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景愚

王景愚

王景愚,1936年出生於天津,中共黨員。1958年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他是中國青年藝術劇院(中國國家話劇院)國家一級演員、編劇。1960年開始發表作品。1984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1977年春創作並演出諷刺喜劇《楓葉紅了的時候》,全國300餘劇團上演。1979年創作演出《撩開你的面紗》(合作),1982年創作演出諷刺喜劇《可口可笑》,另著有《菜田會診》、《特別審訊》等獨幕喜劇20餘部,散文集《幕後》。其中《撩開你的面紗》更獲慶祝建國30周年創作獎。1984年,王景愚開始探索中國民族啞劇 藝術,創作並領銜主演了《諷刺與幽默》啞劇晚會,開始啞劇表演藝術活,併到各國進行文化交流。

基本信息

人物簡介

王景愚王景愚

職務與職業:歷任中國青年藝術劇院一級演員、編劇、藝術委員會委員,一級演員。中國作家協會、戲劇家協會、書法家協會會員。喜劇、啞劇表演藝術家,喜劇作家。1962年,王景愚剛從中戲畢業分到中國青年藝術劇院不久,受邀到廣東演出時。在吃罐燜雞的時候,因為雞不太爛,吃著有點費勁,激發了靈感,創作了後來家喻戶曉的啞劇小品——《吃雞》。1963年在北京飯店舉行的元旦晚會上表演時,周恩來和陳毅看了笑得直流眼淚。“文革”中,《吃雞》受到了所謂的“笑裡藏刀”的批判。隨著電視的普及,這個小品在中央台一經播出,王景愚和《吃雞》就立刻被全國觀眾記住了。

然而,就是因為這個小品,讓王景愚遭受到令他痛苦的誤解和蔑視。一些戲劇界的人批判他“非常淺薄”,而他走在街上仍到處有人叫他“吃雞的”。1993年,他有一次去肯德基,還被人專門拍照,這讓他十分苦惱。1990年參演春晚啞劇小品:《舉重》。

人物大事

王景愚王景愚

1936年生於

天津。1948年參加天津兒童廣播劇團,後入南開中學學習,加入南開劇社。 1954年,考入中央戲劇學院,1958年以優異的成績畢業,到中國青年藝術劇院任演員、編劇。1977年初,創作諷刺喜劇《楓葉紅了的時候》,對“十年浩劫”進行了辛辣的諷喻和抨擊。該劇上演後,全國近三百個文藝團體相繼上演。1980年,因扮演《威尼斯商人》中的夏洛克而榮獲文化部表演一等獎。1982年創作諷刺喜劇《可口可笑》,並擔任主角。《可》劇被譯成日文,由日本劇團上演。1983年參加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演出喜劇小品《吃雞》,並擔任本屆春晚主持。1983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1984年,王景愚開始探索中國民族啞劇 藝術,創作並領銜主演了《諷刺與幽默》啞劇晚會,開始啞劇表演藝術活,併到各國進行文化交流。近年來,潛心於書畫藝術和文學創作。

春晚緣分

1983年,央視第一屆春節晚會亮相。當時的春晚沒有專門的主持人,王景愚、馬季姜昆劉曉慶成了首屆春晚的當家。

1983年春節晚會上表演啞劇小品《吃雞》 ,改變了王景愚的戲劇人生道路。

1984年春節晚會上與李輝合作表演啞劇小品《電視糾紛》。

1990年春節聯歡晚會啞劇小品王景愚《舉重》。

吃雞趣事

王景愚作品劇照王景愚作品劇照

王景愚,他是最早一屆春節晚會的策劃之一,因演“吃雞”,他上街和去商店,別人說:吃雞的來了,甚

至在他問路時,別人只問他演和‘吃雞’有關的問題。

王景愚是國外名劇中“夏洛克”的扮演者,他演這個角色還得了獎。而王景愚的前輩權威老師,點名說他,在國外以能演“夏洛克”為榮,你卻演“吃雞”。此後他承受巨大壓力,得了抑鬱症。很多年退出舞台。

