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定河峽谷

永定河峽谷

永定河峽谷,又稱官廳山峽、幽州峽谷,亦即永定河上遊河谷,從官廳水庫大壩到沿河城這一段,是永定河峽谷的精華所在。永定河象一條蒼龍,沖入群山,這裡才是真正的大江峽谷,河谷兩側山崖壁立,山體由石灰岩構成,深度風化。與雲南著名的三江秘境唯一的區別就是永定河兩岸山色乾枯,植被稀疏,但是風景一樣壯麗。永定河峽谷漂流,在我國北方及京、津、張地區,開辦最早(1995年開辦),規模最大,號稱“北方第一漂”。它包括古人類古都古城古村落文化,與北京形成和發展息息相關的水文化,上溯10幾萬年曆史的民間民俗文化,發軔於遼金之前的產業文化,佛教、道教、天主教、伊斯蘭教和諧相處的宗教文化,歷史淵源流長的軍事文化。

基本信息

歷史

永定河峽谷風景照永定河峽谷風景照
永定河,古稱澡水,隋代稱桑乾河、金代稱盧溝,每年7至8月汛期。河水自燕山峽谷急泄,兩岸峭壁林立,落差為320:1,最大流量5200立方/秒左右。河水挾帶大量泥沙,河水渾濁,年含泥量3120萬噸。元、明代有渾河、小黃河等別稱。由於河遷徙無常,俗稱無定河,經常泛濫成災,歷史上曾留下多條故道。其中離北京較近的大型故道有3條:第一條古故道由衙門口東流,沿八寶山北側轉向東北,經海淀,循清河向東與溫榆河相匯。第二條西漢前故道自衙門口東流,經田村、紫竹院,由德勝門附近入城內諸“海”,轉向東南,經正陽門、鮮魚口、紅橋、龍潭湖流出城外。第三條三國至遼代故道,自盧溝橋一帶,經看丹村、南苑到馬駒橋。史載這一故道歷時900餘年,一直到清康熙三十七年(1698),進一步疏浚河道,加固岸堤,才將史稱無定河改名為永定河。清康熙皇帝試圖自己的“金口玉言”改變其“無定”、“多災”的狀況,特地賜名“永定河”。但是這並沒有改變永定河泛濫的狀況。1951年10月開工、1954年竣工的官廳水庫,把永定河攔腰截斷,才使其真正變成永定河。

自然環境

永定河峽谷,又稱官廳山峽、幽州峽谷,亦即永定河上遊河谷,從官廳水庫大壩到沿河城這一段,是永定河峽谷的精華所在。永定河象一條蒼龍,沖入群山,這裡才是真正的大江峽谷,河谷兩側山崖壁立,山體由石灰岩構成,深度風化。與雲南著名的三江秘境唯一的區別就是永定河兩岸山色乾枯,植被稀疏,但是風景一樣壯麗。

特色

永定河峽谷永定河峽谷
永定河峽谷漂流始於1995年,在我國北方開辦最早,影響最大號稱“北方第一漂”。永定河峽谷山清水秀,林深谷幽。漂流其間,游泳嬉水,蕩舟垂釣,登山狩獵,野炊露宿,離平生之未有,極人間之樂趣。永定河峽谷漂流和探險為一體, 極富趣味性和刺激性, 您完全可以放心,這種漂流有驚無險,安全可靠。

水上漂流旅遊“在國際上早已是熱門旅遊項目,它集旅遊和探險為一體,富有趣味和刺激性,有驚無險,安全可靠,深受廣大遊客喜愛,發展前景很好。永定河峽谷漂流,在我國北方及京、津、張地區,開辦最早(1995年開辦),規模最大,號稱“北方第一漂”。永定河峽谷水上漂流地點位於永定河上游,起始於官廳水庫大壩發電站。水量、流速、水深都可人為控制,能適應不同層次的遊客漂流,十分理想,漂流全程50公里,時速約10-15公里。已開通發電站至舊庄窩後澗湖段,約長10公里,號稱“萬米漂游”。遊客乘坐高強力專用橡皮艇,身穿救生衣,手持划槳、穿梭、暢遊在永定河峽谷,那豪情趣味難以言喻,只有親身試一試才能領略。

