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有佳人

《北方有佳人》是山東電影電視劇製作中心、濟南市委宣傳部、濟南廣播電視局、朋友影視有限公司聯合攝製的民國電視劇,由王文杰執導,李依曉、陳小藝、寇振海等人主演。

基本信息

劇情簡介

北方有佳人北方有佳人
一個風雨飄搖的年代,一座滄桑斑駁的老城,一位風華絕代的佳人,一個“尖酸刻薄”的養母,一段剪不斷理還亂的情感糾纏,一種催人淚下卻無血緣關係的親情,一出底層人民展現的民族大義,一個亂世與佳人、苦情與勵志的傳奇故事。

上世紀二十年代,軍閥混戰

官宦子女寄萍和弟弟子建跟父親意外走散,流落民間。尋父未果,卻被人販子拐賣,幸好被饃饃鋪老闆王大福救下。社會動盪,民不聊生,自己吃飽都是問題,再買來兩張嘴,王大福妻子洪喜娘堅決反對把孩子留下,幾經周折孩子雖然暫時在王家留下,但刻薄的洪喜娘並沒有從心裡接受孩子,常與寄萍冷眼相對。張宗昌主魯橫徵暴斂,民生凋敝,為貼補家用、供弟弟子建上學,寄萍拜殷誠茹為師學山東琴書。

寄萍初次登台就贏得滿堂彩,不幸卻被督辦盧白更盯上,借唱堂會之機意圖不軌,幸被高大帥氣的軍官何家駒救下。寄萍瘋狂愛上京劇,為了成全寄萍,師傅忍痛割愛讓寄萍放棄琴書學唱京劇,寄萍進了李家班,台柱子李美蓮對其百般刁難,寄萍忍辱負重,最終理解了李美蓮的苦楚,也感化了李美蓮,後者終於收寄萍為徒,悉心指導。信奉戲比天大的寄萍被班主李老鴰利用,因為救場而登台,卻無意中逼死了李美蓮,寄萍追悔莫及。

寄萍一鳴驚人,漸漸成了紅遍大江南北的一代名伶。

從寄萍姐弟進家門開始,雖然洪喜娘拒不接受,但王大福跟兒子洪喜卻待姐弟倆如親人一般。洪喜矢志不渝的愛著寄萍,但寄萍卻對只會摔跤、土裡土氣的洪喜不屑一顧,而小時候曾經教寄萍讀書識字的鄰居知遠卻早早在寄萍幼小的心裡扎了根。多年之後再次相見,對寄萍來說知遠更加富有魅力。知遠已經是地下黨的領導人,為了革命事業,也為了不給寄萍帶來危險,知遠將對寄萍的愛深深埋在心底。寄萍誤會知遠瞧不起自己是個戲子,也刻意疏遠知遠,兩個人越走越遠。

怕寄萍遠走高飛,洪喜娘張羅著讓洪喜和寄萍成親。寄萍感念養母一家對姐弟倆的關愛,但自己並不愛洪喜,寧死不肯圓房。當晚兩人和衣而眠,洪喜離家出走,發誓混出個人樣來,洪喜娘怨恨寄萍逼走了兒子。

洪喜偶遇當時的省政府主席韓復榘,很受。對寄萍垂涎已久的盧白更陰魂不散,騙寄萍進府,再次想強占寄萍,寄萍巧妙地與盧白更周鏇,順利逃脫。自詡為韓青天的韓復榘審案,寄萍狀告盧白更,答應洪喜照應寄萍的韓復榘當眾教訓了盧白更,盧白更對寄萍懷恨在心,養母一家人很為寄萍擔心。

