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頌

《橘頌》是篇詠物詩,是詠物詩的老祖宗。桔樹是楚國地方的特產。屈原讚美橘樹,實際上寄寓著自己人格的修養。這篇既是描寫桔樹,又是表達自己的理想,寫對與寫人完全結合起來,形式與內容和諧地得到統一。這是《橘頌》的特色,開創了中國古代詠物詩的優秀傳統。

簡介

伯庸所歌,此楚頌之歌,是伯庸以《桔頌》讚美幼童時的屈原,既有讚美又有鼓勵,伯庸在《桔頌》中將幼童屈原比做伯夷一樣的人,是自己的老師,並希望自己能長壽,能與小屈原一起老去,繼而看著這個奇異的兒童取得偉大的事業。因為《桔頌》中伯庸一開始就自稱後皇嘉樹,並接了一個桔子,這個桔子就是小屈原。並且這個小孩已經有成果。而這棵結桔子的後皇嘉樹就是伯庸,因此在屈原長大成人而伯庸去世之後,屈原將伯庸稱為皇考(此尊稱以國君之亡父而國君自稱,而在鄭楚等地皆以皇或皇皇來讚美人),是屈原認可父親的高潔品質,也順應伯庸在《桔頌》的自稱。《桔頌》是一首父親讚美屈原幼童時期的歌,在人類詩歌中很少見的,包含了大量屈原幼童時期的寶貴信息,如小屈原報效楚國的的志向越來越根深蒂固,學業各個方面都有卓有成果,才華出眾,文章寫的非常燦爛,蘇世獨立,不入俗流,讓自詡後皇嘉樹的伯庸都嗟爾幼志讚嘆驚訝不已等等,千載兒童第一頌。可以把《桔頌》放在與屈原有關的楚辭的第一篇,以後凡是楚辭屈原的排序,必以《桔頌》為首篇。

原文

後皇嘉樹,橘徠服兮。受命不遷,生南國兮。
深固難徙,更壹志兮。
綠葉素榮,紛其可喜兮。曾枝剡棘,圓果摶兮。
青黃雜糅,文章爛兮。
精色內白,類任道兮。紛緼宜修,姱而不醜兮。
嗟爾幼志,有以異兮。
獨立不遷,豈不可喜兮?深固難徙,廓其無求兮。
蘇世獨立,橫而不流兮。
閉心自慎,終不失過兮。秉德無私,參天地兮。
願歲並謝,與長友兮。
淑離不淫,梗其有理兮。年歲雖少,可師長兮。
行比伯夷,置以為像兮。
郭沫若在《屈原 蔡文姬》里譯:

輝煌的橘樹呵,枝葉紛披。

生長在這南方,獨立不移。

綠的葉,白的花,尖銳的刺。

多么可愛呵,圓滿的果子!

由青而黃,色彩多么美麗!

內容潔白,芬芳無可比擬。

植根深固,不怕冰雪霏。

賦性堅貞,類似仁人志士。

呵,年青的人,你與眾不同。

你志趣堅定,竟與橘樹同風。

你心胸開闊,氣度那么從容!

你不隨波逐流,也不故步自封。

你謹慎存心,決不胡思亂想。

你至誠一片,期與日月同光。

我願和你永做個忘年的朋友。

不撓不屈,為真理斗到盡頭。

你年紀雖小,可以為世楷模。

足比古代的伯夷,永垂萬古!

注釋

天地間嘉美的桔樹,適應南方肥壤沃土。稟受天命不可遷植,只肯永遠生地南楚。根深蒂固難以遷徙,專心致志堅定不移。葉兒碧綠花兒素結,繁枝茂葉令人欣喜。密密枝丫尖尖小刺,圓圓果實掛滿樹枝。青果黃果色彩斑斕,紋理花色燦爛絢麗。皮色鮮明內瓤純潔,猶如君子擔當道義。長得繁茂修飾得體,形象脫俗美麗無比。讚嘆你從小立志,與世俗迥然有異。獨立於世不肯遷移,這志節多令人驚喜。節制自守虛心謹慎,始終不會犯過失咎。秉持美德公正無私,可也天地一樣不朽。我願與你生死相交,相與為友天長地久。淑麗端莊終不淫逸,生性梗直知情識理。年齡雖小卻品高潔芳,堪作兄長可為我師表。品行高潔好比伯夷,樹立楷模千古光照。

賞析

《橘頌》是篇詠物詩,是詠物詩的老祖宗。“頌”,古時就是“容”,是對美好事物的描寫和讚頌。桔樹是楚國地方的特產。屈原讚美橘樹,實際上寄寓著自己人格的修養。這篇既是描寫桔樹,又是表達自己的理想,寫對與寫人完全結合起來,形式與內容和諧地得到統一。詩中的描寫都不脫離桔樹的特點,卻不限於桔樹,把桔樹提高了,擬人化了。這是《橘頌》的特色,開創了中國古代詠物詩的優秀傳統。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