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金屬[重金屬音樂]

重金屬[重金屬音樂]

重金屬音樂最早是被一些民眾認為是“硬搖滾”演變過來的,其實硬搖滾與重金屬通常不太容易區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區分方法。有人認為70年代以前的叫硬搖滾,70年代以後的叫重金屬,又有大多數人通過歷史的角度認為他們不屬於同一種類。布魯斯味道很濃,後來傳到不同的地方就形成了不同的流派。音樂上十分具有“重量”性,給聽者一種歇斯底里狂躁的感覺與別的音樂有著明顯的區別所以把這種音樂取名為“重金屬”。金屬音樂的種類很多,從節奏和鏇律方面來分有分"鏇律金屬"和"節奏金屬"無論怎樣有鏇律的金屬音樂要比沒有鏇律的金屬音樂要輕一些,不同流派的金屬音樂它所用的音色都不一樣,有的失真要重一些有的要輕一些。這種硬派風格的感覺非常起到宣洩的效果,這種重量感似乎把人體身上的壓力都用這種宣洩方式發泄出來了,這種有著冷酷和剛硬氣息的音樂,總給人一種很特別的感覺。

基本信息

簡介

金屬樂的歷史包含著人性最重要的一個發展階段,文明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表面上看,與此同步發展的金屬樂反映的是不被父母接受而在青春期找尋一種驚世駭俗的行為方式,實際上,也是最重要的,金屬樂反映的是極力要擺脫外界的束縛。回顧"西方歷史"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由於基督教在歐洲興起,對神公正的追求使人們產生了強烈的物質需求,促使了歐洲的中央集權化和工業革命,因而當時就產生了非本土黑格爾主義哲學,在吸取了它的理論之後,文明社會重新認識到了自身的價值,這是人類文明第一階段之後的第二階段,第一個階段的標誌是:社會力量開始啟動,迫使人們有組織的集體工作,從而獲得大規模的生產效益,這個階段給人們灌輸了一個概念:強制。迄今為止,西方傳統一直缺乏這種有組織的集體行為,這是因為人們對強制的厭惡,所以通過金屬樂或在青春期與父母對抗人們可以找到某種寄託,對已知的過去產生懷疑,對未知的將來產生希望,同時產生一種能夠探索並確定自己存在價值的願望。所有過去的文明不復存在,在晚期現代主義中虛無的存在主義思潮的薰陶下,金屬樂文化反映了人類和社會從被描繪成唯美主義的青春期到成為構思高尚文化的成人作家的發展過程;而這一趨勢還沒有被認同,正如那位最偉大的哲學家所說,更高程度上的自我認知--這種潛移默化的轉變大大超乎了大多數愚蠢人的想像。

概述

在金屬樂之前的音樂最早在二戰以後的那代年輕人當中,隨著全世界新政權的重生,新的政治理論體系應運而起,所有過時的知識理念和社會法則都瀕臨滅絕。他們是第一批完全生活在科技時代的年輕人,並且能夠淡忘普通人對抗社會矛盾的年月。當他們不可避免的生於巨變的年代:二戰將早期的外交手段糟蹋到了極至,越南戰爭刻畫了帝國主義的本質,前者揭示了人類道德社會的淪喪,後者使美國陷入智力革命卻無法產生英雄。由於那時美國和世界人民能夠思考這些問題,通過自我分析,在重新評估各個新晉國家的社會法則以及人類生存價值時產生了極大的困擾,儘管西方2000多年歷史有大量的革命事件可以參照,人們仍無法避開他們自己以往帝國模式的干擾,所以他們注定要重新開創。

哲學

很大程度上來說這是對面臨"深淵"的回歸,"深淵"由哲學家尼采第一次提出:對生活的認知是有限的,同時由於虛無主義的出現,使人們拋棄了以前的理念,千方百計去挖掘生活的價值。無視善良社會的反對,尼采說,宗教和社會是通過仇恨來消除死亡的一種祭祀方式,而道德則給人們帶來一種病毒介質,通過這個介質人們會變得比這個世界本身更好。實質上,尼采看到,社會行為是作為意向的敵人存在於人類當中的,因而同道德一樣,成為促使人民內部爭鬥和混亂的根源,並最終徹底影響整個社會行為本身。

重金屬,作為一種音樂形式最顯著的特點就是沉迷於死亡和痛苦,表達了西方社會精妙的尼采"深淵"理論,它的根本理念、個人社會觀、個人神秘主義價值觀是建立在用"善"與"惡"來區分敵我的基礎上。以猶太教和基督教的觀念來看,通過祈禱神的恩賜這種善行會消滅死亡和痛苦。看到死亡成為勝利者,人們的良好意願成為失敗者,文明的基礎受到攻擊,享樂主義和虛無主義成為人們能夠舒適生活、躲避死亡陰影的最佳選擇。來自佛教或是更高深宗教的唯心主義者委婉的指出,由於妄圖從專制、頑固的天堂統治區分離死亡,西方文明已不能成為神秘主義的中心:如果死亡存在並且人的所有意識都消失,那么人怎么才能讓生活A)有趣味B)有價值,從而使"存在成為真理"這個觀點正確呢?當西方哲學已墮落成為大眾文化,金屬運用了美學的變化,只是通過他所希望創造的新方式才逐漸發現了自己想要表達的聲音。

