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台[建築]

敵台[建築]

敵台[建築]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敵台也稱敵樓,是跨城牆而建的墩台,高出城牆之上。主要作用是敵人攻城是從側面射擊來犯之敵。

簡介

敵台敵台

敵台在長城城牆上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個突出於牆外側的台子,稱為牆台,也稱作馬面。牆台與城牆本身同高 ,三面均砌垛口,當敵人逼近城牆,準備登城時,城上守兵可憑藉牆台從側面射擊來犯之敵。名稱首見於 《墨子》《備梯》《備高臨》二篇,其中所述“行城”者即是。這表明至少在戰國時,已經普遍使用 於城牆防禦了。長城上也建有這樣的牆台,從現存在遺物和遺址看,有的牆台上還建有鋪房,以為巡邏時 遮風避雨之用。

歷史

(圖)敵台敵台

敵台是建於城牆上、並突出於城牆外側用以防禦攻城之敵的高台,也稱“敵樓”。北宋曾公亮在《武經總 要》中述的敵樓是建於馬面上,向外懸挑的木結構高台,每面一間二柱或三間四柱;向外三面安裝厚木 板,開箭窗;上面鋪木椽,做平頂;頂上覆厚土以防矢石;有的部位還裹以牛革以防火箭。明長城上的 敵台,多騎牆而建,稱為“空心敵台”。這種空心敵台是明代名將戚繼光主持修建薊鎮長城時創建的。這 些空心敵台一般由上、中、下三部分組成。下部為基座,用大條石砌成,高與城牆相同。中部為空心部分 ,有的用磚牆和磚砌券拱承重,構築成相互連通的券室;有的用木柱和木樓板承重,外側包以厚重的磚牆 ,形成一層或二層較大的室內空間,以供士兵駐守、存放糧秣和兵器。上部為台頂,多數敵台台頂中央築有樓櫓,供守城士兵遮風避雨;也有的台頂鋪墁成平台,供燃煙舉火以報警,而無樓櫓。上下台頂,有時 在樓層間開洞,利用繩梯,有時在較厚的磚砌體中留出僅供一人通行的磚砌通道。中部開箭窗的數量隨敵 台大小而異。一般每層前後各開三窗,左右各兩窗一門。較大的敵台每面開四或五個箭窗。不過也有特例 ,在北京延慶縣境內長城上現在還保存一座每面開有九個箭窗的敵樓,為長城敵樓中所罕見。從現存幾百 座薊鎮長城的空心敵台分析,這些敵台都隨地形和功能需求,設計巧妙,各不相同,其間距在330米至80
米之間。
明長城的敵台,有的並不騎牆,而獨立於長城之外,有的並無箭窗,僅有登上台頂的踏道,實際上是實心 敵台,這類敵台主要建於宣府、大同兩鎮的長城上。

特點

(圖)敵台敵台

長城築城體系到了明代已發展到完善程度,並具有如下特點:

① 採取以關城為重點,以長城城牆相連線,構成點線結合、以點護線的築城體系。如薊州鎮是守衛京師(今北京)的重要防區,燕山山脈橫貫境內,山巒起伏,溝深谷狹,地勢險要,其長城的構築,主要著眼於控制山谷,扼守高地,伸出兩翼,掩護關口。山海關是薊州鎮防區通往塞外的主要通道之一,控制著山、海之間的隘口。山海關關城的防禦設施完備而堅固,城牆高約13米,厚約7米,城牆上設有雉堞,城樓的南、北、東三面設有箭窗68個,城外有寬16米、深8米的護城河環繞;為加強環形防禦,在關城東、西築有羅城,南、北築有翼城,稱作“五花城”。長城經山海關關城繼續向兩側伸展,南側一直伸入大海,北側直上燕山,使山海關關城與長城結合得十分緊密。居庸關是京師通往塞外的又一重要關口,關城建在長約25公里的狹長山溝中,設有城堡四座,其中以居庸關關城作為屯駐重兵的地方;在北面的八達嶺山坳中建居庸外鎮作為前沿陣地,地勢極為險要,是主要的防守營堡;再往北是岔道城,作為前哨關堡;居庸關關城的南面為南口堡,作為內部接應的場所,並起著防備敵兵迂迴襲關的作用。