再次與何家駒不期而遇,寄萍內心裡掀起了更大的波瀾。如果說洪喜對寄萍一往情深讓寄萍深感愧疚,知遠對寄萍刻意疏遠讓寄萍傷心欲絕的話,何家駒的出現給了寄萍極大安慰。何家駒瘋狂的愛戀彌補了寄萍精神的缺失,兩人迅速陷入愛河,但寄萍不知何家駒已有妻室。寄萍不顧家人的反對,執意嫁給何家駒,不料婚禮變成了一場鬧劇,何家駒岳父大鬧婚宴,打的何家駒跪地求饒,寄萍羞憤而逃。寄萍無臉面對洪喜一家,意欲皈依佛門,後被知遠找到,知遠向寄萍表露心跡,告訴寄萍,自己為革命事業而奮鬥,不能讓寄萍跟著自己過居無定所的日子,鼓勵寄萍勇敢的面對人生的挫折,重新站起來。已經成為高級軍官的何家駒夜半帶兵到處搜查地下黨,甚至連寄萍家都不放過,寄萍對何家駒徹底絕望。

弟弟子建在知遠的教育下成長為進步青年,因參加革命運動遭到警察追捕,洪喜娘,這個用豆子記錄姐弟倆吃飯次數,準備討回雙倍大洋的刻薄養母,卻為了保護子建倒在了警察的槍口之下。抱著死在自己懷裡的養母,寄萍痛不欲生,十幾年的恩恩怨怨湧上心頭,寄萍才知道心裡早已經把內心善良、給予自己和弟弟深厚母愛的養母當成了自己的親生母親。

憨厚耿直、壯志雄心的洪喜一直跟隨著韓復榘,韓復榘也對洪喜器重有加。日軍入侵,洪喜跟何家駒摒棄個人恩怨力薦韓復榘抗戰,而韓復榘也信誓旦旦的積極備戰,表示要抗戰到底,沒想到緊要關頭韓復榘為保存實力棄城而逃,洪喜惱羞成怒把槍口指向韓復榘。

在寄萍最無助的時候,報國無門的洪喜回到了家中,寄萍的親生父親夏希尊也找了來。寄萍看著自己盼了十幾年的父親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經歷了那么多的磨難,眼見了弟弟和養母的故去,寄萍與父親抱頭痛哭。豈料此時的父親已經不再是十幾年前的親人,投靠日本人做了漢奸,盧白更趁機軟禁了寄萍父女。

為了自保,夏希尊將親生女兒送入虎口,讓寄萍嫁給一直覬覦她的盧白更做八姨太。寄萍悲憤難當,毅然與父親斷絕關係,為了救知遠,萬念俱灰的寄萍同意嫁給盧白更,自己卻抱了必死的決心。婚禮當晚,寄萍刺傷盧白更,危機關頭,被及時趕到的洪喜和殷誠茹救出魔窟,幡然悔悟的父親送寄萍出城,自己卻被盧白更槍殺,而洪喜也身受重傷,身心俱疲的寄萍終於找到了自己最後的歸宿。

解放了,知遠找到寄萍,兩人相顧無言,彼此都已經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幸福,那段擦肩而過的愛戀成了惘然的美好回憶[2]。