音樂

金屬樂通過不滿的情緒從而做出了讓人感同身受的作品,在音樂界占有獨特的地位。金屬樂的異議在產生直接效應前需要受到肯定,因而同其他類型的音樂相比明顯的缺少政治傾向,但是他自身的魅力展現了另一種確定的類型:製造一種集喧鬧、暴躁和美麗、合理於一體的卓爾不群的音樂,而且在某種程度上說,結構是乾淨整齊的。給金屬簡單的下個定義,他是一種通過充滿跳躍性的、跌踏起伏的美妙節奏所產生的共鳴來獲取和諧的音樂。金屬樂無拘無束,不循規蹈矩,儘管被正統音樂(巴洛克/浪漫主義)理論所不齒,但在歌詞編排上將一些非常統一、強勁、具有戰鬥力的詞句碎片有機的組合在一起,反映了如建築體系般嚴謹的語言構建理念。金屬的最高境界是,提出了一種象徵主義手法,能夠科學的傳遞信息,為了達到強力,無私,虛無主義般絕對自由的氛圍,放棄以個人、社會為中心的事實;從最低限度上說,金屬樂游弋於個人意識觀與世界觀之間,以個體為主宰。

歌曲深受結構的影響因而風格很統一,主要在主題的構架上,將樂句、和聲部分的措詞和排列分割成一個個的主鏇律單元,將中心思想通過每一個單元來詮釋,提出一種把藝術和手法結合在一起的後現代主義,然後再融入到包含著能夠影響人的潛意識心理和情緒的寓意當中去。搖滾樂里,有一種形式,一些歌曲從此產生;在信息樂中,結構組成歌曲,這就成為自己的一種形式,通過將噪音轉化成和諧音的敘述,表現出詩的意境。因此,第四代此風格的音樂被專家稱之為上面提到"信息樂",已被公認,用這個術語來描述一種風格:措詞和音調被模式化的處理以獲得主題的完整並解決"古典"碎片的問題。換句話說,搖滾樂中有一種形式,歌曲創作源於此;在金屬樂中,主鏇律確定了每首歌的結構。

意義

隨著象徵主義的結束和開始在科技占主導的虛無主義中探索自身價值,金屬樂重塑了音樂的語言來反映不同的價值觀。正如美學極其適合第一世界的生活習慣一樣,社會變革中的安逸、悠閒在搖滾樂里是看不到的。從混亂的噪音中體現出來的緊湊的結構和邏輯,暗示著一股比藝術家社會化這種自然趨勢強大得多的力量,在黑金中的無政府主義言論證明著一個焦點:自我替代民主和人性對於整個社會的利害關係。這些觀點完全秉承自歐洲浪漫主義藝術,暗示著曾被產業主義顛覆的老價值觀,將使人們不受商業和道德的社會影響。

當時的世界形式是:戰後的超級強權統治隨著越南戰爭的失敗漸漸減弱,冷戰使人們對以前的意識形態完全喪失信任。渴望和平穩定的戰後一代發現,國內的紛爭程度同外面的國際形式一樣劇烈,因此希望通過寬容和仁慈的行為(以及人口的快速增長)來平息紛爭。為"和平"和"希望"而製作的人口統計曲線,馬上就成為了仿製品,並且由於60、70歲人群的警告:反抗的情形由於商業使人們追求享樂主義和相對主義而愈演愈烈,使人口統計曲線變成一張廢紙。這種變化從一種趨勢可見一斑,這種趨勢是,這個年代的年輕人對於象徵的或偶像的價值注入了極大的熱情,以追逐理想和個人的我行我素作為成長的方式。

嬉皮士,作為對美國自獨立宣言以來,即被美國政治法規制定的與生俱來的價值的一種呼籲,是國內民主,專制,利己主義的政治氣候對人們內心壓抑達到頂點的產物。惡意的誹謗者宣稱,儘管嬉皮士自詡為解放者,卻對第三世界的黑暗熟視無睹,並用社會制度壓抑自己,以金錢/政治的價值衡量生活習慣,性,願望。美國--二戰期間歐洲最大的幫助者和貿易的世界警察--面臨在面對越南的農業區和由美洲少數民族聚集區引發的大規模種族暴動的問題上充分暴露了自身的偽善。