在香港回歸年1997年,王景愚去香港演出,那裡有觀眾點名要他演啞劇小品吃雞,他問為什麼,回答是:看他這個節目就想起了那年全家在電視機前一起歡度春節的快樂的日子。王景愚聽後,十分感動。後來臨時把他之前拒演的小品吃雞換上,受到觀眾的歡迎,王景愚也拋棄了個人私心雜念和心理的壓力,抑鬱症也好了。

愛情故事

第一屆春晚主持人之一 王景愚第一屆春晚主持人之一 王景愚

當王景愚是南開男中高二年級的學生,李莉莉是南開女中初三年級的學生。他們分別參加了學校的戲劇隊和舞蹈隊。在搞社團文藝活動時,王景愚會拉小提琴,因此擔當了舞蹈隊的伴奏。王景愚看到舞蹈隊有一個很漂亮的姑娘,就喜歡上了。這個姑娘就是李莉莉。

等到李莉莉升到高一年級時,王景愚卻怎么也找不到這個姑娘了。一打聽,原來她去了一所離家近的中學讀書。於是,王景愚趕緊給她寫了封信:“希望以後還能跟你聯繫。”

信寄到那所學校去了。誰知李莉莉不願意上那個學校,通過教育局又轉回到南開女中。那時,在中學很少有接到信件的事,大家都挺好奇的,以李莉莉和那封信為中心,圍了一圈人。李莉莉僵在那裡——那時,中學也不提倡談戀愛,為了表明自己與此事無關,李莉莉就對大家說:“你們打開看吧,就當大家的面公開了。”

信被公開的當天,王景愚就知道了,他決定乾脆藉此機會表明:自己就是對她印象好。從此,只要碰到李莉莉,王景愚就向她深深鞠一躬,作為自己的一種表示。這樣大家也都知道了這個情況,這時有人告訴王景愚:有一個男生也在追求李莉莉。

王景愚王景愚

聽到這個訊息,王景愚非常緊張,他做出一個現在他自己都覺得可笑的事情:找那個男生談話。那個男生比王景愚低2個年級,王景愚找他談話時,他就老實在那兒聽著:“我很喜歡李莉莉,我在追求她。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再追求她。”對方的回答倒是讓王景愚很滿意:“你放心,我君子不奪人之美。”這事,直到前幾年同學聚會時,李莉莉才知道。

高三畢業,王景愚考上了中央戲劇學院。到那後,他每個星期都給李莉莉寫封信。李莉莉呢,起碼兩個星期才給他回封信。

王景愚有一次,王景愚還照常給她寫信,突然他發覺自己有三個月沒有接到回信了,他感覺事情有點麻煩。受一個小品的啟發,他把一根紅絲帶剪了一個小口,表示兩人有了裂痕,給李莉莉寄了去,並在信中說:你要是希望一切都完美,就用紅線把這個小口子縫起來。

信和紅絲帶是上午寄出去的,到下午時,王景愚覺得事情不妥:她要是原樣寄回來,承認有裂痕,那不就更麻煩了?王景愚想到這裡,趕快寫了封信發出去:收回上一封信。

天津這邊,李莉莉接到第一封信,看到一根剪了個小口子的紅絲帶,樂了,還沒想到怎么回信呢,又來了第二封,一看要她把紅絲帶寄回去,就更樂了。其實那會,李莉莉挺忙的,沒顧得上給王景愚回信。不過,看到這兩封信,李莉莉覺得“可樂”,於是她乾脆一剪子剪斷了,給王景愚寄回去,成心要氣氣他。

王景愚接到信後,很痛苦,每天晚上在戲劇學院的院裡跑圈,一圈一圈地跑,以此緩解痛苦。

王景愚王景愚

放寒假,王景愚回到天津。他再一次去找李莉莉,看一看他們之間還有沒有挽回的餘地。一談話,王景愚才感到事情沒那么嚴重。

這一次,他為李莉莉預備了信紙、信封,連郵票也貼好了,希望李莉莉給自己寫封信。當時李莉莉不願意接受,推來推去推不掉只好拿回家。回家一細看,信封角上還編著號呢。原來王景愚怕中途丟失信件,一看到編號就知道到底有沒有丟信了。

