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奴

房奴

房奴,房是房屋的房,奴是奴隸的奴,意思是房屋的奴隸,房奴是指城鎮居民抵押貸款購房,在生命黃金時期中的20到30年,每年用占可支配收入的40%至50%甚至更高的比例償還貸款本息,從而造成居民家庭生活的長期壓力,影響正常消費,使得家庭生活質量下降,甚至讓人感到奴役般的壓抑。

基本信息

房奴起源

現如今“房奴”這個名詞已經越來越成為我們社會所共同關注的熱點。通常來說,“房奴”就是指家庭月負債還款額超過家庭月收入50%以上的家庭,此類家庭因為負債率較高,已經影響了家庭生活的正常品質。按照國際通行的看法,月收入的1/3是房貸按揭的一條警戒線,越過此警戒線,將出現較大的還貸風險,並可能影響生活質量。

行為藝術《包袱》行為藝術《包袱》
出自《購房成不能承受之重31.8%房貸一族成“房奴”》,是說很多按揭買房的人在享受有房一族的心理安慰的同時,生活質量卻大為下降,不敢輕易換工作、不敢娛樂、害怕銀行漲息、擔心生病、失業,更沒時間好好享受生活。房奴,就是房子的奴隸,工作賺的錢不是為養老婆、兒子,而是為了養房子。(摘自《套用寫作》雜誌)

對很多人來說,購房已不是個人行為,甚至是一個家庭、一個家族在供房。有人用“六一模式”概括全家供房的情景:六個人,青年夫妻、男方父母、女方父母用多年的積蓄共同出資,在城市裡買一套房。

房價像坐上雲霄飛車一樣飆升,貸款利息一漲再漲。“房奴”——一個閃現著智慧光芒,也透著辛酸的新辭彙開始在坊間流傳。如果說2005年中國通過超女製造了PK一詞,那么2006年最流行的一詞應該叫房奴。——2006年4月的新鮮流行辭彙。

最初開始使用於何時已不可考,估計在2003年以後。在房價不斷攀升的2005年到2006年第一季度,市場上已經無法找到中低價格的房地產,導致很多購房者背上了沉重的還貸負擔;同時中國人民銀行2004年、2006年先後宣布的加息,進一步加重了人們對房貸負擔進一步提升的擔憂。高房價和對高利率的雙重擔憂導致人們擔心會象奴隸一樣為銀行工作,所以“房奴”這個詞應運而生,成為房地產泡沫的象徵,同樣的詞還有“負翁”。

生活壓力

房貸房貸
很多國家將整套房屋總價與家庭年可支配收入的比例作為度量住宅市場的重要指標。但是目前我國大中城市房價收入比大多已超過了6倍,其中北京、南京、青島等城市的比率超過了10倍,房價顯然偏高。房價上漲導致生活滿意度下降的群體不僅是低收入者,而且也波及到了中等收入人群。

國際通行看法認為,如果月供超過個人月收入的1/3,將出現較大還貸風險,並影響生活質量。而據焦點房地產網的一項最新調查,我國32.18%的人月供占到了收入的50%以上,成為名副其實的“房奴”。他們在享受有房一族的心理安慰的同時,也承受著“一天不工作,就會被世界拋棄”的精神重壓,生活質量大為下降。很多按揭買房的人自稱為“蝸牛”一族,不敢輕易換工作,不敢娛樂、旅2,害怕銀行漲息,擔心生病、失業,更沒時間好好享受生活。他們常常戲稱自己正在堅定地叩響“憂鬱症”的大門,甚至一隻腳已經邁了進去。

本來,房租價格上漲,物價指數持續走高,已經讓很多人“氣喘吁吁”了,而在工資收入沒有相應增長的現

實背景下,出台如此新規,對群租進行yange管制,無疑會讓公民的生活陷入“雪上加霜”的災難性困境,特別是對外來人員與城市困難群體而言,這不是要逼著更多人去做痛苦的“房奴”嗎?因為,市場經濟下的現代公民都是理性的經濟人,房租這么貴,加之不能合租,負擔加重,也就只能別無選擇地做“房奴”,儘管並非情願,但又能怎么辦呢,好歹也算是“有房一族”了,只是沒人知道其中有多么的辛酸與苦痛。

