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紅蝶

零·紅蝶

《零·紅蝶》是由特庫摩開發的一款心理恐怖電子遊戲,於2003年11月27日發行。本作是電子遊戲《零》系列的第二部作品,被廣泛認為是史上最恐怖的電子遊戲之一。

基本信息

故事背景

零·紅蝶 零·紅蝶

皆神村的原型是日本青森縣的一個小村莊。在遊戲設定中,黃泉的入口就在這個村莊內,每隔一段時間,村莊將會舉行名為“紅贄祭”的祭祀活動,用來鎮壓黃泉內的怨氣。如果儀式失敗,就會發生“大償”。到時候無盡的黑暗將會籠罩在村莊的上空,所有村民也會死去,變成幽靈四處飄蕩。

皆神村的歷史很悠久了,村莊有由四大家族掌控,四大家族也是分別有相應的紋章。這四大家族分別是黑澤家,逢坂家,立花家和桐生家。其中勢力最大,也是四大家族之首是黑澤家,世世代代的村長,也是由黑澤家的當主擔任的。為了維護村子的穩定每到一段時間就必須奉獻出雙胞胎,也就是雙子,由年幼的殺死年長的,從而釋放出巨大的能量,藉以鎮守住虛。這種儀式不知道進行了多少次。可以說是生活在皆神村的村民的宿命吧。

19世紀末,日本經歷了明治維新之後,經濟高速發展,工業,農業生產水平也得到了相應的提高。但由於皆神村與外界隔絕,除了一般的日用品交易之外,很少和外界交往。在遊戲中會發現,黑澤家一樓,還有立花家的鐘表就是西洋鍾。可以看出,皆神村也並不完全是一個絕對封閉的村子。但是皆神村的生活水平和當時日本居民的生活水平還是相差很多的。1915年,黑澤沙重和黑澤八重在皆神村出生,他們的出生可以說徹底改變了皆神村的命運,也改變了天蒼姐妹的命運。

1929年,皆神村內黃泉入口怨氣涌動,需要進行新的“紅贄祭”用來鎮守,當時選為祭祀雙子的是立花家的立花樹月和立花睦月,由於兩人的關係特別好,雖然完成了儀式,但由於思戀過重,儀式失敗了。這就得需要重新舉行儀式了,於是黑澤家的當主也就是祭祀的主要負責人將下一任祭祀目標選定在了自己的兩個女兒身上,樹月提前知道了這個結果,於是就秘密幫助黑澤姐妹逃脫,但是沒想到黑澤沙重在逃脫過程中不幸摔下懸崖,被村民抓回。雖說就剩一個人了,但是祭祀還得進行下去,而村子裡面的雙胞胎全變成了單胞胎,於是不得已,黑澤家當主黑澤良寬才選擇讓黑澤沙重一個人舉行儀式,看看能不能奏效。

1930年,皆神村進行著儀式的準備,由於之前立花兄弟的儀式失敗,這次選用一種補救措施名為“陰祭”,由黑澤沙重自己一個人完成,黑澤沙重一直都以為姐姐會回來救他(皆神村的歷史,先出生的為妹妹,後出生的為姐姐),但是卻越來越失望,而此時立花樹月也在藏之里自盡了。黑澤沙重感到絕望了,同時對姐姐黑澤八重也有很深的怨念,儀式進行了,但是由於怨念太深,儀式失敗,經歷兩次失敗之後,黃泉內的怨氣涌了出來,將黑暗籠罩在皆神村的上空。發生了恐怖的“大償”。 “大償”發生了,村民都不幸遇難了,變成幽靈在村子裡四處飄蕩,似乎都在做著儀式那一天所做的事情,不斷的重複著,重複著......

1988年,居住於東京都的天蒼姐妹,趁著暑假放假的時機。回到了之前小時候經常玩耍的地方“水神大壩”。因為聽說這裡要建成一座“水神大壩”,姐妹倆想回來懷箇舊,可是沒想到,竟然誤入了“皆神村”,展開了驚恐而又神奇的“恐怖之旅"。

登場人物

天倉澪 (あまくら みお)(CV: 神田朱未 )譯名:MIO

零·紅蝶 零·紅蝶

本作主人公。性格較為活潑,一直為小時候造成姐姐繭腳受傷的事件感到自責。雖然沒有繭的靈感知力強,但有時可以通過接觸姐姐而看到靈異景象。追在被紅蝶引誘的繭身後進入皆神村,使用在村中發現的攝影機嘗試和姐姐一起從村中逃出。

