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陵[清]

定陵[清]

定陵[清]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定陵是鹹豐皇帝的陵寢,位於清東陵界的平安峪,占居整個東陵的最西端,陵寢的地宮內安葬著文宗和孝德顯皇后薩克達氏鹹豐帝生前勘定陵址。。定陵始建於鹹豐九年(1859年)四月十三日,完工於同治五年(1866年)十二月,鹹豐十一年(1861年)十一月初八正式定陵名為“定陵”,同治四年(1865年)八月工程完竣,前後計有7年半的時間,淨耗白銀三百一十三萬四千五百四十七兩之多。定陵的用料分為兩類,一類為籌辦的物料,有鹹豐帝生前陸續採買的,也有鹹豐帝死後,從各地調運的;一類則為原寶華峪陵寢的舊料。

基本信息

定陵介紹

定陵定陵[清]
定陵是鹹豐皇帝愛新覺羅·奕詝的陵寢,位於清東陵界內最西端的平安峪。它的神道在七孔橋南與孝陵神道相接,一直西行,直至西大河東岸北折,第一個建築是一座五孔平橋,每側欄板7塊,然後是涵洞一座、五孔拱橋一座、望柱一對、石像生(獅、象、馬、武將、文臣)共五對、沖天牌樓門、神道碑亭、西側有神廚庫院一座、北為三路三孔石橋,橋北東西相對朝房各一座,東西相對布瓦卷棚頂值班房各一座,正中為隆恩門,隆恩殿僅月台南東西三面有石欄桿,大殿本身取消了環繞的石欄桿,殿後為三座門,定陵裁撤了二柱門,其餘與祖陵同。1966年,拆除了西朝房和西配殿。定陵始建於鹹豐九年(1859年)四月十三日,完工於同治五年(1866年)十二月,前後計有7年半的時間,淨耗白銀三百一十三萬四千五百四十七兩之多。

定陵鹹豐皇帝的陵寢,位於清東陵界內最西端的平安峪。定陵始建於鹹豐九年(1859年)四月十三日,完工於同治五年(1866年)十二月,前後計有7年半的時間,淨耗白銀三百一十三萬四千五百四十七兩之多。定陵陵址是由江西巡撫吏部尚書等人相度的,鹹豐也曾親臨閱視,認為平安峪“左龍蜿蜒,右虎訓俯,貼身蟬翼、牛角兩砂隱約纏護;蝦須、金魚二水界劃分明,靈光凝聚,穴法甚真……洵屬上上吉地。”

雖然定陵始建於鹹豐九年,但大規模建設還是在鹹豐帝崩逝之後,興工不久,在定陵的規制上曾引發了一場爭論,工部侍郎宋晉認為慕陵裁撤了大碑樓、石像生二柱門方城明樓,將隆恩殿、東西配殿規模縮小,樸實無華,節省了民力。而且,文宗帝後停棺待葬,山陵工程宜抓緊進行,應仿效慕陵規制建設。宋晉的建議遭到了禮親王世鐸等人的有力駁斥,最後,兩宮皇太后採納了世鐸的建議,以祖陵的傳統規制為主,同進,又效仿慕陵裁撤職了大碑樓、二柱門,地宮內不再雕有經文、佛像等。定陵的規制面為後世崇陵效仿的藍本,具有承前啟後的作用。

定陵的用料分為兩類,一類為籌辦的物料,有鹹豐帝生前陸續採買的,也有鹹豐帝死後,從各地調運的;一類則為原寶華峪陵寢的舊料。寶華峪陵寢原為道光帝陵寢,因地宮出水被廢棄。使用那裡的舊料,主要是為了節省開支,同時也有縮短工期的因素在內。據檔案記載,所用的舊料,大部分為石料,如石門、石像生、石望柱等大件白石計65件,各種舊磚605464塊,舊隔扇62扇,坎窗24扇,節省白銀20多萬兩。定陵地宮內層層升高,建築布局緊湊、高低錯落有致,具有明顯的層次感。定陵地宮內葬鹹豐皇帝和他的孝德顯皇后

定陵妃園寢

定陵妃園寢位於定陵以東的順水峪,是鹹豐帝妃嬪的墓地。該園寢與定陵同時興工,於同治四年八月完工。

定陵妃園寢在興建過程中使用了部分寶華峪妃園寢的舊料,計有:石床5件、石門5件、枋子帶門簪瓦片4件、中檻5件、門框10件、馬蹄柱子10件,以及各式舊磚37752塊。