按照公正的權力法則,公權應尊重“非決策者”的優先選擇權,公權應對私權保持足夠的距離邊界。即市場能做的,政府不做,社會能做的,政府不做,市場與社會做不到的,政府來做,且政府不能進行過多的具體操作和微觀管理。顯然,房屋出租,該怎么出租,這是市場能夠做好的,政府該做的只是合理進行引導,不應該進行過多的具體操作和微觀管理,否則,只會扼殺市場的靈魂。

一項政策的出台,不管其有著怎樣的良好初衷,我以為都必須具備必要的程式正義,否則,便難免造成傷及民生的惡劣後果,自以為是的善意政策永遠解決不了實際問題。不準群租?公權,請不要逼著公民做“房奴”!

首批房奴

房奴房奴
21世紀初我國迎來第一批住房貸款熱潮,到2012年底和2013年初,首批房貸將迎來清款大限,首批房貸族也將來集體還清房貸的日子,進入無債一身輕的狀態。對此業內人士提醒,市民在還清住房貸款之餘,別忘記辦理相關手續。

對於首批房貸者來說,到2012的還款壓力已經很小。比如遼寧鞍山,2002年商品房價格大多在2000元以下。福利分房的全面叫停和各家銀行大力推廣房貸業務,促使了當時貸款購買商品房出現了一波高潮。當時房屋總價也多在10萬~30萬元,市民貸款額度大多都在20萬元以下,每個月還款也就在1000元左右。山東、安徽的情況也都差不多,首批房貸一個月大家都是還1000塊錢左右。經過10年時間,百姓收入提高的同時,房價也出現了大規模上漲的行情。當年的房產往往已經增值了幾倍甚至更多。不只是10年期的人到2012年基本上將全部還完貸款,也有一部分當年辦理15~20年期限貸款的市民,也早就具備了還付能力,因為1000塊錢對於2012的人來說已經很少了,所以很多人紛紛提出提前還貸,應該說,這10年間,首批房貸基本畫上了一個完美的句號。

在辦理住房貸款時,銀行一般會對房產做一個抵押登記,而帶抵押登記標誌的房產證,限制了房產的交易和再抵押,而在還完貸款之後,房產持有人需要到銀行進行一個撤銷抵押登記的程式,等到購房者和銀行辦完結算手續之後,再到房管局撤銷抵押登記,這個時候房主才對房產擁有了完整的所有權。也有一部分購房者在辦理貸款時曾經辦理過擔保手續,這樣的客戶還需要到擔保公司去辦理撤銷擔保手續,然後才能到房管局辦理相關的產權手續。

房奴對比

從本世紀初開始到2003年前後,我國迎來第一波房貸高潮。當時的住房貸款期限基本以10到15年居多,如今10年即將過去,有媒體說“首代房奴”即將“翻身得解放實際上所謂的“首代房奴”應該被稱為“第一代貸款購房人”,他們中的絕大多數早已經提前還完款,也享受到了資產爆炸式增長帶來的財富,他們只能被稱為“最幸福的房奴”,以70後為主。真正的“房奴”多數集中在80後,90後則是最為“瀟灑”的一代房奴。從這三代“房奴”的買房故事,不僅能一窺房子帶給中國社會三代人的巨大影響,更能看到一路前行的中國房地產業發展中的一輪輪博弈。

根據了解,從上世紀末,國家大面積施行住房貨幣化政策,同時銀行開始對居民住房貸款“開閘”辦理。從本世紀初開始到2003年前後,我國才迎來第一波房貸高潮。當時的住房貸款期限基本以10到15年居多,如今10年即將過去,很多首批房貸族也將進入無債一身輕的狀態。

現今房奴

與城裡人不同的是,農村的“房奴”既不會貸款也無法按揭,而是將四季的勞作,都牢牢地綁定在房子上。外出打工掙錢,然後回農村蓋房子,這成為許許多多的農村“房奴”一生的生活軌跡和奮鬥目標

奴時代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