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明園正覺寺

圓明園正覺寺

正覺寺建於唐開元年間,初名開元寺,乃大夫李遵舊宅,寺內舊有銅模唐明皇像。宋代改額正覺寺。清乾隆《陽湖縣誌》記元人薩天錫《正覺寺晚歸》詩云“粥魚聲已罷,日暮掩柴扉,送客月在地,出山雲滿衣。燈明聞犬吠,松暗見螢飛,深夜長廊靜,多應獨自歸”,即此。正覺寺始建於唐代,初名妙覺寺。

基本信息

基本信息

圓明園正覺寺圓明園正覺寺
1860年及1900年,圓明園兩度罹劫時,因正覺寺獨處綺春園牆外而幸免於難。但據說該寺曾一度為義和團占用。八國聯軍侵華時,駐在對面朗潤園的德軍收容所,毀壞了本寺一些門窗和佛像。民國初年,正覺寺被曾任北洋政府代國務總理的顏惠慶購作私人別墅,拆去佛像,改造裝修,資遣喇嘛。後又轉售清華大學為教職員工宿正覺寺的修繕舍。從70年代起,正覺寺為海淀機械製造廠(今北京長城鍋爐廠)等占用。現僅殘存山門、文殊亭和四座配殿及26株古樹。圓明園管理處從2002年開始對正覺寺進行清理,並委託北京市文物建築保護設計所對正覺寺的修繕復建進行了設計,正覺寺一期修繕工程於當年年底開始進行,2003年9月底竣工。

簡介

圓明園正覺寺圓明園正覺寺
正覺寺,位於綺春園正宮門之西,與綺春園既有後門相通,而又獨成格局,單設南門。正覺寺實際上是清帝御園圓明園附屬的一座佛寺,俗稱喇嘛廟。占地12660平方米,建築面積近3000平方米。

該寺於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建成,由二名喇嘛住持。寺內設僧房八座22間,由正覺寺山門、天王殿、三聖殿、文殊亭、最上樓、配殿等主要建築組成。正覺寺山門外檐刻有“正覺寺”三字,為乾隆書,漢、滿、藏、蒙四種文字合璧。文殊亭為八方重檐亭,外檐匾上有“文殊亭”三個字。該亭又稱殊像閣、文殊閣。據記載,文殊閣內奉有文殊菩薩騎青獅之像,總高二丈有餘。文殊菩薩像及其背光均為木製包金,下乘白玉石台。最上樓有後樓七間,樓東西各三間順山殿。最上樓供佛五尊,法身連座通高三尺零六分。最上樓、三聖殿前各有東西配殿五間。周圍的廊房為喇嘛住所。

金剛寶座塔

金剛寶座塔這座金剛寶座塔全部用漢白玉建造,周身布滿雕刻。由於石里的鐵被氧化而呈現出淡淡的橙黃色。五座密檐的方塔中,正中的一座高十三層,四角每座高十一層。中塔的正南有一座兩層檐的琉璃罩亭,階梯的出口就在裡面,罩亭頂上有一蟠龍藻井,這是皇家寺院的標誌。五座塔的頂上均有一小型覆缽式塔剎,中間大塔的為銅製,其他四座的為石質

在塔建成後,為保護這座金剛寶座塔,塔的表面的石料全部用“血料”保護起來。據說“血料”使用豬血和上膩子和麵粉加糯米汁調勻後刷於塔身上,再多次貼麻布刷大漆後完成。現依然可在雕刻的凹陷處見暗紅色的痕跡。

蟠龍藻井

佛足在中間塔南面須彌座腰的正中位置刻有一雙凸雕佛足,足心向外,下面托以盛開的蓮花。這種凸雕佛足在北京寺院中僅此一處,其他地方的佛足均為凹刻。塔座的正門上有“敕建金剛寶座塔”的匾額。塔前的兩株銀杏樹一雌一雄,樹齡逾300年,需三人合抱,堪稱真覺寺一寶。相傳早年間,京西百姓常在重陽節登塔遠眺以應時令。

