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的共享經濟,為何上市之路漫漫其修遠兮?

車還在,茶已涼。

2018年的冬天,比以往來的更早一些,這在共享腳踏車領域表現得尤為明顯。

回想過去兩年共享經濟的瘋狂,誰沾誰火,從腳踏車到網約車,小到充電寶大到短租民宿,可謂風生水起,但多數只是盛極一時,甚者更是曇花一現。

火爆的共享經濟造就了數量繁多的共享經濟新項目,發展N年卻至今沒有一家上市公司,到底原因何在?今天,我們就一起剖析一下。

我們不妨從共享腳踏車和網約車說起。

共享腳踏車:從橙黃之爭到藍綠之戰

2015年摩拜和小黃車先後出現在大眾視野,以各種用戶補貼、免費騎行、返還用戶紅包的方式爭奪用戶和市場。雖然在短時間內接連獲得新融資,但最後均以“不景氣”收尾:摩拜被收購後似乎再無大動作,小黃車負面訊息不斷。橙黃勢頭銳減,曾經的一二級巨頭下場似乎有些慘澹。

“橙黃風”剛停歇,迅速颳起了一股新的“藍綠風”。

哈囉腳踏車繞開大肆燒錢的發展“泥沼”,選擇一條“綠色無公害”之路啟程。首先,在看似不起眼的三四線城市,默默發力,培養忠實用戶,完善產品和服務。待巨頭堆積的一二線城市爆發拮抗效應後,哈囉瞅準時機,迅速掉頭出擊,坐收漁翁之利。當然,哈囉的長遠考慮,拓展網約車等其他項目,尋求新的盈利點。

網約車:從一家獨大到分庭抗禮

說到網約車,當年滴滴和快的的戰爭讓很多用戶直呼過癮。燒錢補貼大戰過後,滴滴勝出。但事實證明,一家獨大的日子並沒有想像中好過。滴滴順風車接連出事,被約談整改,順風車永久下架……接連的負面訊息倒逼滴滴不得不暫緩IPO計畫,上市再度擱淺。

網約車網約車

但是網約車依然吸引著美團、京東等頭部電商平台的加入。然而美團並沒有堅持多久選擇退出,反而是哈囉正式上線打車業務,其出行野心昭然若揭。

平心而論,網約車以其便捷性深入人心,這種新出行方式未來可期。所以,美團開闢了打車業務,即使背靠美團的流量大樹,發展似乎不盡人意;上汽網約車平台“享道出行”也於近日宣布開啟試運營,未來發展如何仍是未知數。

究其原因,網約車市場壁壘已經形成。

滴滴作為行業先行者和示範者,政府以其為參考,出台相關制度規範網約車平台的發展,對於用戶來說安全性能提高,卻無形中增加了新平台的入市門檻,司機受政策限制,選擇固定在某一平台,而這些都成為限制新平台起步的桎梏。

在焦慮中進擊的腳踏車和網約車

共享腳踏車和網約車的共性不少,都屬於高頻低消費行為,用戶門檻低,機會成本低,用戶對於平台的粘性低。所以,進入市場的前期階段,它們都選擇以燒錢的方式教育市場,幫助用戶接受這種新出行方式。而共享腳踏車和網約車之所以都沒有上市,主要跟前期燒錢過度有關,直接導致後備資金不足以支撐後續發展,使得上市之路變得尤為艱難。雖然現狀堪憂,但共享腳踏車和網約車從未停止進擊的腳步,努力朝著上市方向奮進。

事實上,不管是腳踏車還是網約車,本著靠燒錢來做大甚至上市的思維習慣,不僅是創業者的悲哀,也無形中慣壞了消費者。這種嚴重跑偏的商業怪象,值得反思。

但我們堅信,市場上能堅持到最後的玩家,就一定有上市的希望。

共享充電寶:活著已是一種奢侈

近日,樂電、放電、小寶等相繼停止運營共享充電寶項目。

清楚地記得,共享充電寶面世之初,王思聰發朋友圈立flag:“共享充電寶要是能成我吃翔”。果然,經過洗牌和市場沉澱之後,已有十幾家共享充電寶公司宣布停運,其中還不乏剛運作沒多久的企業。時至今日,市場上共享充電寶玩家所剩無幾。

