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爾蓋·帕夫洛維奇·科羅廖夫

謝爾蓋·帕夫洛維奇·科羅廖夫

謝爾蓋·帕夫洛維奇·科羅廖夫(俄語:Серге́й Па́влович Королёв,烏克蘭語:Сергій Павлович Корольов,1907年1月12日-1966年1月14日),前蘇聯宇航事業的偉大設計師與組織者 ,第一枚射程超過8000公里的洲際火箭(彈道飛彈)的設計者,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運載火箭的設計者、第一艘載人航天飛船的總設計師。 科羅廖夫1907年1月12日出生於烏克蘭日托米爾。因生父早逝,家境貧寒,他沒能進入正規中學學習,而是靠半工半讀完成了中學和高等專科學校的課程。1924年,科羅廖夫進入基輔工學院航空動力系學習,1926年轉入著名的莫斯科鮑曼高等技術學院,成為飛機設計大師圖波列夫的學生。1929年,他在卡盧加見到宇航之父齊奧爾科夫斯基後,研究興趣由飛機製造轉向了航天火箭。1937年開始,在“大清洗”中,科羅廖夫因莫須有的陰謀顛覆罪遭到指控,被判十年徒刑,押解到西伯利亞罰做苦役。1944年,科羅廖夫被提前釋放。1957年8月3日前蘇聯首枚洲際彈道飛彈P-7試飛成功。當年的10月4日,使前蘇聯搶在美國之前,通過運載火箭成功發射了人類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這一事件成為人類進入航天時代的重要標誌。1965年底,由於長年不知疲倦地辛勞工作和近10年牢獄之災的折磨,科羅廖夫不幸病倒了,次年1月14日與世長辭,終年59歲。作為套用宇宙航行學奠基人,他把自己的名字寫入了人類進步的史冊。

基本信息

主要成就

第一枚射程超過8000公里的洲際火箭(彈道飛彈)的設計者

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運載火箭的設計者

謝爾蓋·帕夫洛維奇·科羅廖夫 謝爾蓋·帕夫洛維奇·科羅廖夫

第一艘載人航天飛船的總設計師

前蘇聯的宇航事業與科羅廖夫的名字密不可分。作為航天局副局長、主任設計師和發射總指揮,他為前蘇聯航天事業創造了太多的世界第一,除了上面幾項,還有第一個月球探測器、第一個金星探測器、第一個火星探測器、第一次太空行走、第一名女太空人上天等等。但在相當長的時間裡,他的名字卻鮮為人知。據傳,在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發射成功後,瑞典科學院曾提名衛星設計者獲諾貝爾獎,但當寫信詢問設計者是誰時,赫魯雪夫回答說:“是全體蘇聯人民。"

人物生平

少年時代

1912年 1912年

謝爾蓋·巴甫洛維奇·科羅廖夫1907年1月12日出生於前蘇聯烏克蘭共和國的歷史名城日托米爾,剛學會走路的時候父母離婚,從此失去了父愛,這無疑給科羅廖夫幼小的心靈帶來了一次沉重的打擊。也正是如此,科羅廖夫從小就顯得比同齡的孩子要成熟和自立。

科羅廖夫四、五歲時,經常騎在外祖父的肩上,去看當地一家飛行俱樂部的飛行技藝表演。有一次,小科羅廖夫向母親要兩條床單,想用床單做成翅膀學飛行。當母親告訴他這樣的翅膀不能飛行時,他疑惑不解地問:“那么鳥是怎么飛起來的呢?”

1917年夏天,科羅廖夫的母親帶著年僅10歲的小科羅廖夫來到敖德薩和繼父生活在一起。那時的小科羅廖夫總喜歡站在敖德薩海邊風景迷人的甫拉東諾夫港口的防波堤上,望著那一望無際的大海和自由翱翔的海鷗,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像海鷗一樣自由自在地飛翔。1923年初,當地的航空之友協會誕生了,科羅廖夫成了該協會的會員,在滑翔運動小組參加活動。

謝爾蓋·帕夫洛維奇·科羅廖夫 謝爾蓋·帕夫洛維奇·科羅廖夫

少年時代的科羅廖夫就渴望製造出他自己設計的滑翔機,於是他開始自修高等數學,並學會了製圖。小小年級的科羅廖夫當時甚至還經常在工廠里給工人們講滑翔運動課。

科羅廖夫下決心做一名航空工程師,準備去莫斯科投考著名的茹可夫斯基空軍學院。然而這所學院只招收軍銜不低於中尉的軍人,科羅廖夫的母親親自趕到學院去請求院長破一次例,並且將她兒子設計滑翔機的證書給院方看,院方表示需要研究一下,總之希望不大。此後不久,科羅廖夫在基輔的舅舅打聽到,基輔工學院設立了偏重航空專業的機械系,科羅廖夫因為過去設計過滑翔機,可以免試入學。就這樣,不滿18歲的科羅廖夫隻身到基輔工學院機械系學習。後來在1924年11月,茹可夫斯基空軍學院決定錄取科羅廖夫,然而這個決定顯然有點太遲了。

