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杭大運河

京杭大運河

京杭大運河是世界上里程最長、工程最大的古代運河,也是最古老的運河之一,與長城、坎兒井並稱為中國古代的三項偉大工程,並且使用至今,是中國古代勞動人民創造的一項偉大工程,是中國文化地位的象徵之一。大運河南起餘杭(今杭州),北到涿郡(今北京),途經今浙江、江蘇、山東、河北四省及天津、北京兩市,貫通海河、黃河、淮河、長江、錢塘江五大水系,全長約1797公里。運河對中國南北地區之間的經濟、文化發展與交流,特別是對沿線地區工農業經濟的發展起了巨大作用。 春秋吳國為伐齊國而開鑿,隋朝大幅度擴修並貫通至都城洛陽且連涿郡,元朝翻修時棄洛陽而取直至北京。開鑿到現在已有2500多年的歷史。2002年,大運河被納入了“南水北調”東線工程。2014年6月22日,第38屆世界遺產大會宣布,中國大運河項目成功入選世界文化遺產名錄,成為中國第46個世界遺產項目。2014年9月,通州、武清、香河三地水務部門已簽訂戰略合作協定,京杭大運河通州—香河—武清段有望實現復航,計畫於2017年實現初步通航,2020年正式通航。

基本信息

概況

如今的京杭大運河。如今的京杭大運河。

京杭大運河,又稱京杭運河或簡稱大運河,是中國古代一項偉大的水利工程,也是世界上開鑿最早,里程最長的大運河。北起北京,南至杭州,流經天津、河北、山東、江蘇和浙江四省一市,溝通海河、黃河、淮河、長江和錢塘江五大水系,全長1794千米。

京杭大運河是中國僅次於長江的第二條“黃金水道”,它的長度是蘇伊士運河的16倍,巴拿馬運河的33倍。

大運河肇始於春秋時期,形成於隋代,發展於唐宋,最終在元代成為溝通五大水系、縱貫南北的水上交通要道。

京杭大運河一向為歷代漕運要道,對南北經濟和文化交流曾起到重大作用。19世紀海運興起,以後隨著津浦鐵路通車,京杭運河的作用逐漸減小。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部分河段已進行拓寬加深,裁彎取直,新建了許多現代化碼頭和船閘,航運條件有所改善。季節性的通航里程已達1100多千米,江蘇邳州以南的660多千米航道,500噸的船隊可以暢通無阻。且京杭大運河計畫成為南水北調的輸水通道。

京杭大運河將向東延伸240公里並從此改名京杭甬大運河

歷史

背景

京杭大運河始建於春秋時期。春秋戰國時期開鑿運河基本都是為了征服他國的軍事行動服務的。例如吳王夫差命人開鑿邗溝的直接目的是為了運送軍隊北伐齊國,公元前360年魏惠王開鑿的鴻溝,基本都是為了征服他國的軍事行動服務的。

隋王朝在天下統一後即做出了貫通南北運河的決定,其動機已超越了服務軍事行動的目的,因為此時天下已統一。隋開運河有經濟方面的動機。中國古代很長時期內,經濟重心一直在黃河流域,北方的經濟比南方進步。但到魏晉南北朝時期,社會發生了深刻變化。400多年的混亂使北方經濟受到嚴重的衝擊,與此相比,南方經濟獲得迅猛發展,成為全國經濟重心。隋統一全國後,格外重視這個地區,但隋定都長安,其政治中心不能伴隨經濟重心的發展變化南移。因此,國家需要加強對南方的管理,長安需要與富庶經濟區聯繫,需要南方糧食物資供應北方,不論是中央朝廷還是官僚貴族或是北方邊境。同時,長時期的分裂阻斷社會南北經濟的交流,而隨著生產力水平的提高,經濟的發展到這一時期已迫切要求南北經濟加強聯繫。

隋開運河不僅僅有經濟方面的動機,也有政治方面的。魏晉南北朝時期是門閥世族大發展的時期,他們的力量相當強大。隋統一後,他們仍依恃其強大的勢力,企圖與中央政權抗衡。這一尖銳矛盾在江南地區一直存在,使隋政權面臨嚴重威脅,隋統治者要實施對南方的有效統治,貫通南北運河勢在必行。同時,北部邊境少數民族政權對隋亦是大患,隋王朝派出大量軍隊駐紮邊境,這些軍隊僅靠屯田是不夠的,必須依靠江淮和中原糧餉供應。路途遙遠,開鑿運河才是解決問題的關鍵。

隋以後的歷朝歷代,至清朝後期,無論是大一統時期政權,還是分裂時期的政權,都注重運河的疏鑿與完善,其動機無外乎經濟、政治、軍事等方面,充分利用運河漕運。以運河為基礎,建立龐大而複雜的漕運體系,將各地的物資源源不斷的輸往都城所在地,成了中華大地統治者主要手段之一。運河的修復改道,其緣由亦是現實中運河常常的淤堵以及不同政權的都城位置變化。至元代京杭大運河全線貫通,明、清兩代京杭大運河成為南北水運幹線。

運河是由統治者主導開鑿整修而成,統治者們集合龐大的人力、物力開鑿運河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漕運。運河是為了實實在在的漕運目的而生的,漕運是封建王朝的生命支持與動力供應系統,維持王朝的生命延續。由於海運的海盜、風浪等問題難以解決,在漕運史上運河水運是主要首選方案。開鑿運河是一件名符其實的功在當代、利在萬秋的偉舉,對修造者而言,其功效時隔不久就能顯現,給王朝帶來舉足輕重的影響。所以歷朝歷代有見識的統治者都非常重視運河的修造。

建設

京杭大運河從公元前486年始鑿,距今已有2500多年的歷史,而秦始皇在嘉興境內開鑿的一條重要河道,也奠定了以後的江南運河走向。據《越絕書》記載,秦始皇從嘉興“治陵水道,到錢塘越地,通浙江”,運河及運河文化由此衍生。

大運河開掘於春秋時期,完成於隋朝,繁榮於唐宋,取直於元代,疏通於明清。漫長的歲月里,經歷三次較大的興修過程。最後一次的興修完成才稱作“京杭大運河”。

春秋末期

地圖地圖

胥溪、胥浦是大運河最早成形的一段,是運河的萌芽時期,相傳是以吳國大夫伍子胥之名命名。當時統治長江下游一帶的吳國君主夫差,在吳國早已攻克楚國、越國之後,擋在他面前的只有齊國,夫差為了北伐齊國,爭奪中原霸主地位,他調集民夫開挖自今揚州向東北,經射陽湖到淮安入淮河的運河(即今裏運河),因途經邗城,故得名“邗溝”,全長170公里,把長江水引入淮河,成為大運河最早修建的一段,運河就是為水上運輸而生的。至戰國時代又先後開鑿了大溝(從今河南省原陽縣北引黃河南下,注入今鄭州市以東的圃田澤)和鴻溝,從而把江、淮、河、濟四水溝通起來。

吳王此後在艾陵(今山東泰安)打敗齊國。前482年,在黃池(今河南封丘西南)率精銳大會諸侯,與晉爭霸,結果吳國被越國偷襲所滅。夫差雖然身死,但是他留下來的不僅有揚州的雛形,而且這些運河至今仍在使用。

