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沙漠戰役

西部沙漠戰役

1940年12月,義大利的攻勢被阻止,英國發動反擊。 1940年6月後期,在埃及邊境上的主要軍隊是第10集團軍。 Pass)和西迪巴拉尼被入侵的義大利軍隊占領。

1941年4月,義大利M13/40坦克穿越沙漠前進1941年4月,義大利M13/40坦克穿越沙漠前進

西部沙漠戰役(英文:WesternDesertCampaign)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北非戰場的最初階段。戰役很大程度上受到補給和運輸狀況的影響。圍繞馬爾他行動的盟軍力量對軸心國的護航船隊的封鎖是非常關鍵的。盟軍的封鎖阻止了德國指揮官埃爾溫·隆美爾得到在危急狀況下所急需的燃料和增援。1942年初,美國提供了一支小型空中轟炸機分隊來支援該戰役,把它稱為埃及-利比亞戰役
從一開始,西部沙漠戰役就是一場持續的拉鋸戰。1940年9月,第一場攻勢——入侵埃及——由駐在利比亞的義大利軍隊發動,對抗駐紮在中立國埃及的大英國協軍隊。1940年12月,義大利的攻勢被阻止,英國發動反擊。一個為期五天的襲擊轉變成為羅盤行動,給義大利軍隊帶來了重大損失。義大利的軸心國盟友德國提供了一支陸軍和空軍的部隊以阻止全面失敗,使德國成為了居於支配地位的盟友。
軸心國軍隊對盟軍發動了兩次更大規模的攻擊。每次軸心國軍隊都逼迫盟軍後退至埃及,但每次盟軍都發起反擊並收回失地。在第二次也是最後一次的軸心國攻勢中,盟軍被驅趕至埃及腹地;然而,盟軍在阿拉曼獲勝,然後向西追趕軸心國軍隊,將之完全趕出利比亞。軸心國軍隊被迫撤退到突尼西亞。當西部沙漠戰役實際結束以後,英國第8集團軍和隆美爾的軍隊在開始於1942年11月底的突尼西亞戰役中相遇。

戰前

英國自1882年起在埃及駐有軍隊。但在1936年和埃及王國簽訂了英埃條約之後,駐軍大幅減少。在埃及相對有限的大英國協軍隊主要用來保衛蘇伊士運河。這條運河對英國和其在遠東和印度洋的領土的聯繫至關重要。

在鏇轉炮塔上裝備機槍英國輕型坦克在鏇轉炮塔上裝備機槍英國輕型坦克

然而,從1938年開始,英國在埃及的軍隊包括了由珀西·霍巴特(PercyHobart)少將指揮的“埃及機動部隊(MobileForce(Egypt))”,這是英國僅有的兩支裝甲部隊之一。到戰爭爆發,這支軍隊被重命名為“埃及裝甲師(ArmouredDivision(Egypt))”並且最後成為第7裝甲師,後來還得到了“沙漠之鼠”的稱呼。戰爭開始時,第7裝甲師被作為防禦埃及和利比亞邊境的主要力量。
1939年6月,亨利·梅特蘭·威爾遜中將到達埃及開羅,成為英軍在埃及的指揮官,被命令指揮大英國協軍隊保衛埃及。7月底,阿奇博爾德·韋維爾中將前往開羅加入當地將軍的行列,成為主要負責地中海和中東戰區的新成立的中東司令部指揮官,該司令部指揮所有在埃及、蘇丹、巴勒斯坦、外約旦和賽普勒斯的地面部隊。然而隨著戰爭的進行,它的許可權擴大至指揮在東部和北部非洲、亞丁、伊拉克和波斯灣沿岸以及希臘的英國軍隊。1940年6月17日,威爾遜面向利比亞的軍隊,由理察·奧康納(RichardO'Connor)少將指揮的英國第6步兵師司令部被重新指定為西部沙漠軍隊。10月,當奧康納的司令部被加強和擴充時,他被授予中將軍銜。

