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禎[宋朝第四位皇帝]

趙禎[宋朝第四位皇帝]

趙禎(1010年5月12日-1063年4月30日),初名趙受益。宋朝第四位皇帝(1022年3月23日-1063年4月30日在位),宋真宗趙恆第六子,母為李宸妃。 早年曆封慶國公、壽春郡王、升王,官中書令。天禧二年(1018年),被立為皇太子,賜名趙禎。乾興元年(1022年),趙禎即位,時年十三歲。他在位初期,由章獻明肅皇后劉氏垂簾聽政,至明道二年(1033年)始親政。在位中期爆發第一次“宋夏戰爭”,經三年交戰後,雙方簽訂“慶曆和議”。期間,遼朝趁機重兵壓境,迫宋增輸歲幣,史稱“重熙增幣”。針對北宋日益嚴重的統治危機,趙禎於慶曆三年(1043年)任用范仲淹等開展“慶曆新政”,但因反對勢力龐大,改革鏇即中止。嘉祐八年(1063年),趙禎崩逝,享年五十四歲。在位四十二年,為宋朝在位時間最長的皇帝。諡號體天法道極功全德神文聖武睿哲明孝皇帝,廟號仁宗,葬於永昭陵。趙禎在位期間,經濟繁榮,科學技術和文化也得到了很大的發展。《宋史》贊曰:“《傳》曰:‘為人君,止於仁。’帝誠無愧焉。” 史家將其在位及親政治理國家的時期概括為“仁宗盛治”。他善書法,尤擅飛白書。有《御製集》一百卷 。《全宋詩》錄有其詩。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取自南熏殿舊藏仁宗趙禎畫像。 取自南熏殿舊藏仁宗趙禎畫像。

趙受益( 後改名趙禎)生於大中祥符三年四月十四日(1010年5月12日)   ,他是宋真宗趙恆的第六子,其母為李宸妃。   因趙恆所寵信的美人劉氏( 章獻明肅皇后)無子,趙恆便對外聲稱趙受益為劉氏所生。  

趙受益天性仁孝,對人寬厚和善,喜怒不表現於外表。大中祥符七年(1014年),被封為慶國公。大中祥符八年(1015年),進封壽春郡王,講學於資善堂。天禧元年(1017年),加官中書令。  

天禧二年(1018年),趙受益進封升王。同年八月( 《宋史·本紀》作九月),趙受益被冊封為皇太子,賜名 趙禎。   由參知政事李迪兼太子賓客,以輔導趙禎。  

登基即位

乾興元年(1022年)二月十九日,趙恆逝世。年僅十三歲的趙禎即皇帝位,由皇太后劉氏(章獻明肅皇后)代行處理軍國事務,直至明道二年(1033年)劉太后去世,才開始親政。  

趙禎性情寬厚,不事奢華,還能夠約束自己,對下屬寬厚以待,讓百姓休養生息,因此受到後世的稱讚。他知人善用,因而在位時期名臣輩出,國家安定太平,經濟繁榮,科學技術和文化得到了很大的發展。趙禎在位期間,宋朝“四海雍熙、八荒平靜,士農樂業、文武忠良”。史上有“慶曆、嘉祐之治”之稱,   尤以“嘉祐之治”為多。

善於納諫

趙禎 趙禎

諫臣包拯屢屢犯顏直諫,甚至唾沫都飛濺到趙禎臉上。但趙禎一面用衣袖擦臉,一面還接受他的建議,竟未予以怪罪。有一次,包拯反對任命仁宗寵妃張氏( 即 溫成皇后)的伯父張堯佐為三司使,趙禎便改命張堯佐為節度使,包拯愈加激烈地反對,帶領七名言官與趙禎理論。趙禎生氣地說:“你們是想說張堯佐的事嗎?節度使是個粗官,為什麼還要爭?”言官唐介不客氣回答道:“節度使,太祖( 趙匡胤)、太宗( 趙光義)都曾經做過,恐怕不是粗官。”趙禎最終採納了言官的建議。他回到後宮後,對張氏說:“你只知道要宣徽使,你難道不知道包拯是御史嗎?”

趙禎的度量和推己及人之心在封建時代,算是很難得的。因此,他被歷史學家稱譽為“守成賢主”。  

趙禎一朝還出現了“求之千百年間,蓋示一二見”,在《岳陽樓記》中唱出“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范仲淹,以及倡導文章應明道、致用,領導北宋古文運動的歐陽修。

勵志變革

趙禎不安於守成的現狀,針對慶曆年間農民起義和兵變在各地相繼爆發以及日益嚴重的土地兼併、“三冗”( 冗官、冗兵、冗費)現象,也有志開展革新。他多次以“天下事責大臣”,意圖有所作為。  

慶曆三年(1043年),趙禎授范仲淹為參知政事,又擢拔歐陽修、余靖、王素和蔡襄為諫官( 俗稱“ 四諫 ”),銳意進取。九月,在趙禎的責令下,范仲淹、富弼提出了“明黜陟、抑僥倖、精貢舉、擇官長、均公田、厚農桑、修武備、減徭役、覃恩信、重命令”的十項改革主張,歐陽修等人也紛紛上疏言事,趙禎大都予以採納,並漸次頒布實施,頒發全國。

由於新政觸犯了貴族官僚的利益,因而遭到他們的阻撓。慶曆五年(1045年)初,范仲淹、韓琦、富弼、歐陽修等人相繼被排斥出朝廷,各項改革也被廢止,新政徹底失敗。這次改革雖然失敗,卻為後來的王安石變法起到了投石問路的先導作用。  

立儲及患病

趙禎彩像(清人繪) 趙禎彩像(清人繪)

