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石刑

伊朗石刑

4個月後,阿什蒂亞尼的案子被另一家法院翻了出來。 2010年7月,巴西的介入,讓阿什蒂亞尼的案子出現了轉機。 目前,阿什蒂亞尼的鞭刑已經被執行,在她的一個兒子的見證下,她被鞭打99下。

石刑簡介

根據伊斯蘭教法(阿拉伯語稱“沙里亞”)的規定,已婚者犯通姦,只要有四位證人,可以判處亂石砸死;未婚者犯通姦,只要有四位證人,可以判處鞭打100下。伊斯蘭教法伴隨著伊斯蘭教的產生而興起,於中世紀和近代曾在伊斯蘭國家廣泛套用,但自20世紀初絕大多數伊斯蘭國家逐漸進行法律改革,引進西方國家的司法制度,使得伊斯蘭教法的適用範圍大幅度縮小。尤其是伊斯蘭刑法對於“通姦”和“偷盜”(砍去手足)的處罰,因為過於殘忍而遭到世界上許多國家特別是西方國家的抨擊。當今仍然執行伊斯蘭刑法的國家為數甚少,沙特是最為突出的一個,80年代蘇丹曾經名噪一時,90年代阿富汗也曾曇花一現。
石刑在國際社會普遍被視為過於殘酷,故通常會使用一些較人道的死刑。仍然存在石刑的國家包括依然實行伊斯蘭教法的阿富汗、伊朗伊拉克、蘇丹、阿拉伯聯合酋長國沙烏地阿拉伯奈及利亞索馬里

伊朗石刑

2006年5月15日上午,伊朗大不里士,一位全身罩著黑紗的中年女性被帶進了法庭。法庭上,她承認在丈夫去世後,她和兩名男子發生了“不正當的關係”,由此她被判99下鞭刑。

