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斷女”成熱詞,育幼問題被政協委員重視

做一名合格的現代女性需要哪些硬性條件?

1

網上一則人氣很高的回答非常有意思:收入男性化、婚戀傳統化、三圍魔鬼化、能力全面化!帶著些許調侃,也透露出些許無奈。

確實,當代女性的幾乎無時無刻不生存在在取捨之間——事業上如何才能拼得過男性?家庭與事業如何兼顧?有了事業,就沒有時間陪孩子,不工作,就沒有能力養孩子;太獨立,便被謂之“滅絕師太”,不獨立,就會處於隨時會被命運拋棄的尷

屢見不鮮的“工斷女”

故事韓劇《羅曼史是別冊附錄》中有這么幾句台詞:

“這裡並不是什麼工斷女再就業、不知天高地厚就能隨意踏入的地方”。

“我好不容易守住的這職場,如今你這種女人竟然妄想爬回來”!

2

這裡有個新名字頗值得玩味——“工斷女”。

工斷女,是指因結婚和撫養孩子而辭職,職場履歷出現斷層的女人。她們中的大多數在婚戀後全身心撲在家庭中,主動或被動地變成妻子、母親,她們往往無法守住自己曾經打拚出的事業江湖,潰為落花,零落為泥土。

這是韓劇中的情節,卻也是日日發生在你我身邊的故事。

前幾日的熱點新聞,大家一定都還記得。

上海的吳女士在懷孕期間被公司解聘,一怒之下於是將公司告上法庭。雖然法院一審判決吳女士勝訴,公司應向吳女士賠償八千餘元,但公司不但不接受,反而還提起抗訴,理由是:入職前,吳女士保證“連男朋友都沒有,幾年內不會談婚論嫁”。最後,經二審法院詳細釋法,該公司撤回了抗訴。

在這場官司中,並沒有真正的贏家:解聘女員工的企業敗訴、賠錢;吳女士失去了工作,也受到不少網友的聲討——“入職半年懷孕休假,確實對公司不負責任”......

這,就是當代女性的現狀,畢竟,當代女性群體是十分特殊的一代,她們被時代推上一個更新的高度,更被時代賦予必須要為生活抗爭的責任和意識。

被推上時代高台的女性群體

不同於上個年代的女性,當70後、80後甚至90後成長起來,諸如女性的獨立、壓力等問題,前所未有地集中爆發出來。

當代女性大多數出生在風起雲湧的變革浪潮中,伴隨著各種新思想的解凍復甦,自身意識空前地覺醒開來。不能免除地,她們受獨生子女政策的影響,被當做男孩子一樣培養,並被父母寄予厚望。她們的每一步發展都背負著社會巨變帶來的成果和挑戰,她們的每一分自我意識都在突破與惶恐間摸索延伸著。

在聽著“生男生女都一樣”的廣播時,在被港台式價值觀感染時,在親眼看到上一輩在物競天擇的時代下被迫下崗再就業時,在一批接一批的新鮮的網路思潮接踵而來的時候,在整個國家都在輸出自信與自我價值的時候,當代女性根本不可能回到上一代的生存模式。

並且,親自參與了職場的廝殺,親眼見過太多家庭事業兩難全的例子,親身經歷了巨大的社會壓力,有安全感地1去孕育下一代,幾乎成為普通女性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越來越多的女性甚至正在選擇放棄婚姻,放棄生育。

這是社會發展的必然結果,也是女性為自己爭取來的一種權利——女性,正成為許多社會職能的主角。

拼殺職場,毫無怨言;家庭財產貢獻,不甘落後;養育孩子,中流砥柱......獨立、平等、價值,這是當代女性迫切需要的社會功能,且通過長久以來的控訴,女性確實也奪得了走出家庭、走向社會、參與工作、自由選擇的機會。所以,與其一味地以控訴、抱怨、質疑的態度來面對問題,不如直面困境,為自己爭取更大的權利。

換言之,這不是某一個女性面對的問題,也沒有任何一個女性能給出完美的解決方案。這個問題,應得到全社會的重視。

政策支持、體系健全、監管規範,社會應給與這樣的福利

提及女性壓力,我們不得不提到正在進行的政協會議。

全國政協委員、民革中央副主席、上海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高小玫表示,目前育幼領域仍存在沒有明確責任部門、無法定支出預算、缺乏優惠政策支持、標準體系不健全、服務監管不規範等問題。她建議,面對育兒社會焦慮,不僅要補托育服務短板,更應將其納入基本公共服務體系,從制度建設去謀劃。

“由於機構育幼服務供給嚴重不足,沉重的育兒照護重任牽制著女性的職業發展,普遍的隔代養育則以祖父母巨大的付出為代價”。

她認為,建議從3歲以下托育服務入手,逐步構建與我國社會經濟發展水平相適應的育幼制度體系,提出合理的財政支持方式,研究家庭育兒個稅抵扣、隔代養育財政補貼等綜合政策支持。

不久前,人社部、教育部等九部門也印發通知,不得以性別為由限制婦女求職就業、拒絕錄用婦女,不得詢問婦女婚育情況,不得將妊娠測試作為入職體檢項目,不得將限制生育作為錄用條件,不得差別化提高對婦女錄用標準。

種種跡象都說明,國家已經開始重視女性問題,相關的福利政策也在陸續出台。

但是,女性群體作為事件的主角,他們就要把一切希望寄託於國家與社會嗎?他們自己是否應該想一想,自身應如何釋放壓力、改進問題?

無論如何,選擇你能承擔的,承擔你所選擇的,其他的,就讓時代來解決吧。

相關知识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