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是如何被撕裂的?燈光數據告訴你

烏克蘭又出事了。昨天烏克蘭三艘軍艦在克里米亞海域演習,被俄國海軍帶走,並有三名海員受傷。

新聞新聞

雙方關於事件的性質也是各說各話。烏克蘭認為俄羅斯無端扣押己方艦船屬於挑釁。俄方則認為是烏克蘭在己方領海“危險演習”,軍方行動屬於主權自衛。苦主克里木政府自然是幫著俄羅斯說話。

進來你就別出去了進來你就別出去了

這一切都不禁讓人想起六年前爆發於東烏克蘭的局部戰爭。這么多年過去,烏克蘭難道是恢復了元氣才想起挑戰俄羅斯實控的區域?

今天我們用燈光圖從高空好好研究一下烏克蘭現在到底怎么了。

烏克蘭危機始末

烏克蘭,這個位於俄羅斯與歐歐美勢力範圍間的橋樑國家,不斷受到雙方力量的來回拉扯,使得這個國家在“向東”,還是“向西”的問題上始終不得要領。保持東西平衡,充當東西交流對話的橋樑似乎才是最佳選項,可在俄羅斯的門前,烏克蘭想當騎牆派也根本沒有生存的空間。

沒有烏克蘭,俄國人總感覺少了點什麼沒有烏克蘭,俄國人總感覺少了點什麼

浩蕩奔流的第聶伯河滋養著烏克蘭的廣袤土地,將烏克蘭劃分為一東一西兩大板塊,基輔坐落其上,橫跨東西,成為烏克蘭東西兩部分團結凝聚的重要紐帶。地理環境上的區隔,歷史進程的塑造,將烏東和烏西演變成了旗幟鮮明的兩方天地。

由於歷史的恩怨,簡單來說:

東烏克蘭,親近俄羅斯,工業基礎雄厚;

西烏克蘭,反感俄羅斯,農牧業發達。

東烏克蘭與西烏克蘭東烏克蘭與西烏克蘭

2004年“橙色革命”以來,長期的政治動盪和經濟發展停滯使得烏克蘭民眾在國家發展出路的問題上分歧越來越大。

2013年底,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中止與歐盟的達成的一系列合作協定,導致親歐民眾的嚴重不滿,繼而引發全國性的反對浪潮。亞努科維奇隨後出逃俄羅斯,同時親俄派舉行的遊行示威也席捲烏克蘭東部城市。

很多人的命運從此改變很多人的命運從此改變

2014年2月,俄軍控制克里米亞,烏克蘭東部頓涅茨克州和盧漢斯克州(即頓巴斯地區)的親俄武裝開始奪取地方政權,烏克蘭東部衝突正式爆發,烏克蘭政府軍和民兵為一方,親俄武裝和俄羅斯志願兵為另一方,在烏克蘭東部反覆爭奪頓涅茨克和盧漢斯克地區的控制權。

在下面列出的親俄州裡面頓涅茨克、盧漢斯克、哈爾科夫是代表在下面列出的親俄州裡面頓涅茨克、盧漢斯克、哈爾科夫是代表

一直到2015年9月,明斯克協定2.0版的全面實施,交火才基本停止。據不完全統計,衝突造成兩萬多名平民傷亡,十四萬餘人流離失所,九十多萬人逃往國外。

冷戰結束後,歐洲“內部”再次出現了可怕的預兆冷戰結束後,歐洲“內部”再次出現了可怕的預兆

幾個重點地區的情況

根據以上的介紹,可以看到烏克蘭東部衝突經歷了爆發—持續—基本平息三個階段。根據這三個階段的時間截點,我們將採用2012年2月、2015年9月、2018年9月的夜間間燈光影像數據分析烏克蘭東部衝突前、衝突結束和戰後恢復的變化情況。

分析的關鍵步驟為:

分別提取出2012年、2014年與2018年的夜間燈光區域(剔除無夜間燈光和過於黯淡的區域);

