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浙兩省版圖如何被大黃魚改寫?

今天的舟山市,是一座囊括了1300多座島嶼的群島性城市,除了最大的舟山島以外,東海上星羅棋布的大量島嶼都算是舟山的屬地。而對於舟山人來說,除了舟山本島以外,嵊泗列島也是一個重要的地理概念。

在舟山群島的北端便是溗泗列島了 直線距離上,溗泗縣距離上海比距離舟山市區更近在舟山群島的北端便是溗泗列島了 直線距離上,溗泗縣距離上海比距離舟山市區更近

此處不僅有奇山怪石構成的風景區,且靠近發達的上海,在歷史上則是重要的漁獲區。但也正是因為嵊泗列島的漁業潛力給這裡帶來了無盡的爭端,民國時期的江蘇浙江兩省甚至為了嵊泗北部的幾座島嶼爭吵不休,差點大打出手。

這是怎么回事呢?

到深海里去

舟山地區是錢塘江喇叭狀入海口處的一片離散的群島。因其土地破碎難以耕種,這裡注定只能成為專業漁民的家園,長期以來也不為附近的江浙居民所重視。

雖然浙江在陸上的平原有不多 但舟山群島上能種地的地方就更稀罕了雖然浙江在陸上的平原有不多 但舟山群島上能種地的地方就更稀罕了

不過隨著明朝的物種大爆發,土地上的收穫變多,豐饒的江浙一帶人口也開始膨脹,原有的大陸土地不夠用,人們開始設法向島上開拓新的生存空間。不過由於明清兩代的海禁政策,漁民們對舟山群島的開發都是暗地裡的。一直到了1688年,康熙帝才開放了移民封禁政策,漁民如潮水一般湧向了新的家園。

1683收復台灣,1688開放移民封禁政策

到了乾隆中期,舟山的漁民已經把自己的勢力範圍拓展到了岱山、衢山一帶,憑藉著輕快的小帆船在舟山近海的漁場內捕魚。

此時的舟山群島

南部的舟山、岱山、衢山等屬浙江寧波府

北面的嵊泗列島屬江蘇松江府

所以從衢山島再往北劃就到了江蘇地界了

由於這是明清數百年來第一次有人跡踏足舟山附近的海域,魚群在自然環境下已經達到了生態承載的頂峰,規模相當龐大。當時的中國漁民,就像剛剛抵達北美鱈魚角的歐洲漁民一樣,對自己會跳進網兜的大黃魚極為滿意。

兩種好吃魚的合影...兩種好吃魚的合影...

與此同時,那些有錢造大船駛向深海的漁民,則把目光投向了深海的烏賊。這在當時的漁獲市場上也能獲利很多,在深海撒網也能撈上來不少,是非常容易獲得的經濟來源。

當然這對於魚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隨著舟山附近以捕魚為業的人越來越多,魚群的數量也越來越少。漁民們畢竟不懂得網開一面的道理,把撈上來的幼年黃魚曬成“梅子”當豬飼料賣,掛在網上的烏賊卵則是隨手丟回海里,進一步打擊了魚類的種群延續。

再小你也跑不掉

隨著漁獲越來越少,到了民國時期,過去的中型黃魚變成了市面上的“大型黃魚”。窮人也不挑嘴了,把“梅子”做成烤子魚當菜吃。

現在就更少了

目前一條4.1斤重的野生大黃魚拍出了29800元

收入漸少的漁民開始有了向海洋更深處伸手尋找漁場的巨大動力。以岱山衢山一線為基地,浙江漁民裝備齊全,開始往更北方的嵊泗列島進發。

一路向北! 魚游到哪兒,就劃到哪兒一路向北! 魚游到哪兒,就劃到哪兒

其實也不僅僅是漁民,站在他們背後的隱形大佬還有很多。

當時舟山漁獲的主要出口對象是上海的漁行,漁行不僅能收漁民們的魚,還能通過上海發達的銀行業為漁民提供購置裝備需要的貸款,而貸款的抵押,則是漁民未來幾年的漁獲收入。如果漁民撈不到大魚,錢莊就要承擔損失,因此有強烈的動機幫助漁民購置更先進的船隻漁網進入深海。