分集劇情

第1集

1925年5月,正值北洋軍閥統治時期,兵荒馬亂。教育部官員夏西尊攜新婚妻子帶著前妻留下的一雙兒女在去北京上任的火車上。女兒寄萍八歲,兒子子建才六歲。車上夏西尊正興致勃勃的和新婚妻子談著濟南,當年夏西尊父親原在濟南經營過茶葉生意,他隨父親在濟南生活過,對濟南有著特殊的感情。火車途經濟南,車上夥計抱歉的告訴夏西尊,適逢新山東督辦張宗昌上任,全城戒嚴,為張宗昌專列放行,火車暫時停開。為告慰自己對濟南的思念之情,也為了培養新婚妻子跟孩子的感情,他哄勸著妻子下車走走,去號稱曲山藝海的濟南看看。時隔多年,濟南已經是店鋪鱗次櫛比,行人如織,大戲園、茶園書棚更是星羅棋布,弦歌陣陣,市井氣象千姿百態。在慶順茶園,夏西尊沉迷在山東大鼓中,不願與繼母一起的寄萍要帶子建出去玩,只顧聽戲的夏西尊答應了。寄萍領著子建樂而忘返,越走越遠,初次聽到小曲的寄萍就被深深吸引住了。正在兩個孩子玩的高興的時候,恰巧山東督辦張宗昌的車隊經過,人群騷亂,寄萍身不由己的帶著子建被人群捲走。夏西尊得知街上大亂,想起一雙兒女,跑到街上卻眼看著寄萍姐弟倆被人群淹沒了。寄萍緊緊抓著子建的手,等人群散去,卻找不到了回去的路。子建又驚又怕,寄萍將弟弟緊緊摟在懷裡,子建的哭聲引來了一個人。年幼的寄萍當是遇到了救星,告訴來人與爹走散,要去新市場找爹。此人讓孩子跟他走,他帶孩子去新市場。寄萍很高興,但沒想到是遇到了人販子。夏西尊瘋狂找尋孩子未果,欲求張宗昌幫忙。張宗昌正為進城式被破壞發火,對夏西尊的請求置之不理。此時寄萍與子建已經上了人販子的車,在路過張府門口時,夏西尊似乎聽到了寄萍的聲音,恰巧張府士兵過來報信,夏西尊無暇多顧,與寄萍姐弟失之交臂。孩子被拐到了人販子家。當寄萍知道被拐後,緊緊抱著弟弟,似乎一下子長大。在人販子家,寄萍毫不示弱,在拚命反抗的同時也在伺機尋找機會逃走。夏西尊遍尋無果,北京方面又催的緊,他想放棄官職,但妻子不捨得。臨上任前,他發誓一定要回濟南來找孩子。人販子讓孩子換上當地孩子的衣服,把他們帶到山水溝集上尋找買家,有心的寄萍把原來的衣服藏了起來。人販子以家貧養不起孩子為理由賣孩子。眼看著子建要被人買走的時候,寄萍撲上去緊緊抱著弟弟叫喊他們是人販子,誰敢買她就報官。人販子對寄萍又打又罵,寄萍毫不畏懼。忽然,寄萍看到不遠處一位神態和善、衣著整潔的老者,她如遇到救命稻草般抱住了老人的腿。老人叫王大福,是剪子巷中開饃饃鋪的。他正趕著驢車來集上買糧食。寄萍緊緊抱著王大福,央求他把姐弟倆買回去。善良的老人猶豫再三,傾其所有將買糧食的十一個大洋全拿出去給了人販子,忐忑不安的帶著孩子回家,一路上想著如何應付家裡潑辣的老婆。

