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觀元年

貞觀元年

貞觀元年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年號,史上將這段時期李世民的執政叫做貞觀之治。貞觀元年湧現出了大量作品,《秦王破陣樂》就是當中的代表。

基本信息

介紹

貞觀元年貞觀元年

貞觀,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年號。貞觀共23年,李世民的英明執政也叫貞觀之治。
武德九年(626年)六月初四,李淵次子李世民在大臣尉遲、敬德、段志玄、長孫無忌等人的幫助下,發動了“玄武門之變”,誅殺了與自己對立的太子李建成,及四弟李元吉,進而迫使其父李淵退位。同年八月,秦王李世民在大多數朝臣武將的擁護下即皇帝位,改年號貞觀,是為歷史上著名的唐太宗,唐太宗李世民是我國歷史上比較開明的皇帝之一。貞觀二年,太宗命兵部尚書大將李靖討伐突厥,大獲全勝。從此消除了西域各族對中原的威脅。與此同時,太宗皇帝啟用賢能人士,由魏徵、高士廉、房玄齡杜如晦長孫無忌等人為宰相,輔助處理國家政事。在其統治下,通過一系列的政治經濟文教等方面的改革,使大唐帝國空前繁榮,史稱“貞觀之治”。
太宗李世民在位二十三年,貞觀二十三年(649年)四月,太宗駕崩。第九子李治即位,年號永徽,是為唐高宗。高宗即位後依然執行唐太宗的“治國之道”,故唐永徽年間仍有貞觀遺風。高宗於永徽六年(655年)立武則天為皇后。在此之後武則天開始臨政。