河水來源

永定河峽谷永定河峽谷

永定河發源於山西省寧武縣管涔山,流經內蒙古、河北,經北京轉入河北,在天津匯于海河至塘沽注入渤海。永定河全長548公里,自門頭溝區三家店流入石景山區後,流經五里坨、麻峪、龐村、水屯等地,經衙門口村南流入豐臺區。

永定河舊名無定河,海河流域七大水系之一,是河北系的最大河流。流域面積47016平方千米,其中山區面積45063平方千米,平原面積1953平方千米。永定河全長747公里,流經內蒙古、山西、河北三省、北京、天津兩個直轄市、共43個縣市。全流域面積4.7萬平方公里。永定河上游有桑乾河和洋河兩大支流,在河北省懷來縣朱官屯匯合,以下的河段稱永定河,在延慶縣匯入媯水河,經官廳水庫流入官廳山峽(官廳水庫至三家店區間)。從官廳至朱官屯河長30km,官廳山峽河長108.7千米,至門頭溝三家店流入平原。從三家店以下至天津的入海口,河道全長大約200km,在水利系統將其分為三家店至盧溝橋、盧溝橋至梁各莊、永定河泛區和永定新河四段。

水利設施有官廳水庫、珠窩水庫、落坡嶺水庫、三家店水利樞紐。

文化底蘊

重要地位

永定河峽谷永定河峽谷

即使從“薊”與“燕”這兩個周王朝的諸侯國出現開始算起,北京最早的文化現象也仍然首先出現在永定河一帶。在今千軍台、莊戶村一帶,至今保留著與兩千多年前春秋時期“雅樂”一脈相承的古幡樂;晉代所建的潭柘寺,是北京地區最早的佛教寺廟,為佛教文化傳入北京打開了第一扇大門;在今柏峪村的秧歌戲裡,仍保留著金元時期的考古文化顯示,北京地區是“不同文化在此交匯”的地帶。唐代以前,中國的政治、文化中心曾在西安,形成了輝煌的秦晉文化,以後遼金建都北京,“文化中心”逐漸東移。永定河成為“東移”天然的大動脈,促成了秦晉文化與永定河文化交融。其結果是“文化中心”首先遷移到了永定河一帶,然後才進入了今北京城。歷史地理學家由此認為,永定河文化在北京城市發展史上具有哺育性母體文化般的重要地位。

地質大觀園

在我們偉大祖國首都北京城的身畔,坐落著一座“地質大觀園”,它就是山水薈萃,令人留連往返的永定河大峽谷。

一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的研究表明:永定河文化是在永定河流域的地理環境中,北京人利用自然資源和人文資源,所創造的區域歷史和區域文化的統稱。永定河文化這個概念,涵蓋了永定河流域的自然和人文兩個方面。它包括古人類古都古城古村落文化,與北京形成和發展息息相關的水文化,上溯10幾萬年曆史的民間民俗文化,發軔於遼金之前的產業文化,佛教、道教、天主教、伊斯蘭教和諧相處的宗教文化,歷史淵源流長的軍事文化。其代表有“中國現代地質學開山之作”、“中國地貌標準剖面”、“第四紀冰川擦痕遺蹟”、“中國天然地質博物館”、“民間文化走廊”、“宗教文化走廊”。

大峽谷的上游入峽口在河北省懷來縣官廳水庫攔河大壩,從這裡到東南方向的北京二環路,也就是北京城老城牆的永定河峽谷舊址,只有67公里。下游出峽口在北京市門頭溝區三家店攔河閘,東距西二環路不過18公里。很少有人注意到,永定河峽谷是我國大江大河當中,屈指可數的大峽谷之一。