通過運算得出2012年至2018年間,夜間燈光消失的區域、夜間燈光依然存在的區域、夜間燈光新增的區域以及衝突地區夜間燈光恢復區域;

以地方行政區劃(州、直轄城市)為統計單元進行面積統計;

烏克蘭的州與直轄市烏克蘭的州與直轄市

計算2012年、2015年,2018年夜間燈光區域的燈光變化情況,重點關注衝突發生的頓涅茨克和盧漢斯克地區,俄羅斯實質控制的克里木半島,以及烏克蘭首都基輔、第二大城市哈爾科夫的夜間燈光區域變化情況。

衝突前夕的烏克蘭衝突前夕的烏克蘭

根據原始夜間燈光影像和燈光區域提取結果我們可以看出烏克蘭的城鎮和人口主要分布在首都大基輔地區(含基輔市和基輔州)、東部的哈爾科夫、盧漢斯克、頓涅茨克三地區以及中部的第聶伯彼得羅夫斯克-扎波羅熱地區。

衝突前的盧漢斯克和頓涅茨克可以說是相當閃亮衝突前的盧漢斯克和頓涅茨克可以說是相當閃亮

那么頓涅茨克和盧漢斯克州處在什麼樣的水平呢?

衝突前的烏克蘭各地區夜間燈光區域面積統計結果表明頓涅茨克州的夜間燈光區域面積僅次於大基輔地區,排名第二,遠高於烏克蘭第二大城市哈爾科夫所在的哈爾科夫州;盧漢斯克州的夜間燈光區域面積僅次於克里米亞半島地區,排名第六。

衝突前的燈光區域排名(面積單位:平方千米)頓涅茨克和盧漢斯克排在2和6(不過他們很快就要面對動亂了)衝突前的燈光區域排名(面積單位:平方千米)頓涅茨克和盧漢斯克排在2和6(不過他們很快就要面對動亂了)

足見頓巴斯地區是烏克蘭經濟較為發達,人口相對集中的重要地區。

根據計算結果,2012年衝突前頓巴斯地區的夜間燈光區域面積為1121.21平方千米,但是到2015年基本停火時夜間燈光面積僅剩553.50平方千米。

這意味著,到衝突期間有50.63%的夜間燈光區域 “消失”了。其中頓涅茨克州夜間燈光區域面積由812.63平方千米降至421.78平方千米,為衝突前面積的51.9%。

2012-2015的盧漢斯克和頓涅茨克破壞階段2012-2015的盧漢斯克和頓涅茨克破壞階段

消失最為嚴重的是頓涅茨克市西北郊;盧漢斯克州夜間燈光區域面積由308.46平方千米降至131.72平方千米,僅剩衝突前面積的42.7%,其中盧漢斯克市區下降最為嚴重。從夜間燈光區域變化的情況來看,盧漢斯克地區的戰爭破壞相對頓涅茨克地區要更加嚴重。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經歷了長期的武裝衝突,頓涅茨克地區的夜間燈光區域面積排名僅下降1位,仍排名第三;而盧漢斯克州的夜間燈光區域排名則驟跌至第11位。

隨著2015年9月明斯克停火協定全面執行,兩個地區的大規模交火基本消失,僅有零星的小規模衝突發生,夜間燈光區域面積有所恢復。到2018年,頓涅茨克州的夜間燈光區域面積由戰後的421.78平方千米升至602.68平方千米,恢復至戰前面積的74.2%;盧漢斯克州的夜間燈光區域面積由戰後的131.73平方千米升至169.83平方千米,恢復至戰前面積的55.1%。