② 重點防區則充分利用地形,因地制宜,構成縱深、多道的築城體系。如大同鎮和宣府鎮就具有這樣的特點。在宣府鎮防區,以居庸關、紫荊關、倒馬關組成的內三關長城為基點,在其北面還築有外長城和內長城,形成以外長城掩護內長城,以內長城掩護內三關長城的築城配系,不但加大了防禦縱深,加強了該鎮的防禦,而且使友鄰重點防區的薊州鎮西翼有了可靠的屏障。遼東鎮的長城,在構築上也顯示了合理利用天然屏障的特點。如它利用遼河水險,在河東岸設定木柵,構築土垣;在山地則利用險峻的山脊,隨山順勢以人工將外側劈成陡壁。

③ 長城城牆上大量構築具有較完善的戰鬥、生活設備的空心敵台,進一步加強了城牆的防禦能力。這種空心敵台既可用於觀察、射擊和掩蔽,又可作為武器、物資的倉庫。空心敵台有大、小兩種,大敵台多建在險要處,台高16米,分上、中、下三層。上層四周建雉堞,可供觀察、射擊用;中層為銃炮射擊室;下層為物資、軍械庫。每台可容百人戰鬥和休息。小敵台多分為兩層,四周開有箭窗,可容十餘人戰鬥和休息。在長城城牆附近還構築有專門用於防守的墩台,墩台有圍牆和戰鬥、生活設施,內駐士兵;墩台間距約500米,防者能以墩台間構成的交叉火力阻止攻者前進。

沿河城及敵台

(圖)敵台敵台

沿河城及敵台在門頭溝區西北山上。為明代邊塞城堡,屯兵要塞。因城靠近永定河,故名沿河城。 

城東西長約420米,南北長約300米,有東西二門,東門名萬安(已被拆除),西門名永勝,均為磚石結構。城牆用條石和鵝卵石砌築(現大部塌毀)。城中有《沿河口修城記》石碑一座,記載明萬曆六年(1578年)御史中丞張鹵督建城防始末。 

此城轄有分布於沿河口龍門口黃草梁洪水口一線長達40公里山巔或險隘處的敵台15座,其中3座已毀。築於明萬曆元年(1573年)至三年。分上下兩層,高約15米,寬10米以上。底層用石條鋪砌,牆身砌磚;上層周圍有垛口,上下層之間有梯相通。敵台上的石額都刻有編號(自沿字第1號至第15號),敵台之間有的雖無城牆連線,但能憑地形居險,彼此呼應,形成一道連續性的防線。

更為奇特的是在洪水口東側梨園嶺還有一座無編號敵台,其形制外觀與編號敵台基本相同。吸引了廣大的遊客來此遊覽,遊客可以了解到我國古代的勞動人民的無盡的創造力,以及抵禦外來侵略的能力和決心。

敵台的種類

根據空心敵台的功能及內部結構進行歸類,將其分為單筒拱無柱式、雙筒拱二柱式、雙筒拱三柱式、三筒拱四柱式、環形筒拱四柱式、無筒拱木柱樓板承重式六大類型,下面分別加以介紹。

單筒拱無柱式敵台

在唐山境內這類敵台共發現18座,主要分布在鐵門關以西。較具代表性的是303號敵台,平面呈長方形,長13.8米,寬7米,保存較好。此敵台基座四壁底部四周刨槽,用長方形條石找平,上部平鋪青磚,基座高度與城牆頂相平,基座從下到上按比例收分,基座中心填小石塊和山皮土夯實。基座頂部平鋪三、四層青磚,最上一層用方形磚平面向上錯縫平墁。整個基座騎在長城城牆上,凸出城牆內側較少,凸出城牆外側較多,符合作戰要求。

基座之上是一道與長城方向相同的筒拱券,拱券長10.5米,寬4.2米,拱高1.2米。筒拱的一端牆體加厚,有踏梯上接,階梯木製,口寬0.8米,階梯為15—17級,每級高0.3米,寬0.25米。在筒拱券的兩端,順城牆各開1門,門框用條石做成拱券形拱,總高1.88米,寬0.66米,厚0.27米。門框內拱總高2.4米,寬1.2米,總厚1.1米。兩門口外側各開一箭窗,筒券拱的內外兩側牆壁上各開5個箭窗,箭窗下均有射孔。同一敵台的每個箭窗尺寸相同,構造基本一致。