炮塔上裝備兩挺機槍的義大利小坦克炮塔上裝備兩挺機槍的義大利小坦克

自1912年意土戰爭中義大利王國軍隊擊敗奧斯曼帝國軍隊之後,利比亞成為了義大利殖民地。位於法屬北非和埃及之間,故義大利為和此二者發生衝突進行準備。
二戰爆發時義大利在利比亞有兩個集團軍:第5集團軍和第10集團軍。這兩支軍隊全部由意屬北非總司令和意屬利比亞總督,具有超凡魅力的空軍元帥伊塔洛·巴爾博指揮。第5集團軍駐紮在的黎波里塔尼亞由伊塔洛·加里波第(ItaloGariboldi)將軍指揮。第5集團軍擁有9個步兵師。第10集團軍駐紮在昔蘭尼加,由馬里奧·貝爾蒂(MarioBerti)將軍直接指揮。第10集團軍擁有5個步兵師。1940年6月後期,在埃及邊境上的主要軍隊是第10集團軍。在利比亞可使用的義大利陸軍和空軍在各個方面的數量上都遠遠超過在埃及的英軍。然而英軍擁有部隊更加精銳的優勢。
依照英國首相溫斯頓·邱吉爾的看法,在利比亞約有215000名意軍面對英國在埃及的約50000名士兵。英國估計義大利有六個主力步兵師和兩個預備役步兵師在的黎波里塔尼亞,兩個主力步兵師和兩個預備役步兵師在昔蘭尼加,還有三個邊境守衛師。英軍計有第7裝甲師、印度第4步兵師的三分之二、紐西蘭師的三分之一、十四個英國營以及兩個皇家炮兵團。

襲擊

英國最初沿著埃及邊境部署守衛部隊雖然人數少但具有戰鬥力。包括第7輕騎兵團的輕型坦克,第11輕騎兵團的裝甲車輛,第60步槍團和來福槍旅的兩個摩托化營,以及皇家摩托化騎炮團的兩個團。

1940年6月11日,義大利向盟國宣戰的第二天,駐紮在利比亞的意軍和駐紮在埃及的大英國協軍隊開始了一系列的相互襲擊。其中更著名的一場襲擊是第11輕騎兵團在義大利宣戰後的24小時之內發動的。裝甲車輛穿越邊境進入利比亞並抓獲了義大利俘虜,這些人顯然並不知道已經宣戰。6月12日,另外的63名義大利人在襲擊中被俘。
6月14日,第11輕騎兵團、第7輕騎兵團以及第60步槍團的一個連攻占了卡普措堡壘和馬達萊娜(Maddalena)堡壘,並且又俘獲了220名俘虜。6月16日,一次對義大利領土的深入襲擊擊毀了12輛義大利坦克。此外,一支護衛部隊在圖卜魯格至巴迪亞的公路上被阻截,該公路是利比亞海岸公路的一部分,一名義大利將軍被俘。
6月25日以後,法國和義大利簽署了停戰協定使得義大利在的黎波里塔尼亞的第5集團軍所轄的師和物資可以被分派,以增援和加強在昔蘭尼加第10集團軍。最後第10集團軍擁有10個師而第5集團軍擁有4個師。至7月中旬義大利可以加強在埃及邊境的軍隊,兵力達到兩個完整的步兵師和兩個以上的其他單位。
6月28日,空軍元帥伊塔洛·巴爾博在圖卜魯格降落時,在一次意外中被友軍開火殺死。在一場英國空襲剛剛過後,他的座機被義大利防空炮火擊落。巴爾博的職務被魯道夫·格拉齊亞尼元帥取代,成為利比亞軍總司令和總督。

1940年7月26日在利比亞邊境的一次巡邏中,第11輕騎兵團的軍官停下時使用一把陽傘遮陽。旁邊是一輛莫里斯CS9(Morris CS9)型裝甲車1940年7月26日在利比亞邊境的一次巡邏中,第11輕騎兵團的軍官停下時使用一把陽傘遮陽。旁邊是一輛莫里斯CS9(Morris CS9)型裝甲車

