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的“朋友圈”,還有多少人點讚?

今天上午,華為正式宣布起訴美國政府,訴求是希望法院判定美國《2019年國防授權法案》中針對華為的限制措施違憲,同時禁止實施該限制措施。

單挑世界警察,讓人感嘆這家30歲出頭的公司也是經歷過風浪的了。

1987年,丁卯年,一位名叫任正非的轉業軍人揣著兩萬出頭人民幣,南下深圳創建“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大概他也想不到自己的公司會這樣變成世界級的廠紅。

2017年電信基礎設備市場占有率2017年電信基礎設備市場占有率

人紅是非多,廠紅也是如此。華為的是非不僅多,而且都是國家級別的。這對華為來說影響可就大了,輕是遭遇契約反悔,重則直接被某市場“封殺”,世界各國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這家從中國走出的國際級企業的生死線。

抵制派

在全球手機市場,華為以全球10%的市場占有率位居前三,但華為的產品在一些國家卻很難買到,比如美國。這個全球最有價值的單一市場,至今仍然是華為難以拿下的城池。

18年1月,美國移動運營商AT&T放棄了與華為的分銷協定,決定不在美國售賣華為原計畫在美上市的首款高端旗艦手機。數據顯示,華為的電信基礎設備在美國市場的占有率,已經被歸入到“Other”類別下,華為手機在美國的市場占有率僅有0.5%,排在中興小米之後,還不如TCL及酷派。

這又是為什麼呢?官方說法是出於國家安全的考量:

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FCC)於18年4月拋出了一份禁購令:將禁止美國運營商使用聯邦補貼,購買可能對國家安全造成威脅的公司的設備。2018年4月19日,“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發布報告稱,中國政府“可能支持某些企業進行商業間諜活動”,華為赫然在列,所以華為“可能對國家安全造成威脅”。

類似的規定進一步壓縮了華為在美國市場的空間,華為想要以收購美國公司的方式進入美國市場,也遭到美國多部門的多次拒絕——即便是收購合資公司也未能通過。

美國對華為的敵意也不是近兩年才存在。自1999年華為在達拉斯開設第一個研究院開始,二十年來儘管華為在美設立了多個研究中心和辦公室,為當地提供上千工作崗位,華為依舊被美國排斥在核心供應商之外。

有很多,具體位置可以去官網翻一下 (來自https://www.huawei.com/us/)有很多,具體位置可以去官網翻一下 (來自https://www.huawei.com/us/)

當然,美國小兄弟不少,一有這種事難免跟著起鬨。特朗普政府近幾個月來一直呼籲盟國防範安全風險,必須在5G建設項目中排除華為的設備,所以有幾個小弟就決定與大哥同進退,澳大利亞最為出挑。

澳大利亞是南太平洋最大的電信市場,華為也是其電信公司的重要供應商,在澳洲4G市場的份額也超過一半。然而澳大利亞卻成為全球第一個以“安全”為由禁止華為參與電信運營商5G組網建設的國家。

2018年8月23日,澳大利亞財長和通訊部長在一份聲明寫到:任何“有可能受制於與澳大利亞法律相衝突的外國政府的法外指示的公司“的參與,都有極大風險。澳大利亞政府也已通過聲明變相向運營商傳遞拒絕華為中興參與5G建設的信息:“在涉及第三方供應商參與5G網路,包括將網路向成熟的5G網路的演變中,政府期望TSSR (電信行業安全改革)的責任得以套用。”

日本也把華為視為“問題公司”。日本政府去年年末敲定方針,表明出於安全考量,在基站等核心通信設備中排除華為產品。就在上個月(2月27),日本電信公司NTT社長澤田純表示,不打算在5G移動通信系統網路中引進中國通信設備巨頭華為的技術產品。

去年年底從政府機構中排除華為和ZTE去年年底從政府機構中排除華為和ZTE

至於韓國,2018年6月,其最大運營商SK Telecom公布了5G設備供應商的名單,原本最有優勢的華為卻意外落選,最終由愛立信、三星電子和諾基亞取而代之。感人的是韓國三大運營商之一LG U+卻堅持引進華為的5G技術。

反悔派

可以看出,上面這些堅決抵制派或是對中國有芥蒂,或是願意與美國深度綁定,所以跳得特別凶。這樣的國家畢竟還是少數,有不少國家對華為的態度是很糾結的,怎么決定都會造成損失,所以一直在衡量利益的天平該如何傾斜。

今年1月18日,丹麥交通部下屬鐵路丹麥公司取消了華為在丹麥最大合作夥伴網路北歐(NetNordic)的契約。

這份契約於去年11月剛剛簽訂,規定網路北歐和華為將合作為丹麥的鐵路提供光纖網路設備,設備將用於處理鐵路丹麥公司網路中不斷增長的的流量。由於該網路對列車運行和人員與系統之間的信息溝通至關重要,被認為是關鍵的基礎設施。

