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尾酒療法

雞尾酒療法

雞尾酒療法,原指“高效抗逆轉錄病毒治療”(HAART),由美籍華裔科學家何大一於1996年提出,是通過三種或三種以上的抗病毒藥物聯合使用來治療愛滋病。該療法的套用可以減少單一用藥產生的抗藥性,最大限度地抑制病毒的複製,使被破壞的機體免疫功能部分甚至全部恢復,從而延緩病程進展,延長患者生命,提高生活質量。該療法把蛋白酶抑制劑與多種抗病毒的藥物混合使用,從而使愛滋病得到有效的控制。越來越多的科學家相信,混合藥物療法是對付愛滋病的最有效治療方法,既可以阻止愛滋病病毒繁殖,又可以防止體內產生抗藥性的病毒。近年來在其他疾病上,也有人將類似的聯合用藥療法稱為相對應的“雞尾酒療法”。

基本信息

概念的簡介

雞尾酒療法雞尾酒療法

雞尾酒療法,又稱“高效抗逆轉錄病毒治療”,由美籍華裔科學家何大一於1996年提出,是通過三種或三種以上的抗病毒藥物聯合使用來治療愛滋病。雞尾酒療法把蛋白酶抑制劑與其他多種抗病毒藥劑混合使用,在愛滋病病毒剛侵入人體時下藥,不待發病即可阻止病毒破壞人體的免疫系統,從而使患者的發病時間延後數年。該療法的套用可以減少單一用藥產生的抗藥性,最大限度地抑制病毒的複製,使被破壞的機體免疫功能部分甚至全部恢復,從而延緩病程進展,延長患者生命,提高生活質量。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多人開始懷疑這種療法的有效性。2001年<時代>周刊刊登一篇評論文章,認為何大一“可能是少數幾個仍然相信藥物能祛除愛滋病毒的人之一”。

原因

因為藥物的配置方法和配置雞尾酒很相似,將多種藥物混合,用特殊的方法將其混合均勻,故得名

現在對愛滋病的治療採用的方法也就是“雞尾酒”療法。

介紹

美麗的雞尾酒美麗的雞尾酒

自80年代愛滋病被發現以來,儘管世界各國不惜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先後研製了十幾種疫苗和近百種藥物,但迄今尚未發現一種治療愛滋病的特效藥。作為治療愛滋病的新武器,華裔科學家何大一教授所提出了“雞尾酒”療法一經公布就立即轟動了整個醫學界,各地媒體競相報導,世界各國的科學家也給予了它很高的評價。鑒於他的突出成就,美國著名的時代周刊將他選為封面人物。

大家可能對雞尾酒並不陌生,這是西方人非常推崇的一種飲酒方式,將幾種不同風格的酒調在一起,品嘗起來則有別一番特別的感受。何大一教授將他的這種治療方法形象地命名為“雞尾酒”療法與此也有相似的含意:就是同時使用3—4種藥物,每一種藥物針對愛滋病毒繁殖周期中的不同環節,從而達到抑制或殺滅愛滋病毒,治癒愛滋病的目的。愛滋病的治療之所以困難,一個重要的原因就在於愛滋病毒並非一成不變,在傳播和繁殖的過程中它常常發生一些結構和功能的變化,這時即使使用原先可能很有效的藥,此時也不管用了,導致病毒可以繼續在體內大量繁殖。而採用3—4種藥物進行組合治療的“雞尾酒”療法,由於作用於愛滋病毒感染的各個環節,其療效大大提高了。臨床治療的效果也非常鼓舞人心:治療幾星期後,10名病人中的7人身體狀況明顯好轉,持久低熱沒有了,身上的潰瘍消失了,精力充沛起來,更神奇的是血液中竟已查不出愛滋病毒的蹤跡!因此在遭受了十幾年的恐懼和絕望後,人們總算看到了一線求治的希望。

