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健康

國家健康

中國科學院國家健康研究課題組認為國家作為一個複雜的生命組織系統,亦存在“健康”問題,從廣義上說,“國家健康”就是“國家運行的一種良好狀態”;從狹義上說,國家健康就是建立在國家代謝、國家免疫、國家神經和國家行為四個子系統自身運行良好,以及相互之間整體自洽、平衡、協調、和諧基礎之上的一種相對完好的狀態。

研究背景

國家健康國家健康行進報告

當今世界各國面臨著戰爭貧困疾病流行、恐怖主義,以及人口爆炸、資源短缺、生態赤字、氣候變化等一系列前所未有的嚴峻挑戰和危機,它迫使人類對傳統的、以追求“財富最大化”、“力量最大化”所主導的國家發展和治理模式進行深刻反思。
以追求“財富最大化”為主導的“財富型”國家,若不能健康發展,即便富甲天下,也往往逃脫不了衰亡的陷阱。例如,1820年大清帝國經濟總量(GDP)占世界的32.9%,人口總量占世界的36.6%,均高居全球第一,是世界最富裕的國家之一,但是當時大清帝國卻失去了吐故納新的自我代謝能力,失去了對全球千年之大變局的應變和適應能力。正如德國哲學家赫爾德在《關於人類歷史哲學的思想》(1787年)中對當時大清帝國的看法——“體內血液循環已經停止,猶如冬眠的動物一般”。由於不能健康發展,大清帝國成為一個病入膏肓的“病態國家”。

同樣,以追求“力量最大化”為主導的“力量型”國家,若不能健康發展,即便稱霸世界,也同樣逃脫不了衰亡的命運。例如,前蘇聯在近70年的時間內取得了輝煌的建設成就,為人類發展和進步做出了重大貢獻。到1991年解體之時,它已經成為可與美國抗衡的超級大國——其軍事實力、綜合國力與美國並駕齊驅,經濟實力僅次於美國,居世界第二位,人均國民收入(GNP)、人文發展指數(HDI)都高居世界已開發國家前列。但是前蘇聯在發展中迷信力量,追求霸權,不能健康發展,其結果並沒有給它帶來長壽,反而“百病纏身”,一夜之間悄然崩潰。

概述

國家健康國家健康

國家作為一個複雜的、高級的生命組織系統,同樣亦存在“健康”問題,可以把健康概念合理地延伸到引和擴展國家生存與發展狀態的研究領域之,用於表達國家運行狀態是否良好。

國內外現有的文獻還沒有關於國家健康研究和探討的有重要影響力的學術論著,但是,在對一個國家的生態、經濟等一些重要方面,已經開始引入健康的概念,如國家生命周期、國家生態健康、經濟健康等。

由於從廣義上來說健康表達是一個複雜組織系統的良好運行狀態,由此,可把“國家健康”廣義的理解為國家運行的一種良好狀態,即國家作為一個具有自主生命特徵的、複雜的組織系統,各組成部分(子系統)能夠各司其職,各盡其能,相互之間協調統一,且具有良好適應自身發展和外界環境變化的能力。

特徵

將健康概念引入到國家研究中,並不是概念的簡單照搬,需要正確理解和把握國家健康內涵“動態性”、“整體性”、“平衡性”和“變革性”等特徵。

動態性

(1)國家健康是一個歷史的、相對的、動態的概念。國家形態、結構和職能是隨著時代的發展而不斷演化和變化的,即使處於同一時代,由於每個國家的政治、經濟、歷史、文化、文明的差異和不同,國家形態、結構與職能也必然呈現獨特性及多樣性。與之相對應的國家健康內涵也必然是多元的、演化的、與時俱進的,沒有絕對的、統一的國家健康模式和標準,這也賦予國家健康概念本身具有自我更新的生命力和適應力。

整體性

(2)國家健康是一個綜合性、全面性、整體性的概念。國家是一個具有典型生命周期特徵的、複雜的組織系統,國家各組成部分不是孤立存在、可以明晰劃分的,而是相互依存、密不可分的有機統一體。國家健康是對國家運行狀態是否良好的綜合性、整體性的表述,他不僅僅包括國家生理的健康,而且還包括了國家心理、行為的健康,是構成國家各個子系統健康狀況的整體最佳化、綜合貢獻和總體表達。