石刻藝術博物館

1961年,真覺寺被列入國務院批准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現被闢為北京石刻藝術博物館。這是第一座陳列北京地區石刻文物的專題性博物館,籌建於1982年,在1987年正式成立。館舍占地面積20000平方米。院子裡露天展放北京近郊出土的歷朝歷代的精品石刻,室內展區,主要陳列一些資料、照片以及比較精細的石刻工藝品。全館共設8個展區:

綜合陳列區:於寶座東面,共陳列各種形制和內容的碑刻31通。其中有雍正皇帝書寫的石道碑、大型臥式碑、闡述倫理的鑲牆碑和一字未刻的無字碑;有隨死者埋入地下的功德碑;有中西組合式的方尖碑;還有太監碑及寺院的經幢等。可以稱為北京地區碑刻的縮影。

功德碑陳列區:於寶座的北面,共有為明、清兩代有功之臣歌功頌德的碑刻12通。其中為清王朝立下汗馬功勞的傅恆宗祠碑,其形制和雕刻堪稱碑中之精品

墓誌陳列區:展有唐至清記錄北京歷史、地理、政治等資料的墓誌105塊。

藝術石刻區:陳列藝術石刻200餘塊。其中東漢的闕柱、闕表為北京第一古刻。北齊、北魏的佛造像都具有很高的藝術價值。

會館碑陳列區:展出山西、河南、安徽、浙江等8個省,共53塊同鄉、同業會館碑。

寺觀碑陳列區:共有寺、廟、觀、庵的碑刻14通。

石雕陳列區:展陳各類石雕69種。其中一座清代石享堂是由三十餘組石雕組成的石仿木建築,極為精美。

耶酥會士碑陳列區:共展出外國傳教士墓碑36通。

復建開放

正覺寺是一座典型的皇家佛寺,位於圓明園綺春園的西側,共占地14300平方米,建築面積3649平方米,包括山門、鐘鼓樓、天王殿、五佛殿、三聖殿、文殊亭、六大金剛殿、最上樓等建築,是一個封閉的長方形建築群。1860年和1900年,圓明園兩度罹劫時,正覺寺均幸免於難。
歷經百餘年滄桑,正覺寺曾先後作為北洋政府代國務總理的私人別墅、清華大學教職工宿舍,新中國成立後成為北京海淀機械製造廠等三家企業的廠址。幾經人為破壞,三聖殿等建築消失,其他建築被不同程度地毀壞。
由於正覺寺是圓明園唯一倖存保留至今的古建築,對於研究清朝歷史和圓明園的建築風格有著重要意義,上世紀90年代,正覺寺的保護問題得到國家文物局、北京市文物局、圓明園等單位的重視。2002年,國家文物局、市文物局和海淀區委區政府啟動正覺寺的保護、修繕和復建工作。這也是文物主管部門到目前為止批覆的圓明園整體復建的惟一古建築群。
經過9年的修繕,圓明園正覺寺展新容——從山門、鐘鼓樓到天王殿、文殊亭等還散發著油漆味兒的建築敞開大門,迎接遊人。昨天,看到這處新開放的景點,不少遊客都好奇地走了進去。一個上午,就有近400位遊客入內參觀。
為紀念正覺寺向公眾開放,圓明園管理處特別發行了圓明園正覺寺開放首日紀念封,向遊客限量發售。據主辦方介紹,開放首日前來參觀的前90名遊客可免費獲得一枚紀念封。同時,正覺寺內也舉辦了《圓明園歷史文化遺產展》、《圓明園流散文物展》、《涅槃的奇蹟——正覺寺專題展》等展覽,向遊客介紹正覺寺修繕保護成果以及圓明園的歷史文化。

為了豐富觀賞項目,目前,寺內陳列著四面十二臂造型銅鎏金勝樂金剛、粉彩描金海晏河清燕耳尊、青玉老人山子、溫潤通透的花甲聯芳和田白玉扳指等100多件圓明園文物。
試開放階段將持續半年,正覺寺不另收門票,遊客購買圓明園門票即可免費入內參觀。

