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新橋

北新橋

北新橋在北京東直門內大街與雍和宮大街的交匯處,有北京捷運五號線的北新橋站。北新橋名字叫橋,可實際上原來沒有橋,更沒有橋翅,這裡有個著名的鎖龍井民間傳說,說明它何以名新橋。

基本信息

民間傳說

井中鎖龍

在朱元璋的時候後,天下大定。突然有一天朱元璋做了個夢,夢裡說龍王和他的老婆要把北京的水全部帶走,因為連年的戰爭讓上天憤怒了。於是朱元璋就請教了當時的軍師——劉泊溫,劉泊溫沉默了一會便對朱元璋說到:看來連年的戰爭確實讓龍王憤怒了。朱元璋問可有什麼補救的方法?劉泊溫說有是有,不過要找一名忠心耿耿的大將來化解,於是找了一位立有赫赫戰功的大將。劉泊溫向他交代道:“今天午時你穿戰袍、騎戰馬、到東門外看到有兩個老人,一個男的一個女的,推著水車在路旁休息,你上去把水車刺壞。別問為什麼,刺了後不要回頭,不然你性命難保,回到午門裡就沒事了。於是那個大將領了命令,午時到了東門,果然看到有一對老夫婦推著水車在路邊休息。他上去就把水車刺壞了,頭也不回的向午門狂奔而去,到了午門門口大將想到應該就沒事了吧,就回頭向後看了一下,結果他看到的是後面波濤洶湧的巨浪向他撲面而來,就這樣這個將軍死了,水留下了。那一男一女乃是龍王化身,死去的將軍就是明朝的大將高亮!高亮一槍扎破龍女變的水簍之後,龍婆就帶著受傷的女兒逃到了山北的黑龍潭,在那裡安了家業。黑龍潭裡還有一種能撞石頭的小魚兒,相傳這是“龍種”,也就是是龍婆的子子孫孫。原來當初高亮扎破水簍以後,惹急了龍公,於是他帶著波浪滔天的大水追趕高亮。高亮死後,水也還了原。可龍公這口氣總也咽不下去,他又惹不起劉伯溫,於是就帶著龍子和龍子那一肚子甜水,順著玉泉山泉眼,鑽到地底下去了。這也就是玉泉山的泉水之所以又多又甜的緣故。龍公心中暗想:劉伯溫啊劉伯溫!我惹不起你這牛鼻子,就算罷了嗎?城,你總有個修完的時候,修完以後你劉伯溫走了,那時就該聽我老龍的了!所以,龍公、龍子就在地底下的泉眼裡頭忍了下來。一天兩天,一月兩月,一年兩年,北京的八臂哪吒城終於修完了。劉伯溫正準備回去見皇帝交差,忽然想起那搗亂的孽龍來。他想:這可惡的孽龍保不齊我走後他又要來搗亂了!唉,要是有姚廣孝在這裡坐鎮就好了,可是他當和尚去了,這可怎么辦?

於是,劉伯溫只好去找姚廣孝。這一天,劉伯溫在西南城外一座廟裡找到了姚廣孝。表明來意後,劉伯溫又說:“八臂哪吒城圖,是咱們兩個人畫的,我回去交差的時候,就說北京城也是咱們兩人修的,你還是二軍師爺。”姚廣孝聽後很高興,就答應了。於是,劉伯溫便打點行李,帶著隨從,離開北京去見皇上交差了。

那龍公聽說劉伯溫走了,就帶著龍子,順著地下的水道,往北京這邊走來。父子倆來到北京城底下,看見一處海眼,就往上撞,不想,非但沒撞出去,龍頭上還撞了一個大包,原來上面有“鎮物”。接著,龍公、龍子又撞了好幾處海眼,腦袋都撞腫了,也沒撞出去,他們心裡真是恨透了劉伯溫。這一天,走到北京城的東北方,又看見了一處海眼,龍公帶著龍子又一撞,沒想到,這回一撞就撞出了地面。這地方,就是後來的北新橋。

龍公和龍子撞出海眼後,龍公變成了一個老公公,龍子變成了一個年輕的小伙子,父子倆帶著水就上來了。海眼的水,能不厲害嗎?一眨眼的功夫,北新橋的一南、一北、一東、一西,全成了大河了。附近的老百姓哭天喊地,慌忙逃命。唯有龍公龍子,站在水波上走來走去,透著那么揚揚得意

