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可樂

天府可樂

重慶天府可樂集團公司是上個世紀80年代中國八大飲料廠之一,1994年與百事可樂合資。重慶天府可樂集團公司於2009年著手向百事“索回”品牌,2010年天府可樂通過司法追討等途徑,向百事公司討回了天府可樂的配方、生產工藝和品牌,2013年再奪回商標。

基本信息

歷史發展

復出後的天府可樂復出後的天府可樂

1981年,天府可樂的配方誕生在重慶。它由當時的重慶飲料廠(天府集團前身)和四川省中藥研究所共同研製。其原料全部由天然中藥成分構成,不含任何激素。這一配方誕生之後,經同濟醫科大學的醫藥學病理學實驗證實,天府可樂配方可以有效抵抗黃麴黴素。黃麴黴素,一種被世界衛生組織劃定為1類致癌物的劇毒物質,極容易在玉米、大米、小麥、豆類、肉類、乳及乳製品等食品中產生。實驗中將一組白鼠餵食黃麴黴毒素和蒸餾水,另一組餵食黃麴黴毒素和天府可樂。不足一月,前一組白鼠全部死亡,解剖顯示白鼠肝臟全部變黑壞死;但餵食天府可樂的白鼠無一死亡,解剖發現肝臟正常。1985年,當時的國家領導人視察重慶,在喝過"中國人自己的可樂"後,讚不絕口。回京後,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對天府可樂經過嚴格審驗後,定為國宴飲料 。

1936年重慶美華汽水廠誕生,主要生產青鳥汽水,後曾更名為中國汽水廠、重慶冰廠、重慶飲料廠等。

1980年以天然中藥成分構成的天府可樂配方誕生。

1981年天府可樂品牌面世且迅速成為享譽川渝的特產。

1985年被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定為國宴飲料,被譽為“一代名飲”。

1988年更名為中國天府可樂集團公司,下屬灌裝廠達108個,在中國可樂市場占有率達75%,創產值3億多元,利稅達6000多萬元。

1990年在莫斯科建立灌裝廠,日本風間株式會社主動代理,在美國世貿大廈設立公司,專銷天府可樂。中國產可樂一舉打入可樂型飲料的鼻祖國美國市場……

1994年天府可樂與百事可樂合資,市場幾乎看不到天府可樂產品。

2008年天府可樂集團開始追討天府可樂配方及製作工藝歸屬權。

2010年成功拿回配方及工藝。

2013年天府可樂系列商標回歸。

2014年納入重慶市屬國有重點企業面向非公經濟合作項目,開啟引入PE(私募股權投資)及管理團隊的工作。

2016年1月6日宣布品牌復出。

時代變遷

1994年,天府可樂與百事可樂合資。13年合資過程中,百事公司逐年減少天府可樂品牌產品的生產,市面上幾乎看不到天府可樂的產品,天府可樂集團累計最高虧損達7000萬元,連續八年被評為重慶市特困企業,債務高達1.4億元,剩下的400多名職工長期依靠上級部門救助艱難度日。

訴訟之路

訴訟過程

相關漫畫——百事與天府可樂的角力相關漫畫——百事與天府可樂的角力

2009年,天府可樂集團向法院提起訴訟,百事可樂公司先後兩次申請異議。百事可樂公司認為,

合資經營契約明確規定,糾紛協商不能解決時向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法院無管轄權。此外,百事公司一直在根據公司章程以及董事會的決策生產天府可樂全套產品,天府可樂集團在股權轉讓後無權干涉百事公司的正常經營管理活動。

天府可樂集團向法庭提供了相關契約、檔案、證明材料及實物等證據,百事公司進行了舉證和辯解。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經過審理認為,百事公司對法院管轄權異議已裁定被駁回,天府可樂配方及生產工藝是屬於天府可樂集團的商業秘密,合資時也未作價入股合資公司,百事公司應停止使用並返還。

此外,對天府可樂集團提出的百事公司侵犯商業秘密並要求民事賠償的訴訟請求,法院以缺乏事實證據予以駁回。

據悉,天府可樂集團還將就商標返還和契約無效繼續向百事公司提起訴訟。

首輪結果

2010年12月7日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近日宣判,天府可樂配方及生產工藝等屬中國天府可樂集團公司所有,百事可樂公司應停止使用並返還配方及生產工藝等資料。天府可樂與百事可樂品牌之爭首輪獲勝。