趙禎的三個兒子全部早夭,他於是在景佑二年(1035年)將濮王趙允讓第十三子趙宗實( 後改名 趙曙 ,即宋英宗)接入皇宮,交給曹皇后撫養。但在寶元二年(1039年)豫王趙昕出生後,趙禎又將趙宗實送出宮。  

趙昕於慶曆三年(1043年)早夭,而趙禎晚年無子,最終只得於嘉祐七年(1062年)八月立趙宗實為皇子。  

至和三年(1056年)正月,趙禎在臨朝受文武百官參拜時,突然手舞足蹈,口出涎水。同日,遼朝使者正在紫宸殿拜見趙禎,趙禎語無倫次。宰相文彥博只好對遼朝使者說是飲酒過量所致。此後幾天,趙禎病情愈益加重,天天大呼“皇后與張茂則謀大逆”等荒唐的言語。文彥博與另一位宰相富弼等人負責全權處理朝廷內外大事,並組織京城百官在一些大寺院、道觀進行祈禱活動。二月,趙禎逐漸康復,開始處理政事。  

崩逝汴梁

嘉祐八年(1063年)三月二十九日(4月30日),趙禎於汴梁皇宮駕崩,享年五十四歲。據《宋史》記載,趙禎駕崩的訊息傳出後,“京師( 汴梁)罷市巷哭,數日不絕,雖乞丐與小兒,皆焚紙錢哭於大內之前”。

趙禎駕崩的訊息傳到洛陽時,市民們也自動停市哀悼,焚燒紙錢的煙霧飄滿了洛陽城的上空,以致“天日無光”。他的死甚至影響到了偏遠的山區,當時有一位官員前往四川出差,路經劍閣,看見山溝里的婦女們也頭戴紙糊的孝帽哀悼皇帝的駕崩。    

趙禎駕崩的訃告送到遼國後,“燕境之人無遠近皆哭”,遼道宗耶律洪基也大吃一驚,衝上來抓住宋朝使者的手號啕痛哭,說:“四十二年不識兵革矣。”又說:“我要給他建一個衣冠冢,寄託哀思。”此後,遼國歷代皇帝“奉其御容如祖宗”。  

為政舉措

政治

主持進行“慶曆新政”的范仲淹 主持進行“慶曆新政”的范仲淹

趙禎針對宋中期日益嚴重的土地兼併及冗官、冗兵、冗費現象,於慶曆三年(1043年)任用范仲淹等開展“慶曆新政”。

范仲淹與富弼提出“明黜陟、抑僥倖、精貢舉、擇官長、均公田、厚農桑、修武備、減徭役、覃恩信、重命令”等十項以整頓吏治為中心的改革主張。歐陽修等人也紛紛上疏言事。

趙禎根據意見,詔中書、樞密院同選諸路轉運使和提點刑獄;規定官員必須按時考核政績,以其政績好壞分別升降。更蔭補法,規定除長子外,其餘子孫須年滿十五歲、弟侄年滿二十歲才得恩蔭,而恩蔭出身必須經過一定的考試,才得補官。又規定地方官職田之數。慶曆四年(1044年)三月,更定科舉法。另外,還頒布減徭役、廢並縣、減役人等詔令。

由於新政觸犯了貴族官僚的利益,因而遭到他們的阻撓。慶曆五年(1045年)初,范仲淹、韓琦、富弼、歐陽修等人相繼被排斥出朝廷,各項改革也被廢止,新政徹底失敗。  

軍事

趙禎在位期間最主要的軍事衝突在於西夏。夏景宗李元昊即位後,改變其父定難軍節度使李德明( 夏太宗)“依遼和宋”的國策,於寶元元年(1038年)稱帝,國號夏,史稱西夏。宋夏間維持三十年的和平政局再次破裂。   從康定元年(1040年)到慶曆二年(1042年)的三年中,宋、夏在三川口( 今陝西延安西北)、好水川( 今寧夏隆德西北)及定川寨( 今固原西北)展開三次大戰,宋軍皆先勝後敗。   到定川之戰,西夏分兵欲直搗關中的西夏軍遭宋朝原州( 今甘肅 鎮原)知州景泰的頑強阻擊,全軍覆滅,西夏攻占關中的戰略目標就此破滅。西夏雖在宋夏戰爭中接連取得勝利,但自身亦傷亡近半,國力難支。在受到重大損失的情況下,宋、夏終於謀求妥協,於慶曆四年(1044年)十月訂立和約:夏向宋稱臣,宋每年賜西夏絹十三萬匹、銀五萬兩、茶二萬斤,並開放邊境貿易。史稱“慶曆和議”。自此後,宋夏關係趨於緩和,維持了近半世紀的和平。  

皇祐四年(1052年),儂智高反宋,軍隊席捲廣西、廣東各地。趙禎任用狄青、余靖率兵南征。皇祐五年,狄青夜襲崑崙關,于歸仁鋪之戰大敗儂智高。儂智高遁走,後不知去向。

康定年間(1040年-1041年),趙禎命丁度與曾公亮等編纂《武經總要》。   此書為中國第一部規模宏大的官修綜合性軍事著作,對於研究宋朝以前的軍事思想非常重要。其中大篇幅介紹了武器的製造,對古代中國軍事史、科學技術史的研究也很重要。

經濟

趙禎執政時期,由於長期的和平,宋朝經濟快速發展。天聖元年(1023年),設益州交子務,正式發行交子。  

宋朝對遼、夏是以每年支出數十萬兩銀、數十萬匹絹,以及大量其他物品以換取和平。然而,成為慶曆(1041年-1048年)初年政治經濟重大危機的,是所謂“冗官”、“冗兵”、“冗費”的三冗。   趙禎在位時,冗兵特別嚴重,全國軍隊總計一百二十五萬九千人,占賦稅十分之七。宋夏戰爭結束後才略有裁減,亦維持在一百一十餘萬人。巨額的軍費開支占國家總收入的大部分。  