2015-2018的盧漢斯克和頓涅茨克一部分又恢復過來了2015-2018的盧漢斯克和頓涅茨克一部分又恢復過來了

單從夜間燈光區域面積變化來看,頓涅茨克州地的恢復狀況似乎相對良好,但結合夜間燈光強度變化來看,即使是燈光恢復的區域其恢復程度也遠未達到衝突前的水平。

2012-2015的盧漢斯克和頓涅茨克烏克蘭這邊都在變暗俄國那邊大都在變亮2012-2015的盧漢斯克和頓涅茨克烏克蘭這邊都在變暗俄國那邊大都在變亮

總體來看,衝突爆發導致的燈光強度下降區域均有一定程度的恢復,其中鄰近頓涅茨克和盧漢斯克市中心的區域恢復情況相對較好,而在頓涅茨克和盧漢斯克州的西部邊境,燈光強度依然在持續下降。

2015-2018的盧漢斯克和頓涅茨克燈光正在全面恢復不過西部的“邊界”例外2015-2018的盧漢斯克和頓涅茨克燈光正在全面恢復不過西部的“邊界”例外

我們再來看看克里木半島的情況,2012年俄羅斯閃電控制克里米亞以來,克里米亞的夜間燈光基本沒有太大變化。

15年燈光區域面積由12年的335.35平方千米略微下降至318.38平方千米,18年的夜間燈光區域面積則回升至360.52平方千米,超過12年的水平。此外,自12年起,克里木半島東部與俄羅斯接壤的刻赤海峽上出現了明顯的燈光亮帶。

12-15克里米亞地區夜間燈光影像刻赤海峽旁邊是個亮點12-15克里米亞地區夜間燈光影像刻赤海峽旁邊是個亮點

經查驗應是克里米亞大橋修建施工產生的燈光帶,此橋已在2018年5月提前竣工,並部分通車,由此可見普京為穩定克里米亞局勢還是下了很大力氣的。

克里米亞大橋修建克里米亞大橋修建
克里米亞大橋修建克里米亞大橋修建
烏克蘭的軍艦過了這個橋那可就不好說了烏克蘭的軍艦過了這個橋那可就不好說了

最後是烏克蘭重點城市的情況:

烏克蘭首都和第一大城市基輔12-18年間燈光區域面積一直呈現增長態勢,18年燈光區域面積由12年的868.43平方千米上升至1051.2平方千米,為12年的121%,尤其是東西向的交通幹線周邊增長尤為明顯。

輸送軍事物資?輸送軍事物資?

烏克蘭第二大城市哈爾科夫儘管未經歷戰火洗禮,其燈光亮度卻一直在下降。18年燈光區域面積由12年的377.63平方千米降至339.52平方千米,下降了10.1%,市中心的燈光強度下降尤為明顯(大概都逃難去了…)。

未戰卻降的哈爾科夫未戰卻降的哈爾科夫

未來何去何從

整體來看,烏克蘭東部衝突集中的地區在衝突期間基礎設施受到了不小的破壞,人口流失嚴重;明斯克協定執行後,恢復重建工作有了一定成效,然而西部邊境地區燈光亮度的持續下降表明零星的交火仍在持續。

頓巴斯地區周邊的烏克蘭東部區域也或多或少受到了武裝衝突的影響,俄羅斯實際控制的克里米亞地區基本保持穩定,且燈光區域面積有所增長。

接管了塞瓦斯托波爾就不打算走了接管了塞瓦斯托波爾就不打算走了

然而這短暫的和平似乎也在變得更加脆弱。

2018年7月,美國國防部宣布向烏克蘭追加兩億美元的資金援助以提升其部隊戰鬥力;8月31日,宣布獨立的“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領導人扎哈爾琴科在頓涅茨克市中心的咖啡館被炸死;而違反停火協定的零星衝突也在逐漸增多,歐美為減輕在敘反對派的壓力,很可能會慫恿烏克蘭向東部展開新的攻勢,烏克蘭在資金和武器援助的刺激下似乎也躍躍欲試,一雪前恥。

和平,仍遠未到來。

然而烏克蘭的態度恐怕不是普京關心的重點然而烏克蘭的態度恐怕不是普京關心的重點

什麼?你問我萬一開打這回烏克蘭能不能扳回一城?

Emmm,對於一個武裝部隊自動控制系統賬號為“admin”,密碼為“123456”的國家,這有點強人所難吧?

相關知识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