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思極恐,那些“變態科學家”的科學實驗

近日,關於賀建奎研究基因編輯嬰兒事件的討論一直很激烈,從事件最初的讚譽一邊倒再到集體譴責的一邊倒,小編只想說,要冷靜呀,要學會獨立思考呀,不能別人說什麼就是什麼呀。

賀建奎賀建奎

在小編成文過程中,賀建奎現身香港大學李兆基會議中心,他說:“非常感謝,首先我必須要道歉。我的整個實驗結果呢,由於實驗的保密性不強,所以數據被泄露了。所以我必須要在今天這個場合,跟大家分享這個數據。”納尼,你居然對熱議的倫理問題隻字不提,卻委屈實驗數據被泄露,倒是要看看,僅憑數據就能回應倫理問題?!

很多人說對於賀建奎會“私自”研究基因編輯嬰兒一事並不稀奇,到底是什麼促成了賀建奎今天的一切?

復盤賀建奎

基因編輯嬰兒基因編輯嬰兒

2002年,賀建奎畢業於新化一中,後被中國科學技術大學錄取,之後取得國家獎學金留學美國,在萊斯大學取得博士學位,然後在史丹福大學做博士後研究。

博士期間,賀建奎師從麥可·蒂姆(Michael Deem),並將CRISPR基因編輯作為研究方向之一。

2012年,賀建奎回國後在南方科學技術大學建立個人實驗室進行基因測序方向的研究。2017年7月,他帶領團隊自主研製出了“亞洲第一,世界領先”的第三代基因測序儀。再來看看賀建奎的實名部落格,11月26日發布了四篇部落格,每一篇內容都是一個視頻連結。標題分別是《為什麼選擇愛滋病》《免疫愛滋病基因編輯嬰兒:基因手術是治療性技術》《基因編輯手術的五大核心倫理原則》《叫孩子“定製寶寶”是錯誤的》。

由此可見,賀建奎大部分時間都在研究基因編輯,最後觸碰了基因編輯的底線也是不難理解的,甚至再被指責觸碰倫理底線的時候,還發聲明稱:“倫理將站在我這邊”。但研究在深入,科學價值再大,一旦你走錯了方向,只會在歧途越走越遠。

歷史上偏執的科學家

相信關於基因編輯嬰兒的科普文章你已經看夠了,小編今天不講難懂的生物學知識,而是來盤點歷史上還有哪些科學家,他們對於其所研究的領域太過於偏執,以至於誤入歧途。

斯金納箱實驗

斯金納箱實驗斯金納箱實驗

斯金納,是新行為主義心理學的創始人之一。

關於該項實驗本身就飽受爭議,單純為了追求實驗的成功和有意義的成果,就不尊重動物的生命,真的是正確並且值得提倡的嗎?

更恐怖的是,斯金納為了研究,和妻子製作了一個嬰兒箱,把自己的女兒放在其中撫養。他還撰文描述女兒在嬰兒箱的行為動作發展。這一實驗行為受到公眾的一直譴責。

蘇聯的人猩雜交實驗

人猩雜交實驗人猩雜交實驗

歷史上目前被證實的人猩雜交實驗發生在蘇聯。

1920年,伊萬諾夫教授開始進行一系列人猿雜交實驗,他希望孕育出人類與非人類人猿的雜交物種。最開始他利用人類精子嘗試令雌性黑猩猩受精,但實驗失敗。1929年,伊萬諾夫教授把實驗方向倒過來進行,組織一系列涉及人類志願者接受非人類人猿精液的受精實驗,但由於他實驗室最後一頭雄性猩猩屬人猿的死亡而延遲進行。最終1930伊萬諾夫教授因試驗未完成預期使命而遭到逮捕,並被判處五年流放哈薩克。

同事,美國百年前曾成功孕育出人猩混血兒。美國一位著名科學家進化心理學家Gordon Gallup近日聲稱,人類與猩猩早於100年前就在佛羅里達州一個實驗室進行混血實驗,並成功誕生,但這個人猩混血在數名科學家的恐懼下被殺。

斯坦福監獄實驗

1971年,美國史丹福大學現任心理學名譽教授菲利普·津巴多開始測試“人性本質”。

他建立了一個監獄,付錢給大學生讓他們扮演看守人和囚犯,這些人逐漸不可避免地變成了施虐的看守人和歇斯底里的囚犯。原計畫為期兩周的實驗僅持續了6天就被關閉,因為事態發展得非常混亂。津巴多在他的網站上寫道:“短短几天時間,我們的監獄看守人員就成為了虐待狂,而犯人變得非常抑鬱,表現出極度緊張的跡象。很難相信他們之前都是大學生。”

不被尊重的性別實驗

加拿大的一位母親生育一對男雙胞胎,在一次割去包皮手術的過程中,醫生建議將一個進行性別改變,以此來證實性別不是先天的,而是在後天逐漸養成。

難以理解的是,家人竟然盡然同意了,其中一個男孩被換上女性生殖器,但該男孩由於年紀較小,還處在發育階段,身體其他方面還無法徹底改變本來性別的特質。

後來,這個男孩開始變得情緒化,甚至開始抑鬱,得知真相後,他堅持做手術變回了男性,卻在幾年後還是選擇了自殺。

相關知识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