對此,丹麥國會國防委員會召集各黨派代表進行了探討,他們都表示擔心,主要原因是華為已經在丹麥幫助丹麥電信建立了4G行動網路,而有關華為的傳言讓他們表示憂慮。

憂慮的不止丹麥,捷克也“憂慮到了反悔的地步”。

去年12月,捷克網路監管部門表示,關鍵信息基礎設施或主要信息系統中包含的信息系統的採購程式不應使投標者處於不利地位,表示不抵制華為的投標活動。然而今年1月底,捷克財政部將華為從一個稅務入口網站項目的投標廠商名單中剔除,理由是華為所處的大環境並不安全。

其實這算不上是徹底的“禁令”,捷克也未表示禁止華為參與5G建設,但也意味著捷克運營關鍵基礎設施的160家公共和私營運營商必須事前對風險進行分析,再採取行動或做決定。如果美國再施個壓,事可能就真涼了。

還有個國家正在“考慮反悔”——我們的鄰居菲律賓。

美國大哥還在不斷施壓……美國大哥還在不斷施壓……

2018年11月,中國和菲律賓簽訂了一項名為“安全菲律賓”的項目協定,這一項目價值約合人民幣26億元。根據協定,中國將幫助菲律賓在馬尼拉等城市安裝12000套閉路電視監控攝像機。

然而才過了一個多月,菲律賓反對派表示:公眾利益要求調查菲律賓與外國公司簽訂的國家安全契約所面臨的威脅,尤其是這些外國公司可疑的過往記錄。“這些外國公司”就包括華為——該項目的人臉識別技術提供方,其提供的視頻監控項目正在被反對派多方調查。

沒想到的是,這種風雨飄搖的時候印度倒是幫了個忙。

原本在去年9月14日,印度通信部(DoT)發布聲明,出於安全因素考慮,禁止華為和中興參與印度的5G套用試驗合作。然而三個多月以後,情況卻出現了轉機,據12月18日的《印度時報》報導,印度電信局已經向華為發出了參加5G測試的邀請,與諾基亞、愛立信和三星同時參與5G的測試。

這些國家態度變來變去,也不知華為和我國商務部最終能不能爭取到這些夥伴…

不反對派

當然美國的“朋友們”也不都是唯其馬首是瞻的,一些底氣足、有自己利益訴求的夥伴就向華為伸出了橄欖枝,比如德國。

默克爾18年10月於基爾參觀華為默克爾18年10月於基爾參觀華為

多位德國官員近來表示,因為華為網路基建設備的價格比其它供應商要低,德國可能允許華為參與該國高速5G網際網路的基礎設施建設。但還需要整個內閣和國會的正式批准,才能最終採取行動。

實誠的德國人表示,本國網路安全機構在美國和其它盟友的協助下做過一項調查,卻並沒能證明華為利用其設備秘密獲取機密信息。這也是打臉美國做出的指控,嚴肅地表示了華為從事間諜活動根本沒有證據。

不過德國政府也在起草旨在加強該國網際網路安全保障的電信法修正案,其中針對設備供應商的一個要求就是,承諾不從事間諜活動。華為一發言人則表示,他們願意簽署協定,做出這一承諾。

“五眼聯盟”之一的英國,其做法也不會讓美國大哥開心。雖然前段時間還搖擺不定,但在2 月 20 日,英國國家網路安全中心(NCSC)負責人 Ciaran Martin 在布魯塞爾舉辦的 CSBXL19 會議上正式表示,華為不存在間諜活動,相關問題只是部分網路安全標準方面的問題,英國政府認為風險可控,因此不會將華為排斥在英國市場之外。

英德帶頭反抗,眾多歐洲國家的行為也是與美國意願背道而馳。波蘭、芬蘭國內陸續出現要求避免激怒中國的聲浪,斯洛伐克、匈牙利政府更是直接力挺中國大陸與華為。

另外值得注意的還有歐洲的邊緣國家俄羅斯和土耳其。

俄羅斯電信運營商Tele2與華為公司在最近的巴塞隆納世界移動通訊大會(MWC)期間簽署協定,開始對2019年在俄推出5G網路進行可能性研究。

土耳其也堅定選擇與華為合作。2月9日,土國的首家華為體驗店2月9日剛剛開張,近期華為又表示土耳其第一大運營商Turkcell選擇與其合作,共同建設面向5G演進的全雲化核心網項目。

華為土耳其體驗店 (來源:foursquare.com)華為土耳其體驗店 (來源:foursquare.com)

華為將為Turkcell提供面向5G的全雲化核心網解決方案,助力Turkcell達成網路雲化轉型、平滑演進5G的集團戰略。屆時,該項目將成為全球最大的雲化EPC網路,也是全球首次同時商用雲化網路、CUPS、灰度升級等5G演進關鍵技術的核心網。

最近的好訊息來自阿聯。阿國最大的電信運營商於2月28日宣布,今年它們將和華為一起在阿聯境內部署5G網路。阿聯是全球首先將5G技術套用於商業領域的國家之一,這也是華為5G在海外的又一大新突破……

無論各國對華為態度如何,華為的發展態勢還是總體向好,仍然在許多地區銷售設備;在5G網路建設方面,也全球最大的50家電信運營商中的45家也有著良好的合作關係,並已經獲得超過25份5G商業契約、5G基地台出貨量已達1萬個。

這是一家要引導未來世界通訊革命的公司,站在風口浪尖也算是一種歷練吧,摧不垮的。

相關知识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