這時,早有人報告了二軍師姚廣孝。姚廣孝一聽,心說:劉伯溫還真有兩下子,他料到孽龍要搗亂,果真孽龍就來了!姚廣孝換好衣服,拿著一把寶劍,飛快地向北新橋奔來。到了北新橋,他用劍一指,三劃兩劃,就把水止住了,跟著騰身一躍,也跳到水波上,大喊一聲,“孽障,還敢發水淹北京城嗎?叫你們瞧瞧二軍師爺的厲害!”龍公吃了一驚,心想:劉伯溫明明不在北京了,怎么又出來了一個二軍師?這二軍師,也實在不軟,寶劍一划,水就止住不漲了,我們倒要小心防備他!想著,就對龍子使了個眼色,父於倆各自亮出一把青龍劍,不由分說,惡狠狠地朝著姚廣孝扎來,姚廣孝急忙招架相迎,只見一片冷森森的劍光,三個人立時就殺在一處。單憑一個龍公,姚廣孝是能夠制服的;單憑一個龍子,他更是手到擒來。可是他們父子倆聯手,姚廣孝就吃不住了。姚廣孝一劍比一劍慢,眼看就要敗了,正在這個緊要關頭,眼前雲光一閃,只聽龍公哎喲一聲,就躺在水皮上了,大腿上鮮血直流。這事來的很快,不但姚廣孝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龍子也愣住了。姚廣孝正往對面尋找人影的時候,就聽有人大喊了一聲:“姚軍師,快拿小龍,我乃大宋朝岳飛是也。”姚廣孝一聽,心中十分高興,一邊向龍子挺劍刺去,一邊高叫:“岳元帥留步!。岳元帥沒有回聲。小龍正在這愣神的功夫,被姚廣孝一劍扎倒。龍公、龍子被捉住了,北新橋一南、一北、一東、一西的水,也就隨著落下去了,並且永遠也不會再漲起來了。

龍公、龍子被鎖起來以後,姚廣孝倒為難了,把這大小兩條孽龍放在哪裡呢?他想來想去,想出了一個好辦法:把龍公鎖在北新橋的海眼裡,海眼上修一個深深的井筒子,拴上長長的大鎖鏈,井上再修一座三間大殿的廟宇。廟裡供什麼神像呢?姚廣孝想起幫他拿住龍公的不是岳元帥嗎,就供岳飛吧。龍公在被鎖進海眼之前的時候問道:“姚軍師,難道要關我一千年、一萬年嗎?什麼時候我才能出來呀?”姚廣孝說:“等這座橋舊了,修起橋翅兒來,就是你的出頭之日。”打這兒起,這裡就叫了北新橋,北新橋從來也沒有過什麼橋翅兒。姚廣孝又把龍子鎖在崇文門鑲橋下的海跟里,龍子也問:“姚軍師,難道關我一千年、一萬年嗎?我什麼時候才能出來呀?”姚廣孝說:“只要你聽見開城門的時候打碘,就可以出來了。”打這兒起,崇文門開城、關城不再打碘,一律改為打鐘。老年人都說:”北京城九門八碘一口鐘啊”。人們看到北新橋北邊還有一座鎮海寺,就更信這個傳說了。

江豬鎮龍

之前的故事大致相同,傳說朱元璋當皇上的時候,一天晚上夢到龍王對他說:“你連年戰爭,百姓民不聊生,我很生氣,我要和我的夫人把北京城的水全部帶走,一滴不留。”

醒來以後,朱元璋就把這個夢和當時的宰相劉伯溫說了,劉伯溫道:“陛下,看來戰爭真的惹怒了老龍王。”於是,朱元璋找來了當時的大將高亮。高亮領命,中午到東門,高亮挑破龍女變得水簍。高亮死後,龍王和夫人就逃進了北京北面的黑龍潭。

劉伯溫算到,自己走後,龍王必來鬧事,想水淹北京城就必須進入北新橋的海眼才行,因此劉伯溫決定找來“江豬”商量,他對“江豬”說:“你先在這裡鎮著,等我建成了北京城,這裡的橋變舊了,你再出來。到時候我好好謝謝你!”江豬聽劉伯溫這樣一說,想了想就跳進了這裡的海眼。

江豬跳入海眼之後,劉伯溫就對周圍的老百姓說:“這裡以後再也不能叫舊橋了,就叫北新橋吧!不然江豬一出來,老龍王和它一起搗亂,那你們就不得安寧了!”

