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

七月流火

“七月流火”,拼音:qī yuè liú huǒ。出自《詩經》,指大火星西行,天氣轉涼。農曆七月份天氣從最熱開始降溫,但卻是一年中第二熱月份。所以流火的七月依然是酷熱難耐。大致意思是:夏曆七月,“大火”恆星向下行,九月把裁製寒衣的工作交給婦女去做。火:星名,即心宿二,每年夏曆五月間黃昏時心宿在中天,六月以後,就漸漸偏西。二﹑《清涼聖境文殊界》(《京華時報》2006年7月18日)文中提到:“哪怕外界七月流火,山里卻依然是‘山中無甲子,寒暑不知年’的清涼世界”。

基本信息

出處

《詩經·國風·豳風·七月》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觱發,二之日栗烈;無衣無褐,何以卒歲?三之日於耜,四之日舉趾。同我婦子,饁彼南畝。田畯至喜。

大致意思是:夏曆七月,“大火”恆星向下行,九月把裁製寒衣的工作交給婦女去做。周曆一月大風觸物發聲,二月凜冽。沒有衣服,如何過完這一年?三月修理耜類工具,四月抬腳踩耒耜等耕田。偕同我的妻子和孩子,送飯到那農田。田畯看到農民在田裡勞動非常高興。

釋義

七月流火七月流火

“七月流火”,這裡的七月是指夏曆的七月,也就是今天農曆的七月,大致相當於公曆的八月;“火”是指大火星,古人發現大火星逐漸向西方遷移,墜落的時節,天氣就開始變涼。因而“七月流火”是指:天氣變涼的信號。

火:星名,即心宿二,每年夏曆五月間黃昏時心宿在中天,六月以後,就漸漸偏西。時暑熱開始減退,故稱“流火”。天氣轉涼的意思

“七月”:指農曆七月。

“流”,指移動,落下;

“火”是通假字,同 毀huǐ,是大火星的名字星名是“心宿二”,即天蠍座α。大火星是一顆著名的紅巨星。每年農曆五月黃昏時心宿在中天,位於正南方,位置最高。農曆七月黃昏,大火星的位置由中天逐漸西降,時暑熱開始減退,“知暑漸退而秋將至”,故稱“流火”。即天氣轉涼的意思。

這裡所指的“火”不是像火一般的天氣,而是一顆星的名字,即天蠍座α星。它是天蠍座里最亮的一顆星,發出火紅色的光亮,因此中國古代天文學稱之為“大火”星,又叫心宿二。

在氣象預報還不完善的古代,人們往往通過對日月星辰的運行變化進行觀察來確定農時,指導生產。明末清初的大學者顧炎武在《日知錄》一書中曾寫道:“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七月流火’,農夫之辭也。”甚至當時的朝廷還專門設定了 “火正”之職,負責觀測“大火”星的位置,用以確定農時節令。

通過常年的觀察,古人發現“七月流火”之時,也就是當“大火”星逐漸向西方流動、下墜的時節,天氣就會開始漸漸轉涼。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由於春分點的緩慢移動,距今兩千多年的《詩經》里所描寫的“七月流火”的情景,如今則要到農曆八月底才能觀察到。

總而言之,“七月流火”乃是天氣開始變涼的信號。如果用“七月流火”來形容天氣的炎熱,其實是犯瞭望文生義、南轅北轍的錯誤。

另外,中國古代也曾以大火星在不同時間出現在天空中不同地方的規律,制定過曆法,稱火曆紀時。

同時也表示,事情已經過了鼎盛時期,漸漸衰退的意思。

第一種見解

是指在農曆七月天氣轉涼的時節,天剛擦黑的時候,可以看見大火星從西方落下去。

前句是引子,天氣漸漸涼了。後句是落腳,該縫製寒衣了。今若想觀察,要到陽曆八、九月才行。

另《左傳·昭公三年》:“火中寒暑乃退”,就是說大火星(心宿二)清晨出現在正南方時,寒就退了,大火星晚上出現在正南方時,暑就退了。

這種解釋見於漢朝人鄭玄所做的《毛詩傳箋》和唐朝人孔穎達所作的《毛詩正義》。當代有人據此把“七月流火,九月授衣”翻譯為“七月大火星向西,九月婦女制寒衣”。

第二種見解

《詩經》中的原意可能的確是指天熱,表示“七月還很炎熱,九月就已秋涼”。因為《詩經》則成書於周代,其收錄詩歌的創作時間可能更早至殷商,而自殷商到春秋時期,除了在西周早期有過短暫的寒冷期之外,大部分時間都比較溫暖,夏曆七月可能非常炎熱,而且《詩經》中的詩歌采自民間,其創作者是否知道“大火星”這一說也未可知,因此“七月流火”在《詩經》中的原意也未必是“天氣轉涼”,反而可能是“天氣炎熱”

用法演變

2005年7月12日,郁慕明到中國人民大學演講,人大校長紀寶成在致歡迎詞時說:“七月流火,但充滿熱情的豈止是天氣”。這一事件引發了對“七月流火”正確用法乃至關於復興國學的更為廣泛的討論。

有些人主張這是誤用,而且和人民大學致力於推動國學復興的做法不符,因此應當糾正。

而另一派觀點則認為,這種詞義演變比比皆是,例如明日黃花等詞就是如此,因此不足為奇,反而這正是詞語的正常變遷,

當代陽曆7月正相當於農曆六月,正是一年中最熱之時,用七月流火來形容天熱十分貼切,屬於“借形詞”,符合辭彙發展規律

,而當代也已多用“七月流火”來表示天熱,因此應當接受此義為正確用法,否則就是犯了“以古匡今”的錯誤。

在這一事件之後,中國的官方媒體仍然時常使用“七月流火”來表示天氣炎熱,比如:

一、楊曼的《夏季市場被世界盃攪火了?攪慘了?》(《市場報》2006年7月10日)一文中提到:“七月流火,高溫引爆了今年的夏日經濟”。

二﹑《清涼聖境文殊界》(《京華時報》2006年7月18日)文中提到:“哪怕外界七月流火,山里卻依然是‘山中無甲子,寒暑不知年’的清涼世界”。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