所謂“冗費”,是指皇帝的各種祭祀活動、修建佛寺宮觀以及各種賞賜等等的開支。“三冗”導致宋朝廷入不敷出。為了維持龐大的開支,只有加緊剝削。據慶曆時任主管財政的三司使張方平說:“慶曆五年取諸路鹽酒商稅歲課,比《景德會計錄》,皆增及三數倍以上。”如“景德中收商稅四百五十餘萬貫,慶曆中一千九百七十五萬餘貫”等等。  

真宗趙恆與仁宗趙禎兩朝土地兼併更嚴重,公卿大臣大都占地千頃以上。趙禎在位晚期,“勢官富姓占田無限,兼併冒偽習以為俗,重禁莫能止焉”,最後“富者有彌望之田,貧者無卓錐之地。”  

文化

趙禎畫像 趙禎畫像

趙禎在位期間,曾多次關心圖書館文化事業。景祐中,鑒於三館秘閣藏書多謬亂不全,詔翰林學士王堯臣、史館檢討王洙、館閣校勘歐陽修等人進行編次和整理,於慶曆元年(1041年)成《崇文總目》六十六卷。該書為北宋一部重要的官修目錄。

嘉祐五年(1060年),趙禎又下詔:建隆初,三館聚書,僅止萬卷。然而今秘府所藏,比唐開元舊錄,遺逸尚多,宜開購賞科,以廣獻書之路。規定每獻一卷館閣所缺之書,賞丈絹一匹,及獻五百卷,特與文資。次年閏月,又下詔搜訪遺書:“凡吏民有以書籍來獻者,令史館視其篇目,館中所無則收之。獻書人送學士院試問吏理,堪仕職官者以聞。“當年,就有三禮涉弼,三傳彭乾,學究朱載等人,回響號召獻書,並命其分置於各書府,欽賜涉弼等人以科名,以示獎勵。又下令編撰《嘉祐搜訪闕書錄》一卷,作為搜訪依據。

趙禎在位時期,北宋文人政治文化獲得較大發展,“和而不同”的慶曆士風得以涵詠和張揚。  

外交

慶曆元年(1041年)十二月,乘宋、夏戰事緊張之際,遼興宗在以南院宣徽使蕭惠為首的群臣支持下,決定以宋修邊防與攻夏為藉口,一面派耶律重元及蕭惠聚兵南京,作出攻宋的態勢。一面於次年(1042年)初派蕭特末、劉六符赴宋廷,索取被後周世宗攻占的關南十縣。趙禎派大臣富弼與遼國進行談判,其嚴詞強硬,博征旁引,打破遼國索要後周時期柴榮奪取的三關之地的企圖。同時,為避免兩面作戰,趙禎最終決定以每年增加歲幣( 銀、絹各十萬匹、兩)為代價,維持澶淵之盟的和平協定,史稱重熙增幣。  

但歲幣支出對宋而言並非沉重負擔,比起選擇戰爭的軍費,歲幣開支無足輕重。寶元元年(1038年),陝西出支為一千五百五十一萬;寶元二年(1039年)展開宋夏戰爭後,慶曆二年(1042年)陝西出支為三千三百六十三萬,幾近赤字。遼國失去南下劫掠的經濟誘因,也是遼宋能維持百年和平的重要因素之一。  

藝術造詣

趙禎善書法,史稱其“天縱多能,尤精書學”,尤擅飛白體,《書史會要》稱“埶遒勁,可入能品”   。宮殿門觀,多為其飛白書題榜。當時大臣的神道碑首,也多有其題字。  

個人作品

據《玉海》記載,趙禎有《御製集》一百卷   ,今已佚。《全宋詩》錄其詩十三首。另據《文獻通考》所載,趙禎還曾“纂古今兵書戰策及書史成敗之跡”,撰《神武秘略》十卷,也已經佚失。  

部分詩文作品 
《句》(其一)、《句》(其二)、《蓮花經贊》、《賞花釣魚》、《送李端懿師鄆》、《挽劉沆》、《幸資善堂》、《賜賦元亨》、《賜劉輝及第》、《賜梅摯知杭州》、《嘉祐六年八月十五日賜林悅二首》(其一)、《合宮歌》
《尊道賦》

人物評價

總評

趙禎像 趙禎像

明末清初思想家王夫之在《宋論》中認為趙禎“無定志”   。他認為,在趙禎親政的三十年中,兩府大臣換了四十餘人,都是屢進屢退,即使賢者在位,因不能安於其位,也無法施其才能,做出成績。這樣朝令夕改,一反一復,使“吏無適守,民無適從”,讓下面的人感到無所適從,結果什麼事也辦不成。  

著名諫臣蔡襄曾說他“寬仁少斷’’。在慶曆改革之初,蔡襄等人就曾提醒趙禎“任諫非難,聽諫為難,聽諫非難,用諫非難。……願陛下察之,毋使有好諫之名而無其實”。  

趙禎不事奢華,能夠約束自己。“為人君,止於仁”,“仁”就是對他的最高評價。作為一個性情文弱溫厚的守成之君,趙禎能守祖宗法度,並知人善任,有解決社會舊弊之心,因而在其統治時期,名臣輩出,有太平治世之稱。

歷代評價

王安石:太宗承之以聰武,真宗守之以謙仁,以至仁宗、英宗,無有逸德。此所以享國百年而天下無事也。……仁宗在位,歷年最久。……升遐之日,天下號慟,如喪考妣,此寬仁恭儉,出於自然,忠恕誠愨,終始如一之效也。  