這類敵台中部無柱,空間較大,面積不少於40平方米。按每兩平米住一人計算,可住士卒20人,戰時則可容百人左右。

敵台的上層四周磚砌垛口,垛高0.6米,寬3米,厚0.4米,口寬0.6米。垛口下部的宇牆上有射孔和排水槽,水槽突出牆體一般為0.60—0.80米。宇牆底部外側四周均有兩層鋸齒形線角(照1),頂部平面平鋪二、三層青磚,中部用青磚壘砌平面呈長方形的樓櫓。但現今樓櫓已全部殘塌不全,尺寸無法測量。二、雙筒拱二柱式敵台 

以遷安縣徐流口11號敵台為例。平面呈長方形,長11.3米,寬10.2米(圖2),跨建在城牆上,敵台整體向內側凸出1.2米,向外側凸出5米。

基座底部四周刨槽夯實,用長方形條石找平,然後用長方形青磚抹白灰泥,按1/10的比例收分錯縫平砌,中間部位填充碎石塊和山皮土夯實,隨著四周牆體的增高填充夯實至基座頂面。基座部分一般高度與城牆頂部相平或相差不多,平面鋪墁三、四層青磚,最上一層用方形磚,平面向上錯縫平鋪。

基座上部四壁起牆,中部壘砌成兩條大筒拱,也就是兩間大的長屋,兩筒拱左右交接處形成一條隔牆。隔牆上有三道券門,每券門總高2.5米,寬1.28米,厚0.86米,在兩券門之間形成方形磚柱,柱底邊長1.8米,寬1.3米。磚柱和券門兩側是兩道筒券,筒拱長8.2米,寬3米,總高4.1米。兩筒拱的兩端各順城牆置一券門,券門總高2.2米,寬1.5米。靠城牆外側各開一箭窗,尺寸為總高1米,寬0.6米。兩筒拱的內外牆體上各置三個箭窗,位置均勻對稱,尺寸相同。靠內側牆體上有通道上樓,樓口寬0.78米,共16級階梯,每級高0.3米,寬0.25米。在這類敵台中也有在樓頂開天井用梯子等用具上至台頂的,天井有的開在筒拱一角,有的開在中間,一般為方形,1.2米見方。

敵台頂部平面長10.5米,寬9.2米,表面平鋪方磚,四周宇牆已殘塌,殘高0.4—0.6米,寬0.4米,中部樓櫓僅存基址,長6.72米,寬4.45米,樓櫓門口寬1.02米。

雙筒拱三柱式敵台

以遷安縣河流口44號敵台為例。平面呈長方形,長13.7米,寬9米,基座外側高4.2米,內側高3.8米。 

基座底部刨槽夯實,然後用長方形條石抹白灰泥,四周找平。條石一般長0.8—1米,厚0.3米。找平後用長方形青磚抹白灰泥錯縫平砌,牆厚約1米,中間部位填充碎石塊和山皮土夯實至頂。頂面平鋪三、四層青磚,最上一層用方形青磚,平面向上錯縫平墁,基座頂面四周壘砌磚厚1.1米。內外兩側牆壁上各開四個箭窗,每個箭窗尺寸基本相同,均用青石砌成拱形,箭窗內拱寬1.05米,拱腳高1.6米,拱高0.5米,厚(進深)0.6米,窗外拱寬0.6米,拱腳高0.5米,拱高0.32米,厚0.4米。底部有窗基石,兩端有窗軸孔。箭窗下部分有小形射孔,寬0.3米,高0.4米,左右兩側牆上各開一門,兩個箭窗,門均在內側,與城牆相通,左右兩門均有石門框,框厚0.27米,門口寬0.66米,拱腳高1.52米,拱高0.35米。石門框內用磚砌拱券,寬1.6米,拱腳高1.73米,拱高0.7米,厚0.74米。底部有門基石,基石兩側有圓形門軸,直徑9厘米,深5厘米,軸孔距65厘米。靠門的一側牆體有踏梯上樓,樓口寬0.8米,階梯15級,每級高0.3米,寬0.25米。四牆中間有兩道長筒拱,筒拱拱腳高3.3米,拱高1.2米,全長10米。兩道筒拱中間形成一道隔牆,牆厚1.53米,牆體上有四個券門,將隔牆斷成三個方形磚柱,磚柱橫斷面呈長方形,長分別為1.9米、2米、1.6米,寬1.5米,券門總高2米,寬1.14米,頂部樓櫓坍塌嚴重。 