阿什蒂亞尼
這位女性名叫薩基內·穆罕默迪·阿什蒂亞尼,是伊朗的少數民族———亞塞拜然族人。在被判刑時,她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
但忍受了99下鞭撻後,阿什蒂亞尼沒能迎來新生活。
4個月後,阿什蒂亞尼的案子被另一家法院翻了出來。這家法院認為阿什蒂亞尼的罪行不僅是與其他男子發生不正當關係,而是謀害親夫,因為與她有染的一名男子被控謀殺了她的丈夫,因此這家法院判定她犯了通姦罪,並決定對她實施石刑,即被人用石頭砸死。
這個案子引起了伊朗內部改革派的關注。
許多人認為法庭當初的證據不足,應該重審。此外,阿什蒂亞尼後來向媒體透露,她曾被逼供,因此在法庭上承認了通姦罪。她本人根本不會說波斯語,在法庭上說的是土耳其語。
然而,2007年5月27日,伊朗最高法院核准了阿什蒂亞尼的死刑判決,但是並沒有明確執行日期。
自2006年判決之後,阿什蒂亞尼就沒有公開在媒體上露面。而關於這起案件,伊朗國內媒體基本沒有報導。
為了營救自己的母親,阿什蒂亞尼的兩個兒子在伊朗發起了“釋放阿什蒂亞尼運動”,並吸引了國際社會的關注。很多人甚至給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寫信,要求赦免阿什蒂亞尼。因為按照伊朗的政治制度,只有最高領袖的決定能夠改變阿什蒂亞尼的命運。
名為“阿瓦茲”的國際人道主義組織,也加入營救行動。這個組織的執行主任里肯·帕特爾12日在給本報記者的郵件中說,他們一直在呼籲廢除石刑,“石刑就是把犯人埋在土裡,只露出頭,然後人們向她投擲石塊,直到將她打死。”
帕特爾希望凝聚全球的力量,使阿什蒂亞尼免受如此殘忍的刑法。
伊朗拒絕盧拉美意
2010年7月,巴西的介入,讓阿什蒂亞尼的案子出現了轉機。
7月31日,巴西總統盧拉在一次競選集會上說:“我呼籲伊朗領導人內賈德允許巴西為這名婦女提供庇護。如果我和伊朗總統之間的友誼和我對他的尊敬還值點錢的話,如果這位婦女引起了世人的不適,那么我們願意接收她。” 盧拉誠懇的請求,似乎沒有換來伊朗的熱誠。8月3日,伊朗外交部以“盧拉本人並不了解案情”為由,回絕了盧拉的請求。這是伊朗官方首次正式回應盧拉的聲明。
13日,巴西外交部對外宣布,他們已經通過駐伊大使正式提出請求,願為阿什蒂亞尼提供避難所,此舉將盧拉的表態正式化。然而,就在同一天,伊朗駐巴西大使沙特扎德汗表示,阿什蒂亞尼繼續關押在伊朗,不會被轉移到巴西。
對於盧拉親自出面“求情”,這位大使說:“我們很尊敬盧拉先生,盧拉先生肯定不是想干涉伊朗的內政,他只是從人道主義出發作出表態的。”但對阿什蒂亞尼的審判,沙特扎德汗仍然很強硬:“我們的審判是依據伊朗的法律做出的。這個案子涉及的是伊朗人,為什麼要其他國家來干涉呢?”
伊朗考慮不用石刑
儘管伊朗官方表態依舊強硬,但阿什蒂亞尼的兒子薩基德對巴西人的介入感到高興。
他對英國媒體稱,“我不認為伊朗會像忽視其他國家一樣,對巴西的話能充耳不聞。”薩基德說,“巴西是伊朗非常重要的朋友,是伊朗最大的盟友之一,所以他們的表態,能夠讓我媽媽尋得一個避難所。”
近年來,巴西和伊朗建立了親密友好關係。今年5月,在伊朗核問題因為濃縮鈾問題而久拖不決之際,經過18個小時的馬拉松式斡鏇,巴西和土耳其與伊朗簽署了核燃料交換協定:一次性把1200公斤濃度為3.5%的低濃縮鈾送至土耳其,1年內,伊朗將獲得120公斤濃度高至20%的濃縮鈾,用於從事醫學研究和核電燃料使用。
就在盧拉表態後不久,薩基德就發現了變化。
“盧拉總統表態後,伊朗的媒體第一次報導了我媽媽被判石刑的案子。”薩基德還透露,他最近可以到大不里士監獄裡探望媽媽。他告訴媽媽巴西總統盧拉的態度,阿什蒂亞尼向盧拉表示感謝。
“阿瓦茲”執行主任里肯·帕特爾也認為國際壓力顯然起了作用。當該組織上月在網站上呼籲巴西和土耳其介入此事後,第一天就有38000名土耳其和巴西人向兩國領導人發出了呼籲的信息。
不久前伊朗駐倫敦的大使館發出了一份聲明,透露法務部門已經取消了對阿什蒂亞尼的石刑判決,正在考慮用其他方式來執行死刑。“這說明有了足夠的國際壓力,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
不過里肯·帕特爾也說,伊朗含糊的聲明並不是阿什蒂亞尼逃離死神的最終文書。
這名婦女的命運究竟如何,或許還要看國際社會和伊朗未來的互動。
7月初,伊朗準備對被判處通姦罪的43歲婦女默哈瑪迪阿什蒂亞尼執行石刑,但在西方國家的輿論壓力下,伊朗當局從人道主義出發並沒有執行,但仍表示會對其進行處決。
石刑是將罪犯通過亂石砸死的一種殘酷刑罰,被稱為是中世紀封建社會的遺物,目前在一些國家如索馬里等仍然存在。不過在伊朗,石刑的存在其實是1979年革命之後的事情。當前伊朗和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之間就核問題爭執不下,這一案件無疑將成為繼核科學家“遭綁”之後雙方爭鬥的另一個著力點。
