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龍友

蕭龍友

蕭龍友(1870-1960年)現代醫家。北京人。幼讀經史,為清時拔貢。後學醫有成,擅長治療虛勞雜病,論治主張四診合參。推崇《傷寒論》,重視七情內傷致病,醫藥並重。建國前與孔伯華在北平創辦北京國醫學院,以弘揚中醫,培養中醫人材。與施今墨、孔伯華、汪逢春齊名。人稱北京“四大名醫”,嘗任衛生部中醫研究院學術委員、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及全國一、二屆人民代表等職。

基本信息

人物年表

1870年2月13日,出生。自幼誦習詩書,打下了牢固的文、史、哲基礎。後入成都書院學習,得以涉獵中醫書籍。
1892年,蕭龍友同陳蘊生用中草藥救治川中霍亂,療效很好,聲譽雀起。27歲時考中丁酉科拔貢,入北京充任八旗教習。後被分發山東,先後任淄川、濟陽兩縣知縣。
1914年,奉調入京,歷任財政、農商兩部秘書及府院參事、農商部有獎實業債券局總辦等職,並由執政府內務部聘為顧問。從官之餘行醫治病,頗受患者歡迎。
1928年,蕭龍友毅然棄官行醫,正式開業,自署為“醫隱”,號為“息翁”。
1930年,與孔伯華共同創辦了北平國醫學院。
1960年10月20日去世,享年90歲。

行醫事跡

蕭龍友蕭龍友
1897年,蕭龍友考中了丁酉科撥貢,遂入京充任八旗教習,後分發山東,先後任淄川、濟陽兩縣的知縣。其間,他因辦教案與的洋人的神父作鬥爭而深得民心。
1892年,川中霍亂流行,成都日死八千人,街頭一片淒涼。很多醫生怕被傳染,不敢醫治,但蕭龍友不懼災禍,陪同陳君蘊生沿街巡視,施醫舍藥為百姓治病,使很多人轉危為安,從此便聲名鵲起,這是他從醫的開始。進入仕途之後,他雖忙於官務,卻也從未間斷過研究醫學,不僅精研中醫,還對西醫學的書籍大量參閱。他余時行醫,頗有療效。
1916年5月,袁世凱病危,其長子袁克定邀請蕭龍友先生入總統府為其診斷。
1924年,孫中山因國大計帶病北上,病情日趨嚴重,請了眾多醫生均不能斷其病由。經友人介紹,請蕭龍友前去為中山先生診病。蕭龍友為中山先生診視後,斷為病之根在肝,因知病已入膏肓,非湯藥所能奏效,故未開處方。如實向守候一旁的夫人宋慶齡告訴病情。中山先生病逝後,經病理解剖,發現其“肝部堅硬如木,生有惡瘤”。證實了中山先生所患確係肝癌,說明蕭龍友診斷無誤,一時社會為之轟動。
1928年,蕭龍友先生正式棄官掛牌行醫。醫寓就設在這所宅院中。街門坊上掛了一塊小木牌,上面親筆寫了“蕭龍友醫寓”五個不很大的字,木牌為醬紅色底,綠色字。
1929年1月,梁啓超先生患病便血,事前曾赴協和醫院檢診。醫診斷為腎上有病,必須手術切除。梁公放心不下,驅車前往蕭府求診於龍友先生。切脈後,蕭龍友對梁公說:“閣下腎臟無病,應該慎重行事,長服所開中藥便可痊癒。”但梁公堅信西醫,仍赴協和醫院手術,果不出蕭龍友所料,梁啓超先生最終還是死於手術刀下。後經病理解剖,梁啓超先生腎完全健康。梁啓超先生的公子梁思成教授於治喪時,在訃告後所撰梁啓超先生傳略中,將治療的全過程予以披露。
1930年,還是在兵馬司胡同的大院裡,蕭龍友和孔伯華商議自籌資金創辦了“北京國醫學院”,培育中醫後繼人才。新中國成立後,蕭龍友雖年已八旬,他將別號“息翁”改為“不息翁”,仍是念念不忘發展中醫事業。
1953年那年被上級批准為中國科學院院士等職,為中醫事業的發展盡心盡力。
1954年9月,蕭龍友先生在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發言時提出設立中醫學院、培養中醫人才的提案。
1956年,國家採納了他的提案,成立了北京、上海、廣州、成都四所中醫學院。
1960年,蕭龍友病逝,享年90歲。

任職情況

解放後,任中國中醫研究院學術委員會委員、名譽院長、顧問,中央衛生部第一次全國衛生會議華北區特邀代表,北京市中醫師考試委員會委員,中央文史館館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1、2屆代表,中華醫學會副會長,中華醫學會中西醫交流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中國科學院生物地學部委員,中央人民醫院顧問,北京中醫學會耆宿顧問等。[1]