求學年代

科羅廖夫在基輔的大學生活十分艱難,母親難以給他足夠的經濟幫助。科羅廖夫曾到建築工地當過臨時工,為印刷廠搬運報紙,在電影廠做只有一兩句台詞的民眾演員……然而在這樣艱難的條件下,科羅廖夫不僅取得了優秀的學習成績,而且始終沒有放棄他心愛的滑翔運動事業。1926年,科羅廖夫隨父母來到莫斯科,轉學到莫斯科鮑曼高等技術學校空氣動力系繼續他的大學學習。1927年冬季的一天,正在莫斯科讀大學的科羅廖夫,在食堂里看到一張告示,邀請大學生們去聽關於星際航行的講座。這次講座對科羅廖夫的一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1929年,科羅廖夫在莫斯科鮑曼高等技術學校畢業,獲得了飛機設計師文憑,分配進了前蘇聯早期著名的杜波列夫實驗飛機設計局。隨後,他又獲得了空氣動力學工程師稱號。

也就在這一年,科羅廖夫和他的夥伴們在卡盧加市拜訪了現代宇宙航行學奠基人——齊奧爾科夫斯基。科羅廖夫異常激動地宣布“從現在起,我的目標是飛向星球!”齊奧爾科夫斯基滿意地笑了說:“這是一項艱難的事業。年輕人,相信我這個上年紀人的話吧,這項事業需要有知識,要堅韌不拔,也許要付出畢生生命。”科羅廖夫堅定地回答:“我不怕。”齊奧爾科夫斯基送給科羅廖夫許多有關這方面的書籍。這一次會見在科羅廖夫的心裡留下了終生難忘的記憶,成為鼓舞他征服宇宙的新的起點。

潛心研究

1930年12月的一天,科羅廖夫在《莫斯科晚報》讀到一則曾經幻想藉助於火箭征服太空的前蘇聯科學家尼古拉·基里洛維奇·費多連科夫刊登的不尋常的廣告。廣告中邀請所有對航天問題感興趣的人士來信聯繫。科羅廖夫馬上和費多連科夫取得了聯繫並加入了這個火箭愛好者小組。1931年7月18日,火箭愛好者成立了反作用運動研究小組,向火箭與發動機的研製進軍。一個令人難忘的火箭與發動機的研製時代開始了。

1933年3月,反作用運動研究小組成功研製出第一台使用液氧和汽油作燃料的噴氣發動機,科羅廖夫認為這台發動機的研製成功具有非同尋常的意義,因為他要研製一種新式飛機,用新式的液體火箭發動機代替螺鏇槳發動機組。這是一個大膽的構想。最後他們完成了這一設計,將這種發動機安裝在PP-1型滑翔機上。同年8月,反作用運動研究小組發射了一枚重18公斤液體燃料火箭,這是前蘇聯的第一枚液體火箭。

1933年10月,前蘇聯國防與勞動委員會建立世界上第一個火箭科學研究所,任命克列伊梅諾夫為所長,科羅廖夫為副所長,主管科研工作。這一年,科羅廖夫獲得了國防委員會頒發的“積極從事國防工作”獎章。1934年科羅廖夫的第一部著作《大氣層中的火箭飛行》出版了,他在書中闡述了有關大氣層飛行作用的幾種構想。

科羅廖夫在研製飛航式火箭的同時,仍然沒有放棄將液體燃料火箭發動機安裝在滑翔機上的探索。1934年初,科羅廖夫參加設計了雙座張臂式單翼火箭飛機PP-318-1。1937年12月,火箭飛機進行了第一次地麵點火試驗。後來滑翔機上安裝了PDA-1-150型發動機。從這一時刻起,火箭飛機定名為PP-318-1型,它具有火箭飛機的全部性能。

牢獄之災

入獄照 入獄照

正當科羅廖夫躊躇滿志,一步步實現他的航天夢想的時候,肅反擴大化的災難波及到他頭上,他被判重罪,押赴西伯利亞從事重體力勞動。

幸好事情很快就發生了轉機,包括著名飛機設計師圖波列夫在內的一批著名的科學家被安排出來工作。圖波列夫多次向蘇共中央提出請求,才使得科羅廖夫脫離死牢,轉到第4號特種監獄,重新開始研製火箭。雖然他們從事的是科研設計工作,但身份仍然是囚犯,每天工作長達12小時,工作和住地警衛森嚴,他們之間不得隨意聊天,毫無行動自由。就是在這種惡劣的條件下,科羅廖夫先後成功地設計了蘇聯第一代飛彈和中程飛彈。