從官廳大壩到三家店水閘,永定河蜿蜒在萬山叢中,“萬迭山橫翠,千盤河曲長”,峽谷長達108.7公里。這個長度,僅次於三江(金沙、瀾滄、怒江)大峽谷、長江三峽等少數長峽,而位居其他許多大峽谷之前。例如,黃河上游的青銅峽長8公里,劉家峽12公里。永定河大峽谷在北京市境內長度約100公里。當然這也是遙居全市其他河峽之前的。

古人筆下的大峽谷

永定河峽谷永定河峽谷

人間仙景--古人筆下的大峽谷

峽谷,又名山峽,是在自然貢獻的地質奇觀之一。一條河流如果擁有峽谷,那峽谷往往是全流域自然風光精華的薈萃之處。

大約一千五百年前,我國北魏大地理學家酈道元(466或472-527)在不朽名著《水經注》中,有聲有色地記述了若干名峽。最膾炙人口的,當然是記長江三峽的那些名句:“自三峽七百里中,兩岸連山,略無闕處。重岩迭嶂,隱天蔽日。自非停午、夜分、不見曦月。”

其實,此書記黃河和永定河(古名桑乾河,當時作濕水,一作灅水)山峽,也很出色。如記濕水“南入馬陘山,謂之落馬洪”,又記:“濕水又南入山,瀑布飛梁,懸河注壑,漰湍十許丈,謂之落馬洪。抑亦孟門之流也!”

馬陘山,清代《懷淶縣誌》稱為天壽山,俗名官亭山。今名官林山。

落馬洪,在官廳水庫大壩一帶河道。水庫建成後,瀑布景觀已不可見。

孟門,即黃河著名的龍門峽壺口瀑布。

酈道元把永定河山峽的落馬洪與孟門壺口飛瀑相提並論,可知古人時落馬洪滂湃浩大,氣吞山河的壯觀十分欣賞。大峽谷景觀千姿百態,令歷代詩人紛紛留題。前面所引”千盤河曲長“句,出自八百年前,金、元之際的全真教的清和大師尹專平(1169-1251)他隱居西山時,作過多首詠峽詩詞。其中有《深入峽里游團山道院留題》二首,永定河峽谷云:

“滾滾彽河千里來,亂山重疊峽門開,勢隨曲屈無窮數,流入東洋幾去回?”

“二峽崢嶸氣象雄,團山水浸畫屏中。眼前妙景紅光外,疑是蓬萊第一宮!”

團山道院,今址待考。疑在今門頭溝區西北隅的碾台,檀木港出露的石英二長岩侵入體。岩體平面近圓形,南北長2500米,東西長2600米,是燕山期岩漿幾次侵入的深成雜岩體。它位於懷來縣小幽州及門頭溝區沿河城之間,屬永定河大峽谷上游右岸。

蓬萊,即蓬萊山。其名初見於先秦古籍《山海經》。它與方丈、瀛洲同是我國遠古神話傳說中最著名的神山。

過了六百餘年,清末大學士寶鑑(1807-1891)隨當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醇親王愛新覺羅奕譞,一同進入山峽,視察由名將左宗崇領導修建的農田水利工程,作《丁家灘》七律。前四句是:“水田澹沱石傾奇,旌旗飛揚耀上儀。東海王封高漢代,西山仙景入陶詩。”

丁家灘,在大峽谷下游右岸,分屬妙峰山鎮。

陶詩,指晉代大詩人陶淵明《桃花源》詩。詩中描寫一處神仙境界的桃花源,膾炙人口,與他的《桃花源記》文同樣千載流傳。

就在這次醇親王大肆鋪排,豪游峽谷的前前後後,還有一位清代皇族,但詩名遠高於身份的宗室詩人愛新覺羅寶廷(1840-1891),因酷愛西山,常與幾位”山友“自費暢遊大峽谷。他的幾十首詠峽之作,一經成篇,往往就傳誦朝野。無獨有偶,他也把神奇壯麗的大峽谷比喻為仙景勝地。如他的《春日田園雜興》詩之一云:“桑乾西去即仙源,洽喜歸田近郭門。一水繞山難覓渡,亂花夾岸各一村。”