從設計到施工,定陵妃園寢完全按標準妃園寢規制興建。其建築從南到北依次建有:一孔拱卷橋及平橋各一座、東西班房各一座、大門一座、左側燎爐一座、享殿五間一座、園寢門三座、(其中琉璃花門一座,隨牆門二座)。後院建有寶頂三排,總計劃5座,環以朱垣

定陵妃園寢共葬有鹹豐帝的15位妃嬪,其中皇貴妃2位、貴妃2位、妃4位、嬪4位、常在3位。

墓主介紹

(圖)定陵[清]定陵[清]

鹹豐20歲登極,31歲逝世,在位十一年。鹹豐在位時期,國事多亂。第二次鴉片戰爭、英法聯軍入侵中國就發生在他當政時。面臨這些戰爭,鹹豐皇帝不但沒有國君的使命感,也沒有歷史的責任感、反而更加沉淪。歷史記載鹹豐是個“四貪”皇帝:貪女色、貪絲竹、貪美酒、貪鴉片。有了這些愛好,也就無心治理國家了,結果面對這些戰爭,不但陪了不少白銀,反而還割讓了大片的地盤。甚至在英法軍隊打到北京時居然逃到承德,結果英法聯軍燒毀了由康熙開建的圓明園。

鹹豐十一年七月,鹹豐帝在熱河行宮逝世。逝世前,任命載垣端華景壽肅順穆蔭匡源杜翰焦祐瀛為顧命大臣。後來,慈禧奪權。從此開始了對中國長達48年的統治,直接把清王朝推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孝德顯皇后,薩克達氏,滿洲鑲黃旗,其父富泰,為太僕寺卿。鹹豐帝為皇子時由宣宗道光帝於道光二十七年冊賜嫡福晉,婚後僅一年多,於道光二十九年十二月十二日薨,十三日申時殮入金棺,十六日卯時行初祭禮,十八日辰時由吉安所移田村暫安處。道光三十年正月文宗鹹豐帝即位,詔追封為皇后,十月冊謚薩克達氏為孝德皇后。過了12年,同治元年九月從田村將梓宮移往靜安莊,同治四年九月二十二日辰時,與文宗鹹豐帝合葬於定陵地宮。

建築構造

定陵規制是怎樣的?從慕陵與定陵地宮結構的對比中,能清楚地看出規模的大小。慕陵地宮“屢改舊制,地宮內部僅及5券2門(隧道券、罩門券、頭道石門、門洞券、金券石門、金券與金券閃當)”這樣看來,慕陵地宮的結構與慈禧

(圖)定陵[清]定陵[清]

地宮結構、尺寸基本一樣,屬皇后陵規制,而鹹豐定陵地宮則為9券4門,自南而北順次為隧道券、閃當券、罩門券、頭道石門、門洞券、明堂券、石門、門洞券、穿堂券、石門、門洞券、石門、金券。

定陵用舊料。定陵的建築,貫串在一條長達3658.55米長的神路上。神路南端與孝陵神路相接,沿途建有五孔橋1座、一孔涵洞1座。在內務府人住處定大圈村西南,神路向北拐彎處堆築有人工案山1座(現已被挖平)。往北則有五孔神路橋1座,柱頭、欄板與孝陵五孔橋同,橋洞石券臉上則增加了吸水獸。橋東西各有一座豆渣石料的五孔平橋。五孔橋以北,依次建有石望柱1對,石像生5對,分別為獅、象、馬、武將、文臣。牌樓門1座,結構與景陵、裕陵同。下馬牌1對。神道碑亭1座,內建水盤,水盤上為贔屓馱石碑,碑身正面刻有滿蒙漢3種文字,漢字為:“文宗協天翊運執中垂謨懋德振武聖孝淵恭寬仁端敏顯皇帝之陵”,梁枋飾鏇子彩畫。碑亭北建三路三孔橋,規制與裕陵橋同。三路橋破損嚴重,1989年,對三路橋及東西平橋進行了全面整修。橋北的東西朝房、班房的規制和用途,均與孝陵同。