陳師錫:宋興一百五十餘載矣,號稱太平,饗國長久,遺民至今思之者,莫如仁宗皇帝。……以致慶曆、嘉佑之治為本朝甚盛之時,遠過漢唐,幾有三代之風。  

蘇軾:①宋興七十餘年,民不知兵,富而教之,至天聖、景祐極矣,而斯文終有愧於古。   ②仁宗皇帝在位四十二年,搜攬天下豪傑,不可勝數。既自以為股肱心膂,敬用其言,以致太平,而其任重道遠者,又留以為三世子孫百年之用,至於今賴之。  

范祖禹:仁宗愛人物之心,在位四十二年,未常一日而忘其誠……廟號曰仁,不亦宜乎。  

邵伯溫:嗚呼!雖酒酣、嬪御在列,尚不忘四民,故自聖帝明王以來,天獨以仁謚之也。  

《東坡詩話》:聖明有道唐虞世,日月無私天。  

周正夫:仁宗皇帝百事不會,只會做官家。  

羅從彥:仁宗之英明,急於圖治。而富范等衂於防間,不果其志,何耶?古者人君立政、立事,君臣相與同心、同謀,明足以照之,仁足以守之,勇足以斷之,為之不暴而持之以久。故小人不得措其私,權幸不得搖其成。若慶曆之事,銳之於始,而不救其終。君臣之間,毋乃有未至耶?  

秦檜:慶曆、嘉佑之治上參唐虞,下軼商周,何其盛哉!

王十朋:我太祖太宗,肇造我宋之家法者也。真宗仁宗至於列聖,守我宋之家法者也。  

呂中:①明道二年四月,親政之後,抑內降,正朝綱,擯斥張耆、夏竦、陳堯佐之徒,而擢用范仲淹、孔道輔、龐籍輩,天下駸駸向治矣。嗚呼!明道二年之親政,積而為慶曆、嘉祐之盛。   ②是何台諫之職在國初則輕,在仁宗之時則重,在國初則為具員,在仁宗之時則為振職,何邪?蓋仁祖不以天下之威權為紀綱,而以言者之風采為紀綱,故其進退台諫,公其選而重其權,優其遷而輕其責,非私之也,蓋以立國之紀綱實寄於此。   ③我朝之治,莫盛於仁祖,而災異之多,惟仁皇之世為屢見。惟我仁祖減膳撒樂,旱而撒蓋,雨而徒跣,其禱祈之切至,露立於壇陛,其訓辭之切至。移災於朕躬,是以天鑒其誠,民感其仁,而慶曆之災異,轉為四十二年之和氣。   ④仁宗在位四十二年,天下安樂,唯仁治而已。  

文天祥:康定間,歐陽修以言事出,未幾即召以諫院;至和間,唐介以言事貶,未幾即除以諫官;仁祖之所以主直道者如此。  

脫脫在《宋史》中評價:①仁宗恭儉仁恕,出於天性,一遇水旱,或密禱禁庭,或跣立殿下。……至於夏人犯邊,御之出境;契丹渝盟,增以歲幣。在位四十二年之間,吏治若偷惰,而任事蔑殘刻之人;刑法似縱弛,而決獄多平允之士。國未嘗無弊幸,而不足以累治世之體;朝未嘗無小人,而不足以勝善類之氣。君臣上下惻怛之心,忠厚之政,有以培壅宋三百餘年之基。子孫一矯其所為,馴致於亂。《傳》曰:“為人君,止於仁。”帝誠無愧焉。   ②仁宗之世,契丹增幣,夏國增賜,養兵兩陲,費累百萬;然帝性恭儉寡慾,故取民之制,不至掊克。   ③宋之廟號,若仁宗之為“仁”,孝宗之為“孝”,其無愧焉,其無愧焉!  

陶宗儀:天德純粹,無聲色畋游之好。  

梁寅在《梁石門集》中說:仁宗,其遏西夏之兵者,韓琦、范仲淹之功也;致慶曆之治者,亦韓、范與富弼三人之力也。而帝之恭儉愛民,四十二年始終若一,真可謂仁矣。

劉玉:宋仁宗能納范仲淹、唐介之忠,故能臻慶曆之治。  

鄒智:宋之英主,無出仁宗。夏辣懷奸挾詐,孤負任使則罷之;呂夷簡痛改前非,力圖後效則包容之;杜衍、韓琦、范仲淹、富弼,抱才氣有重望,則不次摺之。故能北御契丹,西臣元昊,而慶曆、嘉佑之治號為太平,未聞一任一疑可以成天下之事也。  

萬鏜:在昔人君,以務實致治者,漢文景、宋仁宗是也。  

孫承恩:穆穆仁宗,實惟盛德。奉身清約,議論懇惻。學勤講筵,治法無逸。昭陵之思,百世一日。  

李贄認為趙禎一朝,“鉅公輩出,尤千載一時也”。  

《於文龍水滸人物譜》中的宋仁宗 《於文龍水滸人物譜》中的宋仁宗

王夫之在《宋論》中說:仁宗之稱盛治,至於今而聞者羨之。帝躬慈儉之德,而宰執台諫侍從之臣,皆所謂君子人也,宜其治之盛也。  

天都外臣在《水滸傳敘》中說:小說之興,始於宋仁宗。於時天下小康,邊釁未動,人主垂衣之暇,命教坊樂部纂取野記,按以歌詞,與秘戲優工,相雜而奏。是後盛行,遍於朝野。蓋雖不經,亦太平樂事。  

秦篤輝:仁宗之弊,患在廢弛。  

乾隆帝曾說,有三個帝王,為他所佩服,一是他的祖父康熙玄燁,二是唐太宗李世民,三是宋仁宗趙禎。  

蔡東藩《宋史演義》:①仁宗之世,宋尚稱盛,元昊騷擾西陲,得一良將以平之,猶為易事。   ②仁宗之駕馭中外,未嘗不明,而失之於柔。……仁宗以仁稱,吾謂乃婦人之仁,非明主之仁。  

