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

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

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新的軍種,以原第二炮兵為主、其他軍種分屬的戰略核打擊力量合併組建,於2015年12月31日正式成立,是中國大國地位的戰略支撐,是維護國家安全的重要基石。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向陸軍、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授予軍旗並致訓詞,魏鳳和任火箭軍司令員,王家勝任火箭軍政治委員。

基本信息

歷史沿革

前身

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 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
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前身第二炮兵,成立於 1966年7月1日,由毛澤東主席批准,周恩來總理親自命名,始終由中央軍委直接掌握,是中國實施戰略威懾的核心力量,主要擔負遏制他國對中國使用核武 器、遂行核反擊和常規飛彈精確打擊任務。這支掌握著“大國利劍”的神秘部隊從誕生伊始便肩負著保障中華民族根本生存利益的重任,可以說,對於潛在的敵對勢 力而言,“二炮”堪比古希臘神話中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是震懾敵人的最有力撒手鐧。
在2015年12月31日之前,中國人民解放軍由陸軍、海軍、空軍三個軍種和第二炮兵一個獨立兵種組成,“二炮”雖然與陸海空三軍同為正大軍區級,但是相比陸海空三軍的軍種身份,“二炮”的兵種身份還是有所不同的。但是,作為直屬中央軍委掌控 的戰略部隊,“二炮”除了身穿陸軍制服外,實際上和陸軍集團軍沒有關聯,之所以使用“二炮”的名稱,主要是成立之初考慮到保密等問題的需要。

成立

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 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
2015年12月31日,中央軍委舉行儀式,將第二炮兵正式命名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部隊,並授予軍旗,第二炮兵也由原來的戰略性獨立兵種,上升為獨立軍種。 從“二炮”到“火箭軍”,這反映了中國核力量的發展歷程。 
2015年12月31日, 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領導機構、 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中國人民解放軍戰略支援部隊成立大會在八一大樓隆重舉行。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向陸軍、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授予軍旗並致訓詞。

命名由來

分析

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 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
中國叫“火箭軍”,俄羅斯叫“戰略火箭軍”。從技術上衡量,彈道飛彈和火箭實際上是一回事,因此從名稱上外界都會明白這兩支部隊都是飛彈部隊。但是為什麼中國沒有加上“戰略”二字,這裡面是不是有啥說道? 俄羅斯之所以叫“戰略火箭軍”,是因為其掌握著俄羅斯全部的陸基戰略核打擊力量,包括46枚發射井部署的SS-18“撒旦”洲際飛彈,60枚發射井部署的SS-19洲際飛彈,60枚發射井部署的“白楊-M”SS-27洲際飛彈,72枚移動式部署“白楊”SS-25洲際飛彈、18枚移動式部署“白楊-M”洲際飛彈和58枚“亞爾斯”SS-29洲際飛彈,總共有305枚洲際彈道飛彈,攜帶1166枚核彈頭。這兩個數字都超過美軍陸基飛彈和彈頭數量,但美國總體和戰略核飛彈和彈頭數量要超過俄羅斯,因為美軍的“大頭”在水下戰略核力量,生存性和打擊效果遠超俄羅斯。
而中國火箭軍作為原來“第二炮兵”的繼承者,不但擁有原來的戰略飛彈部隊,而且還有這眾多先進的戰術常規飛彈部隊。後者明顯不擔負國家戰略核威懾的功能,反而是我軍高技術局部戰爭的高精度“殺手鐧”武器,甚至擔負著首波打擊的突擊作用。相比之下,美國沒有戰術彈道飛彈,而俄羅斯的兩種戰術飛彈都是陸軍在使用。
因此中國只有“火箭軍”而不加“戰略”二字,體現了中國火箭軍的裝備特色。 那么,該如何理解在“構建軍委—戰區—部隊的作戰指揮體系和軍委—軍種—部隊的領導管理體系”改革背景下的火箭軍? 實際上,主要核大國的戰略飛彈武器,都是由各國最高軍事機關所直接掌控。以美國為例,美國所有的陸基、空基、海基戰略核武器,在戰時的指揮權,都是總統(以及國防部長)通過美國戰略司令部來根據威脅程度來直接指揮。而美國戰略司令部是一個以美國全球戰略打擊為特色的功能性聯合作戰司令部。
軍事科學院作戰理論和條令研究部正師職研究員杜文龍分析:第二炮兵更名為火箭軍有幾點考慮。首先二炮是在特定歷史條件下一種命名方式,長期以來,二炮實際上擔負的是一個軍種的職能任務,這次更名為火箭軍可以做到實至名歸。第二,更名為火箭軍,顯示出中國軍隊更加開放,更加自信,更加透明,改名更加清晰完整地展示它的形象,顯示了中國軍隊的自信、開放、透明。火箭軍是我國戰略威懾的核心力量,是我國大國地位的戰略支撐,是維護國家安全的重要基石,中國始終奉行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原則,堅持自衛防禦的核戰略,核力量始終維持在維護國家安全需要的最低水平,中國的核政策和核戰略是一貫的,沒有任何變化。