在追求和平,幸福,愛與寧靜的運動中,60、70年代的"反主流文化年輕人"將被壓迫的一代人緊密的團結在一起,不久使和平的符號成為了另一種商業文化的象徵。在嬉皮士運動漸漸煙消雲散之後,由於缺乏意識形態,科技未來主義結合了60年代的肉慾生活方式和40年代的商業價值觀,主導了一種索然無味的文化,迅速吸收了任何不管有多反叛的文化,將他們融合到社會娛樂的潮流當中。永不停息的基礎商業機制在嬉皮士運動時期是無法觸及的,這時開始證明它的道德價值,儘管它提高了第一世界人民的生活水平。自由的性關係開始泛濫,濫用藥物的情況已很普遍,意識形態成為咖啡屋的談資。這種文化淹沒了60-70年代的運動,並使下一個十年成為拘泥文字者的十年。

80年代,有關的象徵僅僅是金錢和社會上成功,意味著現代人對下述事物的適應:郊區的白色尖樁房,迷你汽車,地方教堂、學生和幸福的孩子對世界漠不關心。這個十年是極度擴張、大量的資金投入到冷戰當中的十年,將原有的文化模式打碎,取而代之以實用的文字現實主義,並慢慢將權力的天平導向完全的急進主義。未來主義在80年左右的時候趨於消亡,很明顯這種改變並不令人苦惱而是社會體制使然,接著更極端的思潮產生了。老派保守體系和嬉皮士運動由於自身的局限都以失敗告終。在主流,我們先前文化中的"新急進派"被以獲得金錢和權力為目標的實用主義擊敗;在地下,一種新的不同的流派發現他們正逐漸陷入不顧一切的對抗工業社會的偏執狂當中。漸漸的,倡導"食人間煙火"的實用保守主義與RONALD REAGAN主義相結合,並蓬勃發展;地下新晉急進派向媒體靠攏,驅使主流與老派所倡導的金錢和權利對抗。

意識形態

"我的目標就是永遠表達自己的想法,"他回答道。"人們總認為音樂將改變這個世界或18歲的年輕人,其實他們是在自欺欺人,這簡直就是放屁!"--PAUL STANLEY,KISS

60年代的年輕人看到他們那個先前被世界所塑造的感知力,在LSD、迥異的意識形態和現行體制廣泛失敗的衝擊下開始明顯破碎。隨著這種意識上的變化,他們運用批判價值觀創造了一種新型的價值觀。這一時期,反主流文化對社會產生了巨大的影響,這種文化主要表現為左翼激進主義(FREE LEONARD PELTIER),但並不持久。新左翼,機車黨,嬉皮士和行為激進、著裝怪異的蠱惑仔都投入到虛無主義思潮中,但仍帶有左翼激進主義的味道,他們並不完全接受嬉皮士的道德觀念,因為對其信仰感到厭惡。

由於這場運動深深打上了社會的烙印,並且由於信徒們隨著年齡的增大漸漸對這場運動失去興趣,因此以革新為己任的60年代年輕人對當時索然無味的未來主義中的革新論產生了美好的幻想。當這種改變由於所投入的巨大激情都付之東流,或是由於這種改變在一開始就被最初的意向所腐蝕,同樣的,這場運動也宣告破產。1969年,當音樂結合了新的、黑暗的地下文化後,受到了空前的矚目並成為了一種文化/象徵,並在極端守舊的文化和摩登的吉普賽文化之間架起了一座橋樑,這時的音樂風格是荒謬、躁動、病態的,對道德和所謂的和平進行了猛烈的抨擊。

隨著金屬樂的成長,原先的嬉皮士們也都長大了,並投入到商品社會的大潮當中,隨後由於失去了基本生活目標而變得自我仇恨。在十年當中失去了兩種意識形態--傳統+嬉皮士"革命"和新左翼文化,儘管大多人對這兩種意識形態仍舊知之甚少--使60、70年代的年輕人在成長過程中比他們的前輩更加憤世嫉俗、唯物主義。進入80年代,好比一隻被喚醒了正在靠近死屍的食腐動物,他們重又積極的投入到死灰復燃、如50年代光輝燦爛的商業改革的熱忱當中,導致了否定一切的浪潮和對藥物、科技戰爭、疾病的新的、更嚴重的恐慌。

一種不顧一切的偏執狂在怨恨和否定商品社會信條的情緒下產生,這種意識形態很快成為一種道德革命,他是如此猛烈、恐怖以至於在整個人類歷史中都無出其右者,仿佛又讓人看到了WW1時期令人戰慄的意識形態。這些深深的感染了SPEED和THRASH樂隊,他們處在意識形態的交替口並對這兩種意識形態都有所經歷和了解。他們以反社會、反政治為題材的硬核式聖歌屬於左翼激進甚至更激進的"抵制主義"。世界倒退了,他的機制明顯不健全。由於隨著歷史發展而形成的宗教信仰機制或是無法盡情釋放他們的激情,許多人逐漸迂迴的變成宿命論者,慢慢陷入自我毀滅的享樂主義當中。

在金屬樂早期,感官上的均衡並沒有被激烈的憂慮和怨恨完全打破。來自重金屬樂隊的猛烈的吉普賽交響曲和堅定的NWOBHM樂隊的富有幻想的"HOBBIT ROCK"成為了70年代末期的不朽傳奇,從那時開始,金屬樂的重要標誌是,將神秘主義、死亡困擾、反社會主題與無政府個人主義和比本質上是左翼自由政治主義還要躁動的心理相結合--這種心理受到新興硬核文化和許多樂隊所具有的古典價值觀的影響。SPEED和"社會覺悟"打碎了許多人的幻想,正如一位朋友所說,"如果我在手淫的時候想著小J而沒想著保險套,為什麼我要感到罪惡?"

