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黑又綠,12年前蘇南發生了什麼?

問:“什麼東西越洗越髒?”答案是“水”。但這個腦筋急轉彎並在2007年5月底的無錫並不適用,因為當時在無錫,任何東西都是越洗越髒(還越臭)。

有味道的自來水

2007年初夏,一場水危機空降無錫,打破了這座濱湖城市的寧靜。生活一直富裕安穩的500萬無錫人面臨著一場嚴峻的考驗:市內大部分區域自來水連續數日渾濁且出現臭味,居民日常生活用水受到嚴重影響。

魚米之鄉也會遭此大難?

從蟄伏到爆發

太湖位於江蘇省南部和浙江省北部交界處,古稱震澤、具區,又名笠澤、五湖,湖面海拔3.33米,最深達4.8米,面積2338平方千米,流域面積36500平方千米,是中國第三大淡水湖,周邊水系最後注入長江。

1

關於太湖的成因存在爭執,普遍的說法是認為太湖古時原為東海海灣的一部分,由於長江和錢塘江下游泥沙堰塞,逐漸形成封閉的內陸泄湖,再加上當地降雨量充足、江河又為其源源不斷地注入大量淡水,太湖逐漸演變為一個淡水湖。

太湖的水質原本優良,水產資源豐富,歷來都是重要的水產產地,以太湖三白(白魚、銀魚和白蝦)為拳頭產品的特產也是聞名全國。

還是成品比較誘人還是成品比較誘人

然而進入20世紀,太湖的水質開始緩慢惡化。隨著工業化城市化的推進,汽車取代了腳踏車,人口爆發式增長,工廠開到了家家戶戶的大門口。這原本造福經濟的好事也在不知不覺中惡化著太湖生態。

20世紀後半葉的幾十年里,工業廢水、生活污水伴伴隨著機器運作聲持續湧入太湖,太湖水體中氮、磷等營養物質急速增加,1981年總無機氮濃度比1960年增加了18倍,1998年總磷較1988 年上升了2.7倍,太湖就這么富營養化了。

受水體富營養化影響,1960年以後共有23 種水生維管植物從太湖水裡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藍藻的爆發。

藍藻是一種能進行產氧性光合作用的大型單細胞原核生物,它的發展使地球大氣從無氧狀態發展到有氧狀態,從而孕育了一切好氧生物的進化和發展,但在太湖水中它起到的作用並不積極。

藍藻結構 也就是個正常單細胞生物的樣子藍藻結構 也就是個正常單細胞生物的樣子

每年的6-9月期間,喜熱的藍藻在太湖水中大量繁殖,在受氮、磷等元素污染後會形成一層藍綠色有臭味的浮沫“水華”,危害水質和水中生物;藍藻死亡後,屍體隨著降解也會消耗水體中的溶解氧,導致魚蝦、水草等水生生物因缺氧而死亡,它們殘體的腐爛又進一步消耗溶解氧,並釋放出營養物質,加重富營養化。

部分藍藻還能進行生物固氮,即把分子氮還原成可供植物利用的氮素化合物。這些固氮藍藻死亡後會釋放出大量的氨態氮,繼續加重富營養化。

但造成無錫水危機的罪魁禍首還不是藍藻,而是藍藻究極進化後的“黑水團”。

幾十年的藍藻爆發,太湖的底泥已經嚴重污染,有機質含量非常高,再加上金屬元素的增加,它們在底泥的厭氧環境中反應產生揮化性硫化物、二甲基三硫等硫醚類物質。揮發性硫化物與底泥中的重金屬化合形成致黑物質,在吸附凝聚過程中受湖泊風浪及水動力條件影響,懸浮而成“黑水團”。

嘔

黑水團區溶解氧甚至可降為零,氨氮和硫化物濃度極高,氣味之酸爽不能用語言來形容。這股惡臭,就混在太湖水裡,流到自來水廠,最後通過家家戶戶的水龍頭湧入居民的鼻腔……

愣著幹嘛屯水啊

2007年5月下旬,無錫地方媒體開始不斷接到市民反映自來水有異味的投訴。水源廠職工也於29日發現水中溶解氧指標急劇下降,水體發黑、發臭現象嚴重,水不能用了,水危機爆發。

5月30日,家住無錫的劉姓市民表示:“從昨天開始,家裡的自來水都是臭的,聞了就噁心想吐,不敢用來煮飯,現在正在煩惱洗澡問題,我們整個社區都這樣,根本也不敢喝這個自來水,都在外邊買礦泉水。”