天倉繭 (あまくら まゆ)(CV: 川澄綾子 ) 譯名:MAYU

澪的雙胞胎姐姐。性格溫順,對妹妹澪非常依賴,具有很強的靈體感知能力,一個人行動時易被靈魂附身。年幼時和澪在山中玩時不慎失足跌落造成右腳受傷,行動不便。

黑澤紗重 (くろさわ さえ)

黑澤家雙子巫女中的妹妹。與繭一樣溫順體弱,希望能一直和姐姐八重在一起。

黑澤八重 (くろさわ やえ)

黑澤家雙子巫女中的姐姐。皆神村變故中唯一的倖存者,由於受到巨大的精神衝擊而喪失了記憶。在零系列一代《零~ZERO~》中也有出場。

黑澤良寬(くろさわ りょうかん)

紗重與八重的父親。作為皆神村的領導人物主持全村的祭祀被稱為祭主。雖然很愛護自己的女兒,但為了保護村子不得不做出無情的選擇。他自己也曾在儀式中失去了雙胞胎弟弟。

立花樹月 (たちばな いつき)(CV: 保志總一朗

被囚禁在皆神村庫房中的白髮少年。將澪稱作“八重”,並不斷給予澪種種提示幫助她找尋在皆神村中失散的繭。

立花睦月(たちばな むつき)

立花樹月的雙胞胎弟弟。

立花千歲 (たちばな ちとせ)(CV: 米本千珠

樹月和睦月的妹妹。性格膽小怕生,對樹月非常依賴。因為天生視力不好,為防意外樹月給了她一對小鈴鐺,因此她出現的時候會聽到鈴聲。

真壁清次郎(まかべ せいじろう)

民俗學者。為了挖掘皆神村儀式的秘密,帶著從朋友麻生邦彥手中得到的射影機和助手宗方良藏一起來到皆神村調查,之後失去了蹤跡。

宗方良藏(むなかた りょうぞう)

真壁清次郎的助手。與樹月是兒時的舊友。在皆神村調查過程中聽從清次郎的話先行一步離開了村子,之後再回來時發現村子已經消失,而之前本是村子入口處的地方站著已經失憶的八重。在零系列一代《零~ZERO~》中作為調查冰室宅的民俗學者登場。

桐生茜(きりゅう あかね)

桐生家雙子巫女中的姐姐。遠在八重與紗重時代之前的人物,同樣參加了皆神村的紅贄祭。

桐生薊(きりゅう あざみ)

桐生家雙子巫女中的妹妹。

桐生善達(きりゅう よしたつ)

茜與薊的父親。機關(人偶)師,很擅長做人偶。

慎村真澄(まきむら ますみ)

為了水壩建設而來到皆神村周邊進行地質調查的調查員。在工作過程中誤入皆神村,下落不明。

須堂美也子(すどう みやこ)

槙村真澄的女友。為尋找失蹤的男友而來到真澄之前的調查地域,之後進入皆神村,下落不明。

劇情簡介

故事地點建立在黃泉入口的皆神村,為了鎮住在黃泉入口鳴動的[虛],舉行將[雙子]當成[紅贄]獻出的儀式就是[紅贄祭]。但是當鎮住虛的力量減弱 時,就必須再獻出紅贄,否則當虛的怨氣爆發,將導致[大償]發生(跟零的[禍刻]一樣)令村子毀滅。而皆神村正好每隔一定的周期就會產下雙子,而雙子則被 認為原本是一個人,但是卻被分開產出,就是為了要當紅贄祭中的紅贄,因為村民相信在紅贄祭中,由雙子中的一人殺死另一人時,雙子就會合而為一,並釋放出強 大的力量,這力量能夠陣壓住虛,也才能保護村子的平安,而代代擔任紅贊祭主祭神主的就是黑澤家。