虞雲國《細說宋朝》:儘管有種種外患內政上的問題,但仁宗一朝無論如何還是宋朝的治世,除卻軍事,政治、經濟和文化上都頗有些盛世氣象。……治世的出現,與仁宗“恭儉仁恕”的個人秉性與治國方針有關,他不是一個奮發有為的英主,甚至在歷朝守成之君中也不是聲譽卓著的明君。他的性格有柔弱游移等毛病,耳朵根子軟,對後宮女色也有相當的興趣。但他最大的優點就是寬容仁厚,能容忍各種激烈的批評意見,哪怕是對他私生活妄加非議,聽了也從不挾憤報復。  

軼事典故

生母之爭

趙禎畫像 趙禎畫像

關於趙禎的身世,清代古典名著《三俠五義》里有一種“狸貓換太子”的說法,認為劉氏、李氏在真宗晚年同時懷孕,為了爭當正宮娘娘,工於心計的劉氏將李氏所生之子換成了一隻剝了皮的狸貓,污衊李氏生下了妖孽。真宗大怒,將李氏打入冷宮,而將劉氏立為皇后。後來,天怒人怨,劉氏所生之子夭折,而李氏所生男嬰在經過波折後被立為太子,並登上皇位,這就是宋仁宗趙禎。在包拯的幫助下,趙禎得知真相,並與已雙目失明的李氏相認,而已升為皇太后的劉氏則畏罪自縊而死。自宋朝以來,由於小說、戲劇等各種藝術形式的演繹,趙禎生母之謎日益鮮活生動,備受世人關注。關於“趙禎究竟是真宗後劉氏之子、還是妃子李氏親生”這一問題,無論是小說,還是戲曲,幾乎眾口一辭,認定趙禎是李氏所生。

事實也大體如此:李氏本是劉氏做妃子時的侍女,後來被真宗看中,成為嬪妃,並產下一個男嬰。連喪數子的真宗中年得子,自然喜出望外。趙禎在出生後,便在真宗的默許下,由未能生育劉氏和楊淑妃一起撫養。李氏懾於劉後的權勢,也不敢流露出任何不滿。

乾興元年(1022年),十三歲的趙禎即位,劉氏以皇太后身份垂簾聽政,權傾朝野。趙禎在養母的權力陰影下一天天長大。劉太后在世時,他一直不知先皇嬪妃中的順容李氏就是自己的生母。劉太后病逝後,燕王趙元儼告知趙禎實情。趙禎號慟頓毀,連日不視朝,下哀痛之詔自責。尊宸妃為皇太后,諡號“莊懿”。在知道自己的身世後,趙禎倍感震驚。他抑制不住內心的悲傷,一面親自乘坐牛車趕赴安放李妃靈柩的洪福院,一面派兵包圍了劉後的住宅,以便查清事實真相後作出處理。此時的趙禎不僅得知了自己的身世,而且聽說自己的生母竟死於非命,他一定要打開棺木查驗真相。當棺木打開,只見以水銀浸泡、屍身不壞的李妃安詳地躺在棺木中,容貌如生,服飾華麗,趙禎這才嘆道:“人言豈能信?”隨即下令遣散了包圍劉宅的兵士,並在劉太后遺像前焚香,道:“自今大娘娘平生分明矣。”言外之意就是劉太后是清白無辜的,她並沒有謀害自己的母親。

李氏是在臨死時才被封為宸妃的,劉太后在李宸妃死後,最初是想秘而不宣,準備以一般宮人禮儀舉辦喪事。但宰相呂夷簡力勸大權在握的劉太后,要想保全劉氏一門,就必須厚葬李妃,劉後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決定以高規格為李宸妃發喪。生母雖然厚葬,但卻未能沖淡趙禎對李氏的無限愧疚,他一定要讓自己的母親享受到生前未曾得到的名分。經過朝廷上下一番激烈爭論,最終,將真宗的第一位皇后郭氏列於太廟之中,而另建一座奉慈廟分別供奉劉氏、李氏的牌位。劉氏被追謚為莊獻明肅皇太后,李氏被追謚為莊懿皇太后。奉慈廟的建立,最終確立了趙禎生母的地位,同時也意味著年輕的趙禎在政治上的日益成熟,逐漸擺脫了劉太后的陰影。

廣納諫言

趙禎 趙禎

一天,趙禎退朝回到寢宮,因為頭癢,沒有脫皇袍就摘下帽冠,叫梳頭太監進來替他梳頭。太監梳頭時見趙禎懷中有一份奏摺,問道:“陛下收到的是什麼奏摺?”趙禎說是諫官建議減少宮中宮女和侍從的。太監說:“大臣家裡尚且都有歌伎舞女,一旦升官,還要增置。陛下侍從並不多,他們卻建議要削減,豈不太過分了!”趙禎沒有接口。太監又問:“他們的建議,陛下準備採納嗎?”趙禎說:“諫官的建議,朕當然要採納。”太監自恃一貫為趙禎所寵信,就不滿地說:“如果採納,請以奴才為削減的第一人。”趙禎聽了,頓然站起,呼喚主管太監入內,按名冊檢查,將宮人二十九人及梳頭太監削減出宮。事後,皇后問道:“梳頭太監是陛下多年的親信,又不是多餘的人,為何將他也削減?”趙禎說:“他勸朕拒絕諫官的忠言,朕怎能將這種人留在身邊!”