定陵五孔橋北,宮門以外的8組建築物,結構十分緊湊,整齊有序地排列在長僅322米的空間上。它克服了孝陵、裕陵空間布局過於疏闊的缺點,使人們能夠在較短的時間內,對定陵建築有一個全面的了解。

定陵鹹豐牌樓門定陵鹹豐牌樓門
隆恩門以內的建築,大多遵從祖制,設隆恩門燎爐、配殿、隆恩殿、陵寢門、石祭台和方城、明樓、寶頂、寶城,周圍環繞紅牆。但定陵也部分效仿慕陵的做法,隆恩殿東、西、北三面不設欄板、欄柱,改變了以前各帝後陵欄板全圍繞隆恩殿的辦法,陵寢門內不建二柱門,都是仿照慕陵。定陵也並非完全照抄照搬祖制,而是也有自己的創新。它的陵寢門兩側的卡子牆下身,全部用青白石料壘砌,使得牆體更為堅固耐久,這也是鹹豐以前各陵所不曾有的。同時,定陵依據自己地勢的實際情況,因地制宜,在陡直的方城礓石察的半腰設定了緩步台,並在其東西兩側設欄桿、欄板,增加了人們在上下礓石察時的安全感。 其地宮寶頂也改變了傳統的做法。以前各帝陵金券券頂,石券上覆琉璃瓦,再用三合土夯實。而定陵則在金券石券上,用糙新樣城磚灰砌灌漿,壘成廡殿蓑衣頂,然後用三合土夯成長圓形寶頂。與其他帝陵一樣,定陵的神道碑亭東也建有神廚庫一座,其功用、規制與孝陵同。

鹹豐在世時,曾多次下旨,派臣四出採辦木植、石料、琉璃等料,以備建陵,但由於清王朝內憂外患不斷,入不敷出,日趨拮据,國家財政十分緊張的經濟狀況,制約了陵工的資金來源。為了節約開支,定陵在用料上有所遷就,很大程度上沿用了道光墓寶華峪舊料,這就使定陵雖在規制上保持了表面上的氣勢,而實質上,在清諸帝陵的對比之下,顯得大為遜色。

定陵所用大石窩大件青白石240件中,寶華峪舊料占四分之一;小件青白石折成寬厚各1尺、長一萬四千九百三十六丈一尺五分的體積計算,用寶華峪舊料折合量為長三千六百七十六丈三尺二寸四分六厘,占全部小件青白石用料的五分之一。此外,定陵工程所用的新樣城磚、舊樣城磚和隨式城磚中,都有寶華峪的舊磚。這在《定陵工料奏銷黃冊》中寫的一清二楚。

規模布局

定陵修建工程浩大,計有地宮內金券、三層門洞券、穿堂券、二層門洞券、明堂券、頭層門洞券、罩門券、閃當磚

(圖)定陵[清]定陵[清]

券、隧道磚券各一座,龍鬚溝二道,冊寶座六份。寶城一座隨月牙石影壁一座,琉璃影壁一座,方城一座,明樓一座四面各顯三間,方城前月台、前礓礤、二層疊落月台、石台五供各一座,一孔平石橋,琉璃花門隨月台各三座,羅圈牆一道,下更道泊岸一道隨涵洞二座,方城兩山面闊紅牆二道隨角門二座,下泊岸二道隨涵洞二座,里外平台踏跺四座。進深疊落紅牆二道下泊岸二道隨涵洞一座,琉璃花門兩山面闊紅牆四道下疊落泊岸四道隨涵洞二座。方城院內海墁一片隨甬路二段,樹池二十座。寶城內外馬槽溝二道,方城前馬槽溝二道隨水簸箕二座,磚石海墁二片。後山擋水壩二道隨涵洞二座,水簸箕二座。後寶山並左右砂山培補山峰十七段湊長二百十丈五尺,琉璃花門前一孔石平橋三座。

隆恩殿一座五間。內有寶龕二座,仙樓上供櫃一張,佛龕一座,供案六張。前月台一座,上爐鼎、鹿座六份。東西配殿二座各五間,焚帛爐二座。院內海墁一塊隨甬路三段,樹池三十四座,馬槽溝一道。隆恩門一座五間,前月台一座,大月台一座,東西朝房二座各五間,值房兩座各三間,進深疊落紅牆兩道隨更道泊岸二段,涵洞一座。面闊紅牆兩道隨疊落泊岸二道,大月台前海墁一塊隨甬路一段,東面灰土海墁一塊,三路三孔券橋一座,兩邊三孔便橋二座,東朝房迤東三孔便橋一座,河桶東面培堆外砂山一段長五十八丈五尺,加堆長二丈河桶一道,兩邊大料石泊岸十段,山石泊岸四段,水簸箕一座。三路三孔券橋南面海墁一片隨甬路三段。