隋唐時期

隋運河分布圖隋運河分布圖

“隋唐大運河”,分為四段:永濟渠、通濟渠、邗溝、江南河。

在公元七世紀初隋煬帝統治後,遷都洛陽。為了控制江南廣大地區,使長江三角洲地區的豐富物資運往洛陽,隋煬帝於公元603年下令開鑿從洛陽經山東臨清至河北涿郡(今北京西南)長約1000公里的“永濟渠”;又於大業元年(公元605年)下令開鑿洛陽到江蘇清江(今淮安市)約1000公里長的“通濟渠”,直接溝通黃河與淮河的交通,並改造邗溝和江南運河;三年又開鑿永濟渠,北通涿郡,連同公元584年開鑿的廣通渠,形成多枝形運河系統。再於公元610年開鑿江蘇鎮江至浙江杭州(當時的對外貿易港)長約400公里的“江南運河”;同時對邗溝進行了改造。這樣,洛陽與杭州之間全長1700多公里的河道,可以直通船舶。

揚州是裏運河的名邑,隋煬帝時在城內開鑿運河,從此揚州成為南北交通樞紐,借漕運之利,富甲江南,為中國最繁榮的地區之一。

(1)廣通渠,從長安至潼關東通黃河。以渭水為主要水源。

(2)通濟渠,從洛陽溝通黃、淮兩大河流的水運。

(3)山陽瀆,北起淮水南岸的山陽(今江蘇淮安市淮安區),徑直向南,到江都(今揚州市)西南接長江。

(4)永濟渠,在黃河以北。從洛陽對岸的沁河口向北,直通涿郡(今北京市境)。

元明清時期

京杭大運河京杭大運河

在十三世紀末元朝定都北京後,為了使南北相連,不再繞道洛陽,必須開鑿運河把糧食從南方運到北方。為此先後開鑿了三段河道,把原來以洛陽為中心的隋代橫向運河,修築成以大都為中心,南下直達杭州的縱向大運河,元朝花了10年時間,先後開挖了“洛州河”和“會通河”,把天津至江蘇清江之間的天然河道和湖泊連線起來,清江以南接邗溝和江南運河,直達杭州。而北京與天津之間,原有運河已廢,又新修“通惠河”。這樣,新的京杭大運河比繞道洛陽的隋唐大運河縮短了九百多公里。

元代開鑿的重點段一是山東境內泗水至衛河段,一是大都至通州段。至元(元世祖忽必烈年號)十八年(公元1281年)開濟州河,從任城(濟寧市)至須城(東平縣)安山,長75公里;至元二十六年(1289)開會通河,從安山西南開渠。由壽張西北至臨清,長125公里;至元二十九年(1292)開通惠河,引京西昌平諸水入大都城,東出至通州入白河,長25公里。至元三十年(1293)元代大運河全線通航,漕船可由杭州直達大都,成為今京杭運河的前身。

京杭大運河按地理位置分為七段:北京到通州區稱通惠河,自昌平縣白浮村神山泉經瓮山泊(今昆明湖)至積水潭、中南海,自文明門(今崇文門)外向東,在今天的朝陽區楊閘村向東南折,至通州高麗莊(今張家灣村)入潞河(今北運河故道),長82公里;通州區到天津稱北運河,長186公里;天津到臨清稱南運河,長400公里;臨清到台兒莊稱魯運河,長約500公里;台兒莊到淮安稱中運河,長186公里;淮安到瓜洲稱裏運河,長約180公里;鎮江到杭州稱江南運河,長約330公里。

明、清兩代維持元運河的基礎,明時重新疏浚元末已淤廢的山東境內河段,從明中葉到清前期,在山東微山湖的夏鎮(今微山縣)至清江浦(今淮安)間,進行了黃運分離的開泇口運河、通濟新河、中河等運河工程,並在江淮之間開挖月河,進行了湖漕分離的工程。京杭大運河作為南北的交通大動脈,歷史上曾起過巨大作用。運河的通航,促進了沿岸城市的迅速發展。

通州古詩云:一支塔影認通州。燃燈塔矗立在大運河的北端,是京門通州的標誌性建築。天津北運河和南運河在天津會師,又在這裡被海河一齊送入渤海。據記載,漕運發達時期,從天津到通州的北運河上每年要承載2萬艘運糧的漕船,官兵12萬人次,連同商船共3萬艘。水道的開通使小小的直沽寨很快發展成了遠近聞名的“天津衛”。鎮江、揚州長江和京杭大運河的交匯處。聊城湖、河水面積占城區的三分之一,被稱為“中國北方威尼斯”,在北方城市裡非常少見,這其中就有京杭大運河的功勞。蘇州“蘇湖熟,天下足”。運河的開通,使蘇州水多糧豐。現有京杭大運河蘇杭段客運航線往返。淮安大運河的入淮口,運河東岸古鎮碼頭下便是《西遊記》的作者吳承恩的故居。

近現代

1842年,英軍在鴉片戰爭中決勝的一戰,就是奪取京杭大運河與長江交匯處的鎮江,封鎖漕運,使道光皇帝迅速作出求和的決定,不久簽訂了《中英南京條約》。

1853年後,太平天國占據南京和安徽沿江一帶十多年,運河漕運被迫中斷。戰爭極其慘烈,期間沿線主要城市都遭受重創,部分甚至全部焚毀。

1855年黃河改道後,運河山東段逐漸淤廢。從此漕運主要改經海路。

1872年,輪船招商局在上海成立,正式用輪船承運漕糧。

1904年,漕運總督也被撤廢。

1911年,津浦鐵路全線通車。從此京杭大運河以及沿線城市的地位一落千丈。

解放後對運河進行了大規模整修,使其重新發揮航運、灌溉、防洪和排澇的多種作用,部分河段已進行拓寬加深,裁彎取直,新建了許多現代化碼頭和船閘,航運條件有所改善。季節性的通航里程已達1100多千米。江蘇邳縣以南的660多千米航道,500噸的船隊可以暢通無阻。

1988年底建成的京杭運河和錢塘江溝通工程已將江、河、海銜接起來。

2002年,原本只負責通航的京杭大運河被納入了“南水北調”三線工程之一,成為中國南水北調東線工程的重要環節和通道,通過它長江下游的水得以送到北部缺水的山東和河北等地。

運用

京杭大運河貫通之後以其特有的溝通功能將全國的政治中心與經濟重心連線在一起,將不同江河流域的生產區域聯繫在一起。封建王朝當權者以它為基礎建立了將各地物資輸往都城的歷時千年的漕運體系,維持著王朝的生命。

漕運之中圍繞運河的水運,相關的漕糧調配、收繳、傳送、押運、下卸、進倉儲備等方面,在實際的過程中從實際出發不斷因地制宜更新發展,使得漕運體系發展起來,幾經變化。每一變化都是總結實踐中的經驗教訓實事求是解決問題發展而來。如唐朝宰相裴耀卿改“直達運輸法”為“分段運輸法”,即水通則漕運,水淺則儲倉,設糧倉於運河沿岸。這樣,漕船既不停滯,漕糧也無損耗,極大提高漕運量。唐後期在“分段運輸法”的基礎上創“轉搬法”分段接運,改民運為官運,改散運為標準麻袋盛裝,船隻編組等等,集裝化系統化運輸。建立漕運獎勵制度,以鹽利為漕傭,解決漕運經費問題。這些創新切實促進漕運的發展。宋、元、明、清在漕運方面根據運河的實際狀況也不斷革新方法,以便更好地發揮運河的作用。