發展反思

八大民族品牌飲料集體淪陷
百事可樂VS天府可樂百事可樂VS天府可樂
情已斷,怨難了。國際飲料巨頭百事可樂(以下簡稱百事)和打著民族品牌旗幟的天府可樂(以下簡稱天府)間的紛爭最近又有了新動向。日前,天府狀告百事一案在重慶市五中法院進行了非公開審理,審理結果將擇日公布。據悉,天府方面此次訴訟的理由是“長期非法占有技術秘密、侵犯商業秘密”,這就是被外界稱作的“一個配方引發的官司”。事實上,這也是該案2010年第二次開庭,4月22日,雙方已在公堂上對簿過。“姑且不論相關審判的具體結果如何,這都在一定程度上顯現了民族品牌的覺醒——意欲打破外資品牌對中國市場的壟斷。”9月5日,東南大學法學院張馬林律師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相較被動而言,民族品牌選擇主動出擊或許是更好的辦法。總體來看,天府與百事之爭有其可借鑑之處。”

恩怨16年

所有的“怨偶”最初也許都有過愛情,天府可樂和百事可樂也曾有過一段甜蜜的“婚姻”。1994年,百事與天府共同成立了合資公司——重慶百事天府公司。資料顯示,當時,百事以現金出資1070萬美元,天府則以土地、廠房和生產設備(折價730萬美元)算為出資。按照雙方的約定,合資公司生產的天府可樂應不低於總飲料產量的50%。

但讓天府方面未料到的是,在成立合資公司後,原先擁有75%以上市場份額,且為上世紀80年代中國八大飲料廠之一的天府卻連年虧損,銷量更是逐年驟降。最終,天府品牌在市場上幾近絕跡。同時由於債務纏身,2006年,天府方面將持有的所有股權以1。3億元的價格出售給百事公司,自己則變成重慶市的特困企業。

“聯姻”的結束也是雙方正式交惡的開始。

2008年,天府踏上了追討品牌之路。2008年11月,天府方面曾給《國際金融報》發表聲明稱:“自2008年10月15日以來,中國天府可樂集團前後累計向百事公司方面寄送6次正式的公函與律師函,但百事公司不予理會。”百事相關負責人則多次對《國際金融報》記者回應:“不對任何天府百事之爭及相關的傳聞作任何評判。”“正是遭遇了不小的阻力,天府才決定正式訴諸法律。”曾參與天府相關決策和討論的和君創業諮詢公司總經理湯浩對記者介紹說,“在多方面研究後,我們將訴訟的要點集中在天府可樂的配方上。這也就是此次天府訴訟百事的具體由來之一。”

勝亦堪憂據悉,在當初的市場競爭中,天府可樂就是憑藉著獨特的中藥配製可樂的秘方才取得了巨大的市場份額。如今,這個早已為人們所淡忘的配方成為了雙方訴訟取勝的關鍵。

在湯浩看來,在配方歸屬問題上,天府方面有充足和非常確鑿的證據,“因此,僅僅就此次訴訟而言,天府方面的勝算很大”。但湯浩沒有向記者透露具體細節。

重慶天府可樂集團公司總經理錢黃此前曾表態稱,在天府公司與百事公司合資過程中,其出資中並未包含“天府可樂”的配方及生產工藝等技術秘密及技術檔案,但外方控制的合資公司卻長期非法占有天府公司所有的科技檔案,其中包括“天府可樂”配方及生產工藝的技術檔案,擅自長期生產“天府可樂”。

同時,天府還要求百事賠償因使用上述技術秘密造成損失的100萬元。而天府可樂創始人李培全則認為,百事在合資後全力推廣百事品牌,步步為營,終將天府品牌扼殺。但蹊蹺的是,百事公司未作官方回應。

“如果一切順利,這場訴訟只是天府方面的第一步。”湯浩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未來,天府將從多角度全方面對百事進行訴訟。事實上,錢黃日前曾介紹,將分6步對百事進行訴訟,分別是商標、契約還有經營等方面採取的“不正當手段”等。

“但即使天府本次取得了勝利,又能怎樣?”一位不願具名的分析人士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天府想要捲土重來、達到以前的市場知名度,乃至扳倒百事在重慶市場中的份額絕非易事。湯浩亦坦言,除了訴訟之外,天府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還有分析人士對媒體表示,“追討品牌是以國資委布局區域品牌、保護民族品牌為出發點,政治層面的意義遠高於經濟層面。而除非天府在回歸市場後開拓更多的產品,並搶占飲料業細分市場,否則,天府可樂在回歸市場後的未來前景仍然堪憂。”

案件細節

2010年12月7日,天府可樂及代理律師向媒體通報,備受社會各界關注的天府可樂狀告百事可樂侵犯商業秘密一案﹙本報曾作報導﹚,目前有了最新進展。市五中院一審判決,百事可樂停止使用天府可樂的技術,並限期返還技術秘密和相關資料。但沒有支持天府可樂100萬元的索賠。

“天府”追討核心技術 才打起了這場官司

天府可樂天府可樂

中國天府可樂集團公司(重慶)(以下稱天府可樂)在起訴書中稱:1994年天府可樂與百事合資,中方占股40%,但出資中並未包含“天府可樂”配方及生產工藝的技術檔案。在合資關係終止後,合資公司仍長期使用這些技術秘密。天府請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使用、歸還原告所有的“天府可樂”配方及生產工藝的技術檔案,並賠償經濟損失100萬元。