第2集

北方有佳人北方有佳人
王大福的老婆洪喜娘果然是個又能幹又潑辣的厲害角色。新一鍋饃饃又出籠了,還不見買糧食的王大福回來,洪喜娘邊幹活邊嘮叨,怪大福不知道死到哪裡去了。正在埋怨的當頭,門響了,大福來不及將孩子藏起來,老婆就從屋裡風風火火的衝出來了。埋怨了半天,轉頭忽然看到車上的倆孩子,不容大福解釋就又打又罵,以為是大福在外面養女人了。當知道孩子是買來的時候,更是撒潑耍賴,哭天喊地,大福無奈只得拿孩子是大戶人家,以後能拿回更多錢來搪塞。見錢眼開的大福老婆這才罷休。寄萍看著陌生的環境,還有潑辣的洪喜娘,她從心裡就開始牴觸。正在這時,外面傳來哭鬧聲,一個女人衝進來,朝這大福就罵。原來是大福的兒子王洪喜又惹禍了,在外面打傷了人家的孩子。大福賠罪,洪喜娘卻衝上去和人家對罵,還罵大福沒出息,不知道護自己的孩子,大福好歹把人哄走了了事,看著眼前的一切,寄萍覺得跟自己的生活環境相去甚遠,同時也對沒見過面的洪喜充滿了戒心。洪喜還沒進門就大呼小叫的,一副浪蕩不羈的模樣。聽說父親給人家認錯,更與父親發生爭執。轉眼間,看到了寄萍姐弟倆。女孩眉清目秀,那獨特的氣質把野馬一樣的洪喜震住了。子建很快就跟洪喜成了哥們,寄萍卻對這個野蠻粗魯的男孩子充滿了厭惡和嫌棄。洪喜娘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打聽孩子家在哪裡。當得知孩子真的是大戶人家,而且是段總理指派的教育部官員的子女時,更堅定了讓大福幫孩子找爹的想法。第二天洪喜娘就打發大福去蘇州替姐弟倆找爹。寄萍想跟大福同去,洪喜娘不同意,怕孩子去了人家不給錢,洪喜也不同意,說要讓他們壓在這裡當肉票。寄萍仇恨的看著洪喜。姐弟倆眼巴巴的看著大福走了。大福來到寄萍說的蘇州書院街,找到夏家,才知道這裡已經易主,孩子的父親下落不知,但此時連回家的盤纏都沒了。而家裡,春去夏來,寄萍天天站在街上等大福回來,洪喜則帶著小子建天天玩的不亦樂乎,寄萍對子建和洪喜學的跟野孩子似的非常反感。一方面寄萍天天盼著大福回來,另一方面寄萍努力適應在王家的生活,儼然小大人般的勸弟弟飯不好也得吃飽。洪喜娘也天天盼著洪喜爹回來,就怕兵荒馬亂的出點啥事兒。就在盼的幾乎失去信心的時候,好久沒出現的,以前在王家借住的算命先生郭瞎子回來了,他告訴洪喜娘大福這兩天就回來了。

第3集

洪喜娘坐立不安的等著王大福回來。左等右等等不來,就把氣撒在了寄萍姐弟倆身上,指桑罵槐。眼看著瞎子算的大福回來的最後期限要到了,還不見大福回來,瞎子想一走了之,與出門找瞎子算賬的洪喜娘撞個正著。正在瞎子欲奪門而出的時候,兩人看到了倒在門口的王大福。王大福被抬到床上,滿面風霜,衣衫襤褸。當大福看到寄萍的時候,嘆了口氣,告訴寄萍她家已經搬走了,而且連房子都轉賣給別人了。洪喜娘一聽頓時傻了眼,買倆孩子的十一塊大洋,還有去蘇州的十塊都打水漂了,而且家裡多了兩張吃飯的嘴。洪喜倒是非常興奮。子建不知道自己的命運發生了怎樣的變化,依舊呼呼大睡,寄萍卻睡不著,坐在床頭聽著隔壁洪喜娘的哭罵。大福安慰洪喜娘,洪喜是個獨苗苗,全當又生了兩個孩子。再說,寄萍長的眉清目秀,養大了正好給洪喜當個媳婦兒。寄萍聽著裡面的談話,暗自盤算著,要帶子建離開。寄萍告訴子建,大福要把他們賣掉,她要帶子建逃走,子建不相信。洪喜娘找郭瞎子幫忙算算這姐弟倆,瞎子知道洪喜娘不喜歡這姐弟倆,胡說一通告訴洪喜娘,寄萍命硬,妨人。洪喜娘要把寄萍跟子建找人家賣了。大福表面答應要找買家,暗地裡找到郭瞎子,給他兩塊大洋,讓她重新給寄萍姐弟算一卦。瞎子找到洪喜娘故弄玄虛的告訴洪喜娘,寄萍是大富大貴的命,尤其是旺夫,但寄萍命硬,妨父母,只要不讓她改口叫娘就沒事。洪喜娘對寄萍姐弟的態度直接就轉變了。大福一直對洪喜不放心,怕他在外面惹事,想讓他出去學點東西,可洪喜一直不答應。這次家裡多了兩張嘴,大福又想讓洪喜去跟院裡的老孫去匯泉樓,老孫在匯泉樓當紅案師傅,讓洪喜去做夥計,沒想到一直拒絕學藝的洪喜爽快答應了。洪喜娘給洪喜置辦了新的行頭,寄萍對此不屑一顧。寄萍一直想帶著子建逃走,在白天利用送饃饃的機會打聽了去火車站的路線,晚上悄悄帶子建離開了。姐弟倆走了很久,迷了路,子建走不動,跟姐姐坐到路邊的石凳上休息,可一會兩個孩子就依偎著睡著了。天蒙蒙亮的時候,姐弟倆被一個衣著華麗的女人叫醒。寄萍下意識的緊緊抱著弟弟。交談中女人告訴寄萍自己也是蘇州人,並且認識夏家,還跟寄萍母親一起打過牌,甚至小時候抱過寄萍,寄萍對女人深信不疑,讓女人帶姐弟倆回蘇州。可寄萍不知道,她遇到了另外一個人販子。