最後一次成功的紅贊祭是由桐生家的雙子茜與薊完成的,但是茜在殺了妹妹薊後感到痛苦萬分,於是身為人偶師的父親為了彌補茜失去妹妹薊的痛 苦,因而為茜設計了雙子人形。然而隨著時間的過去,那個妹妹的人偶似乎真的被薊的靈魂附身(事實上是被其他惡靈附身),像這樣被靈魂附身的人偶,人偶師稱 之為[軀],傳說軀會奪走他人的靈魂,因此是不被允許存在的。察覺有惡零附身在人偶身上時,身為人偶師的父親決定要將軀丟進虛里,而害怕被毀滅的軀不斷告 訴茜不要再殺死她,對妹妹抱持著愧疚的茜,便帶著軀的部分零件逃走,甚至最後在軀的控制下,茜終於殺死了自己的人偶師父親。

平和的日子過去了,皆神村又要再一次舉行紅贄祭,這次是由立花家的雙子睦月及樹月舉行儀式,他們是心地善良又感情深厚的兩兄弟,但是當舉行 儀式時,由於樹月無法親自對睦月下手,所以睦月是由祭司殺死,雖然說睦月的確是在儀式中被殺死,並且也被丟進虛中,但是由於樹月對睦月的思念太過強烈,使 得紅贊祭失敗,虛並未被鎮壓住。實際上這種定期舉行的紅贊祭稱為[陽祭],而當陽祭失敗時就必須舉行[陰祭],用來暫時防止虛的怨氣爆發,以賺取舉行下次 陽祭的時間,而陰祭的內容就是將做為祭品的人,舉行[身削儀式]變成人柱般的[楔],再丟入虛中。如果當陽祭與陰祭都失敗時,便會發生大償,也就是毀滅的 時刻。因此村民為了補償陽祭的失敗,所以看上了當時來到村子做民俗調查的真璧清次郎以及他的助手宗方良藏,並選定真璧清次郎作為陰祭的祭品,也就是楔。為 了不讓真璧清次郎發現他們的意圖,村民於是將樹月關在藏的牢房裡,避免他向真璧清次郎通風報信。然而當樹月知道了下一次陽祭的主角將是黑澤家八重跟紗重姊 妹時,便寫信給兒時開始的友人宗方良藏,請他將兩姊妹帶離皆神村,因為樹月曾與睦月約定「不要讓同樣的事再發生在另一對雙子身上」,在確知宗方會幫忙與兩 姊妹逃走之後,樹月以為已經完成了當初與睦月的約定,對於睦月的死一直無法釋懷的他,在了無牽掛後於是便在藏里上吊自殺。然而,他卻不知道,真正逃出村莊 的只有宗方良藏與黑澤八重。

而立花家還有一個可愛的小妹妹立花千歲,這個可愛的紅衣小女孩身體一直不好,每當家裡有客人來時就常常躲到柜子里,然而當大償時刻來到之時,她也是因 為害怕而躲在柜子里,可是最後仍然躲不掉死亡的命運。另外,她對於哥哥樹月被關在藏的牢房裡,千歲把責任歸咎於八重跟紗重姊妹,認為如果不是為了要幫她們 逃跑,哥哥也就不會被關起來,因此當澪來到立花家時,她認為澪就是八重,所以對她展開襲擊。

仍然蒙在鼓裡的真璧清次郎,被以允許他看虛為由招待到黑澤家,接著就被抓起來關到牢里,然後就被當成陰祭的[贄]了。在陰祭中,被當成楔的 生贄所受到的痛苦越大,就能變成越強的楔,於是真壁全身被切割,又被繩子吊著舉行提高其痛苦的身削儀式,最後被丟入虛里,結果變成楔的真壁因此對村子充滿 著怨恨,因此在大償之日和紗重一起出現,為了讓村人嚐到他所受的痛苦而大肆展開虐殺。

由於立花兄弟的儀式失敗,在舉行陰祭後的隔年,就輪到黑澤家八重跟紗重姊妹成為下一次陽祭的雙子女巫,然而八重為了紗重著想而不願舉行紅贄 祭,於是就在儀式當天帶著紗重逃亡,再加上由於樹月的幫忙,使得她們有機會逃出皆神村,可是在逃跑的過程中,身體較差又常依賴姊姊的紗重,不小心摔下了山 坡,而被村人抓了回去,雖然她相信姊姊一定會回來救她,然而結果八重並沒有出現,於是她心中開始產生了絕望,再加上回到村子後她看到樹月的屍體而痛哭,認 為都是因為自己逃走的錯,所以樹月才會死,因而終於斷了活下去的念頭,於是同意進行紅贊祭。然而在缺少另一名雙子女巫下,絕望的紗重被用連繩吊死丟入虛 中,可是在儀式中殺死紗重的並不是身為雙子的八重,因此即使紗重被丟進虛里,仍然無法阻止虛中的怨氣爆發,這個錯誤的儀式導致虛大開,發生了大償,於是紗 重和真璧清次郎的靈魂,懷著怨恨隨著大償的時刻降臨,把活下來的村人逐次虐殺,邊看著村人死去邊狂笑的少女,她的笑聲據說連村外都能聽見,在虐殺完所有的 村人後,紗重在無人的村里靜靜地等著姊姊回來。