統治者對運河的使用到明清時期也發生著務實的變化。明清時代,隨著商品經濟的發展,社會的市場行為日益增多,南北物資交流的需求大增,漕運一方面帶動刺激了運河沿岸商業活動的發展,另一方面,漕運本身越來越商業化。先是漕運中私帶貨物,由少到多。朝廷見禁不住,轉而主動明確允許漕船北上時可以附帶一定的貨物,漕船南返時允許載客運輸。這種漕運政策的變化是政府務實的做法。一方面,漕船走私已是既存事實,沒法遏止,另一方面可以補貼漕工的生計,同時,官紳大賈們也有這種需求。漕船所帶貨物數額日益增長,漕船貿易日趨活躍,運河沿岸興起了很多商業城鎮。如通州、直沽(即天津)、滄州、德州、臨清、徐州、淮安等。南方的絲綢、茶葉、糖、竹、木、漆、陶瓷等源源不斷運往北方,北方的松木、皮貨、煤炭、雜品等也不斷由運河南下。大運河雖為漕運所開,但當時代對之有商運需求時,統治者也與時俱進使之成為商運之河、民運之河。

地理

水系

京杭大運河景色京杭大運河景色

京杭大運河全長1794千米,是中國僅次於長江的第二條“黃金水道”,價值堪比長城。它是世界上開鑿最早、長度最長的一條人工河道,長為蘇伊士運河(190千米)的9倍,巴拿馬運河(81.3千米)的22倍。

京杭大運河流經北京市通州區,天津市武清區,河北省廊坊市、滄州市、衡水市、邢台市,山東省德州市、臨清市、聊城市、濟寧市、滕州市、微山縣,江蘇省徐州市、宿遷市、淮安市、揚州市、鎮江市、常州市、無錫市、蘇州市,浙江省嘉興市、湖州市、杭州市20個市區,溝通了海河、黃河、淮河、長江、錢塘江五大水系。

京杭運河的流向、水源和排蓄條件在各段均不相同,非常複雜,流向總體概括為四個節點、兩種流向:節點1天津(海河)以北的通惠河、北運河向南流;節點1與節點2東平湖之間的南運河、魯北運河向北流;節點2與節點3長江(清江)之間的魯南運河、中運河、裏運河向南流;節點3與節點4長江以南的丹陽之間河段向北流;丹陽以南河段(江南運河)向南流。

至2012年,京杭運河的通航里程為1442千米,其中全年通航里程為877千米,主要分布在山東濟寧市以南、江蘇和浙江三省。

分段

“京杭大運河”全程可分為七段:

(1)通惠河。(2)北運河;(3)南運河。(4)魯運河;(5)中運河;(6)裏運河;(7)江南運河。

通惠河

歷史性通航河道。由於清末實行“停漕改折”政策和20世紀以來鐵路、公路交通發展,貨物轉為陸運,加之水源不足,航道失修,至50年代初期,僅有少量船隻作間歇性通航。當前該河主要用作北京市排水河道,已不能通航。

北運河

長約180公里,集水面積5.11萬平方公里,由天津注入海河。除屈家店至天津段15公里可供小船作季節性通航外,其餘河道均不能通航。

南運河

又名御河,長414公里。四女寺至臨清段稱衛運河,長94公里。天津至四女寺段航道窄狹彎曲,底寬15~30米,水深約 1米,建有楊柳青、獨流、北陳屯、安陵4座船閘,可通航100噸級船舶。由於上游水庫攔蓄,兩岸農田灌溉,加之年久失修,現已處於斷航狀態。衛運河底寬30米,水深約10米,建有四女寺、祝宮屯船閘,可通航100噸級船舶。由於上游岳城水庫蓄水,截走水源,尤當衛運河擴大治理後,航道情況驟然惡化。

魯運河

京杭大運河京杭大運河

魯運河分為魯北運河和魯南運河。

魯北運河也稱位山、臨清運河,原河段已淤塞。1958年另選新線,長104公里,但未開挖。1960~1968年,根據引黃輸水要求,開挖了周店至尚店76公里渠道,兩頭河段尚未開挖。

魯南運河,北起黃河,南至韓莊,長20公里,1968年雖經疏浚整治,但河道嚴重淤積,水深不足,尚不能通航。梁山至南旺段長33.8公里,枯水期航道水深0.5米,每年可通航6個月,為季節性航道。南旺至濟寧段長27.1公里,底寬15米,枯水期水深0.5米,每年僅通航6個月,為季節性航道。濟寧至二級壩段長78.1公里,航道順直,枯水期水深1米以上,底寬50米,可通航100噸級船舶。

中運河

二級壩至大王廟段原來是走韓莊、台兒莊一線。1958年在江蘇省境內新辟南四湖湖西航道及不牢河河段,使河道經徐州市北郊通過,至大王廟與中運河匯合。大王廟至淮陰段仍循原來河道南下,長163公里。徐州以下河段,經 分段拓寬,航道一般底寬45~60米,水深3米以上,已可通航500~700噸級以上拖帶船隊。是為徐州煤炭南運主要線路。

裏運河

京杭運河京杭運河

全長169公里,其入江口原在瓜洲,1958年改至六圩入江。屢經整治,航道底寬一般達70米,水深3米以上,可通航1000噸級拖帶船隊。年運貨量1500萬噸左右。

徐州藺家壩—淮陰—揚州邗溝被稱作蘇北運河,全長404千米,縱跨徐州、邳州、宿遷、淮陰、揚州等11個縣市,溝通了微山湖、駱馬湖、洪澤湖、高郵湖等水系,是京杭運河上運輸最繁忙的河段。基本建成二級航道,成為京杭運河上等級最高的航道,常年可行駛2000噸級的船舶。當前有蘇、魯、滬、浙、湘、豫等十多個省市的船舶航行其中,年貨運量可達3億多噸。徐州段最大通過量已達5500萬噸船舶噸位,其中貨物通過量達3500萬噸。

揚州六圩口—鎮江諫壁—常州—南潯,全長224千米,貫穿江蘇的揚州、常州、鎮江、無錫、蘇州等縣市,溝通了長江、太湖水系,與上海、浙江等周邊地區的省際河流相連。當前有蘇、魯、皖、滬、湘、鄂、川等13個省市的船舶在該段運河上航行。截至2010年,航道全部達到四級標準,可通航500噸級船隊,年貨運量已超過1億噸,超過江蘇境內長江航道的運量,相當於滬寧鐵路單線貨運量的3倍。航行船舶的密度超過了德國的萊茵河,是京杭運河上運量最大,密度最高的河段之一,剛建成的諫壁船閘日均船舶通過量已達10萬噸以上。

江南運河

自長江南岸六圩—鎮江諫壁口經丹陽、常州、無錫、蘇州、平望至杭州。其中,平望至杭州有3條航線,即東、中、西線,如以東線計算,全長323.8公里,大部分底寬20米,水深2米,一般可通航40~100噸級船舶,年貨運量達1600餘萬噸。

郗山運河郗山運河

浙江段(南潯—杭州),全長120多千米,溝通了太湖水系和錢塘江水系,分為東、中、西三條路線,一般以東線代表運河的位置,河道狹窄、彎曲,終年可通機動船舶。當前可通行300噸級的船舶。將京杭大運河拓伸至浙江省東部的寧波港,將為中國內河貨櫃運輸發展乃至內河航運的繁榮帶來契機。規劃中的杭甬運河長240餘千米。位於杭州灣南岸,縱貫錢塘江,曹娥江、甬江水系,全線按四至五級航道標準設計,年通過能力將達4000萬噸。使其成為國家北煤南運的黃金水道,南水北調的大動脈,還極大改善和推動了沿河的農田水利事業的發展,對確保農業的穩產高產也起了十分重要的保證作用,綜合利用效益明顯。