王景愚說,愛情就是思想里只有一個女性,對其他女性視而不見。中央戲劇學院有很多很優秀、很漂亮的女孩子,但在王景愚眼裡,都不存在,他就一門心思就想著李莉莉。直到李莉莉考上中央戲劇學院之後,王景愚才感到進入真正談戀愛階段。

正是那段時間,李莉莉得了肺結核,王景愚仍然很關心她、照顧她。這時,還面臨著另一個問題:王景愚馬上要畢業分配,如果他被分到外省去,那么他和李莉莉將再一次分開。

王景愚班上的同學出主意說:趁畢業之前,把你們的喜事辦了得了。就這樣,王景愚和李莉莉結婚喜事,還是班上同學在學校給他們辦的。

不久,王景愚被分配到中國青年藝術學院。巧的是,李莉莉畢業後也分配到那裡。這樣,經過漫長執著的追求,如王景愚自己所說,“最終有了一個圓滿的結果”。

其他作品

《王景愚與啞劇藝術》,王景愚著,中國戲劇出版社。1988年1月1版1印,32開平裝,119頁,180冊。

生活趣事

四川演出

啞劇啞劇

王景愚一次到四川演出時,當地有“啞劇”迷一直跟著王景愚要做“追蹤採訪”。這位記者一見到王景愚

便緊緊地抱住他大呼:“哎呀,您就是那個大名鼎鼎的吃雞的王景愚吧!”偏偏王景愚最惱火別人把那個演吃雞的演字省掉,而呼他為吃雞的,從此便對這位“記者”先生沒了好感任憑他三請四邀,絕不接受採訪。 中午,王景愚先生吃了半片安眠藥睡覺,養精蓄銳準備晚上演出。忽聽見門外服務員在叫:“王先生,北京長途。”於是,王先生東倒西歪地出門去了。不一會兒他又氣沖沖地回來了,我問他:“那電話說了什麼?”他說,“什麼電話呀。我出門時還糊塗著呢,一不小心摔了一跤,只見那位‘記者’趕緊過來攙我,那攙我胳膊的勁比我摔得還疼。最可氣的是,他還說什麼,王先生啊,很對不起您啦,其實沒有什麼長途啦,是我想叫您起來好採訪你啦。”

到了晚上,這位“記者”奇蹟般地出現在台側,等王先生上台表演了,他更是忙得不亦樂乎,站在報幕員的椅子上不停地拍照。當王先生演到最精彩的時候,突然聽見“咕咚”一聲巨響,隨後便是全場觀眾的哄堂大笑。原來是那位“記者”忘了自己是站在椅子上,一腳踏空,連人帶照相機從幕後摔了出去。

第二天晚上臨開車前,那位“記者”風風火火地又來了,一臉痛心地對王景愚說:“王先生,實在對不起,昨天晚上那一跤摔得好慘啊,我拍的那許多照片,全部都報廢啦。”說到全報廢啦時,讓人能感到他已悽然淚下。於是,善良的王景愚便讓他留在了車上,並問他:“那你今天干嗎來了?”“今天?今天我做了大量的準備,買了好幾個正宗的柯達膠捲,準備重新給您好好地拍照。”“你今天重新拍,能保證拍好嗎?”王先生有點嚴厲地問他。只見那“記者”看著王景愚,半晌才結結巴巴地說了句:“今天,今天,今天還有報廢的可能!”