歷史

歷經兩劫 幸免於難

正覺寺是清帝御園圓明園附屬的一座佛寺,位於綺春園西側,建成於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它與綺春園既有後門相通,又獨成格局,實際上是清帝御園圓明園附屬的一座喇嘛廟。建成後由兩名喇嘛住持,寺內設僧房八座22間,由正覺寺山門、天王殿、三聖殿、文殊亭、最上樓、配殿等主要建築組成。
正覺寺山門外檐刻有“正覺寺”三字,為乾隆御書,漢、滿、藏、蒙四種文字合璧。
在曾經風光無限的“萬園之園”遭遇的兩次劫難中,正覺寺始終都保存完好。由於地處圓明園三園牆外,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時,它是唯一倖免的古建築,也是圓明園內保存下來的完整程度最高的一組建築群,寺內還保存有圓明三園唯一的古樹群。
文物專家曾這樣評價:正覺寺是研究圓明園清代皇家園林宗教建築院落布局、建築構造及工藝的珍貴實物例證。

長期被占 損毀嚴重

民國初年,正覺寺被曾任北洋政府代國務總理的顏惠慶購作私人別墅,拆去佛像,改造裝修,資遣喇嘛,之後又轉售清華大學為教職員工宿舍。1933年時,三聖殿已不存。
至20世紀60年代,寺內多數建築、古柏尚好。從70年代起,海淀機械製造廠(北京長城鍋爐廠)等三個區屬企業進駐正覺寺,由於這些單位亂拆亂建,寺內僅殘存山門、文殊亭和四座配殿及二十六株古樹。1986年,正覺寺北牆外河池及西北側小島也被填平臨時圈占。
在正覺寺保護復建前,寺內僅殘存山門、文殊亭、四座配殿及26株古樹,天王殿、三聖殿、西側金剛殿以及名為“最上樓”的七間後樓等建築,已全部或部分損毀。
圓明園管理處主任陳名傑認為,正覺寺不僅是圓明園歷史的見證樣本,它的格局完整、清晰,細部構造明確,真實地反映了清代古建築的組群關係、布局、材料及做法等工程技術細節,是研究清代中期建築風格的重要依據。
2000年7月,搬遷寺內住戶25戶,拆除非古建築1026.42平方米。2001年底長城鍋爐廠拆遷,圓明園管理處接收該廠職工155名,離退休人員168人,合計323人。拆廠房等非古建築7000餘平方米。
2002年,正覺寺的保護、修繕、復建啟動,這也是目前北京文物主管部門批覆的整體復建的唯一古建築群。

專家論證 繪圖復原

拆遷後清理出的建築基址拆遷後清理出的建築基址

正覺寺的“還原”分為兩個階段,2003年一期工程修繕寺內遺留建築物990平方米,2009年第二期工程修繕2659平方米。
2003年,一期修繕工程完畢後,市文物局將正覺寺復建工程方案上報國家文物局,2004年9月修改後的復建方案通過了國家文物局的審批。復建工程的建築面積規模為2659平方米,項目總用地面積14300平方米。此後,國家文物部門召開專家論證會,認為復建基本符合《圓明園遺址公園規劃》的要求並同意批准。北京市文物局再次審查了設計圖紙並給予了明確批覆,對復建保護工程中的輔助配套設施提出重要的指導性意見。
2009年12月16日,正覺寺復建保護工程正式開工。復建內容包括天王殿、三聖殿、最上樓、六大金剛殿、東轉角房、東路輔房、掖門、院門、值房等,它們與之前已經修繕的樓閣共同構築正覺寺的新貌。
復建從何而起?設計施工圖是關鍵。
圓明園規劃科科長介紹,圖紙是嚴格按照現有建築、文獻和歷史資料設計而成。為此,文保所和圓明園多位規劃建築人員翻閱了大量史料。
因為當時正覺寺主殿三聖殿的立柱基座、須彌座、大殿腰線部位以下的牆磚均為清代遺存,西五佛殿、文殊閣等建築基本保存完整,西五佛殿的橫樑上還保存著乾隆年間的彩畫,300多年前的雙龍戲珠彩繪圖案依稀可見。這些遺存為復建打下了良好基礎。
工作人員還以山門圖片、《樣式雷地盤看樣圖》為參考,並與清代同期同類型建築、書籍、工程做法、營造則例等對比,並考察了承德的普寧寺,最終繪製成一套復原圖。