8月5日,一場巨大但非決定性的行動在西迪•阿齊茲(SidiAzeiz)和卡普措堡壘進行。在一次恢復在此地區控制的努力中,30輛義大利M11/39中型坦克和第8輕騎兵團相遇。韋維爾將軍認為他在一個不利的位置阻擊義大利軍隊。
第7裝甲師的裝甲車輛的損耗上升至一個危險的比例並且工廠被塞滿。加上平均只有一半的坦克力量可以用於行動,韋維爾意識到他的有生力量在沒有戰略目標的被消耗,他進一步的減少大規模的行動並將邊境的防禦移交給威廉·戈特準將指揮的第7支援團和約翰·庫姆(Johncombe)中校指揮的第11輕騎兵團。這些單位將提供給保衛前哨陣地以便在義大利人靠近時發出警告。
至8月13日,因為在最初的衝突中的表現,戰爭的天平開始向有利於英國的方向傾斜。他們在沙漠和義大利人那裡都擁有優勢。初期的挫折使得義大利人士氣受挫並且沒有任何地方能讓他們感到安全。他們待在自己領土上的防禦工事中也不安全。並且,除了個別單位如撒哈拉機械連(Auto-SaharanCompany)以外,義大利人在野外沙漠中也不安全,他們處於自己通常不適應的環境。在兩個月的沙漠衝突中,義大利損失了大約三千人,而英國的損失只有約百人左右。
貫穿整個八月的剩餘部分和九月上旬,一種不穩定的平靜籠罩在沙漠之上。平靜僅僅被巡邏隊的突然遭遇和零星的空戰所打破,雙方都在試圖了解對手的意圖。當一個在埃及的強大的間諜網讓義大利人保持訊息靈通時,英國選擇其他途徑去獲得義大利人的信息。由拉爾夫A.巴格諾爾德(RalphA.Bagnold)少校指揮的遠距離沙漠團(LongRangeDesertGroup)被組建,且很快義大利人在戰線遙遠後方的行動被通過無線電波進行報告。

義大利攻勢

貝尼托·墨索里尼渴望連線意屬北非和意屬東非並希望占領蘇伊士運河和阿拉伯的油田,於8月8日命令入侵埃及。1940年9月9日,全部由魯道夫·格拉齊亞尼元帥指揮的義大利軍隊從他們的昔蘭尼加基地入侵埃及。塞盧姆(Sollum),哈法雅隘口(HalfayaPass)和西迪巴拉尼被入侵的義大利軍隊占領。但在9月16日,格拉齊亞尼停止了前進。他提到了補給問題。儘管墨索里尼激勵格拉齊亞尼繼續前進,義大利人還是在西迪巴拉尼周圍挖掘戰壕並建立了一些加強營地。
格拉齊亞尼在英軍位於邁爾薩·馬特魯的防禦陣地以西80英里處停下。他計畫在他的軍隊得到補給之後重新發動攻勢。由於墨索里尼的催促,義大利軍隊計畫於12月中旬開始向邁爾薩·馬特魯推進。
埃及斷絕了和德國和義大利的關係。10月19日,義大利空軍轟炸了開羅附近一個重要的歐洲人區域馬迪(Ma'adi)。

英國攻勢

1940年,一輛擁有改良炮塔的1924羅爾斯-羅依絲裝甲車在西部沙漠的巴比迪亞地區1940年,一輛擁有改良炮塔的1924羅爾斯-羅依絲裝甲車在西部沙漠的巴比迪亞地區

1940年12月9日,英國進行反擊,西部沙漠軍隊(包括印度第4師的一部分和英國第7裝甲師)發動了羅盤行動。義大利人在毫無警惕之下被完全捕獲,至12月10日,英國和印度軍隊抓獲了超過20000名義大利俘虜。在接下來的一天裡,英國和印度軍隊攻擊塞盧姆。他們得到了來自地中海艦隊的船隻支援。西迪巴拉尼在同一天被奪回。
韋維爾用新到達的澳大利亞第6師替換了經驗豐富的印度第4師(其被立即派往蘇丹港,參見東非戰役)對奧康納是個打擊。澳大利亞軍隊隨後推進並占領了巴比迪亞和圖卜魯格,僅僅遭遇了微弱的抵抗或沒有任何抵抗。二月上旬,義大利人輕率的沿著海岸撤退,被澳軍追擊。
奧康納命令第7裝甲師從陸路穿過邁奇尼(Mechili)到達比達夫門(BedaFomm)以切斷義大利人的撤退路線。麥可·奧默爾·克萊格(MichaelO'MooreCreagh)少將派出峽谷部隊(CombeForce),一支特別的快速反應部隊,在他的坦克前面快速前進。峽谷部隊在義大利人之前抵達了比達夫門,並建立了路障。在贏得了一場困難且激烈的戰鬥之後,2月6日,義大利25000人、200門大炮、100輛坦克和1500輛汽車投降。
這場由英國發動的快速戰役以2000人傷亡的代價俘獲了130000名義大利人。在這次行動中,義大利人始終相信他們有巨大的數量優勢,事實卻是相反的。外交大臣安東尼·艾登轉述邱吉爾的諷刺說道“從來沒有如此短的時間內有如此多的俘虜”。殘餘的義大利軍隊在1941年2月9日撤退至阿格海拉(ElAgheila)。
在這次戰役當中,西部沙漠軍隊被重新命名為第13軍。

