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交民巷

東交民巷

東交民巷西起天安門廣場東路,東至崇文門內大街,全長近3公里,是北京最長的胡同。每個城市都有眾多的小巷,不同城市對其稱呼不同。北京的小巷叫“胡同”,始於元代。數百年來,縱橫交織的胡同像血管一樣維繫著北京人的生活。“有名胡同三百六,無名胡同賽牛毛”,這句流傳甚廣的俗話反映了北京曾經胡同密布的情形。如今,這些貌似破舊卻歷史悠久、司空見慣又含蘊豐富的胡同里每天上演著北京人的普通生活,更記載著千年古都的歷史演變留下的“劃痕”。1949.1.31北平入城式毛澤東命令必須通過東交民巷。

基本信息

簡介

東交民巷誕生於13世紀末馬可·波羅訪華的那個時期。當時,江南的糧食通過大運河運抵元大都,就在這裡卸放,這條小巷就被稱為江米巷。位於北京市東城區,是一條胡同。胡同西起天安門廣場東路,東至崇文門內大街,全長近3公里,是老北京最長的一條胡同。東交民巷在舊中國時為使館區。

元朝時,東交民巷和廣場西側的西交民巷是連在一起的一條胡同,名叫“江米巷”。由於當時這條胡同有元代控制漕運米糧進京的稅務所和海關,因而成為南糧北運的咽喉要地,因而得名江米巷。元大都時,皇城的東牆外,有一條水路,1

(圖)東交民巷東交民巷景點

292年開鑿通惠河連線南北大運河,當時的運糧船直接停泊在城外的船板胡同一帶,人們就地卸糧售賣,於是形成了糧食買賣一條街。南人叫糯米,北人叫江米。時間一長人們就乾脆叫它江米巷了。北京胡同的名字多很實用,見了名字就知道它的含義。如今人們之所以還留戀北京的老胡同,十有八九和這有關。永樂十八年,朱棣遷都北京。從此江米巷就成了城裡的一條長街。

明代時修建棋盤界,將原來的江米巷截斷成為東江米巷和西江米巷。在東江米巷設有六部中的禮部以及鴻臚寺和會同館但主要只接待來自安南、蒙古、朝鮮、緬甸等四個藩屬國的使節,因此會同館又被稱作“四夷館”。到了清代,會同館改名四譯館,並修改政策只允許外國使節在這裡居住四十天。

1860年第二次鴉片戰爭中國戰敗後,根據清政府與英、法、美、俄簽訂的《天津條約》中相關條款規定1861年3月英國公使正式入住東江米巷的淳親王府(當時名為梁公府,系康熙皇帝第七子鐵帽子醇王允佑的府邸);法國公使正式入住安郡王府(當時名為純公府,系努爾哈赤之孫安郡王岳樂的府邸);美國公使進駐美國公民Dr S.SWilliam位於東江米巷的私宅;而俄國公使則入住清初在這裡修建的東正教教堂俄羅斯館。

(圖)東交民巷鳥瞰圖東交民巷鳥瞰圖

隨後各國公使館均選擇東交民巷一帶作為館址,到1900年義和團運動之前這裡有法國、日本、美國、德國、比利時、荷蘭等多國使館,義和團運動爆發後,這裡因為洋人糜集而被作為攻擊的重點,曾有童謠念道“吃麵不擱醋,炮打西什庫;吃麵不擱醬,炮打交民巷”,前者指的是位於北京西皇城根的西什庫教堂,後者即指東交民巷。1900年義和團運動之後,根據《辛丑條約》的規定東江米巷改名legation Street(使館街),其在中方繪製的地圖中則正式更名為東交民巷,成為由各個使館自行管理的使館區,清政府在這條街上的衙署,僅保留了吏、戶、禮三部和宗人府,其餘盡數遷出。隨後在這裡出現了英國滙豐銀行、麥加利銀行,俄國俄華道勝銀行,日本的橫濱正金銀行,德國德華銀行,法國東方匯理銀行等外資銀行,還開辦了法國郵局、醫院等設施,並出現了大量西式建築。這塊使館區在辛亥革命後一直保留。直到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後,除德國義大利等軸心國外交官移交給國民政府。

1949年以後這裡仍被作為使館區,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的民主德國、匈牙利、緬甸等國的使館沿用了這裡舊有的建築,直到1959年遷往朝陽門外三里屯的第一使館區。文化大革命期間,這裡由於其歷史的特殊性,再次收到衝擊,街名被改為“反帝路”,很多西式風格的建築遭到破壞,1980年代以來,隨著北京城市建設的發展,東交民巷的建築亦受到衝擊,滙豐銀行、怡和洋行、俄羅斯館的舊址因拓寬馬路被拆除;德華銀行於1992年被拆除;日本使館舊址被北京市政府占據;街上還興建了很多高層建築和現代建築,整條街的風貌遭到了極大的破壞。現在東交民巷是北京市文物保護街區。受到文物部門的保護。