至此之後,原來的舊橋改名為北新橋,這裡的海眼也就永久地保留了下來。

日本鬼子嚇壞了

北新橋的古井曾經一直裸露著,據當時一些住在北新橋周圍的老北京說,他們小時候經常在古井邊玩兒,每次向裡面扔石頭以後,很長時間都聽不到回聲,沒有人知道古井到底有多深。

也有一些運氣不好的小孩子貪玩,掉下去的,人下去以後就沒有了蹤影。當時人們都想將這口古井封上。

不久,日本人侵華,很快進了北京城。

一天,一幫日本鬼子來到北新橋附近巡查,有人懷疑這裡的古井裡藏著八路軍。於是,小隊長就下令把伸入古井的鐵鏈子斬斷,但是鐵鏈子十分結實,日本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沒能弄斷鐵鏈。

後來,一位小日本出主意,要把鐵鏈子從井中拉出來,於是一幫日本兵開始拉鐵鏈。可是日本兵一拉就是七天,鐵鏈子堆的有十多米高,還沒看到盡頭。這時候,古井裡不斷傳出一陣陣海嘯的聲音,十分恐怖。小日本全都害怕了,膽小的還尿到了褲子裡,只好又把鐵鏈子乖乖地放回了古井裡。

紅衛兵也來試一下

聽說日本人捯過鐵鏈子,紅衛兵也捯過——紅衛兵捯那次據說有許多人真的在現場看過。鐵鏈子拉上來兩解放卡車,還是不見有盡頭。不過這時候井裡開始有很可怕的呼嘯聲,就像是水管子水壓太高了那種可怕的聲音,還有隱隱的類似雷鳴的聲音;紅衛兵還是往上拉鏈鏈子,井裡開始有水翻騰,都噴出井口了,像是開水滾開了那樣,還有腥氣。可是沒人敢勸別往上拉了,上歲數的人都是說作孽什麼的,都很憂懼的樣子……後來紅衛兵也怕了,請示了上邊兒。這時候水都開始往外噴了,好多水。大家全怕了,嚇得紅衛兵玩命的把鐵鏈子往井裡扔,全扔完了,井才漸漸的恢復平靜了。有人信誓旦旦地說:這是千真萬確的,現在那一片上了八十歲的老人都知道。

岳飛廟裡的古井

在87歲的戴錦強大爺記憶里的傳說和北新橋海眼“鎖龍”的版本不大一樣。從小他就聽老輩人講,北新橋海眼被一種叫做“江豬”的神獸鎮著,一旦海眼“睜”開,北京城就有難了,將整個被水淹沒。

戴錦強記得小時候北新橋十字路口的東北角有個茶館,大夥都說海眼所在的古井就在茶館裡頭。他們一群小孩子總惦記著要看看古井,可每次一到茶館門口,夥計就會出來轟,不讓小孩接近。

聽說解放後有人試著拉動井口的大鐵鏈以破除迷信,開始只有兩三個人拉,鐵鏈紋絲不動。後來召集了十幾個壯漢一起使勁,沒想到,鐵鏈一動,井底就傳來瘮人的聲音,呼呼作響。壯漢們屏住呼吸繼續往外拉,可是怎么也拉不到頭,仿佛井下是個無底洞。最後還是以放棄告終。

上世紀50年代,茶館還在老地方,戴錦強終於見到了古井的廬山真面目。古井在茶館的大門裡頭,井口蓋著一個圓形的大磨盤,估計兩三個小伙子都掀不動。磨盤上打了個洞,鐵鏈就從裡面伸出來,一圈一圈繞在粗鐵棍上,鐵棍則橫放在磨盤上。

戴錦強衝著磨盤的洞口朝井裡喊話,幾秒鐘異常安靜後,井底傳來巨大的響聲,嚇得他一個猛子跳起來,癱坐在地上。

茶館拆了之後,蓋起了大華百貨商場,把古井也埋在了地底下,從此就再也沒人見過古井了。

北新橋的橋

北新橋北新橋
聽老人們說,早先的時候,北新橋那個十字路口確實有一座漢白玉的旱橋。旱橋,顧名思義,也就是個擺設,因此橋身也不大。那時候,北新橋那一片兒全是胡同,路面也不像如今這么敞亮,那時候把口兒的大華商場算是這一片兒最大的商店了。

那口井在最開始還沒有大華商場的時候,井的四周有個小護欄,也是漢白玉的。在井的後上方有一座關公的神像

後來大華商場裝修的時就把井埋在地下了,上面是間小屋子,常年鎖著。再後來因為拓馬路,那橋也就拆了;大華商場也越來越不景氣,百貨變成了電器專賣;再後來也不行了,修捷運就給拆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