金屬樂里一個冉冉升起的分支--很明顯是由SLAYER發起的,他們將JUDAS PRIEST恢弘、具有嚴密結構和細膩鏇律的創作手法與岩石般堅硬、粗糙的DISCHARGE風格相結合,完全螢幕棄了傳統觀念,只注重死亡、折磨和萬能的詛咒、殘暴的征服。象THRASH和硬核一樣,這些樂隊的目標就是通過簡捷、暴烈的節奏製造一種大禍臨頭的恐怖氣氛,撕碎本質上是人吃人的商品社會的偽善面具。撒旦再次駕臨人間,道德被其強大、神秘的形象和影響力--醜陋、邪惡和關於痛苦、折磨、死亡的斯多葛哲學--所淪喪。主流再一次被分割,一個是被前人所熟知的,帶有享樂傾向的虛無主義;而另一個新興的流派則傾向於健康、樂觀、合理的虛無主義,它不受道德問題的困擾。

金屬樂

概述

金屬樂最初的原型由BLACK SABBATH開創的,他們從一隻藍調樂隊轉變成為沉重、野蠻的工業搖滾樂隊,通過詳細敘述大量隱喻來表達對現代生活的巨大恐懼。他們標誌性的神秘主義以永恆和狂想來作為生活的象徵,而他們堅韌、感性、自由的吉他給人以極其直接和真實的感覺。隨後他們將吉普賽人的氣質與虛無主義、黑暗和病態的傾向融合在一起,就此建立了早期的金屬樂。那些拒絕嬉皮士文化,並且在當時的社會體制下得不到安慰的人群很快投入到這種音樂的懷抱,而各地迷惘的吉普賽人也在這種音樂中找到了新的歸宿。

金屬樂的影響是廣泛的:原始、粗糙、具有沙礫感嚎叫的藍調音樂,如同古典音樂般的宏偉、莊重的音樂,以及冉冉生起的反搖滾/硬搖滾音樂都深受其影響。緊張、激烈的搖滾樂需要更有組織而且更抽象的聲音,諸如King Crimson/Robert Fripp,Blue Cheer,Iggy Pop,the Stooges,Link Wray,MC5,Dick Dale,Cream,The Who和Jimi Hendrix這些樂隊都對此作出了貢獻。當BLACK SABBATH經過緊張有效的排練終於創造出第一首備受爭議的金屬歌曲,由於這種歌曲與其他類型的流行音樂有著明顯的不同,所以他們開創的是一個全新流派,儘管這種流派在隨後的三十年中逐漸失去對其他流派在技術上的影響,但是卻一直在不斷的進化和轉變並產生了眾多林林總總的分支。(羅馬吉他手Django Reinhardt同樣對金屬樂產生了巨大影響,同BLACK SABBATH吉他手TONY IOMMIY一樣,他只用兩根手指在琴板上彈弦。(TONY曾經在做工時失去了右手兩個指尖,用指套代替)

由於早期的金屬樂秉承自藍調,因此保留了大量此種音樂的特色,如雙重奏的規範就存在於BLACK SABBATH的音樂中,而亞金屬建築師們、LED ZEPPELIN和極端藍調搖滾樂隊都屬於搖滾/藍調的範疇。隨著英國金屬樂隊在整個70年代持續占據著統治地位,以及美國速度金屬樂隊的崛起,金屬在保留兇猛的基礎上加入了更低沉、狂亂、猛烈、連續的演奏--本質上是更極端的一種新型創作理念,就象一個四處漂泊的浪子抑鬱、悲傷的敘述著他痛苦的流浪生涯,並結合工業硬核搖滾那無政府主義般的速度形成了一種新的金屬樂。

發展

儘管70年代的樂隊不斷加劇變革著1965-1969年間的搖滾樂,但那個年代對金屬樂的影響最大的還是一些最激進的樂隊:具有宗教氣息但更激進的前衛搖滾在歐洲誕生了。這些音樂家吸取了美國樂隊的風格,運用古典音樂理念詮釋他們的主鏇律--流行音樂中也有此風格,在CHORUS或BRIDGE前使用循環的短小補充段或RIFFS段來重複演繹。他們的技術吸取了JAZZ和古典風格的精華,但卻沒有完全的運用吉他聲學技術,與LED ZEPPELIN鬆散、雍懶的樂風正好相反,L.Z成功的將結構與即興表演嫁接在一起,所以在專集裡經常會出現相近的節奏。

