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鈞窯瓷器

宋代鈞窯瓷器

中國宋代北方五大名窯之一。瓷窯遺址在河南禹縣境內。20世紀60年代以來已發現窯址100餘處。其中鈞台八卦洞窯燒造的瓷器,工精質高,最有代表性。禹縣鈞窯燒瓷始於唐,北宋晚期窯業鼎盛,金元時延續燒造,且對河南、河北、山西一帶窯業產生影響,形成一個燒制鈞釉產品的鈞窯系。

宋代鈞窯瓷器

正文

中國宋代北方五大名窯之一。瓷窯遺址在河南禹縣境內。20世紀60年代以來已發現窯址 100餘處。其中鈞台八卦洞窯燒造的瓷器,工精質高,最有代表性。禹縣鈞窯燒瓷始於唐,北宋晚期窯業鼎盛,金元時延續燒造,且對河南河北山西一帶窯業產生影響,形成一個燒制鈞釉產品的鈞窯系。
禹縣境內的絕大多數瓷窯為民間窯業,主燒民眾生活日用的天藍、月白釉碗、盤、碟、罐、注、爐、缽等器物,兼燒磁州窯白地黑花、紅綠彩等品種。唯鈞台八卦洞窯是北宋後期建立的燒造宮廷用品的官窯。品種有:天藍、天青、月白釉青瓷和紫紅色調的銅紅釉瓷;器類有宮廷陳設用的花盆、盆奩、洗、尊等。1974~1975年河南省博物館對禹縣八卦洞及鈞台的古窯址進行局部發掘,出土了數以千計的宮廷陳設瓷的殘品,其造型、釉色、燒造工藝及器底刻數字標號等特點均與清宮舊藏並流傳至今的宋鈞窯陳設瓷相同。這類鈞窯陳設瓷,造型古樸端莊,釉色凝厚,或純淨典雅,或絢麗多彩,都有一種優雅含蓄的美。如故宮博物院收藏的鈞窯月白釉出戟尊,高大規整的尊體,施凝厚的月白色乳光釉,古樸而典雅。台灣故宮博物院收藏的同式出戟尊,施絢麗的紫紅釉,雍容而富麗。故宮博物院收藏的鈞窯天藍釉紅斑盤,在天藍色釉面上綴著幾片玫瑰色紫紅斑,宛如晴空上飄浮的彩雲,如詩似畫般的動人。
鈞窯屬北方青瓷系統,但釉色獨特。它不同於由玻璃相組成的透明青釉,而是一種典型的二液相分相釉形成的乳光青釉。絕大部分產品的釉色是各種濃、淡不一的天藍色乳光釉,藍色較淡的稱為天青,更淡於天青的稱為月白,幾種釉色都具有如瑩光般的藍色光澤,極為美觀。藍色乳光釉是鈞釉的重要特色之一。鈞窯的紫紅色釉特點更為突出。紅色是釉料中銅的還原呈色,紫色是紅釉與藍釉相互熔合的結果。天藍釉上的紫紅斑, 是於天藍色釉上隨意塗灑銅紅釉所致。鈞釉的另一特點是釉面上顯有“蚯蚓走泥”紋,它的形成是由於在素燒胎體上施厚釉,釉層在乾燥或初燒時,出現乾裂痕,後被高溫階段的低粘度釉流入填補裂罅而造成的紋理。鈞窯成功地燒出還原銅紅釉,不僅是鈞瓷工藝的一大創舉,而且開闢了陶瓷美學的新境界,為元、明、清時期出現的釉里紅、鮮紅、郎窯紅、豇豆紅、霽紅等名品奠定了基礎。
鈞窯宮廷用瓷有銘文的不多。銘文形式有二:一是於燒窯前刻在坯體上的,僅見“奉華”、“省符”兩銘。“奉華”為宋宮殿名,汝、定窯均有此銘文器;二是清代造辦處玉作匠後刻的清宮殿名,以標誌器物的陳設處所,如“養心殿”、“重華宮”、“景陽宮”、“鍾粹宮”、“養心殿遂安用”、“養心殿明窗用”等。銘文有橫、豎刻之分。橫刻者多為東西六宮的宮名,豎刻者則是東西六宮的配殿名。另有刻中海瀛台的“虛舟用”與“靜憩軒用”,以及刻“永安寺悅生殿用”銘文。除上所述,最多見的是於花盆、奩、洗、尊等陳設器上刻“一”至“十”之間的數字標號。標號多在燒出前刻在坯體上。有極少的是在器成後補刻的。標號多刻在器物底部,偶有刻在花盆的圈足內側,盆奩與三足洗類中有少數標號同刻於器底與一足內側。數字標號與器物的大小相關。標號“一” 為起始號即最大號, 至“十”為截止號亦是最小號。每一類器物標號大小的確定都以器物尺寸大小為準,即高、口徑、足徑三者最大者刻最大數字號“一”,尺寸最小者,刻最小數字號“十”。每類器物都有十種大小不同的型號。因此,鈞窯宮廷陳設瓷上刻的數字號是器物大小的標記,亦是器物型號規範化的標記和統計燒製件數的標記,從而有利於花盆與盆奩器的配對使用。

配圖

宋代鈞窯瓷器宋代鈞窯瓷器
宋代鈞窯硃砂紅釉弦紋唾盂宋代鈞窯硃砂紅釉弦紋唾盂

相關連線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