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加爾湖是如何成為俄國領土的?

“就在某一天 你忽然出現

你清澈又神秘 在貝加爾湖畔”

2011歌手李健在遊歷貝加爾湖後創作了這首動聽的《貝加爾湖畔》,那時的貝加爾湖還只是國人對遠方的浪漫想像。

《貝加爾湖畔》由李健創作並演唱收錄於他2011年發行的原創專輯《李健·依然》中《貝加爾湖畔》由李健創作並演唱收錄於他2011年發行的原創專輯《李健·依然》中

而在今天,中國人離貝加爾湖正越發接近,中國人投資的服務業與資源開發在這個大湖四周處處可見,中國遊客更是頻頻造訪。在2018年的前8個月,就有13.2萬中國遊客到達大湖背面的伊爾庫茨克州,而幾乎所有導遊都會津津樂道地談起這裡曾經屬於中國。

伊爾庫茨克的一座東正教教堂伊爾庫茨克的一座東正教教堂

另一方面,伊爾庫茲克的俄羅斯群體對此高度敏感,不時有抵制中國投資的言論見諸媒體。湖區南面俄羅斯蒙古族聚居的布里亞特共和國也暗潮洶湧。

如今的貝加爾湖分屬於北面的伊爾庫茨克州和南面的布里亞特共和國如今的貝加爾湖分屬於北面的伊爾庫茨克州和南面的布里亞特共和國

苦寒之地少人問津

今天的貝加爾湖因為保存著幾乎未遭人類破壞的自然風光和純淨水質而成為旅遊的熱門去處。反過來說,這也意味著它在前現代漫長的歷史中,都是一塊不利於人類開發的處女地,這才得以保留其原始風貌。

這是個頗為寒冷的世界同時他也是世界上最深的湖泊保存著巨量的淡水這是個頗為寒冷的世界同時他也是世界上最深的湖泊保存著巨量的淡水

另外,由於高寒,這一地帶的優勢植被是亞寒帶針葉林而非草原,人類在這裡最主要的生活方式是漁獵和放牧鹿群,即使對草原帝國來說,這裡也只是一片邊緣地帶。

在俄國東進之前長城以北的遊牧世界可以從大漠延伸至西伯利亞而這是一個環境跨越很大世界包括了沙漠/草原/森林等多種地帶遙遠的森林民族雖然人數極少卻分布廣泛在俄國東進之前長城以北的遊牧世界可以從大漠延伸至西伯利亞而這是一個環境跨越很大世界包括了沙漠/草原/森林等多種地帶遙遠的森林民族雖然人數極少卻分布廣泛

因此雖然從匈奴開始,蒙古高原上的草原部落就在此活動,但連他們也把這裡視為流放犯人的苦寒之地。

不聽話就送到北方苦寒之地這裡的遊牧環境已經和南面的草原完全不同了倒是比較適合馴鹿民族不聽話就送到北方苦寒之地這裡的遊牧環境已經和南面的草原完全不同了倒是比較適合馴鹿民族

《漢書·蘇武傳》是世界已知記載貝加爾湖的最早文獻,從那以後貝加爾湖就不時在中原王朝的書寫系統里留下零星的掠影:

“武臥,齧雪與旃毛並咽之,數日不死。匈奴以為神,乃徙武北海上無人處,使牧羝。”北海就是貝加爾湖。李陵和蘇武在這浩瀚的北海之前,就有一次難言的會面。

蘇武應該沒有這么好的流放條件蘇武應該沒有這么好的流放條件

兩漢時期它在匈奴與鮮卑人控制之下,被稱為“北海”,到了南北朝又在柔然和突厥手中,一直到了唐朝前期。這是中原王朝第一次在名義上可以對這裡實行統治,“貝加爾湖”成為大唐帝國版圖的一部分,歸關內道骨利乾屬,改稱為“小海”;後東突厥(史稱後突厥)復國,中央王朝又和她失去了聯繫。