當天,多個超市的礦泉水供不應求。無錫家樂福、大潤發等大型超市表示,從29日開始,超市純淨水貨架前一直擠滿了市民,有的市民乾脆一口氣買了四五箱。純淨水銷量猛增,30日早上安排的貨,不到晚上已被搶購一空。

市場供不應求,催生了新的商機。

“很多菸酒店本來不賣水的,現在不知道從哪兒搞來的礦泉水,都擺在店門口賣。”在小區門口剛買到水的繆先生稱,原來5元的桶裝水昨晚的最高價賣到了50元,“商販了解到了缺水狀況,紛紛從江陰和蘇州等地將水運到各小區直接賣。”

因為超市已經沒有了因為超市已經沒有了

臭水問題都威脅到物資供應了,這等事政府當然不能坐視不管。

5月29日起,無錫市政府就連續召開緊急會議,對市民關心的自來水水質問題進行研究,並連夜部署應急措施,在無法追根溯源解決問題的情況下只能先滿足表面需求了,從宜興調運大量純淨水。

加大純淨水供應的同時,水利部門也在加大調取長江水以保證引用。

太湖局與江蘇省人民政府緊急採取措施,最大限度地加大望虞河引江入湖的水量,長江引水量已從160立方米每秒增加到220立方米每秒,入太湖水量已從100立方米每秒增加到150立方米每秒。一天后,直接受水的太湖貢湖水域水質明顯好轉,承擔著無錫市20%居民供水的錫東水廠水質漸穩。

但這還是治標不治本的辦法,無錫自來水廠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問題是早晚要爆發的(倒是很有自知之明),現在只要是太湖的水,水質都有問題,這次污染,你用淨水器、活性碳、強氧化劑都沒有效果,因為太嚴重。”

治理不能停

面對這種棘手情況,曾有人建議停止供水,考慮到停水可能會導致更大的恐慌,自來水公司並沒有接受建議。

5月31日,正當無錫的眾多專家和領導面對著發臭的自來水仍然一籌莫展時,清華大學教授張曉健提出的方案成了扭轉局面的關鍵:在取水口投放大量的高錳酸鉀氧化劑,用輸水過程氧化掉大部分致臭物質;在制水廠投放粉末活性炭,吸附剩餘的致臭物質,同時還原殘留的氧化劑。

其中活性炭是一種關鍵藥劑 所謂的竹炭除臭原理還是對的 就是具體成產品之後的效果要看人性其中活性炭是一種關鍵藥劑 所謂的竹炭除臭原理還是對的 就是具體成產品之後的效果要看人性

經歷了數天的反覆實驗,6月5日下午,無錫的出廠水、末梢水的水質經檢測均達到國家飲用水標準。

而身處恐慌沉迷於囤積礦泉水的市民,就算在是在獲知水質可以飲用後仍舊心存顧慮。他們既盼望水危機能夠儘快解決,又對新的水處理工藝中的添加劑表示懷疑。加上坊間、網路的不實傳聞,部分市民仍對政府水質達標的通告將信將疑……

情況棘手,政府只能配合媒體加強科普與宣傳,努力消除公眾疑慮,這才算初步平息了躁動的民怨。但若不從源頭解決太湖水問題,一切的努力就只能是隔靴搔癢。

為從根源解決問題,水危機過後沒多久,無錫關於“治水”的新政策規定,以前所未有頻率出台,環保立法隨之也被擺上了重要議事日程。

在水危機爆發後的幾年間,全市陸續形成《無錫市水環境保護條例》《無錫市排水管理條例》等5部地方性法規組成的水環境保護法規體系,織就了一張無錫治水的法律大網,還研究出台了《無錫市飲用水源保護辦法》,使無錫水源保護有了法律保障。

江蘇省委省政府還成立了專門機構,制定了江蘇省太湖水污染治理實施方案,確立了鐵腕治污、科學治太的原則,領頭部門親自帶隊對相關企業、引用水源地進行地毯式排查,一項項力保太湖水源的措施有條不紊地展開……

經過十年的努力,太湖治理成效顯著。太湖自身的環境得到明顯改善,在應急防控方面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應對措施,污染企業治理方面也逐漸得心應手。

太湖治理的十年,是中國環境保護工作突飛猛進的十年,也是東部經濟發達地區尋求綠色發展方式的關鍵十年。太湖藍藻爆發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人們對經濟發展方式的固有看法,促進了個人與集體環保意識的覺醒。

希望今人視之為後事之師而非淡忘,不要等到另一個“太湖”爆發危機時再捶胸頓足。

相關知识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