以通姦罪被判以石刑
默哈瑪迪阿什蒂亞尼今年43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她於2006年被指控與兩名男性保持非法關係。當年5月,阿什蒂亞尼以通姦罪被判處鞭刑。
2006年年末,她又被指控和其中的一個情夫一起謀害自己的丈夫,不過這項指控因為證據不足而被取消。但一個由5名法官組成的委員會卻重啟對這一案件的調查,特別是對她通姦罪的調查,最後5名法官以3比2的多數判決通過了石刑的處罰。
對於這些指控,阿什蒂亞尼一概否認,稱自己沒有任何過錯。而法官之所以在取消指控之後又反過來再次判決,其中的依據就是法律中的一個漏洞,也就是允許法官可以根據自己的個人感覺而非完全依靠證據來進行判決。
目前,阿什蒂亞尼的鞭刑已經被執行,在她的一個兒子的見證下,她被鞭打99下。石型的執行原本預訂在今年7月初。
自2006年以來,阿什蒂亞尼一直被關押在伊朗北方城市塔布里茲的一所監獄裡,境遇比較糟糕,和她一起被關押的還有兩名女性,其中一人只有19歲,她們也被處以石刑,等待走上刑場。
西方政客和媒體大做文章
阿什蒂亞尼的求救行動在國際社會引發強烈反響,一些西方國家的政客和媒體就此大做文章向伊朗當局施壓。包括英國外交大臣黑格和美國前國務卿賴斯等在英國《泰晤士報》公開簽名反對對阿什蒂亞尼處以石刑。
黑格批評石刑完全是中世紀的遺物,如果現在執行那將會讓全世界感到震驚。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約翰克里也表示石刑是一種很野蠻的刑法,伊朗政府應該將其廢除。美國眾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霍華德伯曼則表示稱這種刑法非常不人性,是所能想像到的最殘忍的刑罰。
一些人權機構也批評伊朗,稱這樣的做法不可接受,他們還批評伊朗的司法制度對女性存在很大的偏見,這使得女性遭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比如在伊朗,女性文盲要多於男性,因此一些女性在不識字的情況下可能會招認沒有犯下的罪行。
另外,再以通姦罪為例,法律規定需要四個男性證人的證詞才能確認罪名的成立,如果男性證人不夠,一個女性證人只能抵半個男性證人。而且,在行刑的時候,女性比男性埋得深。這些對女性都不公平。
成為伊美角力的又一焦點
如果不是阿什蒂亞尼的兒子向國際社會求助,估計沒多少人會知道她會被處以如此殘酷的刑罰。而或許正是因為國際輿論的壓力,伊朗方面已經宣布暫時終止執行石刑。
阿拉伯新聞網13日報導說,據來自伊朗伊斯蘭共和國通訊社的訊息,伊朗司法機構決定暫時終止石刑,其中很大原因是出於人道主義考慮。報導引用阿什蒂亞尼的律師穆斯塔法維的話說,“鞭刑已經執行完,但用石刑引起了國際社會的極大憤怒和指責。”
不過,伊朗不認為暫時終止執行石刑是受到西方的壓力,阿什蒂亞尼所在的伊朗東亞塞拜然省司法機構負責人馬勒克沙里菲表示,“現在不會對阿什蒂亞尼執行石刑,這只是臨時決定,如果伊朗司法機構領導人認為時機合適,還是會執行死刑判決的,不會因為西方國家政府和輿論的反對而改變判決。 ”
當前,伊朗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在核問題上爭執不下,伊朗面臨著來自西方的嚴厲制裁甚至是軍事打擊。最近,有關伊朗核科學家阿米里被美國特工綁架的新聞又讓兩國關係趨於緊張。在這種情況下,阿什蒂亞尼的石刑案估計將成為伊朗和西方鬥爭的另一個焦點。分析認為,伊朗可能會根據自身與西方的關係來處理這一案件。當前,伊朗暫時終止執行或許是為了緩解和西方的緊張關係。但如果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沒完沒了地施壓,伊朗當局說不定又會恢復執行。
因被判石刑而備受國際社會關注的伊朗婦女阿什蒂亞尼可能於當地時間3日被處以絞刑。 國際反石刑委員會發布的訊息稱,德黑蘭當局已經授權關押阿什蒂亞尼的大不里士監獄對其處以絞刑,最早於本周三執行。 此前,伊朗婦女阿什蒂亞尼的命運受到了全世界的關注,在國際社會的持續壓力下,伊朗最終決定撤銷對她的石刑。 據悉,除了阿什蒂亞尼所否認的通姦罪,她還被控參與謀殺自己的丈夫。這位兩個孩子的母親在2006年5月因在她丈夫死後與兩名男子的“不正當關係”被首次判刑。
伊朗被判石刑婦女阿什蒂亞尼已經獲釋
因被判石刑而備受國際社會關注的伊朗婦女阿什蒂亞尼於2010年12月8日被釋放。43歲的阿什蒂亞尼自2006年被判與兩名男子有“婚外不正當的關係”而被投入監獄,當時她被判處99下鞭刑;2006年9月,法院再度裁決她通姦罪名成立,並判其石刑。此外,檢察官還指控阿什蒂亞尼涉嫌謀殺她的丈夫,這一罪名使她面臨絞刑。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