中國不能沒有上海

上海不能沒有清蒸魚

另一方面,地方政府也有意依靠漁業提高財政收入,已經準備了護漁隊收取漁民保護費。如果漁民撈不到魚,保護費也就無從談起,所以他們也希望漁民繼續深入。

原本應該注意生態保護的專家學者們也沒有出面阻攔過度捕撈。由於政府的研究預算主要集中在提高捕魚效率上,想拿到預算的專家把注意力全都轉移到了捕魚技術上。幾乎沒有人認為需要給魚繁殖的空間,而是繼續鼓勵漁民們出海。

用更密的網,撈更多的魚

一場圍繞漁業展開的爭鬥就這樣開啟了。

江浙海島纏鬥

嵊泗列島和衢山有30公里左右的距離,從舟山發出的政令到此不易,因此在清代,這裡就被劃歸了江蘇,由崇明縣管理。當然崇明距離這裡更遠,管理也不方便,到了民國時期只是給了一個無關輕重的崇明縣第五區,作為行政區劃。

離誰更近呢離誰更近呢

在浙江漁民因為魚源緊缺進入這片區域之前,浙江和江蘇兩方面還能相安無事。

可一旦這裡成為了重要的漁獲利益中心,同時也就成了懷璧其罪的核心爭奪地帶。為了搶奪這裡的稅收,民國浙江省政府和江蘇省政府展開了一場激烈的稅基爭奪戰。也把嵊泗列島推上了東部沿海的風口浪尖。

最先發難的是江蘇省政府。

既然嵊泗列島在行政上屬於江蘇省崇明縣,這裡的漁獲稅收當然就應該由江蘇省來收。1920年代,民國江蘇省政府規定,在崇明縣境內的捕魚活動必須支付銷售額的0.5%作為商品稅。

當時和中國漁民在東海爭奪漁場的還有來自日本的漁民。為了增強中國漁民的競爭力,孔祥熙曾明令禁止向漁民收稅,因此江蘇省的稅收是違法的。但他們也找到了規避的辦法,也就是利用漁行作為橋樑,合法地向漁行徵收營業稅。而這些稅收,最後自然會被漁行轉嫁到漁民和消費者頭上。

在嵊泗列島作業的漁民也別無選擇。由於魚的保質期短,他們若要儘快在上海這個大市場把魚銷出去,就只能在崇明忍受江蘇省政府的苛捐雜稅。如果回到相對友好的寧波卸貨,就來不及送到上海,獲利更少。

換做你是嵊泗的漁民,肯定也直奔上海

不過漁民們也不是傻子,推舉嵊泗魚商和舟山沈家門漁業公所的領導人組團去崇明縣說理,要求免除稅收。崇明縣抱持著開明的態度,認真聽取了他們的意見,然後以煽動稅收對抗的罪名將他們拘捕了。

沒做好準備就直接闖了進去沒做好準備就直接闖了進去

這一下激起了浙江方面的巨大不滿。尤其是浙江外海水警分隊已經幫助漁業公會組建了一支護漁隊,本打算坐收保護費,結果卻被江蘇先薅了羊毛。是可忍熟不可忍,浙江省政府一封電報把江蘇省告到了蔣介石那裡,要求把嵊泗列島完全劃歸浙江。

浙江方面的理由也很充分:江蘇在嵊泗列島只知收稅,不知開發。相反嵊泗列島的魚商團體全部都是浙江人,和寧波舟山的魚商同氣連枝,安全、基建、民政方面也都是由浙江省負責,稅收自然也應該歸於浙江。最關鍵的證據是,嵊泗列島上的漁民說的都是浙江方言,說明江蘇對此地毫無影響力。

