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的明天在哪裡?

去年3月,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的說法第一次出現在官方口徑中。所謂大灣區,是“9+2”,即包括環繞珠江口分布的廣州、佛山、肇慶、深圳、東莞、惠州、珠海、中山、江門等9個廣東城市,以及香港、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

不只是城市群,更要建世界級大灣區不只是城市群,更要建世界級大灣區

不難看出,之前我國也有類似的“珠三角”、“大珠三角”、“泛珠三角”等概念,但是如今採用“粵港澳大灣區”的定名,文字上的改變,凸顯了三個區域:即廣東、香港和澳門。從地圖上看,這正好是一個包括珠江口、大亞灣、大鵬灣等灣區港口在內的三角形區域。

規模不小規模不小

新的稱呼,把香港、澳門和老珠三角並舉,明顯體現了一體化發展的傾向。

是什麼原因,促使政府要建立大灣區呢?今天,我們就從大灣區主要城市的問題入手,來分析一下大灣區建立的必要性。

大灣區大灣區

香港難念的經

說起粵港澳大灣區,首先就需要討論香港。以經濟結構和意識形態來說,香港無疑是大灣區各城市裡最特別的一個。

香港地形主要為丘陵山地,島嶼星羅棋布,建設用地不足,自開埠以來,填海造地成了香港尋求土地供應重要的途徑。截至2013年3月,香港填海總面積超過67平方公里,占香港土地總面積7%,容納了27%的香港人口和70%的商業活動。

建設中的半山坡建設中的半山坡

填出來的香港國際機場填出來的香港國際機場

建設用地的缺乏,以及對開發的限制,造成了香港房價奇高,導致香港的年輕人買不起房。據2018年1月數據,香港低於40平米的房子,均價在17萬港幣以上。香港房產均價,連續八年位列全球第一。

高密度高密度

高密度+1高密度+1

為了解決住房問題,特區政府只能增大居屋供應量,填海建房。

但房屋供應量猛增,就會造成香港房價回落,這對於已經高價買房,並按揭還款的香港中產來說,當然也是一種不公平。房價縮水,他們還要按照原價還款,相當於他們必須為資產縮水買單,事後還得不到補償。

數據數據

近段時間,香港東大嶼填海造人工島項目,受到一些香港民眾反對,表面上反對的理由是污染海洋和巨額財政開支,背後原因是利益之爭。因為東大嶼人工島開發下來,總計會釋放約1700公頃土地,可興建26至40萬個住宅單位,供70萬至110萬人口居住,其中七成為公營房屋,可以解決香港1/8人口的居住問題,這將會明顯拉低香港的整體房價。

對於寸土寸金的香港來說 東大嶼人工島真是巨大的土地增量對於寸土寸金的香港來說 東大嶼人工島真是巨大的土地增量

這就是一個兩難的抉擇了:過快解決住房問題,會受到大量香港中產的反對;不填海造地,香港沒有土地可以利用,年輕人和外來移民,難以在香港生存。高房價,造成的是香港新一代年輕人看不到希望,人才北上內地,整個香港社會失去了發展源動力。

有興趣的可以看下這部片子有興趣的可以看下這部片子

不過恐怖的房地產價格也只是香港經濟衰敗的一個表象。更深層次的原因可能更為複雜。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通過服裝製造和貿易發家的香港就逐步放棄了實體經濟,完全走向了服務業。香港金融、旅遊等第三產業長期占比90%以上,製造業占比不足2%,而內地經歷的則是全面的工業化進程。

一面是服務業的香港一面是服務業的香港

一面是殘存的製造業的香港 (香港-元朗)一面是殘存的製造業的香港 (香港-元朗)

而地產和金融兩個行業在香港的發展也已經到達了天花板,進場又需要高昂的基礎成本和資源量。別說年輕人,就是一般的香港商人,也駕馭不了這樣的生意,更多的賺錢機會都轉到內地了。香港商業界早有不成文的規定:不管是諮詢,還是製造業、貿易,做生意只有北上才有發展前景。

來,過了河就是深圳來,過了河就是深圳

而站在國家層面來說,如何建立與港人的互信,也是一個重大的戰略問題。

當今的香港人每當遇上國家喜事(例如申奧和中國人獲得了諾貝爾獎),就會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但當涉及到制度的差異、未來的發展等,部分人又自覺和內地有別。這樣的認同差異,只能通過文化和經濟的交流逐漸消除,而作為前鋒的粵省,更是必須和香港加強聯絡。

北上北上

家家都有難念的經

香港在大灣區各大城市裡的問題是比較複雜的,但與之隔海相望的另外幾座城市也有很多困難。

改開早期的深圳,享受到了政策和地理位置的紅利,隔著深圳河成為了香港的製造廠。著名的“前店後廠”模式,為深圳帶來了巨大的製造業利潤和就業崗位,成為了南方的資本、人才窪地。大量新興企業也借著深圳的政策和資本積累,拔地而起。

深圳夾在中間完成了身份的轉換深圳夾在中間完成了身份的轉換

但如今的深圳,已經不再是那個初生牛犢,而是面臨著土地有限、資源短缺、環境承載力透支等中年危機問題。

深圳建設用地面積在2015年已接近控制目標上限9.76億平。每年用地只能從農用地和棚改方面擠占。在長期的產業競爭力培養上,深圳也缺乏與之相匹配的高等院校和科研機構。