八重和紗重雖然順利的逃出了皆神村,然而逃亡途中紗重滑落山谷,因而與八重失散.八重因擔心著留下的紗重而決定要回去找她,可是卻在山上迷 失了方向,等到回到原處時村子卻已經消失,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八重就在村子入口處哭泣,此時因為先前真璧清次郎要他先回去而一度離開村子的宗方良藏,遵守著 和樹月的約定再次拜訪村子,找到了正在哭泣的八重,由於受到樹月的託付,於是宗方照顧著受到衝擊而失憶的八重,在相處的期間兩人結為連理,之後還生下了女 兒宗方美琴,後來他們夫妻為了調查冰室家的秘密,結果死在冰室家中,美琴就被一代主角深紅的曾祖父收養,後來與深紅的祖父結婚生下深雪,深雪又生下了兒子 真冬與女兒深紅,成為一代[零]故事的主線家族之源。

被毀滅了的皆神村,由於虛的封印被完全解除,闇由虛裡面溢出,人們一旦吸入了闇,會在其中見到黃泉,因而發狂至死,被闇包住的村子有著任誰 也無法逃出的黑夜,村子從外面看起來就像是被霧包住的一片森林,然而一旦被引誘進去,就再也不會回來,因此被世人稱為[從地圖上消失的村子]。若乾年後的 一天,好幾年沒回來的天倉姐妹來到了許久未再來的森林中,由於靈感力較強遭遇又類似紗重的姐姐繭,受到了紗重的呼喚,因而被引誘至從地圖上消失的村子中, 而擔心不已的妹妹澪也一路追了上去,至於這對姐妹最後能否逃出這村子中呢?就看各位的努力了......

遊戲情節

設定

雙子巫女(御子)

在紅贅祭中作為祭品的雙子。皆神村中常常有雙子誕生,這些雙子負擔了擔任雙子巫女的任務。擔任祭品的是女孩,便稱之為雙子巫女,若擔任祭品的是男孩,則稱之為雙子御子。皆神村的習慣上,將先出生者當作妹妹(弟弟),後出生者當作姐姐(哥哥),這點和現代是完全相反的。沿用皆神村的習慣來重新探討澪與繭的關係時,在澪是姐姐、繭是妹妹的狀況之下,結局的光景確實是代表著重現儀式的意思。

雙子地藏(雙子地蔵)

為了供養在紅贅祭中犧牲的雙子們而製作的地藏。皆神村的各地都可以看見這樣的雙子地藏,就連村子外圍的地界線都可以看見。

鬼只(鬼只)

在皆神村中,紅贅祭里當雙子巫女的姐姐(哥哥)將妹妹(弟弟)殺死之後,留下來的姐姐(哥哥)就被稱之為“鬼只”,為眾人所懼怕且尊敬。成為鬼只者,精神無法負荷的人非常多,這些人往往選擇過著隱居的生活。鬼只們死後,被埋葬在朽木里。

紅贄祭(紅贄祭)

皆神村每經過數十年就會舉行一次的秘祭,也稱陽祭,為了抑制從存在於皆神村地底下的虛所吹出的暗之力而舉行。以雙子巫女為祭品的儀式。儀式內容是讓雙子中的姐姐(或哥哥)親手絞殺妹妹(或弟弟)後,再將屍體丟進虛里。在最後一次的祭典之前,由於雙子巫女中的姐姐黑澤八重逃離了村莊,祭主和村人們只好把留下來的妹妹-黑澤紗重當作祭品吊死,並把屍體丟入虛中。由於不是由身為姐姐的八重親手殺死她,導致了儀式失敗,進而發生了大償。以怨靈之姿現身的紗重和真璧清次郎,將村人全數虐殺,從那時開始,皆神村就成了“從地圖消失上的村落”。

陰祭(陰祭)