平衡性

(3)國家健康是一個平衡、協調、和諧的概念。平衡是瞬時的、相對的,不平衡是永恆的、絕對的。國家同生物個體相似,在其生命周期過程中,由於國家機體內部維持了一個相對穩定的、動態平衡的內環境,才保證了國家生存、發展和演化的基礎。國家健康是建立在國家各個組成部分之間的平衡、協調、和諧基礎之上的,平衡、協調、和諧是國家運行狀態是否良好,國家是否健康的基本標誌之一。

變革性

(4)國家健康是一個引領性、建設性、變革性的概念。國家健康與國家財富、國家力量概念具有質的不同,國家財富、國家力量和國家健康是國家生命歷程中所追求的三個有邏輯順序、階梯躍升的國家目標境界。國家健康是對傳統的追求國家“財富最大化”和“力量最大化”所主導的國家發展和治理模式進行深刻反思的基礎上提出來的,它是一個新的理念、思想、模式和形態。

表現

國家健康中與美國俄羅斯法國英國國家健康狀況比較圖

綠色發展

一個健康的國家,必然是一個綠色發展的國家。綠色發展是指國家生理代謝、運行機制和行為方式等建立在遵循自然規律,有利於保護生態環境的基礎之上;國家經濟社會發展要與生態環境容量相適應,不能以損害和降低生態環境承載能力和服務功能為代價,不能以危害和犧牲人類健康和幸福為代價;以追求經濟、社會與生態環境協調可持續發展,實現生產、生活與生態三者互動和諧、共生共贏為基本目標。綠色發展是國家健康的必選之路,綠色發展的核心標誌體現於以生態健康為標誌的綠色生命支持系統、以生態經濟為特徵的綠色國民經濟系統、以生態文明為主導的人文社會系統三個基本方面。

節約發展

一個健康的國家,必然是一個節約發展的國家。節約發展的核心內涵是指一個國家在其生存與發展過程中,通過對資源的科學配置、高效和循環利用、有效保護與替代、公平公正占用,充分挖掘“節約紅利”(Economy-dividend),實現資源對國民健康和國民幸福綜合貢獻的“跨越式增長”,實現資源綜合利用效率的“倍增式躍進”,實現資源綜合利用效益的“台階式提升”。

行動敏捷

一個健康的國家,必然是一個行動敏捷的國家。行動敏捷是國家健康與否最顯著的標誌之一。在當今信息化全球化“雙輪驅動”的時代,應對“時空壓縮效應”、“瞬時效應”、“不確定性”和“高風險性”的挑戰,要求國家組織結構本身更富有彈性、靈活性、協調性,國家更富有應變能力、適應能力、學習能力和危機處理能力,能夠使用變化的、創新的方式、方法和手段,應對嶄新的、錯綜複雜的、瞬息萬變的挑戰。

進取創新

一個健康的國家,必然是一個進取創新的國家。進取創新是國家心理行為健康的內在規定,是國家健康與否的核心標誌之一。著名歷史學家湯因比(ArnoldJ.Toynbee)在研究過21種在歷史上曾經出現過、後來相繼消亡的文明之後的出結論,這些文明死亡的原因,無一例外,都不是他殺,而是自殺。文明自身喪失了進取創新的活力,必然會被歷史淘汰出局。進取創新是國家財富的源泉和興旺發達的不竭動力,是國家行為品格的精髓,是國家永葆青春的生命線。

負責任

國家健康國家健康
一個健康的國家,必然是一個負責任的國家。國家作為一個行為主體,必須為其國民的安全、健康、幸福生活和可持續發展承擔和履行責任,同時,國家作為國際社會中的一員,出於道義和社會責任,應為全人類的安全、健康、幸福和可持續發展承擔和履行責任,即國家責任(NationalResponsibility)。一個國家是否富有責任http://www.hynews.org/Health/2013/1109/article_261090.html
http://www.hynews.org/Health/2013/1109/article_261074.html
http://www.hynews.org/Health/2013/1109/article_261099.html
http://www.hynews.org/Health/2013/1109/article_261101.html
http://www.hynews.org/Health/2013/1109/article_261077.html
http://www.hynews.org/Health/2013/1109/article_261089.html
http://www.hynews.org/Health/2013/1109/article_261089.html
http://www.hynews.org/Health/2013/1109/article_261089.html
http://www.hynews.org/Health/2013/1109/article_261091.html
http://www.hynews.org/Health/2013/1109/article_261093.html
http://www.hynews.org/Health/2013/1109/article_261082.html
、是否勇於承擔責任、是否有能力出色地完成責任,是其心態、行為和道德健康程度的直接反映,它也構成了國家是否健康的基礎判據之一。