第4集

早上,洪喜家亂成了一團。當洪喜娘起來蒸饃饃,要寄萍拉風箱的時候才發現床上空了。洪喜娘哭天喊地,怪寄萍沒良心,怪洪喜爹養了個白眼狼。大福也唉聲嘆氣,不光是心疼錢,更是擔心孩子。郭瞎子在一邊煽風點火,說他們命里沒有,不要強求。洪喜也風風火火的跑回來,洪喜娘告訴他寄萍姐弟倆跑了,他們一直想回家,估計是往火車站跑了。洪喜一路狂奔。恰巧,子建餓了,拐賣他們的中年女人答應在路邊先吃點東西,吃飯的時候,在王家買過饃饃的一個賣瓷器的認出了寄萍姐弟倆。但他不敢肯定,也沒打招呼,吃完就走了。當賣瓷器的看到洪喜的時候,確定了洪喜是在找那姐弟倆,告訴洪喜他們在小攤上吃東西呢。洪喜找到小攤得知他們剛走,來不及道謝就跑了。女人帶著寄萍姐弟倆走近了當時一家有名的妓院江淮書寓。女人哄騙寄萍書寓就是學堂,她來送幾個女孩子進學堂的。寄萍毫無疑心。正在這時,洪喜趕到了,他衝過去,抓住子建,要他們回家。寄萍哪裡肯聽,和洪喜扭打成一團,但洪喜就是死死抱著子建,女人也對洪喜又打又罵,寄萍簡直恨死了洪喜,抓住他就咬了一口。洪喜手一松,寄萍領了子建就跟女人走了。洪喜急了,對寄萍喊:那是窯子。寄萍不知道窯子是什麼意思,頭也不回的走了,女人把寄萍和子建推進了書寓大門,門隨後被關上。寄萍進了江淮書寓才發現不對,隱約知道自己來到了什麼地方。她帶子建要離開,可老鴇稱自己是花了大價錢的,豈能讓他們來去自由。寄萍跟子建被關在了一個小屋裡。洪喜回家報信,家裡亂成一團。大家商量找殷誠茹試試,殷誠茹是這條街上最有學問的人,是個唱小曲的藝人。殷誠茹聽完大福的訴說,怪大福多管閒事,大福提到讓白姑娘幫忙,殷誠茹臉色突變,把大福趕了出去。大福無奈,自己去書寓要人,被老鴇臭罵一通。正無奈離開的時候,聽到了寄萍叫他,透過窗子看到寄萍的小臉,大福讓寄萍等著,一定救他們回家。大福又來到殷誠茹家,殷誠茹被大福的真誠感動,帶大福找老李商量。老李是街上說山東快書的,人滑,心眼對,結識的人多。老李答應去跟老鴇談談,還吹牛說他跟老鴇是老交情,老鴇一定給他面子。為此給大福要車馬費和添新衣裳的錢,不能太寒酸。洪喜娘捨不得也沒辦法,要不前面花的錢就白花了。老李來到江淮書寓,老鴇以為來了貴客,殷勤招待,老李忘乎所以,要了姑娘,被老鴇識破窮酸,毒打一頓。老李急中生智說自己是來找孩子的。並編謊話說孩子是張宗昌高參的,過幾天就來要孩子了。老鴇被嚇住,聲稱只要拿十二塊大洋,就把孩子交出去,否則張督辦來也白搭,她有契約在。