桑乾,是永定河古名,流傳時間最久長。初作繩水,見於先秦《山海經》。繩即桑乾的促讀。今仍為永定河上游西支河名。

美似詩句不只一首。又如《冷家莊》詩云:“扶筇過峻岭,款步入仙源。寺遠唯聞磬,花多不見村”冷家莊,今名攏駕莊,屬妙峰山鎮。在大峽谷下游左岸。

不僅如此。詩人游峽,行進在高高的階地古道上。下視深谷,顧盼自雄,居然飄飄然,自我感覺成了仙人。見長詩《晨興登廣寺,度醜兒嶺,早飯三家村……》摘句:“我登西嶺巔,咫尺欲近天。行人羨高峻,得意如飛仙!”

廣化寺,遺址在斜河澗。醜兒嶺,又作愁兒嶺、綢兒嶺、籌兒嶺等,與廣化寺均在大峽谷下游右岸。三家村,是三家店古名。三家店在出山峽口的左岸。

寶廷喜愛大峽谷的山山水水,把這裡美好的一切,都一一記在詩中。他記大峽谷地貌景觀詩句很多。舉長詩《山行》數句:“灘沙擁河流,斜轉隨山奔。曲折抱山腳,水齧崖石分。峭壁白如雪,直立浮天根!石紋裂縱橫,疑有蛟龍痕。”

其中涉及現代河漫灘堆積、河流側向侵蝕、岸層產狀、岩性、溶蝕、嵌入曲流與岩石節埋等地質現象。

最有意思的是,寶廷在詩中還大膽想像大峽谷是由河流與山石相互爭鬥的產物,這使他成為探討大峽谷成因及形成過程的第一人。儘管他使用的是詩歌語言,可又有誰敢說詩人的描述沒有一點道理呢?舉長詩《桑乾行》為證。此詩寫得酣暢淋漓,可惜過長,僅擇兩段:

“山靈河伯相戰征,岡格巒拒不放行!

濤車潮馬隨奔騰,峰劍嶺戟同支撐。

魑魅魍魎紛相爭,山石遇河河難出。

不能直出河倒折,倒折不回仍旁突。

山勢愈緊河愈疾,急流猛烈虎豹栗”

“蒼山中斷重圍開,孤軍突出良快哉。

建瓴直下高崔嵬,疑是將軍天上來!”

詩句所詠,其實暗合地質學原理。地貌學有關峽谷的定義是:“峽谷,是指谷坡陡峻,深度大於寬度的山谷。它通常發育在構造運動抬升和谷坡由堅硬岩石組成的地段。當地面抬升速度與下切作用協調時,最易形成峽谷。”

就是說,水流切開大山堅岩,由此順勢而下,揚長而去。峽者,下也!

不過,峽谷成為通道,水流勢必受兩岸夾束。峽者,轄也。

永定河大峽谷,是大自然創造的山水仙景,是永定河與西山共同演繹的神話傳奇。

地形倒置

拐了個大彎

大峽谷在青白口拐了一個幾乎是360°的大彎,掉頭向東北甩去。由此而下,河面逐漸展寬。經過以當地地名命名的“青白口系”、“下馬嶺組”等等地層山地之後,開始與著名的髫髻山並行。髫髻山所在山脈,是西山最大的一條向斜山系,它也因此擁有“西山之祖”的美名。永定河水浩浩蕩蕩,水面擴大到100餘米,開如呈現在華北除黃河之外,第二大河的丰采。沿途經過太子墓南、芹峪、下馬嶺東。又經黃牛山東麓,東岸是古菩薩崖。夾峽而下,過雁翅之南,河南台之北。河彎之處,留下一道道新月般的凸岸。

掉了頭又拐向東

永定河峽谷永定河峽谷
突然,大峽谷掉了頭,向南又拐向東,一頭衝進髫髻山的山腹。原來,永定河在這裡劈開了髫髻山的山脈,仿佛從大蛋糕的中心切開,取出長長的一條,使大峽谷進入了“山胡同”。龐大的山體如今被剖開,變成了兩片“半壁山”,隔河呆望。深藏的層層疊疊岩石,如此“開腸破肚”,也只好任人一覽無餘,無可奈何。髫髻山組地層是火