漁業大佬,終究要數舟山人

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蔣介石在這個問題上是偏袒浙江的,第一時間就要求江蘇把嵊泗列島吐出來交給浙江。而江蘇省主席陳果夫則憑藉其影響力極力抵制,並得到了內政部的支持。

浙江慈谿走一走 20塊錢老蔣值得擁有浙江慈谿走一走 20塊錢老蔣值得擁有

嵊泗的歸屬問題一時陷入了僵局。這時候又有兩個神秘力量插手,把事情變得更加複雜了。

眾多攪局者亂入

由於兩省對嵊泗魚稅糾纏不清,南京政府甚至傳出了要對此地進行國家管控的風聲,以一個統一的漁業管理處代為買賣漁獲。這讓作為嵊泗漁獲最大消費者的上海特別市坐不住了。與其讓國家控制魚市,還不如直接由上海商界自行組織進貨。

於是在杜月笙和銀行巨頭方椒伯的率領下,上海商界也拿出了自己的方案:藉助上海雄厚的資本和技術優勢,他們置辦了大量冷藏設備,吸引漁民前來卸貨,形成了一個壟斷市場。這個市場會收取4%的佣金,用於設備維護,別無其他費用。

杜月笙先生捨得花錢

雖然這筆錢也不少,但由於實實在在地看到了冷藏設備,並且的確延長了漁獲的保質期,漁民們還是心甘情願地納了貢。而且這兩位大佬背靠銀行業和民國實業部,能幫漁民搞到漁船貸款,不少嵊泗漁民蜂擁而至。

冷藏設備才真正改變了全世界漁民的命運

正吵得不可開交的江浙兩省反而被邊緣化了。1930年代的前半期,嵊泗列島事實上成為了上海的附庸。

然而好景不長,抗日戰爭很快就爆發了。到了1939年底,日本海軍完全控制了舟山及周邊列島,嵊泗自然也被納入了日本帝國的管轄範圍,和江浙滬都失去了聯繫。最關鍵的是,日本當局有意識地打壓浙江漁民,戰前26000艘漁船被陸續破壞了15000艘,而此前一直被民國政府勉強擋在門外的日本機械漁船大肆進入東海,瘋狂捕撈。

金屬結構的日本漁船金屬結構的日本漁船

隨著戰事吃緊,日本漁船往返於東海和日本本土之間的海路也變得越來越危險,甚至船本身都被日本海軍不斷徵用,送上太平洋戰場當炮灰。

這對於東海里的魚倒是一個好訊息,有了數年喘息之機,開始恢複種群數量。

而當日本投降之後,嵊泗列島的歸屬就又成了一個棘手的問題。國民政府內部仍然山頭林立,浙江江蘇據理力爭,上海繼續偷偷在實際上控制嵊泗魚品。這樣的爭端當然是不會有結果的,忙於內戰的蔣介石也無力管理這樣的小事。

1950年,解放軍進行戰前兵運

新中國建立之後,為了快速恢復舟山的漁業生產,對當地漁業大戶採取了寬大政策,並向基層漁民提供了數量巨大的貸款。到了50年代,當嵊泗列島的漁獲產量上升,江浙兩省眼看又要爭奪其控制權時,中央大筆一揮,將其劃給了舟山專署。

由於此前的恢復工作都被有意識地派給了浙江的漁業幹部,而且我黨中央的權威性極高,江蘇這次無話可說,接受了事實。

1951年3月,嵊泗列島正式併入浙江,成為了浙東北海面上的一連串美麗的珍珠。

敗退台灣的蔣介石終於看到自己的家鄉獲得了富饒的嵊泗列島。只可惜這一切是由他的老對手完成的,而且終其一生,他也再不能去屬於浙江的嵊泗列島上巡視了。

沈家門,巨大的漁港及漁場沈家門,巨大的漁港及漁場

不知道在得知這個訊息的時候,他會不會從內心深處感嘆一聲,自己對團隊的控制能力,真是徹底輸給了老對手。

相關知识

熱門知识

熱門詞條