神道碑亭一座四面各顯三間。上層疊落泊岸一道隨礓礤五座。西頭補築地面段,上灰土海墁一塊,兩邊護腳泊岸二段,拐北泊岸二段,下層疊落泊岸一道隨礓礤五座,前海墁一片,丹陛一道隨甬路二段。牌樓門一座五間。石象生文士、武士、立馬、立象、獅子各一對,望柱一對。看守房一座三間。五孔券橋一座,兩邊五孔便橋二座,河桶一道,兩邊大料石泊岸八段,山石泊岸四段、迎水泊岸二段。五孔券橋之南海墁一片,向南匯至孝陵神路一道,內車輦石一段隨三孔涵洞一座,一孔涵洞六座,七孔石平橋一座。神廚一座五間。神庫二座各三間。省牲亭一座四面各顯三間。後雨褡一間。

大門樓一座,周圍紅牆一道,內外海墁一片。南牆外灰土海墁一片。東北兩面護腳泊岸兩段。井亭一座隨井一眼。下馬牌一座。平墊御路一段隨一孔涵洞一座,開挖土溝一道,綠營堆撥房二十二間。以上這一切,加上各座油畫裱糊、刻字填金,弓箭槍架,木踏跺,銅缸石座,各處平墊地面,清理山腳成搭棚座,成砌擋水牆,補墊更改河桶隨圍差添安踏跺隔斷床張等項活計。以及拆用寶華峪等座舊料、拉運石料、成搭浮橋、平墊道路、辦買租賃架木並各作短運、出運渣土、拉運各項物料車腳、打造鐵料簽錠鍍銀槽活等項;除天津運送到工楠木並領用寶華峪舊隔扇楠木,長蘆交到桅杉架木、行取葉鐵平鐵、琉璃金磚紗絹黃綾布匹、高麗紙、江米顏料至各座銅清雨搭器具均由各該處自行辦理,已做龍山石、冊寶座並余剩架木成交石門工部收存;其餘槽朽杉木、架木折作木柴抵除銀兩外,淨按例實查銷算,所有用過物料匠夫工料銀兩為三百十三萬四千五百四十七兩一錢二分二厘。

修建歷史

文宗即位之初,就按照清朝祖宗定製,派出王大臣到東、西兩陵為自己相度陵址。於鹹豐六年派定郡王載銓、工部右侍郎、軍機大臣彭蘊章,以及總管內務府大臣、署刑部侍郎基溥等前往東陵相度萬年吉地,並諭令江西巡撫陸應谷來

(圖)定陵[清]定陵[清]

京協同選擇。經詳盡勘察之後,先後在東陵、西陵兩陵區內選吉壤數處。鹹豐二年二月初一日,文宗又降諭派定郡王載銓、大學士裕誠、禮部尚書奕湘、總管內務府大臣陸應谷,“各帶諳習堪輿之人敬謹覆看,繪圖呈覽以定福基”。經反覆比較,在東陵陵區內初步選出了平安峪、成子峪、輔君山三個地方。鹹豐二年九月十五日、十六兩日,文宗乘謁陵的機會,親自對平安峪、成子峪、輔君山三處山勢進行閱視。九月十八日,又令陸應谷平心體察,平安峪“真龍真穴,究在何處,務期考核精詳,勿涉游移兩可之見”。經過幾年的反覆比較,到鹹豐八年,平安峪已被選定為萬年吉地,並擬擇吉興工。八月初四、初五兩日,看守陵寢貝子載華公端秀馬蘭鎮總兵、總管內務府大臣綿森等人,遵旨率內務府司員、綠營將備,赴平安峪吉穴打樁之處,再行詳細察看之後,發現距吉穴後山二十五、六丈外,以及距吉穴東、西山各約十三、四丈外之處,露出石徹牆根痕跡,上面覆蓋苔蘚,因恐怕傷害風水,不敢刨開驗看。又發現正中對吉穴的後山一里處山頂,有一條隨山石疊月牙泊岸,東西長約10丈,高約5尺。初疑是廟宇遺址,又疑是長城牆基。經過詢問守陵旗人,都說這一帶後山山頂俗稱“高廟子”。詳細詢問再度查驗之後,終於確認,自建陵以後,200多年間,此處並無廟宇。經再次奉旨覆勘之後,鹹豐八年八月九日,貝子載華等奏:“遵查平安峪後工,現無廟宇。”得旨,命承修吉地工程王大臣復勘具奏。