永定河峽谷山沉積岩,形成於中生代侏羅紀中後期,距今大約1.6億年。其間發生過多次火山爆發,產生了許多岩層。

不過,若要細細打量,卻發現了名堂。通常,褶皺山的地層,是拱背在上。從官廳到青白口,上游峽谷地層以巨厚白雲岩為主,構成巨大的岩溶切割高原,都是地層拱背在高處,這稱為“背斜”。然而,從髫髻山開始,到再下游的九龍山--香峪大梁,褶皺卻變成為“向斜”。背斜好象國小生做體操,低頭彎腰;而向斜,卻像做“仰臥起坐”,只不過肚腹高高在上。地層位置如此顛倒,無怪乎被稱之為“地形倒置”。西山地形倒置區只集中在永定河大峽谷下游兩岸,其他地方很難一見。

向斜之中還有花樣

更奇的是,向斜之中還有花樣。換個角度,“橫看成嶺側成峰”。大峽谷迂迴盤鏇,還讓人們看見“豬背山”、單面山。髽鬏山山的單面山,又叫單斜。長約20公里,寬達2公里。傾斜面與河流方向相同,都是從上向下走。這樣的河谷叫橫谷,又叫順向谷。

大峽谷劈斷大山,仔細端詳,兩岸峽坡的地層卻並不對稱,不像老老實實被切開的“千層糕”的兩面。褶皺、斷裂、翻轉……更像各自壘起的兩大堆亂書本。這是因為,沿著河道走向,隱藏著一條斷裂帶。它把兩邊的山體加以扭動錯開,掰成兩半。這倒給了永定河“可趁之機”。它老實不客氣地從中間擠過去,硬給自己變出了深峽河谷。

髽鬏山的東部又叫清水尖,有一股性急的溪流趁亂從頂峰清水尖旁涌冒出來。它不向北流入清水河,也不向南流入清水澗,而是“自立門戶”,硬是從峰頭向永定河撲去。一路跌跌絆絆,連摔十幾個“馬趴”,留下一連串珍珠般的小水潭。踉踉蹌蹌,一頭掉入永定河。這串晶瑩的小山潭,便被西山人命名為“京西十八潭”,開闢成大峽谷畔的一處旅遊景區。

伴隨著向斜奇觀,永定河流過了老婆嶺(現名落坡嶺)北麓,又東行安家莊南、兩梁山,經清水澗,到達半沙線落坡嶺車站。

這一段河道,被落坡嶺攔河閘截斷積水。水位抬高,水面也擴大變成一個小小的山間湖泊。左岸的山坡無遮無攔,紛紛扎到水下。湖水深邃幽雅,湖中游魚甚多。假日裡,許多遠道而來的釣客來尋幽垂釣,在湖光山色間度過人生悠閒的一天。

峽谷回春

大部分乾涸

永定河峽谷永定河峽谷

落坡嶺攔河閘以下,河床大部分乾涸無水。水被左岸的隧洞引向2400米以下的下葦甸電廠用去發電。然而大峽谷卻並沒有抄近路,仍然是不慌不忙,悠閒自得地在山中迴旋。髫髻山與九龍山之間,是王平村復背斜。古永定河曾從王平村拐彎,繞過北嶺,從永定鎮石門營出山。聰明的古人利用這一段平緩的山地,開闢了著名的“西山大路”,使它成為出入西山和峽區的“總路”,即交通樞紐之地。山間有個小村叫白道子,位於古道之畔。天氣晴朗,站在河邊,可以清楚地見到村路岩層間的那條白道。

永定河流過王平村,繞黑崖根之南,抵色樹墳。又屈曲東南流,經石古岩(又名石穹眼)、菲園,又東迤北,過下葦甸。穿鳳頭山而東,南出牛角嶺,過丁家灘。又東南經攏駕莊(舊名冷各莊)南,水峪嘴北。又東經棗林村北,北望仰嶺十八盤的西北澗。又東,過陳家莊南、愁兒嶺北。又東,經軍莊南,南望龍泉務(古名務里)村。又折南稍東,經琉璃局(現政局為渠),到達出山口三家店。