諫官王素曾勸諫趙禎不要親近女色,趙禎回答說:“近日,王德用確有美女進獻給我,現在在宮中,我很中意,你就讓我留下她吧。”王素說:“臣今日進諫,正是恐怕陛下為女色所惑。”趙禎聽了,雖面有難色,·但還是命令太監說:“王德用送來的女子,每人各贈錢三百貫,馬上送她們離宮,辦好後就來報告。”說完,他還淚水漣漣。王素說:“陛下認為臣的奏言是對的,也不必如此匆忙辦理。女子既然已經進了宮,還是過一段時間再打發她們走為妥。”趙禎說:“朕雖為帝王,但也和平民一樣重感情。將她們留久了,會因情深而不忍送她們走的。”  

勤儉律己

趙禎生性恭儉仁恕,百司曾奏清擴大苑林,趙禎說:“吾奉先帝苑囿,猶以為廣,何以是為?”  

趙禎不光對人仁慈寬厚,身為九五至尊,但對自己的要求也是非常嚴格。衣食非常簡樸,史書中記錄了他大量嚴於律己的故事。有一次,趙禎在散步,時不時的就回頭看,隨從們都不知道皇帝是為了什麼。趙禎回宮後,著急的對嬪妃說到:“朕渴壞了,快倒水來。”嬪妃覺得奇怪,問趙禎:“陛下為什麼在外面的時候不讓隨從伺候飲水,而要忍著口渴呢。”趙禎說:“朕屢屢回頭,但沒有看見他們準備水壺,如果朕要是問的話,肯定有人要被處罰了,所以就忍著口渴回來再喝水了。”

趙楨的生活也較檢點。有一次,時值初秋,官員獻上蛤蜊。趙楨問從哪裡弄來的,臣下答說從遠道運來。又問要多少錢,答說共二十八枚,每枚錢一千。趙楨說:“我常常告誡你們要節省,現在吃幾枚蛤蜊就得花費二萬八千錢,朕吃不下!”他也就沒有吃。還有一次,趙禎早晨醒來對近侍說:“昨天晚上朕肚子餓得很,睡不著想吃燒羊。”近侍問道:“陛下為何不降旨命臣下去採辦?”趙禎說:“朕如果一開口,下面就因為這是朕的命令,去大肆擾民,所以還是不開口的好。”

一天,趙禎處理事務到深夜,又累又餓,很想吃碗羊肉熱湯,但他忍著飢餓沒有說出來,第二天,皇后知道了,就勸他:“陛下日夜操勞,千萬要保重身體,想吃羊肉湯,隨時吩咐御廚就好了,怎能忍飢使陛下龍體受虧呢?”仁宗對皇后說:“宮中一時隨便索取,會讓外邊看成慣例,朕昨夜如果吃了羊肉湯,御廚就會夜夜宰殺,一年下來要數百隻,形成定例,日後宰殺之數不堪計算,為朕一碗飲食,創此惡例,且又傷生害物,於心不忍,因此朕寧願忍一時之餓。”  

趙禎去世前不久,中書門下、樞密院曾在福寧殿的西合奏事,看見趙禎所用的床帳、墊具都質樸灰暗,許久未更換。趙禎看著宰相韓琦等人說:“朕居於宮中,自己日常生活的享用正是如此。這也是百姓的膏血啊,可以隨便浪費嗎!”  

廢后寵妃

趙禎 趙禎

早在劉太后生前,趙禎與太后之間就已存在極大的衝突,尤其是在自己的婚姻大事上,趙禎明顯地感到太后的專橫。趙禎最初看上了並非官宦卻富有錢財的王蒙正的女兒,曾向劉太后提起過此事,但武斷的太后根本不予理會,藉口這個王姓女子“妖艷太甚,恐不利少主”,硬是將這個“姿色冠世”的少女許配給了劉美長子劉從德。劉美即是太后的前夫、銀匠龔美。這一許配卻極大地傷害了趙禎。

趙禎喜歡的姑娘被許給劉從德後,太后也準備儘快為十五歲的皇帝完婚,選了幾個有身份的少女進宮,作為皇后候選人,其中有已故中書令郭崇的孫女郭氏,已故驍騎衛上將軍張美的曾孫女張氏。當時趙禎一眼就相中了張氏。本來皇帝選中誰就可以立為皇后,但趙禎的意願再次遭到太后的阻撓。原來,經過太后審視,認為張氏不如郭氏,在未與趙禎商量的情況下,便自作主張以張氏為才人,而冊立郭氏為皇后。這一決定又一次使少年趙禎遭受到了沉重的打擊,進而造成此後長時間內皇帝對正宮的冷漠,也直接導致了廢后風波。

郭皇后有劉太后作靠山,她既不懂得謙讓和寬容,更是逐漸養成了驕橫自恣的性格。太后死後,她依然舊習不改,仍沿用太后時的規矩,壟斷後宮。而趙禎親政,卻力圖要擺脫太后的影響,其中一項重要變化,就是後宮嬪妃紛紛得寵。當時最受趙禎寵愛的兩個美人是尚氏和楊氏。尚美人的父親封官受賜,恩寵傾動京城,引起郭后的嫉恨,幾番與尚氏發生衝突,尚氏自然也少不了在趙禎面前詆毀皇后。一次,尚氏當著趙禎的面譏諷郭后,郭后怒不可遏,上前要抽尚氏耳光,趙禎跑過來勸架,偏巧一巴掌落在趙禎的脖頸上。趙禎大怒,令宦官閻文應傳來宰相呂夷簡,讓他“驗視”傷痕,其實是為其廢后尋求支持。隨後,趙禎下詔,稱皇后無子,願意當道姑,特封淨妃、玉京沖妙仙師,易名淨悟,別居長寧宮。此詔一出,朝廷大嘩,甚至引發了台諫官員在皇帝寢宮門前集體進諫這一前所未有的事件。郭后被廢,名義上是她長時間未能生育皇子,實際上是趙禎發泄對已故太后的不滿。

