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黑色三分鐘

春晚黑色三分鐘

春晚黑色三分鐘,是指2007年的春節聯歡晚會,在倒計時之前,主持人串詞接連發生口誤,搶詞、忘詞等連續不斷的出現,被網友們戲稱為“春晚黑色三分鐘”,該視頻在網上大量流傳,成為央視春晚的一大敗筆。總導演金越披露導致“黑色三分鐘”的原因:“如果主持人能嚴格執行指揮的話,肯定不會有這種事情”,雖然沒有點破,但言下之意就是李詠、朱軍等主持人沒聽從指揮而導致了備受指責的“黑色三分鐘”。2011年12月17日主持人朱軍發布新書發布會《我的零點時刻》還原了“黑色三分鐘”。

基本信息

事件回放

春晚出錯黑色三分鐘回放春晚出錯黑色三分鐘回放
張澤群和劉芳菲坎坷地念完春聯後,李詠說:即將送走丙戌迎來丁亥了,在新的一年裡呢,我們6位主持人也要祝現場的還有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們,尤其是今年啊生下寶寶的媽媽們……
李詠說到這裡,朱軍高8度的嗓門道:“親愛的朋友們,零點的鐘聲就要敲響了,一個嶄新的春天即將到來。” 這個時候李詠還在說著什麼,朱軍的嗓門比較大,李詠的話語有點被淹沒。
周濤:“我們分明地感覺到春天的腳步扣響每一顆心。”
停了一秒,董卿道:“讓我們帶著和美與和順去迎接生活的希望與收穫。”
李詠道:“讓我們帶著和睦與和順去贏得生活的從容與自信。”
張澤群:“朋友們,一個新的春天正走向我們,我們正在擁抱又一個嶄新的春天!”
劉芳菲:“隨著新春鐘聲的敲響,讓我們把這新春最衷心最美好的祝願……”
這個時候劉芳菲停頓了,劉芳菲看張澤群,張澤群扭頭看周濤,周濤接道:“……播撒在祖國的大地上,暨櫻花開中國年……”
周濤沒說完,李詠同時說道:“播灑在中國人的心目當中……”
之後,周濤說道“新春的鐘聲馬上就要敲響了。”
朱軍說:“來親愛的朋友們”
周濤說:“還有十五秒”
朱軍說:“讓我們一起,預備,十!”
全體說“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劉芳菲:“過年好!”
李詠:“新年好!”
朱軍說:“親愛的觀眾朋友們,一個嶄新的春天已經來臨,在這美好的時刻讓我們共同祝願中華民族——(全體一起)和諧興旺(有主持人背錯詞),國泰民安!”

事件分析

原本春晚零點報時前後就是一個“事故多發時段”,遺憾的是這一次也沒能倖免。
丁亥年大年初一凌晨,絕大多數的人恐怕都已經進入了夢鄉,但至少有六個人此時此刻難以入眠,他(她)們就是春晚的六位主持人——朱軍李詠周濤董卿張澤群劉芳菲
在零點報時前短短的不到3分鐘時間裡,六位春晚主持人共同經歷了一場“噩夢”——意外的口誤一個接 一個從天而降,令人猝不及防。
是人總會犯錯誤,尤其春晚零點報時之前的時間無法準確預計,主持詞不可能提前按時間完成並按人頭分配,因此經常需要有主持人現場根據所剩餘的時間即興發揮;坦白講,對於從頭到尾幾乎都是照本宣科的春晚主持人而言,即使非常短暫的即興主持無疑也將充滿著巨大的“險情隱患”。
零點之前最後一個節目完畢,六位主持人同時登場,現結合現場音畫的回放以及個人經驗的判斷,對此次“事故”做一番純技術性的分析——
張澤群的對聯是一連串錯誤的開始
六人站定之後,劉芳菲最先開口提醒大家別忘了給父母送上祝福、張澤群呼籲大家趕緊參加“我最喜愛的春晚節目評選”。劉重複宣布通過簡訊及選票投票的辦法(由於過於緊張其氣息已經呈現明顯的不穩)、