永定河斷裂

這一大段河道,大多經行在斷裂帶之間,有人稱為“永定河斷裂”。還通過上葦甸穹窿張裂帶。大峽峽谷受河道牽連,被迫東拐西彎,還大彎套小彎,且多是“M”字型連續彎。雖說是當年永定河開闢河道,“欺軟怕硬”,善於審時度勢,但在幾百米寬的河床上橫衝直撞,卻不免說明永定河過於古老,已經進入老年衰亡期了。誰知,第四紀以來,永定河又抖擻精神,加快了下切河床底岩,在三四十米的山坡上留下了階地--舊河道。下切如此之深,使大峽谷也因此增高,這卻是河流返老還童--“回春”的體現。

風貌猶存

原來,西山至今仍處在“喜馬拉雅造山運動之中”,仍在持續或階段性抬升。這種抬升,還不是整體抬高,而是像波浪一樣,自西向東,波紋一圈一圈移動。升浪所及,依次隆升。這樣,西山不斷地升高,加快了河水的下切,使大峽谷的深峽寬谷風貌猶存。

當初,永定河在丁家灘一帶,已經發生了岔流。幾股流水,把河床分割,造成河中灘地,稱為河洲或心灘。如今,河水已下切66米,使岔流點下移到陳家莊。站在高聳的公路邊,下視河床分而複合,中間形成半月形的心灘--沙洲。自陳家莊而下,心灘時有出現。灘洲上現已綠樹成蔭,芳草萋萋。斜河澗位於陳家莊上游,一度被岔流分割成為河中村。隨著河床的下切改道,斜河澗又回到岸上,恢復了古山村往日的寧靜。

旅行線路

永定河峽谷永定河峽谷

峽谷東南距北京天安門僅80公里,西距塞外名城張家口90公里。沿途豐沙鐵路線的火車站點9個,隨時都可棄舟登

永定河峽谷車。漂流起點處的官廳大壩,距八達嶺、康西草原僅30公里,乘豐沙線火車到攔河壩下車東行300米即到。

自駕車:由京昌高速康莊出口,駛出高速公路。經小南辛堡、天漠至官廳水庫大壩。過大壩後左轉駛上狹窄土路,穿過一小型道口後,進入永定河峽谷。沿途經舊庄窩、幽州至沿河城,回到柏油公路。沿主路往齋堂方向經109國道返京。

安全提示

●永定河大壩到沿河城是僅一輛車寬的碎石路,一般只有當地的農用三輪來往,路面坑窪,路兩側有很多灌木叢,容易劃傷車漆。在此路段行駛需要一定的越野技術,最好是越野車,如果是轎車,更要注意,需小心駕駛,以免拖底,最好是組織車隊集體行動。

●永定河上游官廳水庫經常定時開閘放水,不要在河灘上宿營。在河灘上休息時,要注意河水的流速和水位變化,以免發生危險。

中國峽谷景觀

峽谷是由於新構造運動抬升,流水冰川下切下刻作用而形成的谷地狹深、兩壁陡峭的地質景觀。按峽谷的斷面形態,可分為嶂谷、V型谷、“一線天”等各種類型。

張家口市主要旅遊景點

概況張家口市因歷史久遠和在中國近代史上地位顯著而有著很深的文化底蘊和革命傳統,自然景觀頗多,是開發建設北京“後花園”的理想地域。已有各類旅遊景區、景點40多個。
景點黃帝城;泥河灣遺址;中華三祖堂;萬里長城大境門;清遠樓;玉皇閣;昭化寺;金閣山;雞鳴山;雞鳴驛;古雲泉寺;關外第一泉;金蓮川;壩上明珠草原湖;肖後梳妝樓;小五台山自然保護區;飛狐峪;虎窩寺;遼代壁畫墓群;南安寺塔;水母宮;中都遊牧源;金河口;崇禮滑雪;永定河峽谷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