幾經反覆,平安峪萬年吉地終於在鹹豐九年(1859年)四月十三日申時破土動工。文宗陵寢究竟應按何種規制興建,在清王朝內部曾引起過一場爭論,爭論源於慕陵規制。定陵規制的辯論。慕陵為道光皇帝的陵寢,在清西陵之龍泉峪。以“儉約”自許的道光帝,決心以裁撤陵寢規制來標榜自己。他在建寶華峪陵寢時,曾下諭旨:“前制固不可稍涉奢靡,失朕初心,亦不敢過從簡陋,有所難言。但恐將來踵事增華,有加無已,是以節經降旨,概以撙節,俾世世子孫仰體此意,有減無增,永守淳樸家風,從此累次遞減,相傳勿替,實為我皇清萬世無疆之福也。”在此諭旨的制約下,遷建的龍泉峪工程規制更為減縮,裁撤了聖德神功碑樓、華表、石像生、方城、明樓、二柱門、三座門等建築,而陵院內的隆恩殿、東西配殿的規模,也較其它帝陵大大減縮。

鹹豐帝繼位後,即開始著手籌劃自己陵寢的建築。鹹豐二年二月,他派“王大臣等於東西兩陵,擇吉壤數處”,以備選用。在相中東陵之平安峪後,即於鹹豐八年七月下旨,“(吉地選擇)為是已久,自應擇吉興工”。在以後的年月,隨處可見平安峪工程備料,以待興工的記載。 鹹豐八年八月上旬,貝子載華奉命查勘平安峪附近有無廟宇,準備興工。

鹹豐八年八月下旬,興京城守尉額圖琿,奉命赴東北奉天採辦木植。
鹹豐八年十二月上旬,軍機大臣松齡奉旨採辦木植,並備借銀兩為工程用。
鹹豐九年十月下旬,戶部奉請吉地需用琉璃瓦料價值情況。

以上材料可見,鹹豐帝為修建陵寢緊鑼密鼓的布置情況,陵工終於在鹹豐九年四月開始了。在查閱鹹豐朝陵寢修建材料時,並未發現關於規制上的爭議。雖然道光帝屢次降旨,“儉約”之風“相傳勿替”,陵寢規制應“累次遞減”。但可以肯定,鹹豐帝在籌劃吉地建設時,並不想效仿其父慕陵的規制,他想修建一處體面的陵墓,像皇祖一樣,顯示大清威風。在這種思想的指導下,定陵沿襲昌陵以前的帝陵規制,悄悄地開始了一系列的測繪、備料等準備工作。鹹豐帝死後,工部右侍郎宋晉畫蛇添足地上了一道奏摺,憑空引發一場規制上的爭議:“慕陵規制樸實儉約,萬古可法,現在定陵工程可否仿照辦理。”宋晉作為工作侍郎,對陵工有建議之責,他既提出了規制問題,在清政府內部便引起一場爭論。

清朝君主陵墓

君主陵墓地點
清肇祖永陵[清]遼寧省撫順新賓滿族自治縣
清興祖永陵[清]遼寧省撫順新賓滿族自治縣
清景祖永陵[清]遼寧省撫順新賓滿族自治縣
清顯祖永陵[清]遼寧省撫順新賓滿族自治縣
清太祖福陵遼寧省瀋陽市
皇太極昭陵遼寧省瀋陽市北陵公園
福臨孝陵[清]河北省遵化瑞山
玄燁景陵[清]河北省遵化
胤禛泰陵[清]河北省易縣
弘曆裕陵[清]河北省遵化
顒琰昌陵[清]河北省易縣
旻寧慕陵河北省易縣
奕詝定陵[清]河北省遵化
載淳惠陵[清]河北省遵化
載湉崇陵河北省易縣
溥儀獻陵[清]北京市八寶山革命公墓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