由來

早在60年前,“中國火箭之父”錢學森就已發出了成立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的呼聲,而且這件事就發生在1956年的元旦期間。
對於新中國來說,1956年是個特殊的年份。這一年既是新中國第一個科學技術發展規劃的開局之年,又是中共中央向全國人民發出“向科學進軍”的一年。1月,中共中央召開了關於知識分子問題會議,毛澤東在會上提出,技術革命、文化革命,沒有知識分子是不行的,中國應當有大批知識分子。他號召全黨要努力學習科學知識,同黨外知識分子團結一致,為迅速趕上世界科學技術先進水平而奮鬥。
在這樣的背景下,錢學森給軍隊高級將領講課,意義特殊而重大。
據當事人總參作戰部空軍處參謀、後來的二炮司令員李旭閣回憶,錢學森的講課安排在1956年元旦下午三點。賀龍、陳毅、葉劍英、聶榮臻元帥也特意趕去聽課,錢學森授課規格之高以及所受重視程度,由此可知。據記載,錢學森在講課時,在黑板上寫下“火箭軍”三個字。他說,這“火箭軍”,也就是飛彈部隊,是一支不同於現有的陸、海、空三軍的新型部隊,是一支能夠遠距離、高準確度命中目標的部隊,是現代化戰爭中極其重要的後起之秀。興之所至,錢學森大聲疾呼:“中國人完全有能力,自力更生製造出自己的火箭。我建議中央軍委,成立一個新的軍種,名字可以叫‘火軍’,就是裝備火箭的部隊。”
“火箭軍”之名由此而來。
2015年12月,成立火箭軍是黨中央和中央軍委著眼實現中國夢強軍夢作出的重大決策,是構建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的戰略舉措,必將成為中國軍隊現代化建設的一個重要里程碑,載入人民軍隊史冊。

成立使命

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是中國戰略威懾的核心力量,是中國大國地位的戰略支撐,是維護國家安全的重要基石。火箭軍全體官兵要把握火箭軍的職能定位和使命任務,按照核常兼備、全域懾戰的戰略要求,增強可信可靠的核威懾和核反擊能力,加強中遠程精確打擊力量建設,增強戰略制衡能力,努力建設一支強大的現 代化火箭軍。

部隊領導

司令員

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 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
周亞寧
男,1957年生,1975年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後加入中國共產黨,中將軍銜。

政治委員

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 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
男,漢族,1955年1月生,遼寧人,中將軍銜。歷任總裝備部政治部副主任、總裝備部第27試驗訓練基地政委、總裝備部政治部主任、總裝備部副政委、中央軍委紀委副書記。2014年12月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炮兵政治委員、黨委書記。2013年7月,晉升為中將軍銜。第十八屆中央紀委委員。

總部領導層

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 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
副司令員吳國華(原第二炮兵副司令員,中將)
副司令員陸恩福(原第二炮兵副司令員,中將)
副政委唐國慶(原第二炮兵副政委,中將)
紀委書記陳平華(原第二炮兵副政委兼紀委書記,中將)
參謀長張軍祥(原第二炮兵參謀長,少將)
政治工作部主任方向(原武警部隊政治部主任,少將)
後勤保障部部長劉煥民(原第二炮兵後勤部部長,少將)
裝備部部長莫俊鵬(原第二炮兵裝備部部長,少將)

部隊文化

軍歌

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 中國人民解放軍火箭軍
火箭軍進行曲
作詞:火箭軍集體 作曲:楚興元
東風浩蕩,雷霆萬鈞,
我們是光榮的火箭軍。
大國長劍,威震蒼穹,
我們是鋼鐵鑄就的長城。
聽從黨指揮,熱血寫忠誠,
鍛造戰略鐵拳,捍衛和平安寧。
烈焰雄風驚天地,
能打勝仗建功勳,
前進!前進!英雄的火箭軍!

軍服

火箭軍於2016年7月1日換髮新式禮(常)服。這次換髮的火箭軍新式禮(常)服,是在現行07式軍服體系內,保持禮(常)服樣式、結構、材料不變,對服裝顏色進行設計調整,顏色服飾更具軍種性,色彩體系更具平衡性,色彩搭配也更具創新性。禮(常)服主色的墨綠色以火箭軍主戰裝備顏色為基礎,傳承了我軍軍服的經典綠色,襯衣和長(短)袖夏常服上衣的卡其色是以飛彈點火騰飛時噴出的烈焰為基礎,是國際軍服的經典色,禮(常)服大(卷)檐帽牙線和領帶為淺墨綠色。新式禮(常)服為避免浪費,火箭軍庫存的陸軍制式禮(常)服,將調整給陸軍部隊使用。

軍旗

軍旗 軍旗
2016年“八一”建軍節,火箭軍某部圍繞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和紀念長征勝利80周年,舉行了“軍歌嘹亮獻給黨”歌詠比賽和“學黨史軍史、做‘四有’軍人”知識競賽,教育激勵部隊官兵不斷增強聽黨指揮、履行使命的責任擔當。就在這個比賽中,火箭軍軍旗終於露出了真容。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