京杭大運河最南端位於杭州拱宸橋,並在橋邊立碑,該橋是一座三孔的拱橋,初建於明崇禎四年(1631年),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歷史。現存橋為清康熙時重建,全長138米,寬6.6米。石砌橋墩逐層收分,橋面兩側作石質霸王靠,氣勢雄偉,下面各有兩個防撞墩,防止運輸船隻撞到橋墩。該橋位於杭州市運河文化廣場,它坐落在杭州市拱墅區橋弄街,橫跨於古運河之上,是杭州古運河終點的標誌。

流域

圖片圖片

京杭運河自北而南流經京、津2市和冀、魯、蘇、浙4省,貫通中國五大水系──海河、黃河、淮河、長江、錢塘江和一系列湖泊;從華北平原直達長江三角洲,地形平坦,河湖交織,沃野千里,自古是中國主要糧、棉、油、蠶桑、麻產區。人口稠密,農業集約化程度高,生產潛力大。迨至近代,京津、津浦、滬寧和滬杭鐵路及公路網相繼修建,與運河息息相通;沿線各地工業先後興起,城鎮密集,是中國經濟精華薈萃之地。

京杭大運河沿線是中國最富庶的農業區之一,工業發達。在兗州、濟寧、滕州、豐縣、沛縣、徐州、邳州及兩淮等有大中型煤礦,連線上海、南京、徐州、鎮江、常州、無錫、蘇州、揚州、杭州等工業城市。為了使“黃金水道”產生“黃金”效益,沿線的魯、蘇、浙三省對大運河各段進行了整治、擴建和渠化,使千年古運河重新煥發了青春,成為中國僅次於長江的第二條“黃金水道”。運河沿線的主要港口有濟寧、徐州、邳州、泗陽、淮陰、淮安、寶應、高郵、揚州、鎮江、常州、無錫、蘇州、吳江和杭州等。

文化

沿岸風俗

運河水不僅承載著南來北往的船隻,而且孕育、滋潤著沿岸的運河兒女、運河城市。運河邊的建築,如會館、河埠、碼頭、橋樑、船閘及漕運衙門等都是為在實際生產中使用而建。運河邊也有很多民風民俗透露著務實之魂。如江蘇淮安的運河漁民的“交船頭”“汛前宴”“滿載會”等習俗。這些習俗都是祈願實際生產的收穫,直接、真切地體現出勞動人民希望實實在在收穫豐收的願望。運河生產過程中也創造了許多與生產相關的藝術,如大運河號子。有河工號子,是挑河、抬土、築堤、下樁、打夯中所唱的。這些號子或粗獷簡樸、或蒼涼雄勁,一方面可以鼓舞精神,另一方面可以組織指揮集體勞動,如山東的《抬土歌》。運河上的縴夫有闖船號子、拉縴號子、糧米號子等。船工有船工號子,其中分類很多,有啟程的出船號、推船號、起錨號、拉蓬號、撐篙號等,行駛的搖櫓號、拉縴號、扳稍號、扯帆號等,停船的下錨號、拉繩號等。這些既是在實際的運河生產中形成,又實在地有助於生產。這些都內在地蘊含著務實之魂。

文學作品

京杭大運河風景京杭大運河風景

皮日休《汴河懷古二首·其一》 萬艘龍舸綠絲間,載到揚州盡不還。 應是天教開汴水,一千餘里地無山。

皮日休《汴河懷古二首·其二》盡道隋亡為此河,至今千里賴通波。 若無水殿龍舟事, 共禹論功不較多。

胡曾 《汴水》 千里長河一旦開,亡隋波浪九天來。 錦帆未落干戈過,惆悵龍舟更不回。

曹雪芹 《紅樓夢》中詩詞 桃葉渡懷古 衰草閒花映淺池,桃枝桃葉總分離。 六朝梁棟多如許,小照空懸壁上題。

無名氏《隋煬帝挽舟者歌》 我兄征遼東,餓死青山下。今我挽龍舟,又困隋堤道。方今天下飢,路糧無些小。前去三千程,此身安可保! 寒骨枕荒沙,幽魂泣菸草。悲損門內妻,望斷吾家老。安得義男兒,焚此無主屍。引其孤魂回,負其白骨歸! 翻譯:我哥哥被征去遼東打仗,最終餓死在大青山下。而我又被抓來為龍舟拉縴,在運河堤上吃苦受罪。如今正是一個饑荒年頭,給我們的乾糧少而又少。此去前面要拉三千里路,這條命哪裡還保得住?難免落得個拋屍荒野、魂歸無處的下場。想起家中的妻兒和父母,不禁悲從中來。但願哪位好心人能把我的屍骨送回故鄉,使我在那裡得到安息。

李敬芳《汴河直進船》汴河通淮利最多,生人為害亦相和。 東南四十三州地,取盡膏脂是此河。 翻譯:汴水與淮河之間挖通後,確實有許多便利。不過,百姓遭受到的苦難也很深重。東南四十三州的廣大地區,民脂民膏都被這條河運走,送到京城供皇室貴族去享用了。

李商隱 《隋宮》 紫泉宮殿鎖煙霞,欲取蕪城作帝家。 玉璽不緣歸日角,錦帆應是到天涯。 於今腐草無螢火,終古垂楊有暮鴉。 地下若逢陳後主,豈宜重問後庭花? 翻譯:深鎖的長安城籠罩在層層煙霞之中,又想選取江都作為自己華麗的別宮。如果帝王的玉璽不落在李家手裡,隋煬帝的龍舟錦帆應該已經游遍了天涯。如今的腐草里,已不見當年螢火蟲的影子;運河岸邊的垂楊柳,也只剩下歸巢的烏鴉永遠聒噪不停。而今在陰間假若遇到陳後主,難道還有雅興讓寵妃再唱一段《玉樹後庭花》?

羅隱 《隋帝陵》 入郭登橋出郭船,紅樓日日柳年年。 君王忍把平陳業,只博雷塘數畝田。

意義

經濟

元代會通河和通惠河開通後,京杭運河完成,明代進行了大規模整修,建立了完善的漕運管理制度,600年間,運河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南北交通要道,商運繁盛,運河兩岸興起數十座商業城鎮,對古代經濟的貢獻無法估量。

元代開通海運,但是每年幾百萬石的漕糧、東南的貢賦和官吏商民每年不下億萬件的消費品都要過長江渡淮河,經會通河北運,海外運來的商品過境之後也是經運河到燕京,會通河得名會通,就是因為“江淮之漕,浮汶泗經達臨清,而商旅貿遷,遊宦往來往暨閩粵、交廣、邛 、川蜀,航海諸番貢 之入莫不由是而達”。

由明而清,每年400萬石(1石約今天27市斤,400萬石大約有5萬4千多噸)的漕糧由運河北上,此外,每年數十萬匹蘇杭織造絲織品運抵京城,江寧、蘇州、杭州三個織造局,專辦御用官用的綢、緞、紗、羅、布匹。湖廣川黔等地的竹木浮江而下,入運河北上,到北京修宮殿,建宗廟。

物產交流和經濟交流極大豐富起來,明代北方棉花種植很普遍,發達的紡織業在江南,結果自然是棉花南運,布匹北運,太湖流域號稱衣被天下,棉布和絲織品幾百年來一直是運河上的主要貨物。

杭州、蘇州、揚州、淮安、濟寧、臨清、天津,這些運河邊上的城市,因此成為商品集散地,商業盛衰與運河始終。乾隆年間,蘇州胥門、閭門外的運河碼頭“各省都會客貨聚集,無物不有,自古稱為天下第一碼頭”。邵伯鎮以棉、夏、葛、標、黃草等布及米、豆、竹、木為主要貨物,被稱作“御長十里,客貨雲集,江北第一大鎮”。