雖然狀況比香港好很多 但深圳同樣是多山的雖然狀況比香港好很多 但深圳同樣是多山的

2017年,深圳爆出大量製造業企業遷出深圳,一方面是因為深圳騰籠換鳥,製造業升級,另一方面也意味著深圳低端製造業的紅利期將盡,地價、人力成本節節攀高,科研人才緊缺,逼迫著這些企業不得不遷走。

廣州的問題也與此類似,只是廣州作為老省城,政治地位保證了其人才梯隊建設。但同樣也是因為政治地位高,廣州在改革上步子不能像年輕的鄰居邁得那么大,也影響了廣州的發展效率。

廣州的壓力也是很大的廣州的壓力也是很大的

和香港在行政級別相同的另一大特區澳門,也有自己的困擾。

博彩業是澳門收入的主要來源,2016年的數據,博彩業占澳門GDP的58.3%,占總財政收入的75%。除了博彩,旅遊也是澳門的重要收入。但是澳門賭場的客源,80%來自香港和內地,經濟結構屬於一種變相的外向型經濟。在全球經濟出現波動的情況下,澳門的經濟非常容易受到衝擊,完全沒有自給自足的能力。澳門也需要和其他大城市進行更加密切的合作,維持城市經濟穩定。

對他的風水學解釋也已經卷帙浩繁對他的風水學解釋也已經卷帙浩繁

至於大珠三角的其他大批弱勢城市,則更加面臨人才奇缺,交通受限的問題,而且整體產業缺乏布局,陷入低端競爭,需要一劑強心劑。

國家層面打造大灣區的目的

粵港澳大灣區的概念提出之前,珠三角和港澳地區,是兩種行政制度的合作。原本粵港澳地區在經濟制度、行政制度、貨幣發行制度和經濟發展規劃方面完全獨立,生活方式差異較大。在城市分工、基礎設施建設、產業結構發展和港口功能方面,難免出現重疊和激烈的內部競爭,缺乏一個統一的合理定位及協調機制。

大灣區的建立,將逐漸形成:“香港、澳門+內地+服務+資本+產業X”的模式。

9+29+2

隨著港澳和內地的經濟發展差距逐漸縮小,粵港澳城市群的經濟關係更多地表現為差異互補,優勢合作,空間區位界線淡化,經濟功能的合作與融合增強。大灣區各城市間的資本、產業、能源、品牌、科技、人才等要素的配置,將更加自由。

香港可以繼續鞏固和提升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強化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和國際資產管理中心功能,擔當內地與海外的一個聯絡橋樑。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可以聯合廣州和深圳等區域金融中心,給大灣區的發展,注入更多的資金支持。

深圳則負責主打創新科技,尤其是創新科技的轉化、市場化發展,引領大灣區在科技產業上創新。

第一梯隊第一梯隊

廣州將發揮多個產業領域的優勢,強化對周邊區域的輻射,並借定位城市副中心的南沙新區發揮貿易中心城市的作用。

一個重要原因 珠三角被劃分為眾多城市 廣州需要一個海港一個重要原因 珠三角被劃分為眾多城市 廣州需要一個海港

澳門在原有博彩和旅遊業基礎上,還要致力打造“世界旅遊休閒中心”。

這些目標的達成涉及大量利益博弈的妥協。

交通的改變:廣深港高鐵的開通和珠港澳大橋的建成,在交通上實質性地將大灣區連成了一體。廣深港高鐵全場141Km,其中內地段115Km,香港段26Km。從香港西九龍到深圳福田站,列車最短運行時間14分鐘,到北京西站的運行時間是不到9個小時。

廣深港高鐵廣深港高鐵

高鐵開通後,從香港出發,到廣州南站可實現無縫換乘,通達北京、上海、鄭州、武漢、杭州等內地40多個站。拉近了香港和內地城市的時空距離。

香港到廣州 只需要一個小時了香港到廣州 只需要一個小時了

同樣重要的是,軌道交通將廣州、深圳、香港、澳門等地的機場連線了起來,方便了該區域與國際之間的交流。

大灣區交通的一體化,也可以進一步解決香港、深圳等城市居民的住房問題和工業用地問題。甚至還有香港人大代表鄭耀棠先生提出,在臨近香港的惠州,租借土地,再建新區,解決香港的土地緊張問題。姑且不論這一方案是否可行,但是這也是一體化大趨勢下顯而易見的一種思路。

有了一體化的發展,整個灣區的未來,就多了許多可能性。各地可以利用大灣區的區域縱深,重拾製造業,或者作為功能配套的城市,藉助金融中心的優勢,投資大灣區地方企業升級,協助大灣區城市群發展高端第二產業,相互扶植,達到雙贏。

全方位的日本中心+環灣區工業群島 日本東京灣了解一下全方位的日本中心+環灣區工業群島 日本東京灣了解一下

縱觀世界三大灣區,東京灣區、舊金山灣區、紐約灣區,核心的城市和外圍城市之間,都形成了高度協同化的分工模式,形成了合理的布局,提高了區域競爭力。

看不到歐洲的身影了....看不到歐洲的身影了....

大灣區的成立,既體現了該區域進一步走向國際化的戰略定位,也同時表達了國家對珠三角城市群規劃的一個轉變——從單一城市的規劃建設轉變為圍繞“城市群”核心城市的協同發展。

對內,大灣區致力於解決各個灣區城市的短板,取長補短,謀求共贏。

對外,由於大灣區是我國重要的對外視窗,大灣區進一步發展壯大,也是我國“一帶一路”戰略的重要邁進。

相關知识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