第5集

老李得意的回到院子裡,告訴大福事情辦好了,但人家要十五個大洋,少一個人家也不放人。洪喜娘認為不是撿了元寶,是個填不滿的窮坑。大福安慰洪喜娘要是這個時候放棄孩子,那以前花的錢就回不來了。大福準備籌錢,洪喜說不管怎么都要把他們贖回來,實在不行,就把自己賣了。大福好說歹說的讓洪喜娘同意贖回姐弟倆。大福欲去錢莊提錢,可錢莊兌不出錢來,全是軍票,大福無奈,滿街借錢,但全都是窮人,哪裡有錢?殷先生號召大家多少都算是出點力,讓巧鳳挨個攤子轉,好不容易大家湊夠了十四塊大洋,老李說剩下的一塊他交了。老李把十二塊大洋給了老鴇領回了寄萍跟子建。氣惱的大福抬手要打他們,可總也不忍心,倔強的寄萍還低頭不認錯。大福把孩子領回家,在大家的勸說下寄萍給洪喜娘道歉,洪喜娘不領情,寄萍被罵的臉紅一陣白一陣的,強忍著。洪喜娘得理不饒人,寄萍忍無可忍,兩人發生爭執,寄萍扭頭跑出去了。殷誠茹看著倔強的寄萍,心裡似有所想,又暗自搖頭,覺得這孩子得好好調教。孩子找回來了,日子還得接著過。第二天天不亮,大福兩口子就起來忙碌了,而寄萍跟弟弟還在酣睡。洪喜娘說不能在家養個姑奶奶,叫寄萍跟子建起來幹活,寄萍說弟弟小,自己一個人乾倆人的。洪喜娘賭氣讓寄萍推磨拉風箱,磨不完一袋面不讓吃飯。大福站在兩個倔強的人跟前不知所措。殷誠茹來找大福,他認為寄萍是唱小曲的料,長相好,聲音也不錯,想收寄萍做徒弟,讓她學琴書,還能給家裡省下一張嘴。洪喜娘忙不迭的答應,但大福卻猶豫了。大福覺得唱曲是下九流的行當,寄萍是大戶人家的孩子,不能讓她去。正商量著寄萍磨完面過來了,大福讓她去吃飯,可洪喜娘硬著說不是要乾兩個人的嗎,風箱還沒拉呢,寄萍二話不說就去幹活。大福讓寄萍歇會,寄萍不說話,只顧幹活。洪喜娘也氣的鼓鼓的。但看著孩子不吃飯幹活,洪喜娘也心疼,但還是沒好氣的把飯給端到灶上讓寄萍吃,寄萍也不理,洪喜娘放聲嚎哭。大福怪洪喜娘刀子嘴,自己心裡也心疼,就是嘴硬,讓趕緊蒸完饃饃好讓寄萍歇會。等饃饃蒸好了,大福讓寄萍去洗洗吃飯時,寄萍起身往外走,下台階的時候,卻一腳踏空,一頭栽了下去。

演職員表

演員表

李依曉飾寄萍

陳小藝飾洪喜娘

林妙可飾寄萍(童年)

曹津歌飾寄萍(少年)

寇振海飾殷誠茹

張貴生飾王大福

王奎榮飾郭瞎子

凌瀟肅飾洪喜

鄭真楊飾洪喜(少年)

趙超飾子建

鍾國流星飾子建(童年)

王亮飾子建(少年)