歷史著作

貞觀元年太宗宴群臣,奏《秦王破陣樂》。
《唐會要》卷33《破陣樂》:
貞觀元年正月三日。宴群臣。奏秦王破陳樂之曲。太宗謂侍臣曰。朕昔在藩邸。屢有征伐。世間遂有此歌。豈意今日登於雅樂。然其發揚蹈厲。雖異文容。功業由之。致有今日。所以被於樂章。示不忘本也。尚書右僕射封德彝進曰。陛下以聖武戡難。立極安民。功成化定。陳樂象德。實宏濟之盛烈。為將來之壯觀。文容習儀。豈得為比。太宗曰。朕雖武功定天下。終當以文德綏海內。文武之道。各隨其時。公謂文容不如蹈厲。斯為過矣。七年正月七日。上製破陳樂舞圖。左圓右方。先偏後伍。魚麗鵝鸛。箕張翼舒。交錯屈伸。首尾回互。以象戰陳之形。起居郎呂才。依圖教樂工一百二十人。被甲執戟而習之。凡為三變。每變為四陳。有來往疾徐擊刺之象。以應歌節。數日而就。其後令魏徵。虞世南。褚亮。李百藥。改制歌詞。更名七德之舞。十五日。奏之於庭。觀者睹其抑揚蹈厲。莫不扼腕踴躍。懍然震悚。武臣烈將。鹹上壽雲。此舞皆陛下百戰百勝之形容。於是皆稱萬歲。
永徽二年十一月二日。上祀南郊。黃門侍郎宇文節奏言。依舊儀。明日朝群臣。除樂懸。請奏九部樂。上因曰。破陳樂舞者。情不忍觀。所司更不宜設。言訖。慘愴久之。至顯慶元年正月十五日。詔改破陳樂舞為神功破陳樂。至儀鳳三年七月八日。上在九成宮鹹亨殿。宴韓王元嘉。霍王元軌。及南北軍將軍等。樂作。太常少卿韋萬石奏。言破陳樂舞者。是皇祚發跡所由。宣揚祖宗盛烈。傳之於後。永永無窮。自太皇臨御四海。寢而不作。既緣聖情感愴。群臣不敢開言。臣忝職樂司。廢缺是懼。依禮。祭之日。天子親總乾戚。以舞先祖之樂。與天下同樂也。今破陳樂久廢。群下無所稱述。將何以發孝思之情。臣望每大宴會。先奏此舞。以光祖宗之功烈。上瞿然改容。俯遂所請。樂闋。上歔欷久之。顧謂韓王等曰。不見此樂。垂三十年。乍此觀聽。實深哀感。追思往日。王業艱難。朕今嗣守洪業。豈可忘武功也。古人云。富貴不與驕奢為期。而驕奢自至。朕謂時見此舞以自誡。冀無盈滿之過。非謂歡樂陳奏之耳。侍臣鹹稱萬歲。先是。每奏神功破陳樂。及功成慶善樂二舞。上皆立對。至永淳元年二月。太常博士裴守貞議曰。竊惟二舞肇興。謳吟攸屬。義均韶夏。用兼賓祭。皆祖宗盛德。而子孫享之。詳覽傳記。未有皇王立觀之禮。況升中大事。華夷畢集。九服仰垂拱之安。百蠻懷率舞之慶。甄陶化育。莫非神化。豈於樂舞。別申嚴敬。臣等詳議。每奏二舞時。天皇不合起立。詔從之。
《舊唐書》卷28《音樂志》1:
貞觀元年,宴羣臣,始奏秦王破陣之曲。太宗謂侍臣曰:“朕昔在藩,屢有徵討,世間遂有此樂,豈貞觀元年意今日登於雅樂。然其發揚蹈厲,雖異文容,功業由之,致有今日,所以被於樂章,示不忘於本也。”尚書右僕射封德彝進曰:“陛下以聖武戡難,立極安人,功成化定,陳樂象德,實弘濟之盛烈,為將來之壯觀。文容習儀,豈得為比。”太宗曰:“朕雖以武功定天下,終當以文德綏海內。文武之道,各隨其時,公謂文容不如蹈厲,斯為過矣。”德彝頓首曰:“臣不敏,不足以知之。”其後令魏徵、虞世南、褚亮、李百藥改制歌辭,更名七德之舞,增舞者至百二十人,被甲執戟,以象戰陣之法焉。
《舊唐書》卷29《音樂志》2《立部伎》:
破陣樂,太宗所造也。太宗為秦王之時,征伐四方,人間歌謠秦王破陣樂之曲。及即位,使呂才協音律,李百藥、虞世南、褚亮、魏徵等製歌辭。百二十人披甲持戟,甲以銀飾之。發揚蹈厲,聲韻慷慨,享宴奏之,天子避位,坐宴者皆興。
《新唐書》卷21《禮樂志》11:
七德舞者,本名秦王破陣樂。太宗為秦王,破劉武周,軍中相與作秦王破陣樂曲。及即位,宴會必奏之,謂侍臣曰:“雖發揚蹈厲,異乎文容,然功業由之,被於樂章,示不忘本也。”右僕射封德彝曰:“陛下以聖武戡難,陳樂象德,文容豈足道也!”帝矍然曰:“朕雖以武功興,終以文德綏海內,謂文容不如蹈厲,斯過矣。”乃製舞圖,左圓右方,先偏後伍,交錯屈伸,以象魚麗、鵝鸛。命呂才以圖教樂工百二十八人,被銀甲執戟而舞,凡三變,每變為四陣,象擊刺往來,歌者和曰:“秦王破陣樂”。後令魏徵與員外散騎常侍褚亮、員外散騎常侍虞世南、太子右庶子李百藥更製歌辭,名曰七德舞。舞初成,觀者皆扼腕踴躍,諸將上壽,羣臣稱萬歲,蠻夷在庭者請相率以舞。太常卿蕭瑀曰:“樂所以美盛德形容,而有所未盡,陛下破劉武周、薛舉、竇建德、王世充,願圖其狀以識。”帝曰:“方四海未定,攻伐以平禍亂,製樂陳其梗而已。若備寫禽獲,今將相有嘗為其臣者,觀之有所不忍,我不為也。”自是元日、冬至朝會慶賀,與九功舞同奏。舞人更以進賢冠,虎文袴,螣蛇帶,烏皮鞾,二人執旌居前。其後更號神功破陣樂。
《新唐書》卷216下《吐蕃傳》下:
臧河之北川,贊普之夏牙也。周以槍纍,率十步植百長槊,中剚大幟為三門,相距皆百步。甲士持門,巫祝鳥冠虎帶擊鼓,凡入者搜尋乃進。中有高臺,環以寶楯,贊普坐帳中,以黃金飾蛟螭虎豹,身被素褐,結朝霞冒首,佩金鏤劍。鉢掣逋立於右,宰相列臺下。唐使者始至,給事中論悉答熱來議盟,大享於牙右,飯舉酒行,與華制略等,樂奏秦王破陣曲,又奏涼州、胡渭、錄要、雜曲,百伎皆中國人。
二月
分疆域為十道。
《通鑑》卷192:
初,隋末喪亂,豪傑並起,擁衆據地,自相雄長;唐興,相帥來歸,上皇爲之割置州縣以寵祿之,由是州縣之數,倍於開皇、大業之間。上以民少吏多,思革其弊;二月,命大加並省,因山川形便,分爲十道:一曰關內,二曰河南,三曰河東,四曰河北,五曰山南,六曰隴右,七曰淮南,八曰江南,九曰劍南,十曰嶺南。
《舊唐書》卷38《地理志》1《序言》:
自隋季喪亂,羣盜初附,權置州郡,倍於開皇、大業之間。貞觀元年,悉令併省。始於山河形便,分為十道:一曰關內道,二曰河南道,三曰河東道,四曰河北道,五曰山南道,六曰隴右道,七曰淮南道,八曰江南道,九曰劍南道,十曰嶺南道。至十三年定簿,凡州府三百五十八,縣一千五百五十一。
《新唐書》卷37《地理志》1《序言》:
唐興,高祖改郡為州,太守為刺史,又置都督府以治之,然天下初定,權置州郡頗多。太宗元年,始命併省,又因山川形便,分天下為十道:一曰關內,二曰河南,三曰河東,四曰河北,五曰山南,六曰隴右,七曰淮南,八曰江南,九曰劍南,十曰嶺南。至十三年定簿,凡州府三百五十八,縣一千五百五十一。
三月
太宗與羣臣賦詩,杜淹作《詠寒食鬬雞》。(賈晉華《唐代集會總集與詩人羣研究》第22頁)
《大唐新語》卷8《文章》第18:
杜淹爲天策府兵曹,楊文幹之亂,流越巂。太宗戡內難,以爲御史大夫,因詠雞以致意焉。其詩曰:“寒食東郊道,陽溝競草籠。花冠偏照日,芥羽正生風。顧敵知心勇,先鳴覺氣雄。長翹頻掃陣,利距屢通中。飛毛遍綠野,灑血漬方叢。雖雲百戰勝,會自不論功。”