相關著作

蕭氏一生忙於診務,無暇著述,僅留《現代醫案選》、《整理中國醫藥學意見書》、《息園醫隱記》、《天病論》等文。

人物評價

蕭龍友蕭龍友
蕭龍友先生是一位大醫,他時時心念中醫 ,十分憂心中醫的存亡。當時的政府想方設法消滅中醫,中醫的處境十分危險。在中醫最為危難的時期,他與孔伯華先生共同創辦了北京國醫學院,親臨講壇,不計報酬,一心培育中醫的接班人才。並在經費困難時慷慨解囊,甚至同孔伯華一起出門診,集資辦校。就這樣艱苦的經營著中醫教育事業,歷時十餘年,在極其艱難的環境下,他們培養出了數百名學員,都成為了下一代中醫的中堅人才。兩位醫學大家的義舉,對中醫事業的延續和發展起到了極為重要的作用。但北京國醫學院終被迫停辦,他義憤填膺,並作詩文以示對國民政府的反抗。
蕭龍友的醫術可謂爐火純青。他用藥處方平正輕靈,常在小方之中見大神奇。但他並不固執,始終對西醫學抱著尊重態度,並堅持取彼之長,補己之短,胸襟之寬大令人折服。
蕭龍友先生一生為中醫事業做出了巨大貢獻,在中醫遭受危厄之際,他挺身而出,逆流而上,興辦學校,教徒授課,還堅持門診,並用精湛絕倫的醫術做了最好的抗爭。他處方精簡,用藥輕平,療效卓著,活人無數,已經達到了醫之大成者出神入化的境界。其胸懷寬大,謙遜恭謹,更加使其成為了醫界的楷模。

故居介紹

蕭龍友故居蕭龍友故居
兵馬司胡同位於西城區,西起西單與西四之間,南面是豐盛胡同和辟才胡同,北面是磚塔胡同、大院胡同、羊肉胡同。古時候,北京的管理機構叫:“兵馬司”,清人趙翼《咳余叢考》(卷二十六)中記:“京師有兵馬司,專理捕盜及鬥毆等事。”“兵馬司”制,起源於元世祖至元九年。《元史·世祖》中記,元世祖忽必烈設大都路兵馬司都指揮仗,下設南、北兵馬司。這和北京現在的南北兵馬司胡同的來歷有些關係吧。今天的兵馬司胡同和北京城的大多數胡同一樣看起來平實、安逸,甚至有些沒落。西面那些熟悉的居民灰磚房,由於城市改造,如今已經難以尋找蹤跡。要知道,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這條胡同曾因一位名人而名噪京華,他就是被譽為四大名醫之首的傳奇醫生蕭龍友先生,他的故居及醫寓就坐落於現兵馬司胡同59號(原22號)。

長壽之道

著名中醫蕭龍友,是中國“四大名醫”之一 ,以擅長治霍亂而揚名。1960年,他以91歲的高齡辭世。他的生活和飲食很有規律。
龍友老人是四川三台人氏,早年食物偏辣,晚年逐漸減少,但在外面用飯,還是習慣到“川菜”的飯館用餐。他的飲食無什麼偏好。早餐固定是牛奶和甜味的糕點。正餐多以米飯為主食,菜則一葷一素,葷菜以少量的肉佐以多量的菜。他飲食偏好清淡,菜多肉少,不大喜歡魚蝦類的海產品。
他喜歡酒,但從不過量,一年三季(春、夏、秋)飲用家中自釀的果子酒。這是一種分別用佛手、葡萄、桔子、蘋果等水果浸泡而成的不同類型和口味的酒。冬季,龍友先生則飲用一小杯補酒。這是用人參、鹿茸等名貴中藥浸飽的白酒。“燕窩湯”、“蒸銀耳羹”等食品是先生晚年常用的補品,但從不專一。

理論思想

醫學思想

一、望聞問切的辯證關係,主張四診合參。他說:“切脈乃診斷方法之一,若舍其他方法於不顧,一憑於脈,或仗切脈為欺人之計,皆為識者所不取。”
二、平脈與病脈。他常對學生說,必先知平脈而後知病脈。
三、說四診。臨證時應結合病人的體格、性情、籍貫、職業、平素生活習慣等加以考慮,就不難得其秘奧。
四、脈象與卦象,以卦喻脈。先生對於脈理深入淺出,嘗謂:“能識死脈,即為上工。”“對於坎、兌、巽三脈,必須鑽研。”
五、對於醫史的見解。他說:“治醫學史,必先將歷代典章學術,搜討無遺,然後可以言史,否則醫自醫、學自學、史自史耳,何益之有哉。”
六、關於醫德。他曾作醫范十條,為後學之針砭,主張稽古御今,心正意誠,有道有術,重視倫理。
七、對中西匯參的見解,不泥古、不囿今,要斟酌損益以求合乎今人之所宜,而後可以愈病。主張捐除門戶之見,取彼之長,補我之短。
八、論讀書。主張以《傷寒論》為鑑,以之作鑒,則治病必有一定之法,如影之不變也。
九、對於藥學的見解。他主張醫與藥不能分豁,醫生不但應識藥,而且要能親自採藥、呚咀配合。

臨床經驗

關於臨床方面,主張老少治法應有不同,對象不同就要採取不同的措施,但又要顧及同中有異,異中有同。他調理虛證,多采“育陰培本”之法。調理慢性病症,特別注意病者的“五志七情”。治虛損防其過中,治癆除著眼肺腎外,更要重於脾。
他的臨證方案及遺稿很豐富,按語用辭犀利,讀之使人成誦,理法方藥無不悉備。他的哲嗣蕭璋是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古漢語專家,也知醫,家學淵源。他的孫女承宗是中醫研究院東直門醫院婦科醫生。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