《馬可波羅遊記》中記載,他沿京杭大運河南行,輾轉於蘇杭,最終抵達刺桐港(福建泉州)。運河每一個城鎮都能從他的遊記中找到讚美:將陵(德州)運河上南北運輸商品極多,最多的是絲、香料。濟寧商業手工業很發達,“船隻多得令人難以相信”。徐州、邳州、清口、淮安商工農業都極發達,淮安的貨運可以通到40多個城市。寶應、高郵、揚州都是商業手工業為主的城市,很繁華。真州(儀征)是運河通江口岸之一。長江上每年有20萬艘船航行,每船載重約50萬-150萬斤。真州是鹽、木料、麻等商品集散地。瓜州以工商業為主,產絲織品和農產品。蘇州是最大的工商業城市,杭州最繁華,“商人如此之多和如此之富,難以言語形容。”

明永樂之後,官運之外,運河上商運逐漸增加,運河上開始設關收船稅,清道光二十年(1840年)左右,戶部從全國所收定額稅銀400萬兩,其中近1/3收自運河上往來的商船。

北京的什剎海、後海一帶,包括積水潭,正是當年行船漕運的終點,千帆競泊,熱鬧繁華。積水潭的碼頭應該不止一個,環繞積水潭兩岸都可停泊,《馬可波羅遊記》中記載了元大都的繁華盛景。“比較大的碼頭、最熱鬧的景象應集中在離鼓樓最近的銀錠橋、菸袋斜街一帶,最盛時,積水潭舳艫蔽水,盛況空前。”

當時的文人雅士匯集在積水潭邊賞酒作文,食肆、勾欄等迅速發展起來。“元代最著名的大都雜劇主要活躍在積水潭周圍,一批著名雜劇家聚集於此。”歷史學家們說,當時元大都的社會經濟文化幾乎全集中在積水潭。

北運河和南運河在天津會合,進海河最後流入渤海,漕運鼎盛時,天津到通州的北運河上,來往的漕船每年有2萬多艘、官兵12萬人次,商船3萬艘,運河的開通使一個小小的直沽寨成了遠近聞名的天津衛。

明代漕運使運河通州碼頭盛極一時。明代運河漕船每年有12143隻,共分十幫,由124處衛所12萬多軍士負責運輸,因路途遠近而規定各幫至通日期,有序不亂,大多漕船在通州空倉回航。各幫船於通州只許停留十天,最後一批船幫限定十月一日必須返歸。伴隨三月一日首幫漕船至通,亦有大批商船。開漕移師上將燃放“萬頭鞭”,數十檔花會競技,沿途商鋪施茶獻果,賈船擲銀捐物,繁鬧堪比京城各處廟會。清代沿襲此制,直到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最後一艘漕船離開通州碼頭,景象不再。

十九世紀海運興起,以後隨著津浦鐵路通車,京杭運河的作用逐漸減小。黃河遷徙後,山東境內河段水源不足,河道淤淺,南北斷航,淤成平地。水量較大、通航條件較好的江蘇省境內一段,也只能通行小木帆船。

社會

在社會領域,隨著制度的完善和規模的擴大,漕運逐漸突破其早期以政治功能為主體的窠臼,發揮著越來越廣泛的社會功能,成為維護王朝穩定和制衡社會的重要手段。尤其是古代社會中後期,統治者熟練而頻繁地利用漕運進行社會制衡與調控,消弭諸如重賦、災禍以及物價波動等造成的社會不安定因素。其突出的社會功能有二:一是糴與糶,一是賑濟災荒。唐宋時期,和糴已發展成為一種完善的制度,主要用以調節各地區由於豐歉等造成的收入、上供及糧食市場價格的不平衡。其中,宋代和糴完全是通過漕糧來實施的。明清兩代王朝,著力於漕糧在平糶方面的運用,成效突出。與唐宋不同的是,明清時期的平糶,主要是為了緩解糧食生產、災害等因素對市場造成的衝擊,完全是從調節市場、平抑物價出發。運用漕糧賑濟災荒,自秦漢始就已不乏成功案例。迄至明清,已成為朝廷的一項慣常舉措。

京杭大運河顯示了中國古代水利航運工程技術領先於世界的卓越成就,留下了豐富的歷史文化遺存,孕育了一座座璀璨明珠般的名城古鎮,積澱了深厚悠久的文化底蘊,凝聚了中國政治、經濟、文化、社會諸多領域的龐大信息。大運河與長城同是中華民族文化身份的象徵。

政治

在政治領域,漕運始終是維繫歷代中央政權不可或缺的、最重要的物質基礎。特別是古代社會經濟重心南移後,出現了政治、軍事重心與經濟重心分離的狀況,漕運對於各王朝的政治、軍事意義更加突出。朝廷年復一年地進行著南糧北運,漕糧幾乎供應京城所有居住人員的日常食糧,並極大地支撐著整箇中央政府機關的正常運轉。與此同時,漕糧成為支撐王朝軍事體系的重要物質力量,歷代分布各地的龐大地方駐軍、漫長邊境線上的防禦與進攻、四方征討的各種戰事,許多都是以漕運作為強大物質後盾的。宋人張方平曾說:“今日之勢,國依兵而立,兵以食為命,食以漕運為本。”(張方平:《樂全集》卷23《論京師儲軍事》,四庫全書珍本初集,商務印書館)其他朝代何嘗不是如此!

大運河的開掘加強南北交通和交流,鞏固中央政府對全國的統治,加強對江南地區的經濟建設,促進了中原文化和南方文化相融合,並且方便南糧北運。漕運之便,澤被沿運河兩岸,不少城市因之而興,積澱了深厚獨特的歷史文化底蘊。有人將大運河譽為“大地史詩”,它與萬里長城交相輝映,在中華大地上烙了一個巨大的“人”字,同為匯聚了中華民族祖先智慧與創造力的偉大結構。

漕運在促進南北文化交流和區域社會開發等方面也有著不可忽視的作用。漕運是專制集權政治的產物,具有這種體制中的諸多劣根性;更為重要的是,漕運也是封建王朝攫取天下財富的手段之一,耗費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財力。因此,當中國步入近代社會後,漕運便在社會的巨變中走向消亡。

近代整修

大運河大運河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對運河進行了大規模整修,使其重新發揮航運、灌溉、防洪和排澇的多種作用。1988年底建成的京杭運河和錢塘江溝通工程已將江、河、海銜接起來,構成了以杭州為中心的、以京杭運河與長江、黃河、淮河、海河、錢塘江五大水系相連通的水運網。

反覆論證了近20年的京杭運河二通道工程,終於開工了。12月18日,京杭運河二通道八堡船閘引航道工程奠基,意味著“二通道”從紙上藍圖進入工程建設階段。

交通部門稱,“這條全長39公里、總投資估算為77.5億元的二通道,是解決現有京杭大運河(杭州段)堵航、環保以及運輸功能降低的‘殺手鐧’。”

從1989年提出京杭運河“二通道”方案到18日正式開工,該工程反覆論證了近20年。杭州交通港航部門在這漫長的時間裡,進行了“二通道”線位綜合分析論證、方案預審、線位初定,以及與相關縣市的協調、上報項目建議書、組織工可研究等大量工作。僅“二通道”的線位問題,就先後有過東、中、西三套方案。