法琳居龍田寺,與慧淨有詩唱和。(《唐五代文學編年史 初盛唐卷》)
《續高僧傳》卷24《護法篇》下《唐終南山龍田寺釋法琳傳》4:
貞觀初年帝於南山大和宮舊宅。置龍田寺。琳性欣幽靜。就而住之。眾所推美舉知寺任。從容山服詠歌林野。至十三年冬。
《續高僧傳》卷3《譯經篇》3《唐京師紀國寺沙門釋慧淨傳》4:
每以一分之功遊心文史。讚引成務兼濟其神。而性慕風流。情寄仁厚。泛愛為心忘己接物。舒寫言晤終日無疲。故使遠近聞風參請填委。皆應變接敘。神悅而歸。或筆賦緣情觸興斯舉。留連旬日動成文會。和琳法師初春法集之作曰。鷲嶺光前選。祇園表昔恭。哲人崇踵武。弘道會群龍。高座登蓮葉。塵尾振霜松。塵飛揚雅梵。風度引疏鍾。靜言澄義海。發論上詞鋒。心虛道易合。跡廣席難重。和風動淑氣。麗日啟時雍。高才掞雅什。顧己濫朋從。因茲仰積善。靈華庶可逢。又與英才言聚。賦得昇天行。詩曰。馭風過閬苑。控鶴下瀛洲。欲採三芝秀。先從千仞遊。駕鳳吟虛管。乘槎泛淺流。頹齡一已駐。方驗大椿秋。
《全唐詩》卷808載慧淨詩。
六月
辛巳(7月18日)
右僕射密明公封德彝薨。(通鑑192.6036)
德彝名倫,以字行。觀州蓨人。祖北齊太子太保,父隋通州刺史,舅盧思道。隋開皇十三年營仁壽宮,德彝為土木監。(舊書23.6395)大業元年三月,德彜與宇文愷等營東都顯仁宮。(通鑑180.5618)

身世介紹

李承乾母親為長孫皇后,長孫皇后13歲嫁給李世民,頗有文才。更另人側目的是,這位皇后也是個很乾練的政治家。李世民征戰在外,長孫皇后在後方極力為其營造一個好的環境。在玄武門之變時候,為激勵軍心,皇后親自餞行,“後親慰勉之,左右莫不感激”。也就是這一段的時間,長孫皇后贏得了天策府上下的心,使其成為李世民最得力的助手之一。
當上皇后後,猜測李世民可能是由於慣性,仍然是希望長孫皇后參贊國事,這位皇后很明智的選擇了避而不談,李世民卻往往咄咄逼人,以致長孫後說出了“牝雞之晨,惟家之索”。
以上分析,很明顯可以看出,這一時期,長孫皇后無論在李世民那裡,還是在朝堂人緣那肯定是一個好字怎了得。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