隆美爾的第一次攻勢

在鏇轉炮塔上裝備有20毫米炮和機槍的德國二號坦克在鏇轉炮塔上裝備有20毫米炮和機槍的德國二號坦克

1941年初,在大英國協於昔蘭尼加取得決定性勝利之後,軍事形勢很快翻轉。作為光彩行動(OperationLustre)的一部分,韋維爾命令奧康納的第13軍中的相當一部分增援希臘。當韋維爾減少他在北非的軍隊的時候,德國獨裁者阿道夫·希特勒制定向日葵行動來回應義大利的失敗。該行動部署新組建的德意志非洲軍增援義大利人,以防止徹底失敗。德軍包括新到的軍隊以及更多的裝備,還有一個具有超凡魅力的指揮官埃爾溫·隆美爾將軍。
當隆美爾到達北非以後,他的命令是採取防禦態勢並控制住前線。當發現英軍的防禦力量薄弱之後,3月24日他於阿格海拉迅速的擊敗了盟軍部隊。隨後他發起了一輪攻勢,至4月15日迫使英軍退至位於塞盧姆的邊境,重新奪回了除圖卜魯格之外的整個利比亞,圖卜魯格被包圍。在這次推進當中,昔蘭尼加總指揮部(第13軍的新名稱)的新指揮官菲利普·尼姆(PhilipNeame)中將和奧康納自己(他被召回援助),和新到達的英國第二裝甲師的指揮官麥可·甘比爾-帕里(MichaelGambier-Parry)少將一樣被俘虜。隨著尼姆和奧康納被俘,大英國協軍隊恢復活動的西部沙漠軍隊指揮部再次停止了。諾埃爾•貝雷斯福德-普雷斯(NoelBeresford-Peirse)中將從他在東非戰役指揮的印度第4步兵師返回開羅進行指揮。
隆美爾的第一次攻勢主要是成功的,他的軍隊摧毀了第2裝甲師,並且把前線穩定在埃及邊境。但奪取孤立的圖卜魯格據點的一些嘗試失敗了。

圖卜魯格圍攻戰

喀爾巴阡旅從亞歷山大港到達圖卜魯格喀爾巴阡旅從亞歷山大港到達圖卜魯格

德國和義大利在圖卜魯格包圍大英國協軍隊成為一個長時間的對抗,共持續了240天。
西部沙漠軍隊於1941年5月發起了簡潔行動。這是一次非決定性的嘗試以奪取更多的土地來發動主要攻勢救援圖卜魯格。戰斧行動於6月發起。隨著戰斧行動的失敗,韋維爾被克勞德·奧金萊克取代成為中東總司令,英軍得到第30軍的增援。
全體盟軍的野戰指揮部現在成為了英國第8集團軍,由來自多個國家的單位組成,包括來自澳大利亞軍隊和印度軍隊的第9師和第18旅,除此之外也包括南非和紐西蘭的師,由瑪里-皮埃爾·柯尼希(Marie-PierreKoenig)指揮的一個自由法國旅和波蘭獨立喀爾巴阡步槍旅。

十字軍行動

由艾倫·坎寧安(AlanCunningham)中將指揮的第8集團軍於1941年11月18日發起了戰斧行動。儘管非洲軍取得了一些戰術上的成功(這是英國軍隊指揮官之間的爭執導致的,並讓奧金萊克用尼爾·里奇(NeilRitchie)少將取代了坎寧安),它最終仍被迫撤退,並且除了在巴比迪亞和塞盧姆的要塞以外,隆美爾於三四月間得到的所有領土都被奪回。

隆美爾的第二次攻勢

前進中的德意志非洲軍第39反坦克營前進中的德意志非洲軍第39反坦克營

在1942年12月7日大日本帝國偷襲珍珠港以後,澳大利亞軍隊被從西部沙漠調回太平洋戰區,同時,第7裝甲師被調走並且第7裝甲旅被轉至緬甸。
相對經驗欠缺的英國第1裝甲師,其組成了阿格海拉周圍的主要防禦,將其裝甲力量展開而非集中,被當作向之前戰役中更有經驗的單位學習。隆美爾的非洲軍於1月21日攻擊分散的英國第一裝甲師單位。第2裝甲旅也被分散投入,並輕易被隆美爾更加集中的軍隊擊敗。連同第201摩托化警備旅,兩者都被迫後退穿越昔蘭尼加一線進入利比亞東部,在此過程當中將姆斯(Msus)和班加西都放棄給了德國軍隊。
從1942年2月至5月,戰線於圖卜魯格以西的加查拉一線穩定下來,雙方都在準備一場攻勢。
隆美爾設法於1942年6月開始其攻勢,在一場被稱為“大鍋爐(thecauldron)”的漫長的裝甲戰之後,他在加查拉戰役中擊敗了盟軍並攻占了圖卜魯格。奧金萊克撤掉了里奇並親自指揮第8集團軍,在第一次阿拉曼戰役中將隆美爾阻止在距亞歷山大僅僅70英里的阿拉曼一線。