儘管金屬樂一直舉步維艱,但到了70年代中期,具有殺傷力的風格最終給他帶來了商業成功和蓬勃發展。藍調金屬樂融合了晚期前衛搖滾風格而成為大型運動場金屬樂,這使他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歡迎,但同時由於金屬樂將重心更多的轉向享樂主義、專業性和絢技而使原先純正的本質受到玷污。當以Judas Priest,Iron Maiden和Motorhead為首的樂隊對金屬樂進行著令人矚目的改革之際,更晦澀,更恐怖的NWOBHM樂隊與這些70年代的亞金屬樂隊一道應運而起,他們用直接、原始的音樂堅決抵制商業化的投機取巧。Angel Witch和 Diamond Head以及偉大的VENOM完全將絢技拋諸腦後,他們的音樂在叛逆、強大的同時將民謠風格與火暴的衝擊力很好的融合在一起。

創新

當硬核、朋克音樂遍地開花,從而成為主流文化中最具顛覆性的一股力量時,金屬樂逐漸從人們的視線中消失了,因為他沒能帶來象硬核、朋克那樣具有衝擊力和破壞力的極端音樂,硬核、朋克那種不同以往的意識形態比無病呻吟或放任自由更加實用、有效。無政府主義,反獨裁主義,虛無主義和冷漠無情被肆意的灌輸到音樂之中,隨之產生了離經叛道、無拘無束的意識形態。The Exploited,Discharge和the Misfits令展示著他們那令世人震驚的醜陋、邪惡藝術和反社會思潮。金屬樂成了眾矢之的。(硬核是朋克的一個分支,大約在65-74年間,一些車庫樂隊在還沒形成反主流的美學音樂風格前,僅僅在演奏一些50年代的搖滾樂。硬核是一種善於創作超短型VERSION的地下音樂,且屬於那種比較美妙的虛無主義音樂,這使他們從朋克當中分離出來。想徹底追蹤這種音樂是困難的,因為他們的音樂風格從強勁、暴烈到簡單、直白,十分多樣,但Motorhead,The Ramones和The Stooges引起了人們極大的關注。)

THRASH和SPEED--幾乎是同時產生的,並與金屬/硬核相互雜交的音樂類型--產生以來,金屬的前綴被冠以各種稱謂,如"重金屬",說明那個年代的青少年雖然唐突、生硬,但還是相當忠誠的。一些他們不能解決的問題,對於二元社會的無法忍受,以及對真理的追求使這場運動的衝擊波甚至闖入了商業領域,直到1992年METALLICA的"METALLICA"專集才使這種最讓人恐懼的音樂步入主流。開始的時候,這種音樂的特點是:整齊、低沉、如摩爾斯電碼式的RIFF和史詩般的歌曲構架,80年代的速度金屬一直堅持這種風格,直到90年代遭受一批崇尚時髦的PANTERA或PRONG式克隆樂隊的衝擊,以至於那種開放式、悅耳動聽、具有跳躍感的硬搖滾風格--如同METALLICA,或如同70年代金屬樂隊的自我放縱、華而不實、驕傲自滿一樣--將金屬樂的大好形式喪失殆盡,金屬樂又一次作繭自縛。

速度金屬傾向於將前衛的風格和結構蘊涵在野性和一定的規範當中,通過挖掘生活中比抵制(許多金屬大碗將朋克視為宿命主義和無用的廢物,而朋克則稱呼他們為人傑)和血腥,比政治諷刺--用THRASH急速、有力的RIFF來體現--更強大的東西,使這種音樂達到了更高的境界。1984年,金屬樂經歷了又一個分化過程:快速型如SLAYER,敲擊型如EXODUS,碾核型如POSSESSED,以及各種怪異、希奇的風格從不同樂隊--如Sodom,Nuclear Assault,Bathory和Celtic Frost--身上可以清楚的看到。80年代中期這種演化達到了高潮,當death/speed樂隊如Destruction,Kreator和Rigor Mortis為DEATH METAL的復興鋪平了道路,地上樂隊如Megadeth或Testament則獲得了更多的聽眾,這些樂隊交替的充實和改善著THRASH,並且將金屬樂從主流分離出來去追求更為自由廣袤的發展。

歷史

"某些人我喜歡,但大多數都是SB!他們除了胡扯淡什麼都不乾。"——KAM LEE,MASSACRE

存在意識形態的年代消亡了,迄今為止,什麼值得回憶的歷史都沒留下,除了人性所蘊涵的某種信仰之外:這種信仰通過文明、勞動和個人的成功得到了升華。我們賴以生存的工業時代和一種新的信仰--我們將通過不懈努力來挫敗低劣的共產主義,從而想方設法證明其優越性--會在美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勢力影響下統治這個國家。新的一代人什麼都不相信,除了社會準則所殘留的一種機制:使人們獲得所謂的"個人成功"或是過上舒適的生活--通過賺取足夠的金錢來盡情享受以避免生活的壓力。因而我們的意識形態變得更加實用、簡便,在渴望自由的呼聲中,奄奄一息的冷戰陷入極其尷尬的局面當中,象徵主義年代已成為黃花。