李詠

張重複宣布通過網路和電話投票的辦法以及獎品名稱,隨後,其開始進入對聯環節—— “親愛的觀眾朋友,剛才我們的四位主持人已經給大家送上了新春的春聯,那么我和芳菲也要給大家送上一副剛剛撰寫的對聯:
“我們的上聯是——和睦、和美、和順、和諧,戶戶和諧迎新春;我們的下聯是——興業、興財、興國、興家,人人高興迎新春;我們的橫批是——和興中華! ”
很明顯張沒有背準對聯,其送上的是一副極不講究的對子——上聯重複使用了兩遍“和諧”;而且上聯後半句里的“和諧”與下聯後半句里的“高興”不對仗;上、下聯最後又同時落在“迎新春”。不過在當時那種熱烈的氣氛下,不會有太多人注意到這樣的錯誤,在張說出橫批之後現場還響起了一陣陣叫好聲和掌聲。但可以肯定的是,台上的六位主持人都足以意識到錯誤已經出現。張在說上聯“和諧迎新春”的時候,語氣和表情都已有了不自然。
表面上看,張的對聯只是其一個人的過失,但其實這樣的錯誤的突然出現對台上的每一位主持人都無異於是一種莫大的心理影響,緊張的情緒一秒鐘就足以傳染開來,為接下來出現的一連串“惡性循環式”的錯誤埋下極大的隱患。
朱軍為什麼突然打斷李詠的話?
也許是為了緩和一下緊張的情緒,在張硬著頭皮念完對聯之後,接著發言的李詠看似有意識地放慢了語速,表達的方式也不是主持春晚的播報式而變成了主持類似非常6+1的聊天式(加入了諸如“啊”、“呢”)—— 李詠說:“我們即將送走丙戌迎來丁亥了啊,在新的一年裡呢,我們六位主持人呢也要祝現場的還有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們,尤其是今年啊生下寶寶的媽媽同志們……”
就在此時,在李詠面帶微笑、打著手式不緊不慢聊天的時候,朱軍突然用絕屬刻意調高的音調壓著李詠的“媽媽同志們”強行打斷了李的發言——“親愛的朋友們,零點的鐘聲就要敲響了,一個嶄新的春天即將到來!”
朱軍的突然打斷讓李詠一時有些發懵,在朱說“親愛的觀眾朋友們”的時候,被噎住的李只能下意識地跟著“啊”了一聲;而在朱說道“一個嶄新的春天”的時候,李還試圖說了一句什麼(似乎是“馬上倒計時”),造成朱軍有了半秒鐘的停頓,但後者還是堅持把“即將到來”說完了。
直觀感覺,李詠的一段話應該屬於即興發言,顯然當時距離0點還有一小段額外的時間,其想利用自己脫口秀的功夫來拖一下時間,“尤其是今年啊生下寶寶的媽媽同志們”這句話仔細想來扯得確實遠了點,甚至有點不著邊際,與春節似沒有太多的關聯性……
有一種猜測是當時朱軍擔心李詠在閒談中犯宣傳精神的“大忌”(提及生肖話題),所以用搶話的方式強行堵住李的嘴;
還有一種猜測是,由於李詠說話的節奏過於緩慢、即興組織的內容又過於鬆散,要么是朱軍自己決定、要么是導演通過耳機下達指示——搶過李詠的話頭。
經過反覆回放畫面,我以為更接近實際的情形應該是:導演事先與主持人有約定,在報時前整一分鐘的時候主持人可以也必須進入事先設計好並掐算好時間的固定主持詞;而李詠即興發揮時沒有看時鐘,不知道時間的情況,眼見倒計時一分鐘已到,不論是自己看著時鐘還是導演下達指令,朱軍當時唯一的選擇只有——打斷李詠的話,帶領著幾位主持人即刻進入預定話語軌道。總之,這樣的狀況讓原本已經緊張異常的台上變得更為緊張。
最後究竟誰忘詞了?
然而“事故”並沒有因主持詞已進入預定軌道而即刻告終。