究其原因,共享充電寶和共享馬扎、雨傘等,本身就屬於偽需求。另外,盈利模式尚不明朗,關於渠道維護也顯得尤為艱難,各種安全問題尚未解決,產品體驗有待提升。

也許,對共享充電寶來說,活著就已經是一種奢侈,發展更是難上加難。

線上短租:共享領域的長青樹

在共享經濟領域,唯一的長青樹可能就是房屋共享的線上短租了。

從2011年底國內出現第一家短租平台愛日租,緊接著途家、木鳥短租、小豬相繼成立,國內湧現出一批線上短租平台。好景不長,愛日租早早倒閉,其原因也跟大量燒錢脫不了干係。於是,後來者謹遵“遺志”,不浮躁踏實做好產品和服務,專心拓展房源,努力將平台做大做強,這大概是短租長青的主要原因,也是備受投資的關注點。

回望整個短租市場,“白手起家”的新玩家幾乎沒有,即使背靠美團的榛果民宿似乎也並沒有覺得“大樹底下好乘涼”,真相只有一個,短租平台的護城河已經高築,將後來者統統攔截在城牆之外,同時實現護老玩家周全和阻擊新玩家的“雙重防護”功能。

在上市邊緣遊走的網約車和短租

但是,說到上市這件事,從發展的可持續性來看,最有可能的當屬網約車和線上短租。

放眼當前網約車市場,網約車的滴滴,負面訊息纏身,根本無暇顧及上市事宜。反而是後來者京東打車(暫無最新動向)和上汽的享道出行,未來的上市值得期待。

目光轉到短租市場,情況似乎比網約車樂觀不少。

(數據來源:中國經濟周刊)(數據來源:中國經濟周刊)

近期,中國經濟周刊發布十一出遊出行住宿偏好的數據,民宿以22%的占比僅次於經濟型酒店,穩居第二。這與短租領域的玩家們對標酒店,素來穩紮穩紮的長期策略不無關係。

(數據來源:公開數據整理)(數據來源:公開數據整理)

細看短租行業的幾個主要玩家,深耕市場,且從各平台的公開房源數量及分布上可看出一些端倪,實力可謂不相上下:途家120萬套,木鳥短租70萬套,小豬50萬套。綜合速途研究院發布的報告,國內線上短租市場份額,途家占40%,木鳥短租占28%,小豬占18%,主流之外僅剩2成的市場份額供其他線上短租平台共同平攤。由此可見,房源數據與市場份額掛鈎,而這也是早入場玩家無可比擬的優勢所在。

短租面世7年,平台之間各自經營,彼此相安無事,歲月靜好,共繪行業藍圖。

自律往往是行業優秀者的必備素質。短租民宿雖然屬於非標住宿,但仍然需要一些標準化的東西來規範其發展。於是,木鳥短租就成為推出行業標準的第一人,在平台率先推行對標四星酒店的四木房源。國家似乎感受到了民宿平台發展的誠意,今年11月15日,中國共享住宿領域首個行業標準《共享住宿服務規範》在京正式發布,國家公開鼓勵發展民宿短租,監管靴子正式落地。

默默耕耘,用心經營,短租領域的主場玩家紛紛收穫用戶信任,實現了自身的盈利:途家和木鳥短租均公開宣布走過盈虧平衡點,小豬和木鳥短租GMV增幅分別為350%和400%。

如此來看,“長壽”的短租平台反倒是最有上市希望的。

在這個網際網路投資信心不足的特殊時期,股價下跌,估值縮水,這都是投資者不願意看到的結果。反倒是線上短租領域,國家大力支持,市場行情大好,平台穩健發展,似乎給了共享經濟和投資人更多的信心和希望。

在上市邊緣遊走的網約車和短租平台們,期待早日傳出捷報。

有人說,共享經濟更像是一座圍城,外面的人想進去,裡面的人想出來。但是如何挑選正確的時機“進”和優雅地“出”,依然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