和諧發展

一個健康的國家,必然是一個和諧發展的國家。國家和諧不僅體現在人與自然關係的和諧,人與人關係的和諧,而且還體現在國家與國家關係的和諧上。和諧理念,源於中國,屬於世界,中國明確提出了國家發展的治、公平正義、誠信友愛、充滿活力、安定有序、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社會。”世界既是平的,又是斷裂的,“和諧世界”是國家實現和諧發展的外部必要條件,“和諧世界”超越了國家的自私和自我中心,中國提出“努力建立持久和平、共同繁榮的和諧世界”的理念正得到國際社會越來越多的理解、贊同、支持和參與。

國民幸福

國家健康國家健康
一個健康的國家,必然是一個國民幸福的國家。一個健康國家應始終把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宗旨定位於盡最大努力為全體國民創造幸福生活放在第一位,不僅要“讓一切創造社會財富的源泉充分涌流”,而且更要“讓一切創造國民幸福的源泉充分涌流”,還應不斷提升國民幸福水平,以更好、更快、更大地提升國民幸福水平。

協調發展

一個健康的國家,必然是一個協調發展的國家。國家作為一個“自然經濟社會”複合系統(NES),三者之間有機統一、相互耦合、協同協調是國家複合系統健康發展演化的內在規定和本質要求。國家協調發展表現為指支撐國家生存與發展的諸要素、諸方面、諸層次之間在質量上相互適應、數量上相互匹配、功能上相互促進,在整體上呈現一種良好的狀態和有序的過程,呈現出多維度、多層次、多要素的經緯交織的特徵。從全面、綜合和整體的角度看。

健康理念逐漸從醫學生物學等學科領域向生態學地理學社會學經濟學系統學等其它學科滲透,其研究視野也逐漸從相對狹義的生物生命體的健康向更廣義的、非生物的複雜組織系統的健康擴展,用健康概念表達一個複雜組織系統的良好運行狀態。

指數公式

國家健康美國國家健康研究所認為心存善念是一指數
國家健康指數公式為

其中,NHI表示國家健康指數,B表示國家行為系統健康指數,M表示國家代謝系統健康指數,I表示國家免疫系統健康指數,N表示國家神經系統健康指數,a1,a2,a3分別表示M,I,N的權重,b1,b2表示不同的國家類型

概念模型

國家健康國家健康

通過對國家的組織、結構、功能、以及行為特徵的理論分析,綜合套用系統科學、複雜性科學、組織行為科學、生命科學等,把國家這一具有生命特徵的複雜組織系統,簡約和解析為代謝(MetabolismSystem)、免疫(ImmunitySystem)、神經(NervousSystem)和行為(BehaviorSystem)四個子系統,從而對國家健康內涵更加簡潔、清晰的理解。

代謝系統是主要由一個國家的“人口-資源-環境”耦合而成複雜子系統,它是支撐國家生命活動的基礎和動力,吐故納新是代謝系統的基本特徵,主要表現在一個國家人口的繁衍和人口結構的最佳化、資源的合理利用、污染物的排放等方面。

免疫系統是國家抵禦來自自然、經濟、社會等各方面風險和危機的複雜子系統,是維護國家運行有序、協調、安全的屏障,主要表現在一個國家自然資源的自給自足能力、自然環境的穩定狀態、經濟的穩健發展、社會秩序的穩定等方面;

