丟掉實體經濟有多可怕?看看一個掉進坑裡的國家

先看下面這幅圖,這是三個國家在2017年的產業結構。這三個國家是德國、巴西、尼泊爾。

大家先試試看,能不能猜出圖中的1、2、3分別對應這三個國家的哪一個?

丟掉實體經濟有多可怕?看看一個掉進坑裡的國家

在我們的認知里,一二三產業(簡單對應農業、工業、服務業),越發達所占比重相應越來越高。我們能確定國家1是尼泊爾,但是國家2、3呢?

如果看第一產業,國家3應該是德國,但如果看二產業,國家2似乎應該是德國,再看第三產業,國家2也更發達,似乎也應該是德國。

事實是:國家2是巴西,國家3才是德國。也就是說,從產業結構來說:巴西比德國“更發達”。

但這卻是導致巴西經濟30多年來,遲遲不能突破的重要根源所在:過早去工業化。

01

50年前巴西就已是中等收入國家

現在你從大連到山東威海,由於還沒有直達火車,開車大概需要16個小時,坐輪船7個小時左右。所以,坐飛機就是不二選擇,航程不到1小時。

你一半機率坐的是天津航空航班,機型ERJ195。而這個ERJ195,正是來自業內大名鼎鼎的巴西航空工業公司。說到商用航空公司,我們都知道波音、空客,其實巴西航空工業公司是世界第3大商用飛機製造商、世界第1大支線飛機製造商。

2012年,巴西航空工業公司向全球客戶交付了200多架飛機,其中,一架買家是成龍。當時,成龍花了約2個億買了一架巴西航空工業公司的“巴航萊格賽650”(Embraer Legacy 650)當私人飛機,能坐13個乘客,有獨立廚房、特大行李艙,設施十分豪華。據說,劉德華也買了同一款。

成龍和他的私人飛機“巴航萊格賽650”成龍和他的私人飛機“巴航萊格賽650”

其實,巴西航空工業公司只是巴西曾經輝煌工業化的餘輝了。

南美真是一塊樂土,自然資源好,還是唯一一塊沒有遭受一戰、二戰浩劫的人居大陸。

作為南美大國,巴西早在1880年代就開始了工業化進程。一戰期間,巴西工業產量增加一倍。到1920年,建起13萬多家工業企業,鐵路運營里程達2.7萬公里。

在全世界經濟大蕭條、二戰鏖戰時,巴西在1930—1955年期間,工業年增長率近8%,工業產值占GDP已經接近1/4。

到1970年代末,巴西已經建立起較為完善的工業體系,擁有門類齊全的基礎工業部門,巴西航空工業公司就成立於1969年。

隨後,在工業化的推動下,巴西在1948—1979年期間,GDP平均增長率達7.2%,其中,1968—1973年期間,更取得了10%以上的高速增長,被稱為“巴西奇蹟”。

在1970年代末,巴西人均GDP也跨入了中等收入行列。

1979年,巴西人均GDP已經高達1901美元,同一年,“亞洲四小龍”之一的韓國是1773美元。

02

服務業比已開發國家還“發達”

但1980年代後,巴西逐漸掉入“發展陷阱”,其中重要的一個方面就是:去工業化。

先看下面的這張圖。

巴西三次產業結構變化(來源:《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巴西的經驗教訓》)巴西三次產業結構變化(來源:《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巴西的經驗教訓》)

巴西在1970年代前工業化速度比較快,但是進入1970年代後,工業在整體經濟結構中的占比逐漸下降,特別是進入1980年代後,降幅更為明顯。

到2017年,巴西工業在GDP中比重已經下降到21%。

與此同時,第三產業也就是服務業占比大幅上升,2017年已經高達72.8%,比日本(68.78%)、德國(68%)、韓國(52.84%)等一批公認的已開發國家還要高。