自1995年 “雞尾酒”療法套用於臨床後,已經有很多患者受益。它可以控制病人體內的愛滋病毒,使得病人的免疫系統有機會修復,恢復功能,但是不能徹底清除體內病毒、治癒疾病。目前我國對患者免費提供7種抗病毒藥物,醫生根據病人情況,使用多種藥物組合對患者進行抗病毒治療,也就是前述的“雞尾酒”療法”。患者可到戶籍所在地的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申請國家免費抗病毒藥物。患者只要在醫生指導下堅持規範服用抗病毒藥物,可有效的抑制體內病毒複製,減少耐藥菌株的產生,延緩病程進展,降低發病率和死亡率。

歷史由來

雞尾酒療法示意圖雞尾酒療法示意圖

HIV是導致愛滋病(AIDS)的病毒,自上世紀80年代被發現以來全世界已有5300萬人受到感染,由於沒有特效藥,已有2000多萬人死亡。愛滋病的重災區在非洲,中非和南非感染比例高達10%,高感染率和發病率使那裡的人均壽命下降,給社會和經濟帶來重大的災難。HIV屬於逆轉錄病毒,是球型結構的小顆粒,顆粒裡面是病毒的基因,表面有兩層脂質包膜,上面有gp120和gp41兩個表面蛋白,對病毒的感染起關鍵作用。在病毒感染靶細胞的過程中,這兩個表面蛋白介導病毒進入人體細胞,隨後通過逆轉錄酶在細胞漿中將病毒的RNA轉錄為DNA,完成遺傳物質向細胞的傳遞。每個被感染的細胞可以釋放出1萬個病毒顆粒,在病毒釋放過程中將靶細胞殺死。經過對病毒生存周期的了解,科研人員發現抑制病毒在人體複製的蛋白酶和逆轉錄酶是抗病毒治療的兩個關鍵環節。感染初期,病人血液中的HIV直線上升,前三四周中往往表現為感冒症狀。隨著症狀的緩解體內病毒水平下降,保持在一個相對平衡的狀態。平衡態的高低決定著今後發病遲早。為什麼病毒在體內的平衡態可維持幾年甚至10年以上,何大一認為,所謂“平衡”期間病毒的產生與清除量應該是相等的。

1994年抗愛滋病病毒的藥物出現了,這就是抗蛋白酶抑制劑。這個藥物為何大一在全世界範圍內研究抗愛滋病病毒活性提供了實驗工具。臨床套用發現,用藥後阻斷了病毒感染新的T淋巴細胞,病毒在血液中的平衡態被打破,血中的病毒顆粒快速下降。一年後他們又對血中的感染或沒感染HIV的細胞數進行數理模型計算,結果驚奇地發現,血液中愛滋病毒顆粒的半衰期僅有30分鐘,每一天半體內被感染的細胞就被更換一半。這個準確數據說明了為什麼用藥後血漿中病毒下降得如此之快。

儘管HIV在體內半衰期很短,但每個病人每天產生的病毒高達10^10—10^12,大量的病毒一邊被清除一邊又產生,而且新病毒在複製過程中會產生很多可以逃避藥物治療的變異株。這使何大一想到,單一藥物治療可很快產生抗藥性,應該針對愛滋病病毒感染人體的不同環節,用三種或三種以上的藥物,如抗病毒蛋白酶藥物、抗病毒逆轉錄藥物等,即通過聯合用藥提高治療效果。

“雞尾酒”療法就這樣誕生了。“雞尾酒”療法套用於臨床後,果然有70%—80%的病人體內病毒隨著治療下降,一時間全世界為之歡欣鼓舞。1996年,何大一因此被美國《時代》周刊評選為1996年年度風雲人物;2001年1月美國時任總統柯林頓向他頒發了“總統國民勳章”。

費用介紹

2002年以前用外國雞尾酒療法,費用非常昂貴,達到1萬元/月,到了2002年,通過愛滋病醫學專家們的不斷改進,把費用降到了3000元/月,到了2009年,中國生產出國產藥,費用大為降低,大約每月只需480多元。這使得更多的愛滋病人有能力承擔起這個醫療費用。