國家健康國家健康

神經系統是實現國家自我調控,保障國家良好運行的調節中樞,主要表現在一個國家敏捷地感受內外環境的變化,做出相應的決策並付諸於實施的能力;
行為系統是反應國家心理、動機、行為的內在特徵和外在表現的精神指示器,主要表現在一個國家承擔國際國內責任的積極性,維護世界和平和促進人類發展、節約資源、保護環境等,全國上下通過發揚積極進取的精神和創新行為努力改變國家狀況的努力程度等方面。

以上四個系統的正常運行是國家健康的基礎。國家的四個系統之間通過複雜的機制相互聯繫、相互影響。要維持國家的健康,除了各個系統的正常運行以外,還要使系統之間保持一種平衡與協調,實現功能互補,共同維持國家生命機體的良好狀態。

構建出國家健康的概念模型(ConceptualModel),代謝系統、免疫系統、神經系統和行為系統作為國家的四大系統處於四稜錐底面上的四個頂點,同時底面的四條邊以及兩條對角線表示四個系統之間的相互作用,構成國家健康的四大基礎,共同支撐起國家的健康。國家健康就是建立在自身良好運行狀態,以及相互之間整體自洽、平衡、協調、和諧基礎之上的一種相對良好的狀態。

模式研究

國家健康國家健康靜態-動態聚類分析
國家健康:一種新的國家治理模式研究

20世紀50年代以來,在國際學術界,關於國家發展狀況、發展模式、治理結構和運行狀態等方面的研究逐漸形成四大代表性方向:

一是“國家財富”的研究,即以世界銀行(WB)等為代表,從國家財富內涵、增長、生產、分配等角度,對國家的財富狀況進行研究和評估,其定量表達的代表性指數有國民生產總值(GDP)、國家財富指數(NWI)等。

二是“國家力量”的研究,即以世界經濟論壇(WEF)和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等為代表,從國家競爭力、綜合國力等角度,對國家生存能力、發展能力和競爭能力進行研究和評估,其定量表達的代表性綜合指數有綜合國力(ANS)和國家競爭力指數(GCI)等。

三是“人文發展”的研究,即以聯合國開發計畫署(UNDP)等為代表,從人類健康教育水平生活質等方面,對一個國家的人文發展狀況進行研究和評估,其定量表達的代表性綜合指數有人類發展指數(HDI)和國民幸福指數(GHI)等。

四是“可持續發展”的研究,即以聯合國可持續發展委員(WSDC)等為代表,從國家資源、環境與生態的承載力和可持續性,以及與人口、經濟、的關係等角度,對一個國家的資源環境支撐經濟社會發展的可持續性進行研究和評估,其定量表達的代表性綜合指數有環境可持續指數(ESI)和生態足跡指數(EFI)等。

雖然上述四大研究方向分別從不同的維度對國家發展狀況、發展模式和治理結構等予以剖析和詮釋,但是對於如何應對國家危機、擺脫髮展困境、走出發展陷阱、創新發展模式、保持國家健康、實現國家可持續發展等方面,還沒有勾畫出清晰的“路線圖”,並予以科學的詮釋和回答。

分析方法

國家健康國家健康系統報告
通過綜合套用歷史背景分析法數據挖掘法、德爾菲方法、神經網路算法、系統免疫算法,以及社會計算等方法,建立國家健康指標臨界閾值體系、確定指標體系權重、優選計量方法,綜合計算得出評估結果。

國家的國家健康指數(NHI)與相對應的國家財富指數(NWI)、國家競爭力指數(HDI)、環境可持續指數(ESI)作Pearson相關性檢驗;將國家健康指數(NHI)與相對應的國家財富指數(NWI)、國家競爭力指數(HDI)、人類發展指數(HDI)、國民幸福指數(GHI)、環境可持續指數(ESI)作進一步的交叉回歸檢驗。檢驗結果表明:國家健康評估結果完全符合統計學方面的要求,從而保證了國家健康評價結果的合理性和科學性;同時,也進一步印證了國家健康評估為綜合衡量一個國家發展狀況、發展模式和治理結構等提供了新視角、新維度和新方法,體現了國家健康評估的獨特價值。