宋仁宗曹皇后 宋仁宗曹皇后

郭皇后被廢后,趙禎讓宋綬草擬廢后詔書,其中有“當求德門,以正內治”的話,意思是從有教養的家庭中選取秀女。劉太后雖已不在人世,趙禎也已親政,但在選後的問題上他卻一直未能如願。當時,左右領來一個姓陳的女子進宮,頗得仁宗歡心。陳氏是壽州茶商之女,父親靠捐納謀得一個小官,不具高貴的門第。宋綬說:“陛下若以賤者正位中宮,不就與前日詔書所言背道而馳了嗎?”宰相呂夷簡、樞密副使蔡齊等人也紛紛勸說,負責給趙禎供藥的太監閻士良頗得仁宗信任,他也勸諫仁宗不要娶陳氏。這樣,在眾人的反覆勸說下,趙禎不得不另立中宮,勉強將宋初名將曹彬的孫女選為皇后。

正因為如此,趙禎對這次婚姻似乎也不是很滿意。進入中年以後,趙禎最寵愛的女人是張美人。張美人後進封貴妃,雖然她在死後才被追冊為皇后,但其生前的威勢,並不亞於正宮曹皇后。張貴妃是洛陽人,祖先是吳人,吳越歸宋,其家遷到河南定居。不幸的是其父張堯封進士及第不久就去世了,母親在齊國大長公主府上作歌舞女,將女兒帶在身邊。大長公主見這個小女孩靈巧可愛,便召入宮中作樂女,那時她才八歲,由宮人賈氏代養。一次宮中宴飲,被趙禎看中得寵,並於慶曆八年(1048年)成為貴妃。張氏在短短几年內,就由末等嬪妃直升至最高等級的貴妃,距離皇后僅一步之遙,可知趙禎對她特別寵愛。

雖然張貴妃聰明伶俐,深得仁宗喜愛,但在“士大夫與皇帝共治天下”的大背景下,她也不能為所欲為,不僅晉封皇后沒有希望,甚至連其伯父張堯佐晉封宣徽南院使這一虛職的事也因遭到台諫官的猛烈攻擊而作罷。一天,趙禎正準備上朝,張貴妃送趙禎至殿門,拉著趙禎說“官家今日不要忘了宣徽使!”趙禎答道:“放心!放心!”結果在殿上,趙禎正準備下達任命張堯佐的詔書,包拯便站出來上言,陳述不應給予張氏任命的理由,長篇大論,很是激動,唾沫都濺到趙禎臉上。趙禎不得不收回了成命。張貴妃遣宦官探問,得知包拯犯顏直諫。等趙禎回到宮中,張貴妃迎上前去,又想為其伯父美言。趙禎用袖子擦著臉不耐煩地說:“今天包拯上殿,唾沫都濺到我臉上了。你只管要宣徽使,不知道包拯是諫官嗎?”

慈聖光獻皇后曹皇后 慈聖光獻皇后曹皇后

皇祐六年(1054年)正月初八,三十一歲的張貴妃暴病身亡。趙禎感念張貴妃生前的柔情與善良,悲痛無比地對左右說,當年顏秀等人發動宮廷叛亂時,張貴妃不顧自身安危,挺身出來保護自己。天下大旱,為了替他分憂,又是張貴妃,在宮中刺臂出血,書寫祈雨的禱辭。在左右宦官的支持下,趙禎最後決定用皇后之禮為張貴妃發喪。一生都夢想著登上皇后之位的張貴妃,終於在死後穿上皇后的殮服,享受到宗室、大臣們的參拜告奠。由於擔心朝野的反對,趙禎乾脆在治喪的第四天宣布追冊貴妃張氏為皇后,賜謚溫成。正宮曹皇后在世,卻另追冊貴妃為後,於是出現了一生一死兩位皇后,如此逾禮之事,曠古未聞。台諫連續上奏反對,趙禎置之不理。為了自己心愛的女人,趙禎下令為其輟朝七日,京師“禁樂一月”,京師惟一的活動便是為溫成皇后舉喪。   張貴妃去世不久,其母楚國太夫人曹氏也逝世,趙禎仍為其輟朝三日,並親臨其家祭奠。  

趙禎為了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生母和愛妃,不顧朝野內外的巨大非議,毅然進行了兩次追冊活動,這種感情是真摯的。同樣,知人善任的趙禎對自己看中的臣子,無論是文臣,還是武將,都會給予相當的信任,這種信任也是坦誠的。但是,早年母后臨朝的陰影和自己不幸的婚姻造就了他文弱、憂鬱而又猶疑不定的性格,使得這種信任很難經得起世事滄桑的考驗。

仁政寬容

趙禎對下人很仁慈。有一次用餐,他正吃著,突然吃到了一粒沙子,牙齒一陣劇痛,他趕緊吐出來,還不忘對陪侍的宮女說:“千萬別聲張我曾吃到沙子,這可是死罪啊。”對待下人的過失,趙禎首先考慮的不是自己的不適與難受,而是下人因此而可能帶來的罪責,可見他的確很仁慈。

蘇轍題跋像 蘇轍題跋像

趙禎對讀書人也比較寬容。嘉祐年間,蘇轍參加進士考試,在試卷里寫道:“我在路上聽人說,在宮中美女數以千計,終日裡歌舞飲酒,紙醉金迷。皇上既不關心老百姓的疾苦,也不跟大臣們商量治國安邦的大計。”考官們認為蘇轍無中生有、惡意誹謗,趙禎卻說:“朕設立科舉考試,本來就是要歡迎敢言之士。蘇轍一個小官,敢於如此直言,應該特與功名。”

