著他去一個大戶人家畫圍屏。於是,待得劉員外的老家人到來,卻錯接了前來贈送盤纏的小霸王周通。到家知道搞錯,已經是“請神容易送神難”,小霸王一定要“將錯就錯”,並揚言三日之內要來迎娶。這就是“花田八錯”之第一錯:“花田寫扇,錯請小霸王周通”。
情急之下,小姐讓春蘭去找卞璣商量。春蘭想了個辦法,讓卞璣第二天早晨男扮女裝,說是給送桃花,由春蘭接應,直帶到小姐繡樓。玉燕相見,以詩帕一方相贈,彼此定情。正在這時,樓下哄然,說是小霸王周通帶人搶親來了。春蘭急忙把卞璣塞在一摞箱子後面。老夫人上來帶著玉燕到花園躲藏。
接著,小霸王周通又錯把男扮女裝的卞璣搶到山寨,交給妹妹玉樓看管。周通正準備拜堂成親,忽然闖進來捕快朱仝,說是為著生辰綱被劫,有人懷疑到桃花山好漢,知府老爺請去走一趟說個明白。
周通去後,卞璣向玉樓坦白了一切。玉樓很是同情,送了一些盤纏,放他逃走。卞璣走後,玉樓才發現他遺留了劉玉燕送的定情詩帕。她急忙追出去,卻見一夥公差抬著一乘轎子過來。見了周玉樓,不由分說,把她塞進轎子裡就走。玉樓十分害怕,那手帕不覺便遺落在地上。原來劉員外到官府告周通強搶民女。官府派差人雷橫來把劉家小姐奪回,不想又錯奪了玉樓,而隨同前來的劉員外卻拾到了女兒的定情詩帕。
再說卞璣的好友魯達因打抱不平打死鎮關西。五台山醉打山門後,投奔東京相國寺。走到雁門關下,天色已晚,就來到桃花村投宿。於是又有周通第二次搶親,醉入洞房,摸著床上赤條條的莽和尚,挨了一頓好揍。周通逃走,魯智深追出來,遇到李忠,這才好漢相認。員外趕緊擺酒與三位壯士接風。恰在這時,殿試上被點為新科狀元的卞璣前來迎娶小姐。魯智深做媒,玉樓配與李忠。
於是桃花田裡,喜氣飄揚;簫笙鑼鼓,花燭洞房。花田盛會,一錯再錯,結局是皆大歡喜。。。
這,就是傳統京劇《花田八錯》(簡稱“花田錯”)的故事。
 

傳承歷史

《花田八錯》《花田八錯》
解放後,百花齊放,《花田八錯》幾乎移植到每一個地方劇種,一般都叫《花田錯》。文革後,戲劇日漸衰微不說,京劇《花田八錯》備受冷落,幾至失傳。只有一些地方小劇種還作為傳統保留節目偶有演出,比如金華的婺劇。但似乎也只是以“折子戲”形式出台上演。然而,以京劇內行的意見,“花田錯”是必須有頭有尾地演全了“八錯”(八刻鐘二小時),才能讓台下明白情節因由的。如果折子戲的選段里一個“錯”也不“錯”,就會更加荒唐沒譜了。在下兒時跟著家人看過粵劇《花田錯》,可惜長大後再也沒有機緣再看。金華婺劇《花田錯》折子戲很有名,卻是沒有看過。
過去,據說南北梨園兩代花旦挑班毛世來、宋德珠楊玉華陳永玲許翰英虞俊芳畢谷雲;坤伶李玉茹、吳素秋、戴綺霞、毛劍秋、趙燕俠、關肅霜、李薇華、陳瑤華、小王玉蓉、小毛劍秋、張正芳、陸正紅等人,都以擅長《花田八錯》叫座。藝術源流都是以早期京劇的前輩――北派筱翠花(於連泉)、白牡丹(荀慧生)、朱琴心;南派小楊月樓、馮子和、綠牡丹(黃玉麟)為依歸。
上世紀初,我國第一代的女伶人中,有一位佼佼者,她的“首本”大戲,也正是《花田八錯》。
她就是津門名女伶楊翠喜。

簡評

《花田八錯》是一部輕喜鬧劇。如同《西廂記》一樣,舞台上的主角不是小姐,而是丫鬟,總是由花旦扮演。《花田八錯》更是一部“小題大作”,極見“花旦做工”的花旦名牌戲寶,
也是“正印”挑班花旦必備的拿手“做工”戲。
 
《花田八錯》《花田八錯》
 據梨園行家評論,這齣戲“因錯就錯、錯中套錯,詭言串梭於情節繁複、喧譁攪鬧之中,演盡世俗人文形態之荒唐怪趣,令台下看官由頭笑至尾”。“花旦春蘭一場緊過一場地跑上跑下,大賣“花旦台步”功夫,腳下能“踏蹺”者貴為極品。戲裡一段接一段的“流水跺板”,講究字字璣珠,唱出鶯燕歡歌之暢快。尤其好看是“繡樓趕工製鞋”那場戲,由花旦之搓麻線、納鞋底一整套源自世俗生活的藝術關目,將古代閨秀仕女之人生姿態演繹發揮至極致。”
「花田錯」亦名「花田八錯」,在京劇舞台上是一出花旦名戲,主要是看花旦春蘭的做工身段,尤其是腳下的踩蹺功夫,這齣戲和另一出花旦戲「拾玉鐲」堪稱雙璧,而今「拾玉鐲」仍可見,「花田八錯」幾已失傳。
這八錯是因錯就錯、將錯就錯、錯中套錯,情節繁複熱鬧,舞台上要演完八錯需要兩小時,通常只演出四錯,約需一小時,後來此劇改編為「桃花村」,使情節更為緊湊,電影中以「桃花村」為本,將錯綜複雜的情節合理化,所以不是原始劇的八錯了。胡金銓以戲曲方式處理,風格典雅不低俗。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