據天府可樂代理人、重慶維禎律師事務所徐來慶律師稱,根據當年的契約約定,天府可樂享有天府產品的配方和生產工藝的商業秘密。當年與百事合資後,天府可樂履行了以土地、廠房和設備作價出資的義務,還交出了契約沒有涉及的天府可樂產品配方及生產工藝等技術秘密及技術檔案。

天府可樂現任老總錢黃稱,這起官司爭論的核心是天府可樂乙料濃縮液的成分、配方和生產工藝的技術秘密。將配方和技術秘密交給合資企業,是出於當時覺得“外資可以幫助我們做大做強”的美好預期。但合資後,由外方掌握控制權的合資公司逐年減少了天府可樂的市場份額,直到後來一瓶都不生產。

錢黃稱,配方和技術秘密是天府可樂的核心秘密,也是天府可樂早年發展壯大的核心和靈魂。而現在,天府可樂這個品牌算是被雪藏了。所以,他們才不惜一切代價追討,為此才有了這場官司。而天府可樂之所以要告百事﹙中國﹚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稱百事中國),是因為他們認為百事中國是幕後推手。

百事表示有約在先天府無權享有秘密

因此案涉及商業秘密,兩次開庭都不對媒體和公眾開放。而作為被告的重慶百事天府飲料有限公司(以下稱重慶百事)、百事中國也一直拒絕回應媒體。直到昨天,記者才從判決中了解到他們的態度和觀點。

重慶百事辯稱,本案涉及的商業秘密糾紛屬於合資契約爭議,應按契約約定由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仲裁。在公司成立前,合資外方股東已明確要求將所有有關天府可樂濃縮液的製造技術全部轉移給重慶百事。而天府可樂也接受了。現在,該技術秘密和生產工藝已經為重慶百事所有,天府可樂無權擁有該技術秘密。所以,他們不存在侵權。

而百事中國除了對重慶百事的相關觀點表示贊同外,還表示天府可樂沒有證據證明百事中國操縱重慶百事侵犯技術秘密。在天府可樂退出重慶百事之前,重慶百事一直都是根據合資公司章程生產天府可樂全套產品。

法院判決重慶百事歸還天府核心技術

徐來慶稱,他們是在上周五收到的判決書。對判決結果,徐律師和天府可樂方面都滿意。

市五中院審理後認為,按照商業秘密的三個構成要件,雙方爭論的核心技術是不為公眾所知的技術,天府可樂對該技術信息採取了嚴格的保密措施,同時該核心技術具有現實的或者潛在商業價值而具備實用性。相關證據表明,只有天府可樂才是該核心技術的擁有者。當年的合資契約並沒有約定將核心技術作為註冊資本投入到重慶百事。從合資開始,天府可樂就知道重慶百事在使用天府的核心技術,應當認為是許可合法使用;多年來,天府可樂也一直沒有主張過技術秘密的使用費。本案是侵犯商業秘密的訴訟,天府可樂有權向法院提起。

該院為此判決,天府可樂是涉案濃縮液乙料成分、配方及其生產工藝商業秘密的權利人,重慶百事在本判決生效之日停止使用天府可樂的相關商業秘密,並在判決生效之日起10日內返還該技術秘密及相關資料。100萬元的索賠不予支持。至於天府可樂將百事中國作為被告,因未提交相關證據,也不予支持。

特困帽子一戴10年職工生活費靠撥款

錢黃稱,算到今年,重慶市特困企業這頂帽子,天府可樂戴了連續10年。目前,企業在冊職工近200人,平均年齡近50歲。企業全面停產,唯一的一條生產線都在5年前封存了,目前沒有任何收入來源。唯一的資產就是一棟不到2000平方米的4層舊樓房。其餘土地、設備、廠房等資產都在合資時入股了。

公司現在在冊的近200名職工,除了留守的17人外,其餘全部下崗,平均每月拿350元左右的生活費。這些生活費全靠上級企業輕紡控股集團撥付。在節假日,市國資委和市總工會,要撥付一定的困難慰問金慰問職工。

而他們留守人員主要工作是對在職、退休職工的管理,交社保、醫保等,還有就是打官司。

一年之後市民有望重新喝到天府可樂

錢黃稱,這場訴訟只是首戰告捷。接下來,他們還要啟動“天府”的商標訴訟。商標訴訟主要有三方面:“天府”商標本身轉讓無效、商標使用費、商標的減值損失。總損失估計在兩億元以上。