在紅贅祭失敗後所進行的補償儀式,目的是為了暫時性地鎮壓住虛,以爭取再舉行下一次紅贅祭的時間。執行陰祭時,必須對活人進行身削儀式,將其千刀萬剮後作成名為“楔”的人柱,然後投入虛里,才能暫時安撫虛的鳴動。為了進行儀式,皆神村會將拜訪村莊的客人(マレびと)用來做為祭品。據說祭品若是承受越多的痛苦,作為人柱的效果也會越強,

楔(楔)

在舉行陰祭時所獻出的祭品。做為楔的條件,必須是使用村人以外的人。皆神村會將那段時間拜訪而來的客人監禁,並為了進行陰祭而切割其身體,進行“身削儀式”做成人柱。在客人之中,成為楔之前無法忍耐住這些痛苦並且死去的人,是無法成為楔的。

皆神村(皆神村)

以“從地圖消失上的村落”而聞名於周遭地區的村子,尊崇著雙子巫女。由於擁有被稱為“紅贅祭”的神秘祭典,還有拜訪村子的客人經常行蹤不明這兩件事,在當時被近鄰的人們所畏懼著。這個村子由於地底下埋藏著連線黃泉的“虛”,背負著將這個地方,從暗的恐怖之下拯救出來的被詛咒的宿命。澪與繭的母親知道這個村子的事情,所以經常要兩人注意別玩的太晚而到晚上才回來。這個村子的傳說,記載在由從村子裡逃出的民俗學者-宗方良藏的手記中,並流傳給後世知道。

虛(虛)

存在於皆神村地下深道最深處的地方的巨大洞穴,即是黃泉之路。由於是村子之中最為私密的場所,只有擔任祭主的黑澤家當主,還有協助舉行儀式的神官與忌人可以接近。對於虛這個神秘的場所,村中有著各式各樣的限制,虛的事情不可以說,虛不可以看,在所有的書中也都是禁止記載的。(註:所以不管是書或口語提到的時候,村人都以X來代替。)

大償(大償)

因為紅贅祭的失敗,使得虛的鳴動無法阻止,開始噴出大量的暗(恐怖),讓村子被困在永遠的黑暗之中的這件事,稱之為大償。由於虛中所噴發的暗的關係,讓村人們一個接一個地瘋狂而死,無法成佛,而在這永遠的黑暗中不停徬徨徘徊。虛每次的鳴動。都讓暗更加沸騰,數次之後噴發,逐漸覆蓋了整個皆神村,並徐徐的擴散到四周。

忌人(忌人)

是指到虛之洞穴旁執行紅贅祭儀式的人們,忌人的眼睛是看不見的。皆神村中嚴格禁止窺視虛的內部,於是將擔任忌人的村民給縫上眼睛,讓他什麼都看不見,而可以在最靠近虛的地方執行儀式。若有人打破禁忌偷看虛的裡面,也會將其縫上眼睛,使他成為忌人的一分子。

紅蝶(紅い蝶)

零~紅蝶中象徵性的存在。紅贅祭時姐姐(哥哥)絞殺妹妹(弟弟)脖子的時候,被殺死的妹妹(弟弟)的脖子上,會留下的類似蝴蝶形狀的紅色掌痕。皆神村的人,從以前開始就相信紅蝶乃是紅贅祭中,做為祭品的雙子巫女(御子)的魂魄經過變化之後的姿態。(註:絞殺=所謂的掐死 儀式的祭品=雙子中的妹妹或弟弟)

深道(深道)

存在於皆神村地下,非常寬廣且巨大的洞窟,最深處是進行紅贅祭的場所--虛。黑澤家、立花家、桐生家被連結的地下道所聯繫著。再者,暮羽神社底下也擁有村子裡唯一的對外的深道通路。

朽木(朽木)

好幾個世代以前的某一位紅贅祭祭主,認為已死的鬼只非常的可憐,為了鎮壓她們的靈魂,而在這裡製作了祠堂,傳說是這樣說的。但是實際上,從前曾經有雙子為了逃出村子,而使用了深埋在暮羽神社底下的深道,當時的祭主對這件事情非常的憤怒,於是建造了這個祠堂,以用來封閉村子裡對外相通的深道。朽木裡面,供奉著非常多的雙子地藏以及紅色的風車。