歷史變遷

(圖)奧地利大使館奧地利大使館

東交民巷,從北京天安門廣場南側向東延伸的一條寧靜而普通的小街,西洋小樓比肩而立,大槐樹枝頭搖曳,“1992年此地定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的木牌在小街的灰牆上高掛。世紀之交,北京市制訂規劃,對東交民巷的歷史風貌進行整體保護,警示世人勿忘國恥。

“北京之慘狀,已臻其極。前門外大柵欄及東交民巷西什庫等處,只是殘磚破壁……獨各國之兵士,恃威橫行……慘風淒雨,流血斑地,屍骨委於鷹犬,萬骨枯而何人憑弔。”這段令人慘不忍睹的描寫,是1900年一位日本記者目睹了八國聯軍入侵北京並進行瘋狂燒殺搶劫後記下來的。 1900年8月14日八國聯軍攻入北京,開始了北京城歷史上最大的浩劫。東交民巷太醫院的稀世珍寶――針灸銅人被搶走;御河西翰林院內的《永樂大典》、《四庫全書》等被毀劫殆盡……侵略者徹底撕毀了自我標榜的文明外衣。1901年,清政府被迫與侵略者簽訂喪權辱國的《辛丑條約》,東交民巷進一步陷入深重的苦難之中。過去列強所占地面不到整個東交民巷地區的二十分之一,地方行政管理權仍歸中國所有。可是,根據《辛丑條約》 ,列強一口吞下了整個東交民巷地區,不許中國人居住和設立衙署,行政管理權完全歸使館,中國政府無權過問。他們任意改變中國原有街名,將東交民巷改名使館大街、長安街改名義大利街、台基廠頭條胡同改名赫德路……列強還迫使清廷給予駐兵特權。一時間,東交民巷變成了列強兵營,用以脅迫清政府和鎮壓中國人民。“長安門外御河橋,轎馬紛紛事早朝;不料皇宮居冠地,炮台高築欲凌宵。”清末一位詩人的這段關於東交民巷的描述,對於一個主權國家是怎樣的悲哀呵!

辛亥革命爆發了。東交民巷公使團一致支持袁世凱竊取革命果實。1915年,袁世凱派代表在日本使館的一座樓內簽訂臭名昭著的“二十一條”,為尋得日本支持他當皇帝,進一步出賣國家利益。中國青年的吼聲在這裡爆發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巴黎和會否決作為“戰勝國”的中國要求收回德國在山東的利益、廢除“二十一條”和各國在華侵略利益的提案,中國人民被激怒了。1919年5月4日,北京3000多名學生在天安門集會抗議,會後遊行隊伍義憤填膺,向東交民巷的各國使館提交抗議書。堂堂的“戰勝國”,卻不能收回戰敗國德、奧在東交民巷的使館和兵營,反而由“領袖公使”“保管”,又是怎樣的悲哀呵!1927年,蔣介石在南京成立“國民政府”,各帝國主義使館相繼遷往南京。東交民巷這塊中國神聖的領土理應歸還,可是蔣介石卻不敢觸動帝國主義者的半根毫毛,任憑他們繼續霸占。1946年12月24日,駐東交民巷的美國士兵皮爾遜等在光天化日之下強姦北京大學女學生沈崇,國民黨不顧全國人民的強烈抗議,竟把暴行主犯交給美國自行處理,該犯回到美國即獲“無罪”釋放。

(圖)東交民巷東交民巷

歷史再也不會重演。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中國人民解放軍全副武裝昂首通過東交民巷,洗刷了50年來中國武裝人員不得進入東交民巷的恥辱。1950年1月6日,北京市軍管會頒發布告,莊嚴宣布在北京市內帝國主義兵營的占地一律收回,其建築全部徵用。一些與新中國建立正常外交關係的國家,繼續在東交民巷建立使館。1959年開始,按照中國政府的安排,各國使館先後遷往東郊建國門外。東交民巷建立使館的歷史從此便告結束。就在這一年,東交民巷西側,中國革命歷史博物館建成,中國人民反帝反封建的悲壯歷史,永遠珍藏在這裡,永遠定格在與東交民巷遙相對望的人民英雄紀念碑十幅大型浮雕上面。原使館區的操場上,矗立起了對外經濟貿易合作部、公安部、國家輕工業局、國家紡織工業局的大樓,原德國使館區建成了首都大酒店,崇內大街西側原來的跑馬廠、操場,建成了東單公園和東單體育場……改革開放的偉大事業,使中華民族走上了繁榮昌盛的康莊大道。1997年的一個夏夜,東交民巷聽見了天安門廣場震天的鑼鼓,香港回歸祖國了!1999年的一個冬夜,東交民巷又迴蕩著天安門廣場撼地的吶喊,澳門回歸祖國,殖民統治的歷史在中華大地一去不復返了!