評估

國家健康國家健康
根據對國家健康內涵的分析,“國家健康研究課題組”設計出了一套包括總體層、系統層、狀態層、要素層的“四級疊加,逐層收斂”的國家健康評價指標體系。其中,總體層是國家健康指數,它綜合表達國家健康的總體現狀和發展水平;系統層是將國家健康解析為具有內在邏輯關係,反映國家基本特徵的代謝系統、免疫系統、神經系統和行為系統;狀態層是對四大子系統進行屬性分析,從不同的側面綜合反映四大系統的內涵,每個系統又分別包含三個子系統;要素層為可測的、可比的、可以獲得數據的指標(或指標組合),對狀態層進行直接的度量,採用了55個指標(或指標組合)對狀態層進行定量描述,構成了指標體系的基層要素。

綜合考慮評估數據的權威性和可得性、評估樣本國家的典型性和代表性,在全球選擇45個樣本國家,45個樣本國家的GDP(PPP美元)占全球89.5%,人口占76.6%,國土面積占64.2%,因此,這45個樣本國家的國家健康狀況評估結果在一定程度上可反映出全球國家健康狀況的全貌和特徵。在國家健康評估中,所選用的直接和間接數據均來自世界銀行(WB)、合國開發計畫署(UNDP)等國際組織公開發布的統計數據,以及以世界經濟論壇(WEF)、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等為權威研究機構公開發布的研究和調查數據。

評估結果

評估結果評估結果

通過對全球45個國家2002~2006年國家健康狀況綜合評估,得出一些基本研究結果:

(1)從總體上看,已開發國家NHI排在相對前列,開發中國家(包括轉型國家)NHI排在相對後列。NHI排前5位的國家是挪威瑞典芬蘭澳大利亞丹麥;NHI排後5位國家是印尼埃及巴基斯坦委內瑞拉奈及利亞

(2)依據對國家健康“盈餘—透支”和“特徵聚類”的深度分析,把45個國家劃分為高NHI國家、中上等NHI國家、中下等NHI國家和低NHI國家四類。高NHI和中上NHI表示國家健康狀況相對較好,處於“盈餘”狀態,共有20個國家;中下NHI和低NHI,表示國家健康狀況相對較差,處於“透支”狀態,共有25個國家。挪威等8個國家屬於高NHI國家(NHI≥0.600);美國等12個國家屬於中上等NHI國家(0.600<NHI≤0.550);印度等7個國家屬於中下等NHI國家(0.550<NHI≤0.500);奈及利亞等18個國家屬於低NHI國家(NHI<0.500)。

(3)2002~2006年,有30個國家的NHI呈上升態勢。NHI增長較為顯著的國家有羅斯烏克蘭等轉型國家,智利等20世紀90年代發生金融危機的國家,以及以中國和印度等為代表的新興市場經濟國家。

(4)2002~2006年,有15個國家的NHI呈下降態勢。其中,NHI下降較為顯著的國家包括德國義大利荷蘭等傳統已開發國家。按照NHI的下降幅度由低到高依次為:印度尼西亞芬蘭加拿大墨西哥以色列法國、德國、義大利、荷蘭。

中國現狀

改革開放30年圖片展 深圳改革開放30年圖片展 深圳

改革開放30年來,作為一個正在迅速崛起的世界大國,中國的經濟社會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其意義和影響是全球性的、歷史性的。“中國之謎”、“中國奇蹟”、“中國經驗”、“中國模式”、“中國元素”等新詞正在被全球廣泛頌揚和探討。

2004年英國倫敦外交政策中心研究員喬舒亞·庫珀·拉莫(JoshuaCooperRamo)發表“北京共識”一文,把中國發展模式概括為“北京共識”,把中國發展模式詮釋為“努力、創新和實驗;捍衛國家利益;循序漸進”,認為中國模式為開發中國家和轉型國家的發展樹立了學習的榜樣,認為“北京共識”正在取代“華盛頓共識”。

社會主義建設實踐中,特別是2003年以來,以胡錦濤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從新世紀新階段的中國國情出發,深刻總結改革開放以來的成就、經驗與教訓,把握人類發展的客觀規律,豐富人類發展的理論和內涵,創新發展觀念,提出了“以人為本、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的科學發展觀和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等一系列科學發展理念和思想。這些新理念和新思想的提出和落實,標誌著中國正在逐步超越傳統的“財富型”國家和“力量型”國家的發展和治理模式。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