趙禎尚德緩刑,遇到疑難案件,儘量從輕發落,即使對“煸動造反”的,也能區別對待,分清是真要造反,還是發牢騷。當時,四川有個讀書人,獻詩給成都太守,主張“把斷劍門燒棧閣,成都別是一乾坤”。成都太守認為這是明目張胆地煽動造反,把他縛送京城。按照歷朝歷代的律條,此人應予以嚴懲,趙禎卻說:“這是老秀才急於要做官,寫一首詩泄泄憤,怎能治罪呢?不如給他個官。”就授其為司戶參軍。 作為一個封建帝王,容蘇轍的事,或許有人能做到,但容四川秀才的事,恐怕沒幾人能做到。  

“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的柳永,好不容易才通過了考試。但在趙禎看來,他不適合做官,還是填詞的好,就給劃掉了。趙禎說:“且去淺斟低唱,何要浮名?”柳永於是反唇相譏,說自己是“奉旨填詞”。譏諷趙禎的柳永不但沒被殺頭,填詞也沒受影響,且填得更加放肆,這就非同尋常了。也因此,柳永非但不生趙禎的氣,還“願歲歲,天仗里常瞻鳳輦”。

畫像傳遼

據《邵氏聞見後錄》記載:嘉祐二年(1057年)秋,遼朝曾派使者前來求取趙禎的畫像。朝臣擔心畫像被使用厭勝之術,趙禎說:“朕待虜人誠懇,他們一定不會這樣做。”於是遣使將自己的畫像贈送給遼朝,遼道宗耶律洪基舉行隆重儀式,親迎趙禎畫像。耶律洪基見到畫像後,“驚肅再拜,謂左右曰:‘我若生中國,不過與之執鞭持,蓋一都虞侯耳!’”  

親屬成員

輩分關係姓名簡介
家世父親趙恆諡號文明章聖元孝皇帝,廟號真宗。
嫡母 劉娥 諡號章獻明肅皇后。
生母 李氏 封宸妃,世稱“李宸妃”,諡號章懿皇后。
妻妾皇后郭清悟即郭皇后,後被廢為淨妃。
曹氏諡號慈聖光獻皇后。
張氏封貴妃,死後追謚溫成皇后。
妃嬪苗氏封貴妃,諡號昭節。
周氏封貴妃,諡號昭淑。
董氏 封充媛,追贈貴妃。
楊氏封修儀,追贈德妃。
馮氏封修容,追贈賢妃。
兪氏追贈德妃。
張氏追贈賢妃。
張氏封昭容。
尚氏封充儀。
朱氏封充儀。
連氏封婕妤。
楊氏封美人。
尚氏封美人。
子女兒子趙昉早亡,母俞德妃,追封楊王。
趙昕早亡,母昭節貴妃苗氏,追封雍王。
趙曦早亡,母朱才人,追封荊王。
女兒——封周國陳國大長公主,改封莊孝明懿大長帝姬,母昭節貴妃苗氏。
——早亡,母俞德妃,追封徐國公主。
——早亡,母溫成皇后,追封鄧國公主。
——早亡,母溫成皇后,追封鎮國公主。
——早亡,母馮賢妃,追封楚國公主。
——早亡,母楊德妃,追封商國公主。
——早亡,母馮賢妃,追封魯國公主。
——早亡,母溫成皇后,追封唐國公主。
——封陳國公主,母董淑妃,封陳國公主。
——封秦國魯國賢穆明懿大長公主,母昭淑貴妃周氏。
——封袞國大長公主,母董淑妃。
——封燕國舒國大長公主,母昭淑貴妃周氏。
——早亡,母董淑妃,追封豫國公主。

表格 參考資料:  

史料記載

• 《東都事略》

• 《續資治通鑑長編》

• 《宋史全文》

• 《宋史卷九·本紀第九·仁宗一》—《宋史·卷十二·本紀第十二·仁宗四》

• 《宋史紀事本末》

• 《續資治通鑑》

後世紀念

宋永昭陵 宋永昭陵

趙禎去世後埋葬在永昭陵,該陵位於河南省鞏縣(今鞏義市)境內,嵩山北麓與洛河間丘陵和平地上。陵區以芝田鎮(宋永安縣治)為中心,南北約15公里,東西約10公里。  

陵園遵從風水地形堪輿學說,依地勢而就,傍山依水,東南穹窿,西北低垂,由“皇帝陵”、“皇后陵”和“下宮”組成,神道兩側的石刻群形態逼真,雄渾高大,栩栩如生,其中“瑞禽”和“角端”更是雕刻史上的傑作。

南宋初年,永昭陵遭金兵破壞。元代時,地面建築全部被毀。1998年,永昭陵開始獲修復,現為鞏義市的宋陵公園。  

影視形象

年份影視類型劇名飾演者
1986年電視劇《包公》趙宏基
1986年電視劇《狄青》曾江
1989年電視劇《一代名臣范仲淹》高培均
1993年電視劇《包青天》孫鵬、王中皇、施羽
1994年電視劇《俠義包公》王官武
1995年電視劇《賀蘭雪》蔡棣
2000年電視劇《少年包青天1》賈致罡
2001年電視劇《少年包青天Ⅱ》佟大為
2001年電視劇《包公生死劫》唐國強
2004年電視劇《劍臨天下》武洪武
2006年電視劇《少年包青天Ⅲ之天芒傳奇》賈一平
2008年電視劇《蘇東坡》李強
2008年電視劇《新包青天》高亮
2011年電視劇《秦香蓮》關智斌
2013年電視劇《天下第一針》王建福
2014年電視劇《劍俠》李進榮
2016年電影《長城》王俊凱
2016年電視劇《開封府傳奇》姜潮
2017年電視劇《將軍在上》蘆芳生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