唐朝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擊敗東西突厥令所有內亞民族感到震驚但過於遙遠的管理和統治顯然不可能即使是都護府這樣的安排也沒有維持很長時間貝加爾湖地區對於漢地實在過於遙遠唐朝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擊敗東西突厥令所有內亞民族感到震驚但過於遙遠的管理和統治顯然不可能即使是都護府這樣的安排也沒有維持很長時間貝加爾湖地區對於漢地實在過於遙遠

下一次則要等到蒙元收服湖畔的林中百姓,將其整合進入這個大帝國,並設定“嶺北行省”。

而中原王朝為了應對草原上的威脅,也有過出師萬里,飲馬”貝加爾湖畔的壯舉。西漢有霍去病封狼居胥山,東漢有竇憲燕然山刻石紀功,都曾觸達貝加爾湖。

不難看出,無論是遊牧帝國還是中原王朝,都有過染指貝加爾湖的歷史,也都曾放棄過這片邊緣地帶。這是因為在前現代的東亞,政權內部乃至於政權之間,往往不存在清晰穩定的國境線,有疆無界是一種常態,政權的控制範圍都隨著時間而彼此消長。

這種模糊了邊界的相愛相殺終究發生了改變,清晰的國境線取代了模糊的疆界,精確的勘探地圖取代了史官浪漫化的描述。這種領土觀的徹底改變在東亞還要等到19世紀中葉以後,但在中國的北部邊界,這種嚴格的邊界意識卻因為沙俄的強勢介入而在17世紀提前出現。

俄國人來了俄國人來了

三方相爭

就在17世紀中葉,三大強權在亞洲大陸的東端幾乎同時出現:

中亞的準噶爾蒙古在東西兩線同時擴張,制霸中亞草原的同時還試圖向東統一蒙古逐部;沙俄帝國的哥薩克早已翻過烏拉爾山,向東攻城略地;東面的滿清也崛起於白山黑水之間,收服漠南蒙古之後有問鼎中原北上林區之志。

蒙古高原與貝加爾湖都在這幾大強權的擴張路線之上,而另一方面蒙古高原和貝加爾湖本土的蒙古人卻缺乏力量,生活在夾縫當中。

三方力量三方力量

此時居住在貝加爾湖畔的,是蒙古內部的一個分支,叫做布里亞特蒙古,源自蒙古帝國最強盛時期的“林中百姓”。但隨著帝國崩潰,這裡的蒙古部族力量到了17世紀已經日漸衰微。

這裡曾經是蒙古帝國的北方臣屬如今的蒙古國則只剩下蒙古高原這裡曾經是蒙古帝國的北方臣屬如今的蒙古國則只剩下蒙古高原

而從16世紀下半葉開始,沙俄政權開始越過烏拉爾山進入西伯利亞,哥薩克充當了殖民擴張的急先鋒。裝備了歐洲先進武器的哥薩克領袖葉爾馬克,經常以幾百人的軍隊肆意屠戮以萬計的西伯利亞蒙古人。

葉爾馬克葉爾馬克

到17世紀中期,俄羅斯人的腳步已經遍布西伯利亞西部。他們利用西伯利亞的水道編織起自己的殖民網路,沿著河流修築軍事要塞,並移民開墾土地。除了奪取領土進行農墾之外,沙俄還瘋狂地掠奪當地皮毛資源,積累了第一桶金。

借用河流系統確實可以比較輕鬆的到達貝加爾湖雖然嚴酷的氣候使通航條件惡劣且不穩定但也比完全陸路要好了借用河流系統確實可以比較輕鬆的到達貝加爾湖雖然嚴酷的氣候使通航條件惡劣且不穩定但也比完全陸路要好了

此時的中國,正經歷著明清易代的混亂,根本無暇顧及北方。而哥薩克們聽說了貝加爾湖後就一直向東搜尋。找不到嚮導的哥薩克還自己沿著河流,在廣袤的西伯利亞尋找這片湖泊。

俄國人會不會誤以為找到了出海口....俄國人會不會誤以為找到了出海口....