但是,那段刻在中國歷史上的恥辱決不會因此而被遺忘。現在,到東交民巷還能看到一座碉堡的部分殘存,還能看到“赫德路”路牌,還能看到部分界牆殘段,還能看到殘存的英國兵營馬廄內的拴馬鐵環,還能看到德國兵營內的地下牢房……這些打著半殖民地印記的建築遺存,就像是一部打開的近代史教科書,警示我們牢記過去、奮發圖強。

景點

東交民巷使館建築群位於北京市東城區東交民巷,形成於1901年至1912年,是一個集使館、教堂、銀行官邸、俱樂部為一體的歐式風格街區。

現存建築有法國使館、奧匈使館、比利時使館日本公使館和使館、義大利使館、英國使館、正金銀行、花旗銀行、東方匯理銀行、俄華銀行和國際俱樂部及法國兵營等。現存建築均保留原狀保持二十世紀初歐美流行的折衷主義風格,用清水磚砌出線腳和壁柱,磚拱券加外廊,木結構角檁架,鐵皮坡頂。

東交民巷使館建築群,是北京僅存的二十世紀初的西洋風格建築群,也是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實物遺存和愛國主義的教育基地。東交民巷天主堂,又名聖彌厄爾教堂、法國教堂,位於北京市東城區東交民巷甲13號,是一座建於1901年的兩層哥德式建築。東交民巷天主堂以其正門上方精美的天使造像而聞名。

東交民巷天主堂

(圖)東交民巷天主堂東交民巷天主堂

東交民巷天主堂是北京建造較晚的一所教堂,其所在地在建築教堂以前屬於法國領事館的範圍。1901年辛丑條約簽訂之後,定居北京並且居住在東交民巷使館區的歐洲人顯著增加,這些僑民要求就近修建教堂以進行宗教活動。經過法國主教樊國梁與法國駐華領事協商,法國領事館將地皮轉讓,由法國遣使會撥款,法國籍神甫高嘉理負責,在現在的位置修建東交民巷天主堂。後期的建築工作轉由法國人斬利國負責。

1904年,教堂建築竣工,正式開堂。開堂後的東交民巷天主堂以在華外國人為主要服務對象,主堂神甫和輔助神職人員均為法國籍人士,並歸法國教會管理。

1949年後,天主教北京教區接管了東交民巷天主堂的建築和地產,東交民巷天主堂被劃歸北堂管理,1958年由於政府政策的變化天主教會的活動受到限制,東交民巷天主堂被關閉,建築與地產被政府沒收,劃歸台基場國小,教堂成為國小的禮堂,建築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一些損害。

1986年台基廠國小從東交民巷天主堂完全遷出,教堂被發還北京教會,1989年12月23日教堂重新開堂。1995年10月20日東交民巷天主堂列名北京市文物保護單位。

相比於天主教在北京的四大教堂:南堂、北堂、東堂和西堂,東交民巷天主堂的歷史很短,規模很小,但東交民巷天主堂的建築小巧精緻,同時也是北京市區內少有的沒有經過徹底毀壞和重建的天主教堂。

教堂現存建築占地面積2656.4平方米,主體建築為典型的哥德式風格,高二層,坐北朝南,東西面闊三開間,南北進深十四開間;堂內為木結構,頂部用肋狀拱券,以圓柱支撐,地板鋪有花磚甬道;教堂東西兩側裝飾有在法國定做的玻璃花窗,但在教堂被台基廠國小占用作為禮堂期間,這些花窗大多被打破了。聖堂正門上方為教堂主保聖彌厄爾的雕像,他是聖經中保護以色列子民的總領天使,被教會視為新約子民的護守天使,這尊天使像雕刻精美,細節鮮明;天使造像和精美的玻璃花窗是東交民巷建築中最引人矚目的兩大亮點。

除了哥德式的教堂主體建築之外,在聖堂北側還有一幢西洋風格的二層小樓,是本堂神甫的居所,教堂東側有十間磚砌平房,平面布局均用北京傳統民居的格式,但門窗卻施以拱券結構,堪為中西合璧之作。

現有建築

現有建築基本保持原貌,多為國家機關辦公地點,沿街有北京市公安局、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中國青年旅行社、外交部招待所、新僑飯店、紅都時裝公司等。

德國使館

德國使館是1862年設立的,位於東交民巷路南、洪昌胡同北口西側,與法國使館隔街相對。1900年後,占用了廣成木廠及附近大量民房,擴建使館和建立兵營。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德國戰敗,其兵營歸荷蘭使用。