1938年 1938年

不久後,蘇聯獲知希特勒在德國搞飛彈的情報,科羅廖夫被調到另一家監獄工廠,進行軍用火箭和火箭飛機的研究。1940年,科羅廖夫設計的PP-318-1型火箭飛機,在試飛中一直上升到2900米高空完成了自由飛行。火箭飛機實現了科羅廖夫在童年時代就萌生的夢想。在衛國戰爭中,科羅廖夫樂觀和忘我地從事前線所需要的火箭研究工作,常常親自參加火箭飛機的飛行試驗。有一次液體火箭發動機突然發生了爆炸,他被炸得頭破血流。正是在科羅廖夫等人的努力下,前蘇聯的火箭科學研究所製造的一系列火箭發動機,為後來發展可控彈道飛彈以及後來的洲際飛彈奠定了基礎。從此一個噴氣飛行時代,一個具有神奇速度和空前的飛行距離的火箭時代開始了。

終成大業

二戰結束後,科羅廖夫終於離開了牢獄並被恢復了名譽,出任前蘇聯彈道式飛彈的總設計師。1947年10月18日,在科羅廖夫主持下,前蘇聯發射了第一枚彈道火箭樣機。雖然當時火箭的發射重量僅僅幾噸,同現代航天火箭發射重量的300噸不能同日而語,但它正如科羅廖夫所說:“我們邁出了重要的一步。”也正是此時,史達林接見科羅廖夫。這次接見非常有戲劇性。10年前曾經被史達林判為死刑犯的科羅廖夫,10年後終於被史達林敬為了座上賓。1947到1953年,科羅廖夫領導設計所取得了一連串成果,其中包括仿製和自行設計的近程、中程、遠程和戰術飛彈的發射成功,地球物理火箭將小狗“萊伊卡”送入高空等等。

1955年6月25日,科羅廖夫提出了發射人造地球衛星的想法,並且補充了人類進行宇宙飛行的構想。1957年8月3日前蘇聯首枚洲際彈道飛彈P-7試飛成功。接著科羅廖夫大膽採用捆綁火箭的辦法在當年的10月4日,使前蘇聯搶在美國之前,通過運載火箭成功發射了人類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這一事件成為人類進入航天時代的重要標誌,也為科羅廖夫帶來了無比的榮耀。當年,瑞典科學院曾提名運載火箭和衛星設計者獲諾貝爾獎,致信前蘇聯政府詢問設計者是誰時,當時的前蘇聯最高領導人赫魯雪夫卻回答說:“是全體蘇聯人民。”就這樣科羅廖夫與諾貝爾獎失之交臂。作為補償,1957年12月30日,前蘇聯政府在克里姆林宮的斯維爾德洛夫大廳向科羅廖夫及其同事授予了列寧獎金。

1959年9月和10月,科羅廖夫領導研製的“月球2、3”號自動站分別接觸月球和拍攝了月背照片。這年年底他又馬不停蹄地開始執行金星和火星探測計畫。這時的科羅廖夫已疾病纏身,醫生要他長期休養,但他感到最缺乏的是時間,他決定拚死工作。除星球探測計畫外,他還改進和發展了新型的P-9洲際彈道飛彈,將飛彈的射程增加到了12000——14000公里。

與此同時,科羅廖夫積極參與和實施載人飛行計畫。由科羅廖夫擔任總設計師的“東方號”運載火箭,集當時全部先進科學技術於一身。它也是科羅廖夫設計才華達到頂峰的代表作。1961年4月12日,尤里·加加林正是乘坐科羅廖夫設計的“東方-1”號飛船首先進入太空,成為了人類歷史上第一位進入太空的太空人而留名史冊。

在第一次載人進入太空成功後,科羅廖夫又為研製和發射載人空間站做準備。這將包括載人長期太空飛行、載多人飛行、多艘飛船的軌道會合和編隊飛行、太空行走和太空飛行器的軌道對接技術等多項尖端科技。

不幸的是,1965年底,由於長年不知疲倦地辛勞工作和近10年牢獄之災的折磨,科羅廖夫不幸病倒了,次年1月14日與世長辭,終年59歲。作為套用宇宙航行學奠基人,他把自己的名字寫入了人類進步的史冊。

《走向未來》是科羅廖夫生前發表的最後一篇文章。文章的結尾有一句意味深長的話:“人類的思維永無止境!”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