東線:起自杭申線的餘杭區博陸,穿320國道、滬杭鐵路、滬杭高速公路、01省道、杭浦高速公路,穿繞城高速公路、德勝路、下沙路,在八堡附近入錢塘江。

中線:經杭州主城區從三堡入錢塘江的現有通道。起自北星橋,經拱宸橋,越武林門中山北路橋、艮山鐵路橋,從三堡船閘出錢塘江。

西線:起自北星橋,西穿勾運路、104國道,經三墩穿繞城公路、天目山路,經屏峰在花牌樓與繞城公路置換,出龍塢、望江山至新浦沿出富春江。

天價“架高”滬杭鐵路

最終,工程按照東線方案施工。“雖然要下穿滬杭鐵路、穿過3條高速公路和錢塘江出口等不利因素,但從貫通的可能性來講,最具優勢。”而西線從航運的角度來看是最理想的,但建設成本巨大,破壞西線附近的景區旅遊資源,不利於環境保護,與城市規劃有一定衝突;改造現有航道的中線方案會極大地破壞已有的城市規劃,難以解決文物保護等難題,也不是一個好的方案。

杭州市港航管理局負責人表示:“選擇東線方案,僅僅為了航道下穿鐵路,就要為架高滬杭鐵路買一筆‘巨單’。可以說,為了保護城市規劃和環境,我們做了最不經濟但也是最經濟的選擇。”

運河通道變“瓶頸”

1999年,京杭運河浙江段進行了四級航道改造,但隨著腹地內經濟快速發展,社會貨運量成倍增長,航道的升級步伐大大落後於船舶的升級步伐。

據預測,2015年、2025年京杭運河浙江段貨運量將分別達到10770萬噸和15640萬噸。作為京杭運河溝通錢塘江的重要組成部分,杭州市區段的航道只有五級航道標準,25座橋樑均未達到五級航道的通航要求,嚴重製約了京杭運河作用的發揮和未來航運的發展。

千噸級船舶從山東直達杭州

運河二通道建成後,京杭運河航道等級將達到三級,屆時1000噸級的船舶可從山東東平湖直達浙江杭州,運力提升40%。

行家分析,以開發區的電煤運輸為例,電廠每年需要大量的發電用煤,如果全靠鐵路運輸,電煤從淮南煤礦到電廠每噸將多花10至20元的運費,如果全部走水路,10萬噸煤就能省下100萬至200萬元的成本。

隨著二通道開通,市區航道將可用於旅遊等,現有京杭大運河(杭州段)堵航、噪音環保等問題有望得到解決。

污染治理

亟需治污

“漁歌飄渺飛檐外,帆影參差玉浪中。”古人曾這樣描寫京杭大運河的通州河段。

但通州區水務部門表示,由於河水被污染,被人們放生的魚類無法生存。

2011年6月,從通州運河奧體公園附近,到下游潞陽橋長約4公里的京杭大運河河面上,卻漂浮著眾多死去的草魚。

順著河道往上遊走到運河奧體公園附近,在這約4公里的河道里,常常看到死魚的屍體。該公園附近一位保全稱,附近有一處“放生台”,每個星期都有人前來此處放生魚類。

通州區水務局工作人員表示,他們經常能接到民眾反映運河裡死魚的情況。“我們是不向水中放魚的,這些死魚原來都是老百姓放生放進去的,運河河水污染比較嚴重,魚類無法生存。”該工作人員稱,目前運河的通州河段正在修建一座河東再生水廠,建成後,將實現北運河城區段補水淨化、通惠河北部城區截污的功能,到時候,該段水質將會得到改善。

治理目標

近年來,太湖流域內年用水總量290億立方米,而流域內該地區多年平均水資源量只有162億立方米,剔除因污染不能利用部分,太湖流域3000多萬人口年創造近萬億元GDP,用水量竟是實際資源量的兩倍。由於太湖流域水污染治理與經濟發展和流域人口數量不相協調,流域水體污染十分嚴重,使太湖流域面臨水質型缺水的嚴峻形勢。根據1998~2000年三年間連續水質監測評價表明,儘管近幾年來中央和地方各級政府加大了流域水污染防治的力度,但太湖水體水質總體上尚未得到明顯好轉,湖泊富營養化在整體上也未得到明顯改善,2000年總磷、總氮、化學耗氧量均遠未達到規劃治理目標;河網的水污染沒有得到有效控制,部分地方還有惡化的趨勢,太湖流域水資源面臨嚴峻的形勢。

另一方面,京杭運河與錢塘江溝通後,隨著杭州城市的發展,船舶運輸在經濟建設中發揮重要作用的同時,也產生了許多負面的影響,船舶的噪音和廢氣的排放,已經嚴重影響了市民的生活品質,船舶航行發生的多起涉橋事故,對拱辰橋等重點保護文物也構成了不可避免的威脅,貨運船舶的參差不齊的外觀形象,也與目前的景觀河道很不協調,並且已經發生了多起船舶碰撞、損壞景觀設施的事故,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杭州生活品質之城的建設。如果運河杭州到塘棲段停止貨運船舶航行,改為完全的旅遊河道,旅遊經濟產生的效益和沿岸房地產業的經濟效益,將是巨大的。

因此,開闢錢塘江水系富春江與太湖水系東苕溪的航道,溝通錢塘江太湖流域,引富春江的優質水源,自然流經東苕溪,沖排太湖水系的劣質水,為杭嘉湖地區及上海提供優質水源,改善這些地區的水資源環境,在逐步對污水進行截污納管後,使京杭運河及其叉河成為杭州、嘉興等城市的優質自來水源,具有現實的意義和可持續發展的遠景。為確保船舶航行安全和水質不受船舶污染、以及節約土地資源,採用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電氣化輕軌控制船舶航行,從而實現低航道等級、高通航能力的安全型、節約型航行方式,在全國率先實現綠色航運。

2006年05月25日,京杭大運河作為中國春秋至清時期的偉大工程,被國務院批准列入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名單。

神秘運段

在經常來往於京杭運河的很多船老闆看來,運河杭州段有一個“百慕達三角”:船到這裡經常發生觸底或擱淺。

有數據為證:去年,全杭州內河航道總共船舶擱淺、觸損40起事故,其中,竟有27起發生在這一段運河上。

行經小心

這段被船老闆視作運河市區段“百慕達三角”的區域,位於京杭運河三堡配水廊道出口至西湖文化廣場青園橋航段,全長7.8公里。船隻每次過往,都是小心翼翼。

據杭州市港航局航道管理處處長周光明介紹,2008年運河段共發生大小事故60起,其中船舶擱淺、觸損事故40起,有27起就發生在這裡。

運河檢測

為全面了解“百慕達”航段的水深、水流情況及河床面底質情況,這次,杭州市港航部門斥資25萬餘元,邀請浙江省河海測繪院,採用目前國際先進水平的聲吶系統,對整個航段的水深、水流情況及河床面底質情況進行全面探測。

根據航段事故頻發情況,三堡配水廊道出口下游拋石區、濮家巴士碼頭前沿、艮山鐵路橋西、中東河出口附近、西湖文化廣場橋東、青園橋南等6個區域成為掃測重點。

據港航部門介紹,如此大範圍、專業的市區航道掃測在杭州尚屬首次。

形成原因

浙江省河海測繪院物探分院副院長姜小俊說,掃測結束後,港航部門將結合礙航物情況,採取必要的工程措施,同時,重點加大礙航物查處和整治力度。

昨天,經測試後初步推斷,導致該航道事故多發形成“百慕達”的原因,很可能是河道淤積以及兩岸綠化帶上大塊鵝卵石滑落河中,造成河道變淺引起。

航道檢測

有點像做“B超”