走穴與梅花

王景愚王景愚

走穴有兩種,“官穴”與“私穴”,區別它們的關鍵,是看邀請單位是不是官方的或者具有官方性質,這是其一。其二,被邀請的演員必須直接與邀請單位見面,談清楚演出報酬,稅收等等,而不是通過第三者 —— “穴頭”。王景愚在走過一次應當算是“私穴”的“穴”,並且從此不再與“穴頭”打交道了。 那是一九八五年初,北京一位姓桂的“穴頭”到中國音樂學院找郁鈞劍( 當時郁鈞劍還在上學 ),說重慶有家叫三友公司的單位想請郁鈞劍去演出,同行的有王景愚、蘇小明等,當時正好學校放假,郁鈞劍便同意了。當王景愚們到達了當地以後才發現,演出沒有一切手續( 當時的文化市場也相當混亂 ),沒有管理,什麼演出的場次安排,收入的分配,完全是那家三友公司和姓桂的“穴頭”與劇場在操縱。明明劇場裡滿座,他們可以聯合起來說今天這場根本沒賣滿座,是因為考慮到讓劇場效果更熱烈些,才趕緊將賣不出去的票發給關係戶了。開始王景愚們還相信,慢慢地王景愚先生髮現被騙了。因為他們說賣了多少票,就意味著賣了多少錢,少報票數,即可苛扣報酬。當王景愚們的明白了這一切以後,心中油然生起一種被人宰割的悲痛感。郁鈞劍和王景愚決定不再參加他們的演出,返回北京。那天他倆算了次撲克牌,是由王景愚“說”的牌,郁鈞劍來翻。王景愚說,如果翻出來的是張老K,尤其是紅桃老K,那么就意味著此行還是吉利的、順利的,如果翻出來的是張小3,則意味著推測是正確的,得走。聽了他的這一番話,郁鈞劍反而不敢翻了,郁鈞劍又說,如果翻的是紅桃3呢?王先生答,紅桃3還可以,最倒霉的是梅花3。說完運了半天的氣,憋足了勁,終於翻出一張牌,我一看 —— 梅花3。只聽得“吱呀”一聲,王先生躺在地上大笑起來,真是苦中作樂。

從此王景愚和郁鈞劍再也不走由“穴頭”出面組織的“私穴”。沒有介紹信,沒有單位批准,那是絕對不行的。

歷年央視春晚主持人

春節是全球華人最重要的節日,這一天,無論你身在何處,都會回家和家人團聚。央視春節聯歡晚會從1983年開始,到2013年為止,已經開辦31期了,那么就主持而言,都有誰主持過央視春晚呢?
1983年:姜昆馬季王景愚劉曉慶 1984年:趙忠祥盧靜黃阿原、姜昆、姜黎黎、陳思思
1985年:馬季、姜昆、張喻朱苑宜(台)、斑斑(港) 1986年:趙忠祥、王剛、姜昆、劉曉慶、方舒(英語)、顧永菲
1987年:李默然、王剛、李小玢、姜昆 1988年:孫道臨、王剛、姜昆、侯耀文
1989年:李默然、趙忠祥、姜昆、闞麗君李揚 1990年:趙忠祥、李默然、朱時茂田連元
1991年:趙忠祥、倪萍張洪民李瑞英 1992年:趙忠祥、倪萍、楊瀾
1993年:趙忠祥、倪萍、楊瀾、梁雁翎(港)、李慶安(台)、張永權(新加坡) 1994年:倪萍、程前
1995年:許戈輝、趙忠祥、倪萍 1996年:趙忠祥、倪萍、程前、袁鳴、張曉、周濤
1997年:趙忠祥、倪萍、程前、周濤、朱軍亞寧 1998年:趙忠祥、 倪萍、 朱軍、周濤、亞寧、王雪純
1999年:趙忠祥、倪萍、周濤、朱軍 2000年:牛群馮鞏、楊瀾、姜昆、周濤、朱軍、趙薇白岩松文清趙琳曹穎李小萌鞠萍崔永元文興宇
2001年:周濤、朱軍、曹穎、張政 2002年:倪萍、朱軍、周濤、王小丫、文清、李詠、曹穎、張政
2003年:倪萍、朱軍、李詠、周濤 2004年:倪萍、朱軍、周濤、李詠
2005年:朱軍、周濤、李詠、董卿 2006年、2007年:李詠、周濤、朱軍、董卿、張澤群劉芳菲
2008年:董卿、朱軍、李詠、周濤、白岩松、張澤群、劉芳菲 2009年: 白岩松、周濤、張澤群、朱濤、朱迅、董卿
2010年:周濤、朱軍、張澤群、董卿、歐陽夏丹任魯豫 2011年:朱軍、周濤、董卿、李詠、張澤群、朱迅
2012年、2013年:朱軍、李詠、董卿、畢福劍撒貝寧李思思 2014年:張國立、朱軍、董卿、畢福劍、李思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