三筒拱四柱式敵台

以遷安縣冷口附近70號敵台為例。平面呈長方形,南北11.25米,東西9.35米。基座內側高2.7米,外側高4米。四周牆體底部首先刨槽,夯實後用長方形條石抹白灰泥壘砌,找平後上部開始用長形青磚抹白灰泥錯縫平砌,至基座頂面,中間填充碎石塊和山皮土夯實後,表面平鋪三、四層青磚,最上一層用方形磚,平面向上錯縫平漫。基座上部四周繼續用長方形青磚壘砌四牆,南牆和北牆結構基本相同,門道口均在敵台內側,外側各築有兩個箭窗。門道口用預製的條石拱起,形成石門框,條石厚0.27米,門框口寬0.66米,拱腳高1.52米,拱高0.35米,門框寬與條石厚相同。框下橫臥基石,基石兩端各有一圓形門軸,軸直徑9厘米,深5厘米,軸距61厘米。基石寬0.75米,厚0.23米。門框內磚砌拱牆,拱牆厚0.74米,拱腳高1.73米,拱高0.7米。門道口外側是兩個箭窗,箭窗內拱寬1.08米,拱腳高1.07米,拱高0.5米,進深0.63米,為箭窗外口。箭窗距基座平面高1米,寬0.59米,拱腳高0.56米,拱高0.35米。箭窗外口加寬為0.7米,窗基石寬0.4米,內厚外薄,內側鑿有放木框用的槽口,寬7.5厘米,深8.5厘米,箭窗基石向下0.4米處有拱券形射孔,寬0.46米,總高0.52米。東牆5個箭窗,西牆4個箭窗,每個箭窗下面均有射孔,所以箭窗和射孔的尺寸基本相同。另外在這個敵台四牆的箭窗內拱右側牆壁上,距基座平面高1.1—1.35米處,鑿磨成箭形凹槽,通長0.45米,箭桿長0.28米(照2),其東牆每組三隻箭槽,南北西三面牆上每組二隻箭槽。這種現象在調查時只發現這一個敵台有,其它未見。

四牆中部為順長城方向(南北)三道筒拱,中間的一道筒拱寬2.35米,兩側筒拱寬1.3—1.32米,三個筒拱高度一致,為拱腳高3.3米,拱高1.2米。三道筒拱間形成兩道隔牆,隔牆厚0.86米,兩道隔牆上分別有三個券門相通,形成四個長方形磚柱。中間券門寬,兩側券門窄,中券門寬2.45米,拱腳高1.25米,拱高1.3米,兩側券門寬1.24—1.26米,拱腳高1.8米,拱高0.7米。在隔牆中拱券門一側牆上發現有煙道口,直通敵台頂部,煙道口距基座平面高0.4米,口寬0.2米,高0.2米。

敵台頂部呈長方形,南北長10.8米,東西寬9.5米。頂部平面鋪砌青磚,中部建有樓櫓,樓櫓南北長7.24米,東西寬4.4米。殘存四牆高度2—4米不等,牆厚0.68米,在西牆上有一門和窗,但均已殘毀。樓櫓以外四周均有宇牆和垛口,但已坍塌,個別地段還能見到幾個射孔和流水槽。樓櫓的南山牆距南宇牆1.8米,西牆距西宇牆2.85米,北牆距北宇牆1.85米,東牆距東宇牆1.85米。西牆外有供士卒上下的踏梯口,口寬0.8米。

