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仁恭

劉仁恭

劉仁恭(?―914年),深州(今河北深州)人,唐末曾任盧龍節度使。本為原盧龍節度使李可舉旗下將領,唐僖宗光啟元年(885年)在盧龍攻易州的一場戰役中,以挖地道進城的方法攻陷城池,因此軍中號曰“劉窟頭”。後遭其子劉守光所廢。劉守光敗於後唐李存勖,仁恭亦被擒處死。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求援奪地

劉仁恭之父為劉晟,寄住在范陽,為盧龍節度使李可舉的鎮將,所以當時劉仁恭也在李可舉軍前效力。跟從李全忠攻打易州,被別人稱為"窟頭",不久之後升為裨校。 劉仁恭為人豪爽放縱,有智謀而且抱大志向,曾經說自己夢見四十九歲時必然高貴,於是當時的盧龍節度使李匡威十分厭惡他,外放為景城令。 當時瀛州爆發暴亂,守吏被殺,劉仁恭招募了壯士千餘人平定了暴亂。因此李匡威又讓他帶兵,戍守蔚州。

景福二年(893年),李匡威為其弟李匡籌所逐,適巧劉仁恭所率蔚州部隊已過輪調期日而未還,士兵由於想念家鄉,發動兵變,以劉仁恭為首領,回師攻打幽州(今北京市),然而為李匡籌軍所敗,因此逃往太原歸附河東節度使李克用,李克用待之甚厚,賞賜田地豪宅,拜為壽陽鎮將。

劉仁恭至河東後,不斷透過李克用智囊蓋寓遊說李克用攻擊盧龍。請求帥率步騎一萬向東攻取幽州,並且說自己可以做嚮導。李克用果真派兵攻打李匡籌。乾寧元年(894年),李克用攻陷幽州,李匡籌逃走。劉仁恭與符存審入幽州,封府庫等待李克用,李克用非常高興。 乾寧二年(895年),李克用攻打關中藩鎮王行瑜,表劉仁恭為檢校司空、盧龍軍節度使。

交惡河東

乾寧三年(896年),李克用攻打魏州,想要徵召盧龍的兵馬,劉仁恭以防備契丹為由沒有出兵。 乾寧四年(897年),李克用又興兵救朱瑄,向劉仁恭徵兵,劉仁恭不回應,李克用的求兵使者十幾次來往,劉仁恭始終不出兵。李克用親自致書劉仁恭,劉仁恭慢罵李克用,將信使扣押,將在幽州的太原人士全部扣押。

然後劉仁恭以厚利引誘李克用麾下的軍官,李克用手下之人大多轉投劉仁恭。李克用大怒,率河東軍馬親征幽州,未料大敗而還,師喪過半。劉仁恭因此擺脫河東控制,劉仁恭將斬下的河東兵士首級全部獻給了朱溫,朱溫表劉仁恭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

河朔擴張

乾寧五年(898年),劉仁恭敗義昌節度使盧彥威,併吞其轄區,並以其子劉守文為義昌節度使,因此興起兼併河朔的野心。

光化六年(899年)南征時,大敗於宣武朱全忠、魏博羅紹威聯軍,自是實力受創。其後劉仁恭即依違於朱全忠及李克用間,然而隨著朱全忠勢力的擴張,華北最後僅餘河東李克用及盧龍劉仁恭可自保。

唐哀帝天祐三年(906年),朱全忠大舉攻盧龍,劉仁恭危在旦夕時,李克用基於唇亡齒寒之理,仍不計前嫌營救。

然而劉仁恭本人對於自己因中原處於多事之秋而得以稱雄一隅,志得意滿,遂逐漸驕傲奢侈,荒淫無度。他在幽州的大安山上興築宮殿,富麗堂皇,遴選許多美女居住其中;又與道士煉丹藥,以求長生不死;復命令人民將銅錢交出,藏於山上,而人民只好用土做錢。

軼事典故

牛酒之會

“牛酒之會”得名於《舊五代史.蕭翰傳》,是發生於唐末劉仁恭割據幽州時期的一件大挫契丹人的事件。在此事件中,契丹王子被擒,契丹人被迫乞盟納賄,贖回王子,由此而多年不敢侵犯幽州。

《舊五代史.蕭翰傳》

蕭翰者,契丹諸部之長也。父曰阿巴。劉仁恭鎮幽州,阿巴曾引眾寇平州,仁恭遣驍將劉雁郎與其子守光率五百騎先守其州,阿巴不知,為郡人所紿,因赴牛酒之會,為守光所擒。契丹請贖之,仁恭許其請,尋歸。

子劉守光

劉仁恭之子劉守光曾因與劉仁恭的愛妾羅氏通姦,被劉仁恭棍打後,斷絕父子關係。天祐四年(907年),宣武將領李思安攻幽州,而當時劉仁恭還在大安山享樂,城中沒有戒備,劉守光從城外率軍進入擊退李思安後,隨即自稱盧龍節度使,並派兵進攻大安山,劉仁恭被擒,不久劉守光就將其囚禁。

913年,李克用之子晉王李存勖討伐稱燕帝的劉守光,攻陷幽州,被囚禁的劉仁恭亦與劉守光為晉軍所擒。914年,劉氏父子被李存勖獻於晉國太廟,劉仁恭後來被押解至代州(今山西代縣),將以刀刺其心臟所流的血來奠祭李克用之墓,然後斬首。

史籍記載

《新唐書·卷二百一十二·列傳第一百三十》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