昨天上午9點半,一艘表皮油漆都開始剝落的普通小艇,駛入了京杭運河杭州段青園橋水域。

這艘看起來簡陋的小船,裡面裝載的卻是目前國際先進的掃測設備。

它的船艙里,僅夠容納兩張桌子,桌上放著3台電腦。數根藍色的電纜線一頭在筆記本上,一頭通向船艙外直到水下,連著三台探測儀器。

給運河做測量,有點像做“B超”:所有數據均由船頭用來測水深的多波束測深系統、船側的側掃聲吶系統配合GPS定位系統,這樣,高清晰度的水底三維圖像就直接傳回到艙內的電腦上。

以前,航道測量主要靠測量人員站在艙外拿著測深桿往水插,進行手動操作,不僅耗費人力物力大,而且速度慢,很難測得精確。

相關信息

中國運河博物館

中國京杭大運河博物館

中國京杭大運河博物館正是一座以運河文化為主題的大型專題博物館,坐落於杭州市城北運河文化廣場,毗鄰大運河南端終點標誌——拱宸橋。運河博物館旨在全方位、多角度地收藏、保護、研究運河文化資料,反映和展現大運河自然風貌與歷史文化。博物館於2002年開始籌建,2006年9月建成開放。

中國京杭大運河博物館建築面積10700平方米,展覽面積五千餘平方米。建築呈扇形環繞運河文化廣場,造型獨特,“傳統而不復古”,以平坡結合和開放式的格局,將室內外融為一體,古運河及橋、船、埠巧借為活的展物。

中國京杭大運河博物館以“運河推動歷史,運河改變生活”為陳列主題,分序廳和“大運河的開鑿與變遷”、“大運河的利用”、“沿運河城市”和“運河文化”四個展廳,其間穿插“漕運故事半景廳”、“運河模擬游艙”兩個多媒體展廳,將文物史料與高科技巧妙結合,生動地再現古運河曾經的繁榮景象,使觀眾能身臨其境地體驗大運河悠久深厚的文化內涵。另外,尚有一個“十里紅妝——運河水上婚俗”專題展廳,展示的是與運河文化休戚相關的另一種非物質文化遺產——寧紹朱金木雕紅漆家具,從另一個側面反映多姿多彩的運河文化。

中國京杭大運河博物館既是一個運河文化的展示視窗,同時也是運河文物與運河史料的收藏中心與研究中心。博物館收集和征藏的文物包括五類:一,與運河漕運直接相關的文物,如蘇州府官斛、“日進千金”小升;二,與運河水上運輸相關的文物,如余錦洲老行水單、“順風快利”船票等;三,運河出土文物,如大關橋北出土唐開元通寶錢、運河出土宋代瓦當等;四,運河水上人家生產及生活用具,如竹編酒葫蘆、船用水桶等;五,沿運河城市文物及工藝品,如明嘉靖三年臨清大青磚、揚州漆器雕屏等。中國京杭大運河博物館是目前國內第一家以運河文化為主題的大型專題博物館,國家文物局認為它的建成填補了博物館界的一大空白。目前,它也是杭州市運河保護整治“一館二場三園、兩帶六埠十五橋”系列工程中的開篇之作,它的建成開放,使得古老的京杭大運河畔又多了一道亮麗的風景。

中國運河文化博物館

中國運河文化博物館是中國所建的第一座運河博物館。建於2004年11月,坐落在卓越秀美的江北水城運河古都――聊城。它東臨古韻悠長的大運河,西依美麗的東昌湖,由著名的社會學家、原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費孝通先生親題館名。建築總面積1.6萬平方米,展覽面積近7000平方米。

博物館共五層,地上四層,地下一層,分陳列區、收藏區、研究和學術交流區三個功能區域。除序廳之外,分為十個展廳,其中二層三個展廳為“運河文化陳列”,三層三個展廳為“聊城歷史文物陳列”。展品600餘件,不僅是一座集收藏、展覽於一體的特色文化博物館,更是一座現代化的文化博物館。館內陳列以“運河推動歷史,運河改變生活”為主題,除了展出一些重要文物和圖片外,還通過多媒體、人體感應、三維動畫等多種高科技手段,充分運用聲、光、電等現代科技元素,融合運河文化和歷史,將聊城歷史和運河文化生動地展現在世人面前。

博物館整體陳列以“運河推動歷史,運河改變生活”為主題,旨在全方位、多角度地收藏、保護和研究運河文化,反映和展示運河的古老歷史、自然風貌和民俗風情。

文化節

中國(北京·通州)運河文化節以“弘揚運河傳統文化、宣傳和諧魅力通州、促進文化產業發展”為主題,由通州區委、區政府主辦,區委宣傳部、區文化委、北京新城基業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北京盛世明煌廣告有限公司承辦。運河文化節將以通州為中心,聯合運河沿線17個城市共同參與,通州也將切實把本屆運河文化節辦成國際性的文化盛典。

運河文化節期間舉行的主要活動有:新城規劃展(10月12日——10月17日,在新城基業展廳舉辦),通過這個展覽展示通州區“區域服務中心、文化產業基地、濱水宜居新城”的發展目標,讓各界人士更好地了解通州新城規劃方案;“中國運河文化節”開幕式暨大型晚會(10月15日在通州運河文化廣場舉行),通過電視轉播、第二現場及相關媒體報導,主題鮮明地展示通州濱水宜居新城、弘揚運河文化、提升城市品位,讓世人的目光聚焦到這個古老而充滿活力的通州,促進通州文化、經濟和社會發展;水墨·當代(10月15日——10月17日,在宋莊小堡村舉辦),藉助畫家村的人才集聚效應,優先發展視覺藝術產業,讓畫家村真正成為民眾參觀的熱點,搭建產業平台,創造藝術與市場對接的空間,使才華與財富真正的轉換,打造創意產業基地,使文化產業發展具有先進性和代表性;攝影展、運河書畫展(10月15日——10月17日,在通州經貿中心舉辦),書畫展將體現通州籍書畫家和駐通書畫家及運河沿岸書畫家群體,邀請黃永玉、韓美林等大家為顧問,以運河為藝術思維空間,創作、展覽新作品;運河歷史文化展(10月15日——10月17日,在三教廟舉辦),展覽安排了漕運篇、民間工美篇、文物篇、民俗篇、名人篇、皇木展等豐富內容;高峰論壇,論壇將邀請文物保護、遺產研究、城市規劃等方面的權威專家學者,運河沿線城市市長及相關部門領導,相關旅遊、媒體、高等院校等各界人士提供一個互動交流的平台,為正確處理大運河遺產保護與可持續開發之間的關係提出具有科學性、指導性和操作性的思路和方法。

申報世遺

2005年12月15日,運河申遺發起人(運河三老):鄭孝燮(古建專家91歲)、羅哲文(文物專家82歲)、朱炳仁(中國工藝美術大師62歲)三老聯名向運河沿線18城市市長發《關於加快京杭大運河遺產保護和“申遺”工作的信》,引起運河沿線城市的積極回應,就此拉開了運河申遺的序幕。

2006年3月58位政協委員聯合向全國政協十屆四次會議提交了一份提案,明確支持“運河三老”的申遺公開信,呼籲啟動對京杭大運河的搶救性保護工作,並在適當時候申報世界遺產項目。

2006年5月12日,全國政協京杭大運河保護與申遺考察團於12日在北京舉行啟動儀式並揭幕由朱炳仁設計製作的運河申遺紀念標。

京杭大運河京杭大運河

第一提案人劉楓說,大運河以其深厚的歷史文化內涵,被譽為“古代文化長廊”“古代科技庫”“名勝博物館”“民俗陳列室”,其歷史遺存是研究中國古代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等方面的絕好實物資料,是中國悠久歷史文明的最好見證。站在保護人類文明的高度看,大運河不僅在中國是獨一無二的,對人類歷史發展的作用也為世界所公認。大運河水系綿延數千里,縱貫南北,構成獨特的自然風情,孕育出濃郁的線形文化景觀,如果再加上還未被很好發掘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內容就更加豐富。“如果將京杭大運河的歷史價值、文化內涵和對中國歷史發展的貢獻相加,在某種程度上說可以與長城媲美。”兩位權威專家——1985年呼籲中國加入保護世界文化與自然遺產公約的鄭孝燮、羅哲文如此預測,“我們堅信,京杭大運河‘申遺’的成功率非常大。”