當麻木茫然的一代生長在80年代、可塑的消費年代、科技困惑年代、高壓社會年代,善/資本主義/民主主義與惡/共產主義/極權主義的鬥爭達到了白日化。惱人的電視新聞繼續在播放,當這個正在慢慢腐爛的世界中的對抗愈演愈烈時,這種煩擾不可避免的變得更糟。兩種意識形態--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持續、心照不宣的核競爭,加上由藥物泛濫和社會動蕩產生的不安心理使許多家庭極度恐慌甚至發瘋。麥卡錫主義--美國共和黨參議員約瑟夫·麥卡錫於1951-1954年間發動的反共以及迫害民主進步力量的法西斯行徑--成為了剝奪公民權的洪水猛獸,干預個人隱私的醜行日益滋生。

隨著對中美洲、東歐、中東表面是"友好、善意",實質是野蠻、殘暴的外交政策被揭露後,美國人民開始對他們自己的政府產生懷疑,許多歐洲國家和其他新勢力國家--U.N.LITTLE--也產生了類似情況,這就產生了更加有影響力的輿論,使大多數選舉人更傾向於以最冷靜、客觀的心理來看待日益複雜的各項政策和決議。甚至連保守派也成為了自由和道德主義者,並且捍衛著與之息息相關的商業利益--這是自由派容易忽視的地方,自由黨看起來蒼白無力,缺乏共和黨強有力的巨觀經濟調控能力。當喬治·赫伯特·沃克·布希代替羅納德·威爾遜·里根成為更合時宜的極端保守派總統,他開始大刀闊斧的為國家利益服務,世界退縮了,並且回到了過去以警惕、恐懼的心理屈從於美國的年代。

終於,冷戰在短暫的迴光返照後,虎頭蛇尾般的開始土崩瓦解,導致了世界格局的根本變化和大幅轉移,世界很快就將不存在敵對和兩極化。政府存在不同意識形態的的年代結束了,來自所有黨派的政客都開始承認只有依靠經濟和國家實力才能生存。保護消費者權益的時代自然而然的不可撼動:儘管個人會有怨言,但絕大多人還是會繼續購買並尋求更舒適的第一世界生活習慣。社會機制占據了各個領域,從健康保健到日常生活到教育培訓。新的一代帶著挫折感進入了90年代,他們不得不倒退回20年前去找尋消逝的靈感。

現代主義

現代主義:機能心理學,率直論,構造主義,目的論。

金屬樂中的現代主義由構造主義及其內在的矛盾、抽象思維和準官能主義的興起而產生。速度金屬的節奏構架打破了傳統的虛無主義模式,死亡金屬所具有的豐富多彩的形式在一定程度借鑑於硬核(死亡金屬本質上是JUDAS PRIEST/ANGEL WITCH式的NWOBHM風格融合了粗糙、暴戾的硬核朋克)。原始死亡金屬將硬核的驚駭、恐怖和老式金屬的抽象虛無主義兩者所表現出的緊張不安,融合成為一種極端深惡痛絕的風格,死亡金屬在十年里作為一種武器,擾亂了令中產階級感覺舒適的現代主義。金屬樂第一次感到需要發展一種意識形態,並開始形成一種看似自相矛盾的意識形態。

SLAYER的強大使現代金屬初具規模,不久許多樂隊將這種風格--豐富的進行曲式的節奏,飛快、狂亂的彈奏,極具感染力、攻擊性的鏇律--進化成為一種新的、不同的流派,死亡金屬。比SLAYER更原始、粗糙的氣質刺激了1983-1985年的一些樂隊如Sodom,Sepultura,Possessed,Death和Morbid Angel的誕生和興旺,他們同樣雜交了金屬/硬核如宏偉的建築物般的RIFF。金屬樂隊和文化找到了一個新的極端的表現手法--屏棄了令人厭惡的政治題材和隱藏在速度金屬粗糙、野蠻的外殼下的仁慈意向。由於反道德意識很難凌駕於社會環境之上,他們不再輕易的附和這種淺薄的意識。