故事

皆神村建築於黃泉的入口“虛”之上,“虛”會周期性地鳴動,噴發出名為“暗”的恐怖力量。由於雙子間的羈絆所產生的力量足以壓制虛的鳴動,所以皆神村會定期舉行紅贄祭儀式,對虛進行壓制。儀式中,以雙子中先出生的巫女(御子)為祭品,由姐姐或哥哥親手絞殺後,再將屍體丟入虛中,以平息“虛”的鳴動。這個儀式也稱為“陽祭”。在立花兄弟的儀式中,由於立花樹月對死去的睦月思念太強烈,導致儀式失敗了。於是身為祭主的黑澤家當主只好實行“陰祭”,把外來人切割凌遲變成名為“楔”的人柱,再將屍體拋入“虛”中,以凌遲時的強烈痛苦暫時壓住“虛”的力量。民俗學者真壁清次郎因此而犧牲。

這次“陰祭”結束後,黑澤家當主準備以自己的雙胞胎女兒黑澤八重與黑澤紗重為祭品,再一次執行紅贄祭,以壓制虛的鳴動。立花樹月為了不讓自己和弟弟的悲慘下場再次地發生在八重和紗重身上,於是幫助兩人逃出村莊,無奈紗重由於身體虛弱,中途不慎摔下山崖,最後只有八重離開,並失去了記憶。

一直深信八重會回來的紗重,最後被無路可走的祭主和村民吊死,然後將屍體投入了“虛”。由於執行的方式錯誤,導致儀式再次地失敗,於是“大償”發生了,“虛”中的暗不斷噴發,整個皆神村皆被闍完全籠罩。成為怨靈的黑澤紗重及真壁清次郎則從虛中竄出,殘殺了全村村民。皆神村一夜之間,成為了在地圖上消失的村子。

幾十年後,天倉雙子來到附近的樹林玩耍,為了追上被紅蝶誘引的繭,澪走向樹林深處,因而踏進從地圖上消失的村莊,正式揭開了遊戲的序幕。

結局

迷惘:澪丟下繭離開村子

任意難度下,終刻姐姐被抓走後直接進入神社離開村子(同時game over)。

紅蝶:澪代替八重完成紅贄祭

easy或normal難度下通關(後作沿用此結局)

虛:澪成功與姐姐逃走,但雙目失明

hard難度以上通關

約定:Xbox版限定,澪和繭一起逃出村子

音樂配音

PlayStation 2版主題曲《蝶》和Wii重製版主題曲《くれなゐ》皆由天野月子演唱。

主題曲:《蝶》

歌:天野月子/ 作詞作曲:天野月子/ 編曲:戸倉弘智

地下に潛り穴を掘り続けた

どこに続く穴かは知らずに

土に濡れたスコープを片手に

君の腕を探していた

つぎはぎの幸せを寄せ集め蒔きながら

君の強さに押し潰されてた

焼けつき

焼けつき

剝がれない掌の跡

ちぎれた翼で朱く染まる雲間を裂いて

上手に羽ばたくわたしを見つけて

繭に籠もり描いた永遠は

どこに芽吹き花開くのだろう

朝はやがて闇夜を連れ戻し

わたしの眸を奪ってゆく

月燈り

手探りで重ね合い縺れては

君の在処になれると信じた

燃え盡き

燃え盡き

戻らない約束の場所

ちぎれた痛みで黒く染まる大地を駆けて

上手に羽ばたくわたしを見つけて

叫んでも聞こえぬなら

その手で壊してほしい

まだわたしを「わたし」と呼べるうちに

抱き止める君の腕が穏やかな塵に変わる

ただ靜かに

天を仰いだ

焼けつき

焼けつき

剝がれない掌の跡

ちぎれた翼で朱く染まる雲間を裂いて

燃え盡き

燃え盡き

戻らない約束の場所

上手に羽ばたくわたしを見つけて

遊戲評價

《紅蝶》獲得媒體的積極評價。日本雜誌《Fami通》PlayStation 2版戲打出33/40分。在西方,PlayStation 2版在GameRanking和Metacritic的匯總得分為82%和81/100,Xbox版的匯總得分為85%和84/100。

遊戲獲得GameTrailers 2006年“十大恐怖遊戲”的第二名,以及X-Play“史上十大恐怖遊戲”的第三名。遊戲登上《Game Informer》類似榜單的首位。Ars Technica在他們的Masterpiece系列中為遊戲撰寫了一篇文章,稱遊戲是史上最佳恐怖遊戲。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