在周濤接著朱軍的“一個嶄新的春天即將到來”說出“我們分明已經感到春天的腳步在扣響我們每一顆心” 之後,董卿的接話又出現了明顯的遲緩,足有一秒鐘之後,才說出“讓我們帶著和美與和順去迎接生活的希望與收穫”;大概當時已較長時間沒有說一句話的董卿因之前一系列的“意外”而出現了短暫的“走神”;
之後是李詠說的“讓我們帶著和睦與和順去贏得生活的從容與自信”(此時又回歸到了晚會播報式的語言使用,畢竟這是事先背好的詞);
之後是張澤群說的“朋友們,一個新的春天正走向我們,我們正在擁抱又一個嶄新的春天!”
接下來是劉芳菲:“隨著春天鐘聲的敲響,讓我們把這新春最衷心最美好的祝願……”劉芳菲說到這裡突然收聲了!而且沒有其他人第一時間接著說,台上出現了可怕的空白。直到周濤姍姍“說”遲——“……播撒在祖國的大地上”,繼而在說“暨櫻花開中國年……”時又和李詠的“播灑在中國人的心目當中”撞車……
很明顯當時有人忘詞了,那么究竟是誰忘詞了?普遍的判斷是劉芳菲,依據是她說的那句話是半句話,顯然沒有說完。但我個人推測忘詞的肯定不是劉芳菲,理由是,1,我國許多由多名主持人主持的晚會,本身就有把一句話分配給兩個人甚至更多的人說的光榮傳統(也就是說即使劉說了半截話也不足以證明是忘詞了);2,劉在說完半截話後,非常自然地就將話筒從嘴邊移開,沒有絲毫的停頓,這表明她已說完了自己該說的內容;3,當劉放下話筒之後,其身邊的張澤群同樣自然地將目光轉向另一側人多的方向,在等待著有人接話,試想如果是劉忘詞了,張第一時間應該是盯著“忘詞”的劉看。忘詞的不是劉芳菲,不是張澤群,似乎也不應該是沒有任何表示的朱軍和董卿(除非當時兩人的大腦徹底失憶了),那么是最終開始接話的周濤?還是後來又搶著說的李詠呢?確實不好判斷,不過如果一定要押寶的話,我賭那句應該是李詠接的——依他的脾氣秉性,當時也許還沉浸在被朱軍打斷後的憤悶之中而出現“走神”。
一系列的“事故”最終以報時之後最後一句六人合說僅僅8個字的主持詞中再次出現有人“渾水摸魚”而達到高潮——當時朱軍引導“親愛的觀眾朋友們,一個嶄新的春天已經來臨,在這美好的時刻讓我們共同祝願中華民族——”隨後,六人中有人高喊著“和順和美,國泰民安!”,有人則高喊著“和諧興旺,國泰民安”。
六人中李詠是情緒最受打擊的一個,說完這最後一句“亂套的話”後其甚至連在台上多呆一秒鐘的耐心都沒有,瞬間急轉身而去……

原因

總導演金越披露導致“黑色三分鐘”的原因:“如果主持人能嚴格執行指揮的話,肯定不會有這種事情”,雖然沒有點破,但言下之意就是李詠、朱軍等主持人沒聽從指揮而導致了備受指責的“黑色三分鐘”。
對於春晚零點之前的黑色三分鐘,金越曾在公開場合對網友有過解釋:“在時間控制上出現了一個比較大的調整,我們把一個原本該在零點之前的節目整體調到了零點之後,後來要求主持人臨時增加了對聯,以致時間長度沒把握好有所慌亂而造成的。”

事件總結

不過,金越在央視論壇上又倒出了另一番苦水:“如果把自己當成主持人,而不是作為一名明星,那肯定就會不斷出現問題。”
金越表示,央視春晚的成功,其實就是能嚴格執行命令,聽從號令。“我們有嚴格的導播、調度、總指揮,如果主持人都能嚴格執行指揮的話,肯定不會有這種事情。”
後續:2011年12月17主持人朱軍發布新書發布會―《我的零點時刻》,並在該書還原了“黑色三分鐘”。
2012年1月22日,農曆臘月二十九,龍年春節聯歡晚會取消了整點鐘聲報時。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