更古老的金屬樂隊在詞曲創作中也注重同時採用主流-道德意識/地下-虛無主義二元論,追求這種友善的搖滾音樂風格迎合了聽眾的口味,使他們很大程度上獲得了歌迷的喜愛。DISCHARGE式的革新--豐富多變的RIFF,被套用到鏇律美妙的歌曲中;SLAYER式的革新--由RIFF營造的恢弘結構,被熔進沉迷於死亡,道德,晦澀、神秘的預言的樂隊中。啟示論,已在速度金屬樂隊中成為一種恐怖的警告,在現代樂隊中卻成為了一種基本的假設。作為叛逆、革新的構造主義的一分子,金屬樂極大的拓寬了音樂的範疇--跳躍的節奏,多彩的鏇律--這就使音樂的構造就成為一種信息,而不再注重音樂是否與結構協調或是這種結構是否符合一定的準則;隨著歌曲主題的發展,VERSION與VERSION之間,VERSION與CHORUS之間的音調被揮灑自如的使用和發揮,拋棄了循規蹈矩的搖滾模式。

死亡金屬不是這一階段的全部。Bathory (1984)和Hellhammer (1984)將他們自身源於VENOM的音樂理念同快速、狂亂、直白但絕對是獨樹一幟的創作風格融合在一起。加上迥異於普通音樂模式的敘事化編排,這些樂隊創造了一種非凡的音樂氛圍,你可以明顯感受到情緒的激烈波動。這種畸形、扭曲的理念和原始、野蠻的噪音通常是不被理解的,但他們極大的刺激了還沒步入主流、,仍在地下蟄伏的年輕一代樂手。他們隨意、病態、混亂的嚎叫表面上是與構造主義背道而馳的,但仍需要一定程度的結構來表現敘事化的編排,從而創造了一種抽象的構造主義,在即興和有機的表現手法間找到了一種平衡。

與主流音樂一樣,死亡樂隊有希望獲得更高的銷量,他們把表面的雜音去除,將硬核原始粗糙的嘶吼和民謠歌手那飽經滄桑和具有沙礫感的聲音融合在一起,從沙啞的深喉發出的尖利嚎叫形成了這樣的演唱風格--粗魯、唐突、野蠻的獸吼,受到了絕大多數歌迷的歡迎。另外,死亡金屬樂隊的名字往往傾向於從拉丁文衍生而來的關於疾病、死刑的醫學、手段術語。歌詞使用古代的語言構造使聽眾陷入潛在的死亡、肢解、傳染病、傷害和虛無主義的世界或個人的毀滅的恐懼之中。另一些歌詞則迷失在對神秘或玄疑的起源的臆想和超自然的、白日夢般的花花世界中,但是死亡金屬樂隊的歌詞總體上是涉及死亡和死亡對人類萬能的主宰。

意識形態

“當今的西方民主政治就是馬克思主義的先兆,沒有西方民主政治就沒有馬克思主義。”--阿道夫·希特勒

在整個80年代裡,消費文化和準則同商場、職業、未來、退休計畫和國外戰爭一起占據了人們的生活。由於新科技使現代生活更加便利,它已無所不在並使人們逐漸遠離了機械時代。工作成為了一種必需,因為他意味著成功。人們比以往更加需要金錢來追求各種商品用以獲得所謂的"高級享受"。保守派倡導的自由社會經濟體制正締造著一個日益強大的商品帝國,他喚醒了自1945.1972年間以來一直沉睡的某種機制,並使之釋放著巨大的金錢資源。

跨國組織和工業自從1929年的自殺性行徑結束後重新恢復活力,同處理其他國際事物的政治團體一樣強有力。社會的官方意識形態已不復存在,這從很大程度上導致了各種各樣的運動的蓬勃發展來反對這種真空狀態。隨後,各種反對學說有機且理性的組織在一起,緊密鑼鼓的準備重新制定一項浩大的機制。所有的提議都滲透著激烈的、富有侵略性的主張,仿佛處於改朝換代的臨界點,一切都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金屬樂沒有盲目的卷進這場巨變,而是另闢蹊徑,繞開了主戰場通過隱喻性和藝術性的陳述來表達自己的觀點,這使得政客們對此時的音樂和大多數樂隊都惟畏莫深。意識形態的發展漸漸從社會價值觀中分離出去,他容納了死亡,否定了道德上的"善"與"惡"(粗麻布甚至都可以具有古怪的價值),在虛無的偽享樂主義中更注重對智慧,毀滅,病態的追求。由於意識形態的分離,加上地下文化的發展為金屬樂創造了一個游離於主流且無法界定的空間,使很多金屬樂迷對於主流與地下的界限摸稜兩可。此時被稱為"18歲或18歲以上"的大無畏和THE PMRC年代,這樣的定義是即明智又具有顛覆性的。

早期死亡金屬,代表樂隊如Slayer,Possessed,Sepultura,Morbid Angel,Massacra,Death,Entombed和 Master,他們音樂的特點是沒有一絲社會意識,僅表達獨立自主,自我存在,自我表白的生活方式,以及通過赤裸、神秘的文化塑造一種新型的異於基督教的信仰來反對基督教義。儘管道德元素仍存在於上述音樂當中,正如搖滾樂對其所產生的重大影響一樣,死亡金屬的創作和意識形態中所反應出來的關於虛無主義的闡述,還是對地下極端金屬樂野蠻、無情的音樂風格產生了極其深遠的影響。他們創作的根本理念是,以強有力的主基調編排和不拘泥於音調的手法來表現主題,將自由飄逸的硬核風格跟具有溫雅、浪漫氣質的巴洛克音樂風格相結合,創造出混亂,黑暗,致命的直白但同時也很美妙效果。