修舊如舊 精選材料

最上樓是圓明園正覺寺最後一組建築最上樓是圓明園正覺寺最後一組建築

復原方案由北京市文物建築保護設計所完成,市園林古建公司負責施工。2010年10月,正覺寺主體完工後,當時木材、牆體上還未塗上油漆。工作人員解釋,木材中水分較大,為了保證施工質量,經過半年的晾曬後,到今年上半年才開始進行油飾和彩繪。
按照文物修繕“修舊如舊”的原則,施工人員對施工材料要求精挑細選。據了解,磚瓦之類都是從正規的古建磚瓦廠購買,獸、脊件等器件均以現有實物的形制、尺寸為準定製。屋面苫背也採取混合白灰、青灰和麻刀的摻灰泥做法,台明、牆體等則是灰色的手工磚砌築而成,部分石構件按照實物翻新,而折斷的石件則用環氧樹脂貼上。
此外,殿頂的琉璃瓦也都是按當年圓明園的等級燒制而成,三聖殿內22根近10米高的立柱均為進口的松木,橫樑為名貴的紅木。

正覺寺內的彩繪也值得一提,寺內有兩種類型的彩繪,廟宇風格的鏇子彩畫和宮廷風格的和璽彩畫。據市古建所彩繪專家高成良介紹,由於山門和西配殿內檐,還保存著較為完整的彩畫。三聖殿、最上樓、天王殿等建築都是參考這些彩畫,並參考同期同類廟宇,比如承德的普寧寺,經專家論證後復建。
修繕一新復原舊貌
修繕一新的正覺寺莊重肅穆,氣勢恢弘,寺內古木參天,在中軸線上,天王殿、三聖殿、文殊亭、最上樓等灰頂紅牆的樓閣一字排開。寺內所有建築均為官式做法,屋檐上翹,屋頂為灰色,牆壁呈亮眼的朱紅色,屋頂內檐則用人工手繪和璽彩畫和鏇子彩畫等,花紋藍綠相間、繁複精細。以天王殿為例,新建的天王殿是單檐歇山式建築,面闊五間,建築面積約202平方米,有單翹單昂五踩斗拱和金線大點金龍錦枋心鏇子彩畫。
來到圓明園正覺寺門前。已經有不少遊客等候在一旁,爭睹正覺寺的新貌。有不少外地來京的遊客,還為自己無意中趕上了這樣一個好時機而慶幸。“本來只打算帶孩子逛逛圓明園,還趕上了正覺寺首次開放,機會難得啊。”一位外地遊客說。
觀眾中,一位老大爺在展板前看得非常認真,最後駐足在一張老照片前久久不肯離去。記者走上前一問,才知道他是曾在正覺寺遺址工作過的原北京長城鍋爐廠的一名老職工。他告訴記者,正覺寺曾經是北京長城鍋爐廠的駐地,他從建廠時就在這裡工作,那時的正覺寺由於亂拆亂建,十分破舊,而現在看到正覺寺恢復了原來的面貌,迎來了新生,心裡很是激動。拆遷完了之後,當時的正覺寺周圍就是一片廢墟,垃圾遍地、雜草叢生。可是今天來一看,這裡已經是大變樣!

既無佛像 也無香爐

據清華大學建築學院教授郭黛姮介紹,當年乾隆皇帝修建正覺寺的目的,是“興黃教以安蒙古”。正覺寺在圓明園的佛寺中等級很高,是一組很規矩的寺廟,其建築風格體現著儒家思想。不過,此次試開放的正覺寺中沒有佛像,也沒有香爐。郭黛姮解釋,當年的佛像已經毀掉了,是否需要重設佛像,圓明園管理處還需要向文物局申報。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