更直觀的反映是,在2018年福布斯世界企業500強中,巴西一共入圍7家,從名字就能看出來2-4位是金融企業。剩下的裡面,巴西國家石油公司和Ultrapar控股公司,一個主業是石油,一個是天然氣,JBS是肉食加工企業,淡水河谷是鐵礦石生產和出口商。

在巴西的大企業中,工業企業占比不算高,而且大工業企業集中在資源領域。

再舉一個例子。1970年代,巴西是僅次於日本的世界第2大造船國,鼎盛時一年造船產量達72.9萬噸,提供的直接就業崗位近4萬個,還帶動10萬個間接就業。

到1998年,造船業直接就業人數萎縮到1880個,到現在巴西在全球船舶製造業的分量已經微乎其微了。

巴西海軍唯一一艘航母“聖保羅”號,在去年11月宣布正式退役,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巴西造船業衰落,不能很好地完成維修保障任務。

03

掉入“發展陷阱”

過早“去工業化”的後果,不僅僅是一個或者幾個行業衰敗這樣簡單。

正像已故的北大教授、中國現代化理論化研究開創者羅榮渠先生所言:工業化是現代化的核心。

巴西的真正悲劇在於:尚未完全實現現代化,就開始“去工業化”。

巴西“去工業化”導致工業衰落,帶來的直接後果是把就業人口“趕到”了第三產業,這也就是為什麼巴西第三產業占比那么高的原因之一。可以看到,1981—2011,30年裡,第二產業就業人口不增反降,第三產業就業人數大幅上升。

但沒有高端製造業支撐下,巴西的服務業也只能被困在較低水平。

也因為“去工業化”,導致巴西工業仍然集中在資源密集型領域,出口初級產品和中低端製成品,大量進口高技術製成品。

比如,前面說過的巴西淡水河谷是全球最大鐵礦石出口商,。巴西還是全球最大的咖啡、牛肉、蔗糖、雞肉出口國。

也就是說,巴西被“釘在”了全球產業鏈的低端。

巴西2017年出口產品結構巴西2017年出口產品結構

而最終結果是,失去了工業這個經濟成長“發動機”,巴西經濟成長明顯失速。

前面說過,1979年,巴西人均GDP為1901美元,韓國是1773美元,巴西在韓國之上。

但到了2017年,巴西是9821美元,韓國已經高達29700美元,韓國已經是巴西的3倍還多。

在沒有工業充分吸收就業的情況下,巴西貧困人口高達5480萬,占全國總人數的26.5%,尤其是在經濟落後的東北部,有超過40%,乃至近一半的人處於貧困線以下。

巴西的貧民窟巴西的貧民窟

04

早早種下的苦果

今天的苦果,其實在幾十年前就已經種下。

巴西工業、經濟曾經得到長足發展,有三個關鍵:政府強力干預,舉債發展,進口替代。

簡單來說,就是通過關稅、配額等嚴格限制進口,發展工業滿足國內市場,代替進口商品,最終達到實現工業化,推動經濟健康發展的目標。

巴西人也沒有存錢的習慣,發展經濟沒錢,就向外國政府、財團、國際機構借錢,一度巴西需要從每年出口賺的外匯中拿出一半來償還外債。但雪球越滾越大,1987年2月,巴西因為沒錢(外匯)了,宣布停止償還外債利息。

但面對國外咄咄逼人的債主,巴西又被迫進行改革,放開市場,巴西航空工業公司就是在這一階段被拍賣掉的。

放開市場後,常年處於溫室之中,巴西企業已沒有多少競爭優勢。

在這種情況下,巴西選擇了一條簡單的路:發展消費型經濟,推動第三產業擴張。比如,各種福利政策開支消耗了巴西GDP的20%,其中,政府養老金約占GDP7%,但基礎設施支出卻只占1.5%。

以工業為核心的實體經濟,是國民經濟的基石,也是後發國家走向現代化的必經階段,更是國家間競爭比拼的基礎實力。所以,發展工業、實體經濟再怎么重視也不為過。

而巴西恰恰忽視了工業領域的持續精進,隨之而來的是在泥潭裡越陷越深。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