改進

“雞尾酒療法”目前已成為標準的抗愛滋病藥方,它由核苷和非核苷兩類抗愛滋病藥物組成,患者日常服用可抑制體內病毒、維持生命。然而,這種療法副作用較大、服用複雜、容易形成藥物依賴,且成本偏高。

此前,一些研究人員曾試驗過暫停用藥、間歇用藥和間斷減少藥物等方法,以期減少“雞尾酒療法”的用藥量,但臨床試驗效果不佳。美國內布拉斯加大學醫學中心研究人員進行的臨床試驗則表明,抗愛滋病藥物阿扎那韋在增效後日常服用,可以起到與“雞尾酒療法”類似的療效。

這一研究結果將發表在8月16日正式出版的《美國醫學會雜誌》上。研究人員13日在加拿大多倫多舉行的第16屆世界愛滋病大會上報告了他們的發現。

共有36名曾接受較長期藥物治療的愛滋病患者參加了這一研究。在臨床試驗中,患者停用“雞尾酒療法”藥物而只服用以小劑量利托那韋增效的阿扎那韋,服藥24周后再接受病毒檢測。結果表明,其中31名患者體內病毒數量維持在較低水平。

研究人員稱,阿扎那韋可以作為一種“維持藥物”,適合接受過其他藥物治療、血液中愛滋病病毒數量已降下來的患者服用,使他們體內的病毒數量維持在較低水平。與“雞尾酒療法”相比,這樣的療法既簡單,成本又低,但其療效還要經更大規模的臨床試驗來證明。

雞尾酒療法所取得的功效是毋庸置疑的。但是隨著藥物的增加及一些新的資料的出現,對於HIV感染者來說,治療變得更加複雜了。

輔以抗生素

2010年3月28日,國際權威醫學學術刊物《柳葉刀》刊登學術報告說,在針對愛滋病發病者的治療中,使用“雞尾酒療法”並輔以抗生素治療可有效降低患者在一定時間內的死亡率。

法新社援引報告內容報導,抗生素複方磺胺甲基異惡唑(中文名複方新諾明、SMZ)是多年前常用的廣譜抗生藥,價格低廉。將這類抗生素與俗稱“雞尾酒療法”的抗逆轉錄酶病毒療法配合使用,可有效降低愛滋病發病者的死亡率。研究發現,在使用“雞尾酒療法”的前三個月,同步使用抗生素輔助治療可以使患者3個月內死亡率降低59%;使用“雞尾酒療法”72周后,同步使用抗生素治療的患者死亡率較不使用者低35%。

爭論

近年來,關於何時開始雞尾酒療法的問題存有很大的爭論,總的趨勢是更加保守。因為即使病毒被長期抑制在血漿中呈不可檢測的水平,目前的治療也不能根除體內的HIV,HIV仍在低水平複製。目前的治療方法將可能是終身的。如果長期或終身服藥,病人服藥的依從性很難保證。此外,還要考慮抗病毒藥物的副反應和耐藥性問題。因此對何時開始這一治療,我們將不得不重新認識並加以研究。

對於急性感染期病人、HIV血清陽轉在6個月之內的人、所有出現愛滋病臨床症狀的患者應給與雞尾酒療法。而對於處在無症狀期的病人來說,治療應分析其利弊,醫生更傾向於推遲治療。

施行雞尾酒療法需要標準化,以取得最佳的效果,並可以最大限度地減少耐藥的發生。

盤點那些瘋狂的醫學療法

在現代醫學手術中,常有一些令人恐懼的場面,甚至有些人親眼目睹一場外科手術後,會產生恐懼心理。但這些手術都是通過正常的醫學理論實現的,並不會對患者構成負面影響。

環鋸術| 放血療法| 胰島素昏迷療法| 電擊療法| 休克療法| 雞尾酒療法| S3療法

那些瘋狂的醫學療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