相關資料

中國政府收回東交民巷租界地:1950年1月6日,北京市軍管會頒發布告,宣布:“(1)某些外國,過去利用不平等條約中所謂‘駐兵權’,在北京市內占據地面,建築兵營。現在此項地產權,因不平等條約之取消,自應收回。(2)此項地產上所建之兵營及其他建築,因地產權收回所發生之房產問題,我政府另定辦法解決之。(3)目前此項兵營及其他建築,因軍事上之需要,先予徵用。(4)此項徵用,自布告之日起,7日後實施。”7日,軍管會通知美、法、荷領事立即指派專人負責此事,按期騰空並交出美、法、荷兵營,不得延誤。

廢除外國特權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收回使館界的外國兵營。由於當時還沒有外交部門,所以廢除外國特權的工作就落到了北京市政府外事辦公室的肩上,而具體任務就落到了北京市公安局外僑管理科頭上。外僑管理科年輕的女民警白平有幸參加了收回外國兵營的全過程。

1月14日,規定收回兵營的期限到了。上午,白平、林成與市政府外事處和北平房管局的同志們分別到達美、法、荷等兵營。白平率領的接收小組徑直到了荷蘭兵營的大門外。此時白平的心情既激動又自豪,還有點兒緊張。畢竟是代表國家行使權力,責任太重大了。況且,白平當年還是個20多歲的年輕姑娘。事後外電報導這一事件時說,中國的官員都很年輕,還有梳兩條小辮子的年輕姑娘。

荷蘭副領事郝治齊恭敬地把白平一行人讓進兵營。白平表情嚴肅,口齒清晰地說明身份和來意。兵營里的物品已經搬乾淨,白平隨兵營管理員一一清點、登記了兵建設築和房屋,最後,雙方在交接檔案上籤了字。荷蘭方面的人把兵營的大門鑰匙給了白平……

法國兵營也在布告期限內全部騰空,雖然領事伯亞樂不肯簽字具結,但口頭表示接收工作進行得很順利,中國的工作人員都很好。

美國兵營就不那么痛快了,北京市政府外事處秘書主任李幻山和北京市公安局外僑管理科簽證股股長林成等4人到達美國兵營時,兵營內堆放著各種物品,我方人員對領事柯樂博和副領事包華德指出,未在軍管會命令期限內清空兵營,後果應由柯先生和包先生承擔。柯樂博見我方人員態度堅決,不得不表示馬上搬運物品,但兵營內東西堆積如山,要一兩天時間才能拉走。這時,美國國務院威脅我國,要撤回所有美官方人員。對此,我新華社專門發表評論,給企圖保持舊日特權的美國以有力駁斥。1950年1月16日,美國兵營全部清空,兵營被我國收回。

還剩下一個英國兵營了。英國是最先用武力打開中國門戶的老牌帝國主義國家,從中國奪取的利益和特權最多,在東交民巷占建的兵營也最大,位置最險要。它的北牆斜對面就是紫禁城,其界牆上的炮台和槍眼正對著天安門和太廟。清政府對此敢怒不敢言,直至1924年孫中山北上,提出嚴厲抗議,英人才把大炮取消。1943年的中英新約規定了廢除過去英在中國強取的特權,但日本投降後,英又回到東交民巷,依然占據兵營。北京市軍管會收回兵營的布告貼在英國兵營大門口的同一天,英國外交大臣貝文致電周恩來外長,宣布英國承認中央人民政府是合法政府,願意同中國建立其外交關係。為此,北京市軍管會決定暫緩收回英國兵營,以利於中英建交談判。1950年3月,英國臨時代辦胡階森到北京,雙方開始建交談判,但胡階森在英國與台灣的國民黨的關係問題、我國在聯合國席位問題、英國及其屬地和香港國民黨機構及中國國家財產等問題上毫無誠意,談判毫無結果。4月11日,英國兵營不得不按時騰空,接交進行得很順利。

至此,帝國主義殘留在中國的特權被中國共產黨徹底肅清,東交民巷在歷盡半個世紀的滄桑後,終於改變了屈辱的命運,重又和故土融為一體。

北京胡同之最

名稱 “最”特點 簡介
錢市胡同 最窄的胡同 最窄處僅40厘米,兩個人面對面需側身通過。
靈境胡同 最寬的胡同 因先後擴充現最寬處已達到32.18米。
東交民巷 最長的胡同 西起天安門廣場東路,東至崇文門內大街,全長近3公里。
一尺大街 最短的胡同 長25.23米,該大街名稱已撤銷,併入楊梅竹斜街
九灣胡同 拐彎最多的胡同 全長約390米,彎曲之處不下於13處。
菜市口胡同 名人舊居最多的胡同 龔自珍曾國藩左宗棠劉光第蔡元培等曾在此居住。
磚塔胡同 有記載最老的內城胡同 為元代胡同,至今已有700餘年歷史。

北京十大胡同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