趙晉飾李老鴣

唐愛國飾快書老李

焦璇飾巧鳳

邵峰飾陳知遠

周文飾陳知遠(少年)

李帥飾何家駒

申軍誼飾韓復榘

劉奕君飾夏希尊

李大強飾盧白更

劉金山飾張宗昌

於蘭飾李美蓮

韓宗光飾李保祥

張岩飾慧兒

焦體怡飾陳老師

柳玉林飾馬先生

李亞文;孫思雨;於愛;飾李寶兒

宛美佳飾艾美

楊珀飾玉姑

於威平飾慶升班主

張新榮飾美蓮師娘

鄧鳴飾師爺

尚鐵龍飾人販子

董煊飾人販子妻

職員表

出品人 王漢平、張鋒、趙平非、林國剛

監製 周明、馬利、張新建

導演 王文杰

編劇 趙冬苓

美術設計 劉勇奇

造型設計 陳敏正

服裝設計 陳敏正

錄音 佟恩克夫

角色介紹

寄萍

演員林妙可,曹津歌,李依曉

童年的她在亂世中與家人失散,洪喜一家收留了她與弟弟子建,後來她靠唱小曲、說書賺錢供弟弟讀書。同時在京劇師父殷誠茹的教導下成為一代京劇名伶。她在命運面前堅韌頑強,在感情方面卻柔弱無助。

洪喜娘

演員陳小藝

刀子嘴豆腐心的饅頭店老闆娘,愛罵人。心地善良卻不擅表達,她對買來的寄萍從沒溫言細語,卻默默的保護著她;她相信村口王瞎子的算命,一心要把寄萍送走;但是她又有一顆慈母的愛心,為了兒子洪喜,為了那個她不想疼惜又不得不疼惜的寄萍,她最後犧牲了自己。

洪喜

演員鄭真楊,凌瀟肅

王大福的兒子,少年時喜歡與別人摔跤。洪喜離家出走後,跟隨韓復榘開始軍旅生涯,後來憨厚耿直、壯志雄心的他發現韓復榘不能幫他實現報國理想。

殷誠茹

演員寇振海

寄萍的師父,山東琴書名家,執著於自己的事業,將培養寄萍培養成一代名角,也因此與寄萍保持著亦師亦父的情感。

音樂原聲

名稱

演唱 備註

亂世佳人 姚貝娜片尾曲

幕後花絮

《北方有佳人》首次將被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山東琴書搬上螢屏,而且貫穿始終,另外國粹京劇、山東評書等也將系統地融入劇中。

●山東大鼓琴書歷史悠久,十分難學,琴書藝人姚忠賢老師跟楊珀老師特意到劇組親自傳授琴書技藝。

●為保證該劇的民國特色,製片方在無錫影視城搭建了三條民國老街,著力表現民國時期工商業萌芽的社會狀態,著力恢復民國時期的老城舊貌,包括老品牌藥店、百年食品老店、醬菜圓等傳統企業。

●影視城內的置景木材都是特意從北京舊貨市場買回來找工匠自己打造的,還有很多道具都是絕無僅有的[10]。

獲獎記錄

時間 獎項 獲獎/提名 獲獎者

2010

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最佳女演員 提名 陳小藝

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最佳編劇 提名 趙冬苓

劇集評價

李依曉演繹劇中角色“寄萍”從十幾歲到三十歲的青春時光。從少女“寄萍”的清純秀美,到成熟“寄萍”的恬淡清雅,李依曉對角色的把握恰到好處,準確刻畫了人物複雜的內心世界,從唱腔眼神到表演身段無不彰顯出專業風範,將這一大長今式的傳奇女子演繹得感人至深、催人淚下 。(新浪娛樂評)

該劇選材獨特,不僅塑造了傳奇女性,更透過民國老城中社會底層的一個視窗,呈現出三教九流各色人等的生死沉浮,折射出整個社會的變遷,描繪了一幅近半個世紀舊時代的風情歷史畫卷 。(搜狐娛樂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