他們足足找了15年,在1644年他們終於到達了湖泊西岸。他們沒有把自己當成客人,與之前在西伯利亞其他地方一樣,開始向主人大打出手,一言不合就進攻布里亞特人,用武力強迫他們交納食物,貂皮和財物。

對皮毛的追求既是向遠東擴張的重要動機也是支撐擴張的經濟基礎尋找-捕殺殆盡-尋找-捕殺殆盡俄國人將這樣的循環一直延續到北美海岸對皮毛的追求既是向遠東擴張的重要動機也是支撐擴張的經濟基礎尋找-捕殺殆盡-尋找-捕殺殆盡俄國人將這樣的循環一直延續到北美海岸

1654-1656年,沙俄又越過貝加爾湖,占領了尼布楚。至此貝加爾湖東西兩岸都被沙俄牢牢控制,布里亞特蒙古也受沙俄統治。

繼續沿著河走的話見不到暖水港之前恐怕是不想停的繼續沿著河走的話見不到暖水港之前恐怕是不想停的

永成異域

時間推移到1682年,當時的沙俄已經繼續向東推進,在黑龍江以北建立了雅克薩城,再一步就要直接威脅清朝東北了。

平定了三藩之亂的康熙皇帝終於騰出手來與沙俄直接較量。他派出的一線作戰部隊也是清軍精銳,開打之前康熙本人就放了狠話:“攻羅剎甚易,朕深以為然”。

沒問題,都可以,很輕鬆沒問題,都可以,很輕鬆

但東西方的軍事差距在這場戰鬥中已經顯現,第一次雅克薩戰役清軍輕鬆取勝。但幾個月後哥薩克第二次攻入雅克薩,築起了當時歐洲先進的梭堡,而清軍火器不足以攻克堡壘,在付出一定傷亡後改以圍城戰術。經過5個月的圍困,哥薩克傷亡殆盡,沙俄終於願意談判。

國外繪製的雅克薩之戰,俄方星形堡清掘三道河溝予以隔絕並且隔河築城對峙,水陸封鎖國外繪製的雅克薩之戰,俄方星形堡清掘三道河溝予以隔絕並且隔河築城對峙,水陸封鎖

談判開始之時,局勢又陡然不利於中國,準噶爾汗國的噶爾丹此時已經攻陷了漠北蒙古的中心城市庫倫,清朝控制下的外蒙地區遭遇了重大危機。為了避免腹背受敵,索額圖只好做出讓步,與俄國簽訂了劃定東部邊界的《尼布楚條約》,雙方商議以外興安嶺為界,將貝加爾湖的蒙古地區劃界暫時擱置。

外興安嶺今安在外興安嶺今安在

《尼布楚條約》簽訂之後,俄羅斯人摸清了清朝要集中力量對付準噶爾汗國,於是再三拖延劃定國界,繼續竄過邊界線構築據點,吞食領土。直到1727年,中俄終於在邊境城市恰克圖簽訂了《布連斯奇-恰克圖條約》,最後劃定了中俄中段邊界:自額爾古納河至沙畢納依嶺之間以北歸俄國,以南歸中國。

地圖

這本是一次旗鼓相當的談判,但俄國更會利用大清朝的弱點,大清卻不知俄國在歐洲的失利,難以擴大談判成果。

至此,中俄之間的劃界問題徹底解決,這是中國第一次走出朝貢體系,在國際法框架下與他國對等地談判簽約。而貝加爾湖地區也由此永成異域。

今天中國人也只能通過暢飲貝加爾湖礦泉水的方式,來紀念那失落的領土了。

我的貝加爾湖呢我的貝加爾湖呢

相關知识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