蒙哥馬利的同盟國攻勢

不管情況怎樣,邱吉爾變得不再對奧金萊克保有幻想。其被哈羅德·亞歷山大將軍替代成為中東司令部總司令並且伯納德·蒙哥馬利中將成為了第8集團軍指揮官。這樣,新的軍隊指揮官可以從遍及賽普勒斯至蘇丹,往東至敘利亞的職責中解脫出來。亞歷山大還是應付來自倫敦的政治干涉的有效緩衝。
1942年8月的阿拉姆哈勒法戰役中,蒙哥馬利贏得了全面的防禦勝利,隨後他加強盟軍力量以在10-11月的第二次阿拉曼戰役恢復攻勢。值得注意的是,他擁有的資源遠無論是數量或質量都遠超過他的那些前任。第二次阿拉曼戰役被證明是一個決定性的戰役。儘管隆美爾進行了傑出的後衛戰鬥,盟軍重新占領埃及並繼續前進穿過昔蘭尼加和的黎波里塔尼亞,於1943年2月攻占了的黎波里並於3月進入了突尼西亞。

一次對軸心國軍隊進行包圍的嘗試在邁爾薩·馬特魯失敗,因為下雨使其於11月7日逃離。海岸公路被切斷,但是哈法亞隘口被輕易占領並且埃及被肅清。11月13日圖卜魯格被重新占領,隆美爾的軍隊再次從困境中逃脫,11月20日占領班加西。這兩座港口城鎮對戰役的重新補給是必要的,因為怕遭遇反擊,一個在艾季達比耶從側面包圍隆美爾的機會因慎重而放棄。

多爾切斯特裝甲指揮車和參謀人員多爾切斯特裝甲指揮車和參謀人員

德國人和義大利人撤退至阿格海拉一處準備好的防線。軸心國的補給和增援現在直接進入突尼西亞用於隆美爾的損失:他餘下的沒有反擊能力並且油料極度短缺。希特勒命令將不惜一切代價守住阿格海拉防線,然而隆美爾的觀點是通過一場戰鬥撤退至突尼西亞並加強加貝斯(Gabès)關口的防禦陣地。許可範圍是準許其撤往布萊特(Buerat),蘇爾特(Sirte)以東50英里(80千米)。12月14日-16日,一次從側面包圍阿格海拉以包圍敵軍的嘗試再次失敗,隆美爾行使他的權力進行撤退並且他的撤退路線有足夠的防禦。
現在,前線距離最近的可用港口圖卜魯格超過400英里(640千米),補給困難妨礙蒙哥馬利部署他的全部力量的能力。盟軍繼續將軸心國軍隊逼至布萊特。這不是一條堅固的防線,無論如何追擊繼續進行。1943年1月23日,的黎波里被占領。港口可以使用,至1943年2月中旬,每天幾乎有3000噸物資被運到。
儘管義大利反對,但隆美爾繼續撤退。2月4日,盟軍部隊進入突尼西亞。不久,隆美爾因為健康問題被召回德國。

伯納德·蒙哥馬利伯納德·蒙哥馬利

蒙哥馬利被批評在包圍軸心國軍隊上判斷失誤,未能和其在利比亞決戰並將其在利比亞殲滅。他的戰術看上去過於謹慎和遲緩。相反的觀點指出德軍普遍擁有防禦能力,非洲軍尤其突出,蒙哥馬利需要避免像之前的北非戰役一樣變成“鞦韆”戰爭。沙漠中的戰爭被描述為“‘補給’的夢魘”,因為沙漠特定的條件和補給困難。蒙哥馬利知名於打“平衡的戰役”並節省他的資源:不進攻直到他的軍隊準備好完全的補給。在他的領導下,第8集團軍士氣大為提高。

結果

隨著軸心國軍隊被趕出利比亞,在突尼西亞戰役中他們很快發現自己陷於困境,被夾在西面新近登入的英國第一集團軍麾下的英美軍隊和從東面追趕的第8集團軍之間。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