“大運河和長城在遺產名錄上應該是姊妹篇。”劉楓說,但是,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大運河的傳統功能逐步衰弱,真實性和完整性正在遭到破壞。如果不注意啟動有如“申遺”這樣重大的、為各地重視的保護工作,她的歷史文化、遺蹟和自然風光等,將不可避免地退化並迅速消亡,這將是中華民族不可挽回的巨大損失。

京杭大運河的保護與“申遺”工作絕不是某個地方和部門的事。政協委員們建議,應從戰略高度,立即啟動對京杭大運河的搶救性保護工作,成立由相關部委、有關專家、沿岸政府參加並鼎力支持的研究機構,摸清大運河“家底”,儘快制定大運河整體保護規劃,並在適當時候申報世界遺產項目。

數字運河

為了更好保護京杭大運河及申報世界文化遺產,中國將“開鑿”“數字京杭大運河”2007年5月初在京召開的全國社會發展科技會議提出,中國將在“十一五”期間實施數字京杭大運河專項。

根據國家文物局發布的《文化遺產保護科學和技術發展“十一五”規劃》,中國專家將在已有研究成果基礎上,制定京杭大運河住處採集標準,系統開展調查評估工作,利用全球定位系統(GPS)等技術手段建立京杭大運河文化遺產綜合信息系統。

申遺進程

2011年4月,在揚州召開“大運河保護和申遺工作會議”,大運河的申遺工作已經進入倒計時——大運河沿線的北京、河南等8個省35個城市的大運河遺產將整體申報世界遺產,並爭取在2014年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2006年,對京杭大運河來講是一個不尋常的一年。京杭大運河——中國廣闊彊域上唯一的一條南北走向的河流,孕育了無數個如北京、揚州、蘇州、杭州等這些聚集了高度歷史文明的璀璨明珠——一位勞苦功高的母親;一位隨著歷史的變遷慢慢被他的兒女們所淡忘和遺忘的母親;而重現在中國和世界的面前,並受到人們極大的重視。他們,就是被世人稱為“運河三老”的古文物專家羅哲文先生、古建專家鄭孝燮先生、中國工藝美術大師朱炳仁先生,正是他們不懈地努力催生了京杭大運河的保護與申遺活動。

2005年12月15日,三位老人聯合署名致信運河沿線城市市長《關於加快京杭大運河遺產保護和“申遺”工作的信》,引起了全國媒體及社會的轟動,也由此拉開了運河保護與申遺的序幕。

2006年全國兩會期間,劉楓委員領銜58個委員聯合提案支持運河三老的申遺信。

2006年5月,70餘位全國政協委員聯合考察走完了運河全程,朱炳仁成為特邀貴賓參加了這次考察活動,並為這次活動設計製作了運河申遺紀念標,在啟動儀式上揭幕。

2006年7月,作為一名杭州人、一個關切運河的老人、朱炳仁大師不遺餘力多次考察運河沿線的情況,並翻閱了史冊、檔案等文獻材料,提出了一系列獨特地保護運河的方案,其中“零保護”和“品質保護”這兩個方案受到了專家們的極大認同。

2006年8月份,朱炳仁大師還與另外兩位老人古建專家羅哲文、古文物專家鄭孝燮共同創建了“京杭大運河“網站。作為一個國際頂極域名、運河唯一的一個專業性網站,他在記錄著運河的每個點滴,見證著運河申遺的每一步,提醒著我們這些運河兒女要多多對母親河的熱愛。

首批確定

2012年7月,已列入國家申遺預備名單、將於2014年提交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審議的“中國大運河”聯合申遺項目,已進入實質性階段:大運河首批申遺點段範圍已基本確定,9月將完成相關立法、規劃工作並頒布實施。2013年1月,將正式申報文本報送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中心。而大運河申遺則是中國迄今為止,涉及部門和牽涉地區最多的申遺工程。按照時間表,大運河申遺最快在2013年8月左右接受國際專家的現場評估。

申遺成功

大運河申遺大運河申遺

2014年在卡達首都多哈舉行的第38屆世界遺產大會,於6月22日投票通過中國提交的“大運河”申遺申請。至此,“大運河”作為文化遺產正式列入世界遺產名錄。大運河山東段作為大運河申遺的重要組成部分,成為山東省繼泰山、“三孔”、齊長城之後的第四處世界文化遺產。

保護任務更加迫切艱巨

有關專業人士認為,歷史變遷和經濟社會發展,時刻都在影響著大運河的世界文化遺產價值和真實性、完整性。申遺成功,更使大運河成為社會關注熱點和投資開發重點。防止過度開發和破壞性建設,維護大運河的歷史風貌和文化特色,任務更加迫切艱巨。京杭大運河

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

說明按照《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的規定,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文化與自然遺產預備名單》是申報世界遺產的先決條件,至少每10年修訂一次。最新一版的《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於2012年11月17日正式公布,共有45項不同類型的文化遺產被國家文物局列入。
文物類陰山岩刻|瘦西湖|鼓浪嶼|花山岩畫|哈尼梯田|絲綢之路|海上絲綢之路|京杭大運河|靈渠|白鶴梁|蜀道|坎兒井|志蓮淨苑|南蓮園池|奉國寺大殿|應縣木塔
遺址類 西夏陵|統萬城|遼上京城遺址|紅山文化遺址|侵華日軍第七三一部隊舊址|金上京遺址|良渚遺址|青瓷窯遺址|潞簡王墓|黃石礦冶工業遺產|鳳凰區域性防禦體系|釣魚城遺址|萬山汞礦遺址|杏花村汾酒作坊|成都水井街酒坊遺址|瀘州老窖作坊群|古藺縣郎酒老作坊|劍南春酒坊遺址|宜賓五糧液老作坊|紅樓夢糟房頭老作坊|泰安作坊|牛河梁遺址| 魏家窩鋪紅山文化聚落遺址|紅山後遺址|興城城牆|南京城牆|台州府城牆|壽縣城牆|明中都皇城遺址|荊州城牆|襄陽城牆|西安城牆|唐崖土司城遺址|容美土司遺址|老司城遺址|海龍屯|金沙遺址|古蜀船棺合葬墓|三星堆遺址|南越國宮署遺址|普洱景邁山古茶園|芒康鹽井古鹽田
建築群 北京中軸線|關聖文化建築群|丁村古建築群|党家村古建築群|無錫惠山祠堂群|江南水鄉古鎮|閩浙木拱廊橋|閩南紅磚建築|三坊七巷|贛南圍屋|侗族村寨|藏羌碉樓與村寨|苗族村寨|甪直鎮|周莊|千燈鎮|錦溪|沙溪|同里鎮|烏鎮[浙江省桐鄉市]|西塘|南潯鎮|新市

世界三大運河

世界上有三條著名的大運河:京杭大運河蘇伊士運河巴拿馬運河

運河名稱 長度寬度所屬國家所屬地域
巴拿馬運河長82公里,寬304米巴拿馬拉丁美洲
蘇伊士運河長163公里埃及歐洲亞洲
京杭大運河長1794公里中國亞洲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