錢黃稱,天府可樂除了生產可樂外,原來還生產了果味汽水、果汁、飲料酒類、功能性飲料、罐頭、白酒等12大類57個產品。他們打這個官司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恢復天府可樂的生產,重新塑造民族品牌。據錢黃稱,“只要把核心技術拿回來了,天府可樂有望在一年後重出江湖。”

錢黃稱,雖然公司現在舉步維艱,但他們的“天府”品牌深入人心,他們正考慮融資、與財團合作等方式重新啟動生產。有廣大消費者的支持,也有技術實力,他們所有職工都對前景看好。

兩個可樂糾結16年

事實上,天府可樂與百事的恩怨情仇,長達16年。

1981年,天府可樂在重慶誕生。不過,儘管天府可樂曾一度占有中國可樂市場75%的份額,但在當時大舉進入的國際飲料巨頭面前,它還是並無競爭優勢。於是,到1994年1月18日,天府可樂與美國百事正式簽署合資成立重慶百事天府飲料有限公司的契約,由外方占60%的股份。

然而,這場看似美好的跨國婚姻,讓天府可樂陷入漫長的噩夢。

雙方在合資契約中,明確建立合資企業的目的是發展“天府”牌系列飲料。同時也可生產部分百事品牌飲料,但天府可樂所占份額不低於50%。但雙方合資後,合資公司從廣告到銷售,全力推廣百事品牌飲料。原天府可樂老總李培全說,天府可樂飲料銷量驟降,合資第一年還能占74%,到第二年就成了51%,第三年下降到21%,到2007年僅占0.5%。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合資不久,百事可樂就在重慶市場占有率最高達到八成以上。

天府集團在財務監管上對合資公司更是失控。錢黃表示,合資公司經營連年虧損,天府集團不僅未得分文,還背上了近3000萬元的債務。

但百事卻從合資公司獲得豐厚利潤。李培全稱,百事公司向合資公司出售濃縮液的收入,估算在雙方合資前10年就高達1.5億元。

2006年,承受巨大經濟壓力的天府集團將手裡的股份作價1.3億元賣給百事。至此,天府集團以品牌消亡、市場盡失、資產歸零為代價,換來了賬面上的零負債。

為了找回自己的品牌,天府可樂開始設法從合資公司拿回一直免費給對方使用的配方等核心技術。錢黃說,他們從2008年10月就開始以公函方式討說法,直到後來對簿公堂 。

2009年10月28日,重慶五中院正式受理該案。由於重慶百事提出管轄權異議,該案推遲到最近開庭,最終才有了判決。

莫讓天府悲劇 再次上演天府可樂與百事可樂品牌之爭首輪獲勝,這也是近年來中國民族品牌與外國品牌交鋒的首次勝利。

上世紀90年代,曾出現過民族品牌和跨國公司合資的熱潮,但北冰洋、正廣和等一些國產品牌就此被雪藏了,中國8大飲料廠中的7家都不見了。部分跨國公司通過合資獲得合法進入中國市場的“許可證”,進而掌控市場定價權。

對於外資品牌大舉滲透中國各行各業的現象,相關部門其實並沒有實質性保護好民族品牌的舉措出台。民族品牌在如保護智慧財產權等問題上,也往往沒有外資品牌那么有意識,以至於陷入了某些圈套。而外資長久以來一直享受的超國民待遇,也在一定程度上侵占了原本屬於民族品牌的市場份額。

好在中國人正在逐步覺醒。近年來,天府可樂與百事可樂、娃哈哈與達能等紛紛陷入品牌爭奪糾紛,之前的可口可樂收購匯源也引發巨大爭議。

事實上,天府可樂由興盛到衰亡,再到艱難“索回”的歷程,對於中國民族品牌而言無疑是一堂生動的警示課程。

亂彈

天府可樂配方出爐。1985年天府可樂被國務院定為國宴飲料,被譽為“一代名飲”。

合資前,天府可樂在全國擁有108家分廠,合資前8年占有中國可樂市場75%份額。

天府百事宣告聯姻,成立“重慶百事天府飲料有限公司”。雙方明確:天府在公司未來總飲料產量中所占份額不低於50%。

天府可樂在合資公司總飲料產量中銷量占74%。合資公司虧損1000多萬。

天府可樂在合資公司總飲料產量中銷量占51%。合資公司虧損1500多萬。

天府可樂在合資公司總飲料產量中銷量占21%。合資公司虧損3000多萬。

天府可樂在合資公司總飲料產量中銷量占不到1%,合資公司累計虧損7000多萬。

債務纏身的天府將所持百事天府所有股權全部售給百事。天府可樂停產。

天府6次向百事發函希望歸還“天府可樂”商標。但百事均稱沒有收到任何信函。

百事向天府提出商談前提:天府必須先發表聲明,就此前對媒體發表的與百事合作的言論進行道歉,以恢復百事聲譽。

天府起訴百事涉嫌長期非法占有技術秘密。

市五中院一審判決此案。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