衍生

Black Metal

黑色金屬 以邪惡、異教崇拜以及撒旦思想為其主要訴求,通常在歌詞含有反基督、反宗教的傾向即被歸為黑金屬,除了傳統重金屬固定樂器之外,經常會使用其他樂器如鋼琴、小提琴,或歌劇的女高音,在歌曲中營造出一股詭異又嚇人的恐怖氣氛。“黑金屬”以來自北歐的重金屬團體最具代表性。

代表性樂隊:Emperor,Mayhem,Enslaved,Dark Funeral,Burzum

Death

死亡金屬樂風以“鞭擊金屬”或“碾核”為其背景演化而成。電吉他快速的反覆,幾無鏇律的和弦,速擊狂踩的雙大鼓,主唱咬牙不清的低吟狂吼,歌詞以死亡仇恨為主題,充滿了屍體、內臟、肢解、分屍、奸屍、戀屍癖、食屍、虐待等變態字眼。“死亡金屬”以來自佛羅里達州的重金屬樂隊最具代表性。

代表性樂隊:Death,Carcass,Cannibal Corpse,Suffocation

Glam Metal

華麗金屬通常指一個重金屬樂隊的舞台表演方式或外在形象以誇張的濃妝艷抹或俊俏的外型來吸引樂迷,這類的樂隊大多是偶像團體。“華麗金屬”的樂風不會太重,歌詞也無太深入之含義,屬於較流行的重金屬音樂,是主流金屬的分支。

代表性樂團:Kiss,Poison,Warrant,Twisted Sister,Motley Crue

Grindcore

碾核類似“朋克”但極具重量的音樂,主唱低鳴深沉的狂吼咆哮、電吉他超麻辣的音色再加上極快速的反覆節拍及密集鼓點,構成一種幾無鏇律的重金屬樂風,樂曲的長度都很短,從兩分鐘到三分鐘不等。“碾核”為一種極為冷僻的重金屬樂風,大多數“死亡金屬”樂隊都採用此一樂風。

代表性樂隊:Napalm Death

Industrial Metal

工業金屬採用大量冰冷的電腦採樣音效,穿插以機械或金屬器具的撞擊聲代替傳統打擊樂器,加上電子式的節拍,是很象科技舞曲的重金屬樂,但仍保留重金屬的大量失真效果。代表性樂隊:

Fear Factory,Ministry,Nine Inch Nails,rammstein(德國戰車)

Neo-Classical

新古典金屬受古典音樂極深,在重金屬樂中加入大量古典音樂元素。

代表性樂隊:Angra

Pop Metal

流行金屬風格在重金屬搖滾中加入流行音樂之元素,可說是重金屬搖滾和流行音樂妥協結合的折中產品,是極易為主流市場之音樂消費者所接受的重金屬搖滾樂。

代表性樂隊:Def Leppard,Mr Big,White Lion

Power Metal

強力金屬風格擁有類似“速度金屬”的速度和“鞭擊金屬”的重量壓迫感,但鏇律性不及“速度金屬”,爆發力也不及“鞭擊金屬”。

代表性樂隊:Pantera,Armored Saint,Wild Dogs

Progressive Metal

前衛金屬風格有別於傳統重金屬,在歌曲中採用大量複雜華麗的編曲,或在歌詞中傳達出某些前進思想供聽者一個想像思考的空間。

代表性樂隊:Queensryche,Fate Warning,Dream Theater

Speed Metal

速度金屬速度為其標榜的主要特色。經常會和“鞭擊金屬”產生混淆,通常“速度金屬”的音樂較具鏇律性,主唱歌詞咬字較清楚,吉他間奏富鏇律性且快速而流暢;而“鞭擊金屬”則較缺乏鏇律性,完全一速度、重量、壓迫感和破壞力並重。通常“鞭擊金屬”樂隊和“速度金屬”樂隊的樂手們都擁有純熟高超的樂器演奏技巧。

代表性樂隊:Helloween,Gamma Ray,Riot,Rage

Thrash Metal

鞭擊金屬速度也極快,具有相當快速的反覆節拍(riff),電吉他粗麻的音色刷出剽悍的和弦,極具破壞力及壓迫感的速踩雙大鼓,主唱粗暴狂吼式的唱腔配合電吉他快速的節奏急速地唱出幾無鏇律的曲調。“鞭擊金屬”以來自舊金山灣區的重金屬樂隊最具代表性。

代表性樂隊:Metallica,Megadeth,Slayer,Anthrax,Death Angel,,estament,Exodus,Destruction,Kreator,Coroner,Overkill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