環形筒拱四柱式敵台

這類敵台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遷西縣榆木嶺關北段的250號敵台。平面呈正方形,10米見方(圖5)。敵台基座四周底部刨槽夯實,用長方形條石抹白灰泥找平,然後壘砌青磚,青磚表面抹白灰泥錯縫平砌,從下至上按比例收分,從側面看形成梯形,上窄下寬。四牆中部填充碎石塊和山皮土夯實,形成基座平面。基座平面均用三、四層青磚平墁,最後一層用方磚砌面,四周磚牆繼續上壘形成中部空間,東西牆(長城呈東西走向)各設有一門,兩個箭窗,兩門均靠北側與城牆相通。門框用條石做成券拱,框條石厚0.23米,門框內口寬0.7米,拱腳高1.3米,拱高0.3米(照3)。拱石是用三塊預製的弧形石壘砌的,厚度與框相同,框下有門基石,寬0.48米,外厚0.2米,內厚0.12米。內側兩端有門軸圓孔,中間有0.2米寬的門坎。門口內為磚砌拱券,寬1.17米,拱腳高1.6米,拱高0.6米。南門牆厚0.68米,北門牆因有上頂層的階梯踏道,所以牆體加寬,有1.17米。靠城牆外側均有兩個箭窗,箭窗尺寸形狀基本一致。窗內拱寬0.85米,拱腳高1.4米,拱高0.5米。進深0.72米為窗,視窗距基座頂面0.95米,視窗寬0.5米,拱腳高0.48米,拱高0.3米,牆厚0.28米。視窗底部橫臥窗基石,寬0.4米,向牆體外凸出0.12米。每個箭窗下均有射孔,孔寬0.3米,高0.35米。南牆5個箭窗,北牆2個箭窗,尺寸同上。四牆內部砌成一周環形筒拱,筒拱寬1.25米,拱腳高2.6米,拱高1.1米。中部東西南北有四個券門,券門寬1.2米,拱腳高1.5米,拱高0.35米。四券門隔開形成4個磚柱,四柱底部均有藏洞,除北側牆壁外,其餘三面牆壁各有兩個小佛龕,佛龕寬0.45米,高0.3米,深0.45米,距基座面均為1.5米。在北側牆壁上有階梯上樓,樓道口寬0.7米,有磚砌階梯,共15步。頂部呈方形,長寬各9.5米,四周宇牆垛口坍塌,殘存高度最高處0.3米。個別處存有射孔和流水槽,射孔底部四牆外側有兩層鋸齒磚,一層平磚出線角5厘米。中部樓櫓遺蹟不清,表面只能見到殘破的磚瓦。

無筒拱木柱樓板承重式敵台

這類敵台在唐山境內長城上發現有10餘座。以遷安縣河流口34號敵台為例,平面近正方形,南北11.4米,東西11.5米(圖6)。敵台基座建築結構與其它敵台一樣,均從四周底部刨槽,夯實後先用長方形條石抹白灰泥壘砌找平,然後用長方形青磚抹白灰泥錯縫平砌至頂。基座四牆中間填充碎石塊和山皮土夯實,表面平墁三、四層青磚,最上一層為方形磚,平面向上錯縫平墁,形成基座平面,平面四周連續壘砌牆體至頂。頂部用木柱木板承重。象這種建築結構的敵台不好保存,損壞非常嚴重(照4)。

在我們的調查中,這座敵台是保存較好的一座,但也只存東牆和北牆,就這樣也不難看出它的總體承重不是採用筒拱式。在兩側的牆壁上發現有圓形木柱的痕跡,木柱直徑約0.3米。在北牆和東牆內側頂部還留有木板槽的痕跡,槽寬0.2—0.25米,東牆4個木柱,北牆3個木柱。木柱之間的牆壁上有箭窗和門,均為拱券式,東牆五個箭窗,在牆壁上的位置與其它敵台有差別,五個箭窗兩個靠下三個靠上。靠下的距基座表面0.9米,靠上的距基座表面1.3米,視窗大小基本一致,口寬0.45米,拱腳高0.7米,拱高0.18米。北牆靠內側有一門,由於坍塌嚴重無法測量。靠外側有4個箭窗,其位置為兩上兩下,尺寸與東牆一致。頂部已坍塌,情況不清。

長城敵台是整個長城防禦體系的一部分,它與牆台、烽火台等建築密切配合。在沒有烽火台的地帶,敵台也為傳烽之地。在邊軍駐守上,敵台也成為堅強堡壘。遇敵入犯,登台迎戰,台上備有軍器、輜重,並且守兵居高臨下,使敵軍不能近台,即令敵軍突入邊牆,敵台守軍依然可以據台固守,射擊敵人的側翼和後方。敵台之下,另有駐屯軍隊,和台上守軍配合作戰,令敵人無法拆牆入犯。

敵台的修築,大大加強了長城的防禦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